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9章 孤臣

    李严很愤懑,很不甘。他站在庭中,看着那些箱子,一直不知道是该臭骂费祎、魏兴一顿,把他们赶出去,还是把他们迎进门去,热情招待。

    俗话说得好,拿人的手短,吃人的嘴短。魏霸给他送礼,当然不是因为感情,而是要他办事。

    魏霸能有什么事需要他来帮忙?自然不是魏霸办不了,而是魏霸不愿意办,只好假手于他。

    这样的事,李严想得出来的只有一件:清洗丞相府的势力。

    这当然不是一件容易办的事。诸葛亮虽然擅权多年,打击政治对手不遗余力,结了不少仇。但是诸葛亮本人的道德无可指摘,特别是在那些与他没有直接冲突的普通百姓眼中,诸葛亮是个完美的道德圣人。对他下手,将来是要背骂名的。

    魏霸不愿意自己干,大概也是出于这个考虑。他爱惜自己的名声,这样的脏事交给别人来做,自己置身事外。李严很佩服魏霸,到了这个地步,他还能保持冷静,没有脑子一热,亲自上阵,痛快淋漓的大杀四方。由此可见,魏霸已经成熟了,他不仅在战场上呼风唤雨,在朝堂上也是一个老练的玩家。

    难怪诸葛亮也不是他的对手。既然如此,我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既然不肯真正的退隐,就只能从清形势,俯首认命。需知现在能做魏霸手中刀的人可不是只有他一个,他现在拒绝费祎。费祎转身就可以找到另外一个人,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可是对他来说,这个机会一旦丧失,就意味着从此出头无望。

    刹那间,李严想了很多。

    费祎含笑而立,并不着急。他知道李严没什么选择,他能开中门迎客,说明他早就等着这一天。至于此刻的犹豫,不过是一个残余的挣扎而已。作为一个从刘备时代起就官居高位的老臣,现在要向一个后辈俯首称臣。他有点不甘也是很正常的。此时此刻。强迫他反而不好,只有让他自己想通了,以后做事才方便。

    他奉魏霸之命到长安来,只是负责穿针引线。幕后操控。绝不会亲自动手。虽然他现在还是朝廷的大鸿胪。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迟早有一天会成为晋国的臣子。更何况,他曾经是诸葛亮的故吏。受过诸葛亮的恩慧,不能做出这种噬主的事,要不然,他会被人鄙视一辈子。

    这种事,当然只有李严来做最合适。

    和他不同,李严没有选择。

    过了片刻,李严再一次笑了起来,再也不看那些礼物一眼,伸手相邀:“二位,请堂上坐。”

    费祎和魏兴交换了一个眼神,举步上堂。

    费祎和李严谈了半天,然后就离开了。他接连又拜访了几个人,这才来到彭珩的住处。他上一次离开的时候,都城还在成都,现在正在迁都,这里又没有他的家,他只好暂时借住。

    彭珩如今已经公开化了,他无需再隐瞒自己的身份,可以正大光明的生活在长安城里,却没有人敢动他一根毫毛。看到费祎,他笑了,笑得一脸的阳光。

    “那件事,我已经派人去查,很快就会有结果。”彭珩说道:“可是,有一件事比较麻烦。”

    “什么事?”

    “大王要依法办事,用律令来制裁丞相一系,当然是大快人心。可是有一个问题,那些死士和姜维的瓜葛,你能找到明确的证据吗?既然是死士,又明知这样的任务,恐怕你们从他们嘴里掏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吧?”

    费祎眉头一皱:“你没有搜集到相关的信息?”

    “没有。”彭珩摇摇头:“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我对此没有任何准备。”

    费祎明白了。彭珩根本没有想到魏霸会用正规的途径来处置丞相府,他肯定以为,到了这一步,那还不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所以事先根本没有准备这方面的东西。现在事到临头,他抓瞎了。

    费祎也不好批评彭珩,说实在的,他当初听到魏霸这个要求的时候,也有些诧异。只是他没有彭珩这样的任务,当时也只是诧异而已。诧异过后,反而是一种释然。而彭珩却面临着举证的重大困难。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安慰彭珩。这不是彭珩的错,只能说他运气不好。

    “证据可以慢慢找。牵涉到这么多人,这么多事,不可能一蹴而就。”费祎解释道:“特别是姜维手中还有三万步骑,在晋王的大军没能到达之前,不能逼得他狗急跳墙。否则,一旦他决定降魏,魏军重新掌握关中,对任何人都不是幸事。”

    彭珩点点头。他明白了费祎的意思。长安朝堂上的争斗可以缓缓图之,底线是保证长安的安全。如果让魏军主力进入关中,就算是魏霸有再强的实力,短时间内也很难统一天下。魏霸现在要先解决关东的战事,通过正规途径来解决丞相府,而不是干净利落的大清洗,也是缓兵之计,有安抚人心的用意。

    ……

    两天后,费祎在朝堂上慷慨陈词,以大鸿胪的身份和立场,表露对宣诏使者意图行刺晋王魏霸的愤怒,请求天子下诏,彻查相关人员,给晋王魏霸一个交待,给天下人一个交待。以天子之名,行刺杀之实,这样的事,任何一个有点底线的人都不能接受。如果不彻查清楚,将是蜀汉朝堂之辱。

    费祎很有分寸,既不指责天子,也不指责已故的丞相诸葛亮,他只是提出一个要求,让自己显得立场很公正,没有预设任何敌人。

    刘禅也知道这件事关系重大,令群臣讨论。因为费祎没有把矛头指向丞相府,所以丞相府一系的官员也不好直言反对费祎的提议。他们没有理由反对,否则,岂不显得做贼心虚?

    丞相府一系保持沉默,虽然他们并不怎么默契,可是在朝堂上的表现却非常一致。

    刘禅随即指定了李严、吴懿为主副负责人。李严是曾经与诸葛亮、魏霸三足鼎立的权臣,名义上,他不会偏袒晋王,吴懿则是谁也不得罪的老好人,与丞相府的交情也不错,由他来平衡李严再合适不过。

    而丞相府的人则因为都有嫌疑在身,就目前而言,任何一个人都不适合做为本案的负责人。更让蒋琬等人绝望的是,就算没有这个避嫌原则,丞相府也不找不出一个能够和李严抗衡的人。

    诸葛亮在世的时候,李严没有还手之力。诸葛亮死了,李严死灰复燃,丞相府居然没有他的对手。

    听到这个消息,在家守灵的黄月英沉默了很久。

    ……

    潼关,姜维坐在城楼上,看着滚滚东去的大河,眼神有些忧郁。

    自从费祎从潼关经过,他就觉得一阵阵的不安。可是,长安朝堂上的结果又让他非常意外。魏霸居然让费祎出面,请求天子主持公道,立案调查这件刺杀案,而不是集结相关人员,直接对丞相府进行清洗,这和他当初的估计大相径庭,也让有些犹豫不定。

    如果此刻天子下诏清洗丞相府,解除他的兵权,那他还有理由鼓动手下的将士进行反抗。诸葛恪被擒了,诸葛瞻还小,杨仪、蒋琬等人都是书生,丞相系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凭借手中掌握的兵力,他有相当的把握接过诸葛亮的权柄,再次控制朝廷,继续占据道义的话语权,把魏霸钉死在反贼的柱子上。

    这样一来,只要郭修得手,魏霸身亡,魏霸手下的力量分崩离析,他就成了实力最强的胜利者。接下来,他就可进可退。进,可以号召天下勤王,独揽大权,吞并魏国,完成丞相北伐中原,一统天下的遗愿。退,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结束与魏国的战斗,再以诸葛恪被擒,诸葛诞被杀为由,通过诸葛瑾与孙权取得联系。孙权被魏霸夺走了大半个吴王,不可能一点怨恨也没有,至少可以让他保持中立,共同联合起来,一起对抗曹魏。

    退一步讲,即使郭修再次失手,他也能凭借掌握的力量,和魏吴联手,共抗魏霸。汉魏晋吴四分天下。关中四塞,益州更是割据一方的有利地形,再加上凉州的战马资源,他可以掌握半壁江山,可攻可守,依然具有不小的优势。

    然而,费祎只是请求天子派人彻查,甚至没有指明丞相府,这么大的一件事,就成了一个很正常的案子。在这种情况下,就算他想举兵政变,恐怕也没有多少人愿意支持他。

    至少朝堂上没有多少人会支持他。因为他这么做的理由不足,形同反叛,更容易坐实了图谋不轨的罪名。

    姜维一时进退失措。丞相走了,他发现自己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他比丞相更像一个孤臣,丞相至少还有蒋琬、张裔等人作为心腹,而他除了几个目前还仅仅是普通官员的同乡之外,找不到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可以并肩战斗。他很清楚,蒋琬等人不仅不会支持他,反而会排斥他。原因很简单,丞相推荐蒋琬为继任者,而蒋琬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要想继承丞相之位,只能把他这个最强劲的对手排挤在一边。

    敌人很多,朋友却屈指可数。丞相去世,夫人桥月又返回了家乡,姜维感到很寂寞.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