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1008章 长袖善舞

第1008章 长袖善舞

    刘禅又惊又怒。

    直到费祎开口之前,他虽然埋怨丞相给他闯了祸,但是他从来不怀疑丞相的良苦用心。正如以前他一直觉得丞相太严厉,却不怀疑丞相有不臣之心一样。

    他相信丞相,他真把丞相当成父亲一样的信任。

    可是,听完了费祎这些话,他才知道诸葛亮瞒着他做了多少事情。他不用去查了,他相信费祎不会去诬陷丞相。他现在知道,费祎说得没错,魏霸如果真有不臣之心,那也是丞相一步步的逼出来的。

    不管动机如何,诸葛亮独揽大权是事实。以前,刘禅只是不满诸葛亮的做法,却不怀疑诸葛亮的忠诚。现在,他依然不怀疑诸葛亮的忠诚,却不得不面对诸葛亮造成的恶果。

    他硬生生把一个国家栋梁逼成了逆臣贼子,而且,这似乎已经无可挽回。

    你可以说好心办了坏事,可是能因为好心办了坏事就不用承担后果吗?

    刘禅愤怒了。

    “丞相误我,丞相误我!”刘禅连声叫道,在大殿上来回踱着圈,愤怒得像头焦躁的公牛。他低吼道:“丞相他想干什么,都病成了那样,却不肯死,非要把魏霸逼反了,他才肯死么?现在好,他趁心了,我怎么办?我怎么办?”

    “法办!”费祎接了一句。

    “什么?”刘禅一时没听清,扯着嗓子又问了一句:“你刚才说什么?”

    费祎提高声音,又说了一遍:“臣说,法办,依法查办。”

    刘禅快步走到费祎面前:“法办?”

    费祎重重的点了点头:“陛下,国有国法,凡事皆当以法为本。丞相当年制蜀科,以法治国,是以国泰民安,罪人而无怨,皆因依法而行。今天。以朝廷大臣之重,行刺杀大臣之事,非律法所容。若不能以法制裁,则人人效仿,天下岂能不乱?若不能按章办事,清查涉案人等,又怎么能服众?”

    费祎一口气说了几个按法办事的理由,大意无非是说,只有依法办事,把这件事案子查清楚。相关人员都得到惩处。还晋王一个公道。才能让天下人心服口服,也让那些弄险的人受到应有的惩处。

    不管怎么说,用刺杀的手段来解决朝堂上的争端,都是下不台面的事。不能纵容,当然也不能效仿,只能依法处置,才能正本清源,恢复朝堂上的秩序,否则,以后看谁不顺眼,都派刺客去干掉对手,那朝堂还是朝堂吗?

    就算是市井。也不能这么干啊。

    刘禅觉得有理,接受了费祎的建议,组织相关的人员,设立专案组,专门负责这件刺杀案。

    这个决定。将在两日后的朝会上宣布,并由群臣一起商定负责人员。

    ……

    和刘禅达成了一致,费祎离开了皇宫。在出宫门的时候,他遇到了董允。

    董允和费祎是好朋友,甚至可以说是至交。费祎能得到诸葛亮的赏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因为得到了董允的帮助。不过,自从费祎和魏霸走得近了之后,他们之间的来往就非常少了。

    今天,董允拦住了费祎。他的脸皮抽了抽,像是笑,又像是哭。

    “文伟,今天又对陛下说了些什么?”

    费祎笑了:“休昭,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何必拐弯抹角的。我对陛下说了些什么,你很快就会知道,又何必专程来问我?”

    董允的脸再次抽了抽,转身相邀。费祎也不推辞,跟着董允来到了他的官廨。董允让人上茶,随即关上了门,向费祎深施一礼:“文伟,救我!”

    费祎慢条斯理的喝着茶,目光穿过茶雾,瞟了董允一眼:“怎么,这件事,你也有份?”

    “我能不知道吗?”董允都快哭出来了。

    “那你究竟知道多少?”

    董允愣了一下,没太明白。费祎又问了一句:“你知道多少,比如诏书的内容,比如刺客的来处……”

    “我哪能知道那么多。”董允叫了起来,脸都有些白了。“我只知道丞相要对付魏……不,晋王,究竟是什么手段,我不太清楚。后来才知道,刘钰那小子也在里面,我还以为是刘钰要下手呢。刘琰死后,刘钰遍访名师,苦练武技,据说下了些本钱,身手不错。”

    费祎不动声色的听着,听完董允的讲述,他知道董允其实知道的很有限。想想也很正常,这么机密的事,怎么可能谁都知道。

    “那你估计,谁会对这件事比较了解?”

    “姜维!”董允不假思索的说道,神色有些狰狞,片刻之后,他又说道:“诸葛恪应该也是知道的。”

    “为什么?”费祎佯装不解的问了一句。

    “那还用问?”董允的怒火被挑了起来:“文伟,我想你也清楚,姜维这竖子,不知道有什么好的,偏偏丞相把他当心腹。当初刚刚归顺,就封了侯。如果说这是安抚凉州人,那也就罢了,可是凭什么让他统领虎步营?虎步营可是天子禁军啊,我都没机会……”

    董允一说,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嘴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不仅是多年前的至交,更是如今能够救他一命的唯一机会,他哪里还敢瞒着藏着。当下把自己的猜测一一说来。

    费祎听了,暗自慨叹。丞相啊,这些事,你知道吗?你身边的人都在互相猜忌,你又怎么可能战胜魏霸。魏霸身边的人也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可是魏霸能及时处理,绝不会造成这么大的矛盾。董允对姜维的怨恨,可不亚于对魏霸的怨恨啊。

    你重用姜维和诸葛恪,伤了多少人的心啊。

    等董允说得口干舌燥,捧起茶杯喝茶,费祎给他续了一杯茶,又拍拍他的肩膀:“休昭,我没看出来你有性命之忧啊。就这么点事?当然了,你和丞相走得近,要说一点牵连也没有,恐怕也不太可能。可是就我看来,你这点事,应该不严重。充其量,也就是暂时贬职而已。”

    “当真?”

    “当然。”费祎笑笑:“和丞相有交往的人多了,难道都是同案犯,就得杀?那得杀多少人啊。”

    “说得也是呢。”董允如释重负,也笑了一声,只是笑得不太自然,声音干涩尖细,有如枭哭。

    “行了,安心等着吧。”费祎起身,甩了甩袖子,举走向外走,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休昭,有句话,我要提醒你一下。”

    “你说。”董允连忙说道。

    “你身为光禄勋,统领宫中卫士,负责陛下的安全,可谓是身荷重任。当此多事之秋,你要恪守自己的本分,千万不要再出纰漏。要不然……”

    董允心领神会,连连点头:“多谢文伟提醒。”

    费祎笑了笑,如此一来,除了蒋琬身为尚书令,可以自由出入宫之外,丞相府的其他人想再见驾,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

    费祎离开了皇宫,径直来到了李严的住处。李严现在不是大将军了,当然不能再住在大将军府。他们父子搬到了一个僻静的小院,仅从门前的格局看,谁也不会想到这里住着李严。

    费祎在门前站了一会,大门敞开,李丰快步走了出来,满脸堆笑:“费君大驾光临,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

    费祎笑了起来:“晋王殿下曾经说过,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幢宅子虽然简陋了一点,却因为有了君家父子,早就蓬荜生辉啦。”

    “费文伟,你越来越会说道了。”李严从里面走了出来,含笑打量了费祎一番,道:“说吧,来看我这个废人,有何贵干。我这里一穷二白,仙也没有,龙也没有,废物倒是有一个。”

    费祎哈哈大笑,挑起大拇指道:“将军,还是晋王殿下说得对,大将军为宦多年,不会一蹶不振的。今天一见,果然神采依旧。”

    “是么,他如今高居王位,还记得我这个故人?”李严抚着胡须,皮笑肉不笑。

    “那当然,事到如今,晋王殿下还指望着大将军能为他主持公道呢。”费祎笑道:“大将军,你莫非手紧到这个地步,连一杯奉客的茶也舍不得?”

    李严一愣,仰天大笑,拉着费祎进屋,一边笑一边说道:“惭愧惭愧,我自从败走壶关之后,就闭门读书,家中久未有客,一时真是没什么准备。不过,既然你费文伟来了,又带来了晋王的问候,我就是卖了这身衣服,也得请你喝一顿酒。”

    “那还是我来吧。”费祎拍了拍手,魏兴带着挑了几担礼物走了进来,向李严躬身一拜。

    李严认识魏兴,他看了看那些礼物,又看了看魏兴,嘴角抽了抽,似笑非笑的说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看来这次晋王真是受了大委屈了。要不然,他那么喜欢算计的人,不会下这么大的本钱啊。”

    魏兴微微一笑:“诚如大将军所言。我家少主为国效力,出生入死,却受到这样的对待,着实让人寒心,所以这才略备薄礼,请大将军主持公道。”

    李严抚着胡须,笑了起来,只是笑得有些苦涩,有些落寞。曾几何时,他还是魏霸的盟友,俯视魏霸,现在,他却已经沦落为魏霸手中的一把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