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93章 女子可党

第993章 女子可党

    商人打扮的周鲂坐在车中,看着从一旁急驰而去的百余骑,沉吟不语。

    这些人马背上带着行李,风尘仆仆,行色匆匆,却甲胄鲜明,行进之间也是井然有序,数百匹战马不嘶不鸣,马背上的骑士纹丝不动,显示出了极强的控制能力。

    这些都不是普通的骑士,是真正的精锐,那种铁血味道一眼就看得出来。

    “是哪儿人?”

    “不知道。”车旁的一个随从说道:“我立刻去查。”

    周鲂点了点头,放下车帷,微阖双目。

    中午时分,随从回来了。“那些人沉默寡言,基本不说话,很难从口音听出什么。不过,在驿馆时,有人非议征东将军姜维,其中一人准备出手施惩,被头领拦住了。”

    “这么说,这些人可能是陇右人,姜维一党?”

    “应该是。”

    周鲂没有再说。他在长安大半年,凭借他过人一等的行间能力和手中充足的资金,他已经打听到一些姜维的秘密。比如姜维对他那个出身不明的夫人极好,比如姜维每天都要苦练武艺,比如姜维有不明的巨额资金支出,以至于以他的身份还要节衣缩食,并派家人经商致富。

    他虽然还没有搞清楚姜维所有的秘密,但是这些都指向姜维可能有秘不示人的力量。也许,刚才过去的那百余精骑,就是这些力量中的一部分。

    凉州人剽悍好斗,多骁勇之士。以姜维的名声和实力,招揽一些勇士应该不难。

    周鲂笑了笑,仿佛猜到了什么。

    在他们身后数里的驿馆外,路边的一棵大树下,一身乞丐装的陈茗擦着嘴角的血,对彭珩说道:“老大,我这次可是见了血,你得给我记上。他老母的,出道这么多年,被一个蛮子打了。这要让我师兄师妹知道了。岂不得笑死。”

    “知道了。”彭珩裹紧了身上的破棉袄,打量着来往的行人:“你说,这些人为不会是姜维豢养的死士?我看他们都不像是正常人,冷冰冰的。一点生气也没有。”

    “死士可不是死人。只是好勇斗狠。敢拼命而已。”陈茗想了想:“不过,这些人都是高手,按照我们道门的说法。这些人已经近乎呆若木鸡,最合适潜伏。如果需要,他们可以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就为了等那一瞬间的机会。”

    “还不是死士嘛。”

    “是死士,不过是最厉害的那一类死士。”

    “走,我们跟上去看看,看这些人究竟去了哪儿。”

    陈茗应了一声,爬了起来,跟着彭珩向长安城走去。

    ……

    彭小玉支着额头,看着刚刚收到的密信出神。经年累月的算计,让她的鬓角提前出现了几丝白发,在灯光的照耀下,分外刺眼。

    儿子魏岱腻在她身边,用小手细心的去挑出那根白发,轻轻一拽,然后摊在手心,笑嘻嘻的说道:“阿母,你看,你又年轻了。”

    彭小玉忍不住一笑,伸手拍了拍魏岱的小屁股:“今天有没有乖?”

    魏岱抱着她的脖子,把头埋进她的怀里,吃吃的笑着,却不肯答。

    “又和人打架了,是不是?”彭小玉爱昵的抱着他:“阿征不在这儿,没人帮你,你自己要小心些。”

    “我知道。”魏岱笑道:“我向英姑姑学了剑法。”

    “学剑?”彭小玉吓了一跳:“你才多大,怎么能学剑,伤着怎么办?”

    “没事,我用的是木剑。”魏岱一转身,从屋角拿出一把小木剑,有模有样的虚刺了两下:“英姑姑说,只要我把这一招练好,就可以成为高手。”

    “你英姑姑又逗你玩呢。”彭小玉笑了起来。和儿子说了一阵话,刚才的疲惫似乎也一扫而空,整个人也精神起来。

    “什么事这么开心?”魏霸走了进来,一看到魏岱,立刻向后跳了一步,双手立掌,护在胸前,虚张声势的说道:“哪位高人,报上名来!”

    魏岱左手捏起剑诀,右手持剑,一本正经的说道:“蜀山剑派第五代弟子,魏岱是也,看剑!”说着,持剑上刺。魏霸手忙脚乱的挡了两下,翻身倒地,歪眼吐舌,作尸体状。魏岱扔了剑,扑了上去,搂着魏霸的脖子,刚要说话,魏霸突然伸出手,在他腋下挠了两下。魏岱顿时咯咯的笑了起来。

    父子俩在地板上滚作一团。

    彭小玉看着,眉眼带笑。

    魏霸和儿子闹了一阵,掐了掐魏岱的小脸蛋:“小子,去找英姑姑再学两招,以后一定能成为绝世剑客。”魏岱应了,捡起木剑,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你就希望岱儿做个剑客?”彭小玉拿起一份公文,递了过去。魏霸接在手中,一边看一边说道:“做什么并不重要,做他喜欢的,才是最关键的。”

    “他要是喜欢治国呢?”

    魏霸瞟了彭小玉一眼,笑了一声:“那我就给他一个国。”

    彭小玉撇了撇嘴,故作不屑。

    “天下之大,一个人哪能治理得了。我把他们兄弟分得远一些,至少百年之内,他们不会兄弟相攻。”

    “那百年之后呢?”

    “百年之后的事,谁能说得清。”魏霸揽住彭小玉的肩膀,轻轻晃了晃:“小玉,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不要太操心了。天下哪有万世永存的办法?无非是因时而变罢了。”他将手中的密信放在案上,敲了敲:“这么说,丞相是打算动手了?”

    “看起来是。”说到正事,彭小玉也严肃起来,眼中有一丝不安。“虽然还没有接到颍川、淮阴等地的线报,但是可以相信,丞相这次很可能准备发动最后一击了。他派出的使者中,有不少是刚从陇右赶来的高手。”她抬起头看着魏霸:“我想来想去,应该是接诏的时候最危险。”

    “接诏的时候……”魏霸抚着颌下短须,沉吟不语。彭小玉所说的危险,和他担心的正相同。接诏的时候,他身边是不能太多的随从的,最多也就是一两人。如果对方真打算在这个时候动手,以双方不成比例的数量,危险性的确不小。

    可是,他觉得诸葛亮不至于这么干。当场格杀?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这和他印象中的诸葛亮不一样。诸葛亮喜欢不战而屈人之兵,当年的廖立,现在的李严,他都留着他们的性命,何以对自己却要用这种粗暴的办法?人可以杀,然后怎么向天下人交待?

    “你担心的的确有道理,可是却不得不防。”彭小玉担心的提醒道:“廖立、李平哪有你的威胁大?丞相为了对付你,软的硬的,试了这么多次,都没能奏效,焉知他不会铤而走险,用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来解决你?你如果有什么意外,魏家可就成了一盘散沙。”

    魏霸笑笑,有些不以为然,又有些邪气。他摸摸彭小玉的头发:“好啦,我会做些准备的。要取我的首级,没那么容易。你花点心思,打听出都有什么人。我还是觉得,丞相这么聪明的人,不会做得这么粗暴。他至少应该安排一些遮掩,以备将来给众人一个解释。”

    他顿了顿,又道:“我难道比当年的关侯还要麻烦?他能把那件事处理得滴水不漏,让人无话可说,又怎么会这么简单的对付我。我魏家可不是关家,被人阴了也没话说。别的不说,如果我出了事,子柔、子烈肯定不会答应,如果他们带着图纸跑到洛阳,丞相岂不是麻烦了?”

    彭小玉摇摇头:“我还是不放心,要不,你把夏侯将军调回来吧。有他在,丞相至少要投鼠忌器。”

    “这倒是个好办法。”魏霸哈哈一笑:“你果然是我的女诸葛,丞相怕什么,你一清二楚。”

    “可惜,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计谋。如果嫒容姊姊在,她一定能考虑得比我更周到。”

    魏霸瞟了彭小玉一眼:“你少在我面前遮掩,别以为我不知道似的。你现在有身份了,也有军谋团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君子不党。”

    “我又不是君子。”彭小玉耸了耸肩膀,微微一笑:“我是和小人并称的女子。再说了,我也不是结党,只是结交几个闺中密友而已,难道这也是罪?”

    魏霸轻叹一声,拍拍额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古人诚不我欺啊。”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把这个江湖再扩大一点?可不能让人等得太久了。我等战意正浓呢。”

    “再等等吧。”魏霸起身欲逃,却被彭小玉一把拉住。魏霸无奈,只得摊手道:“怎么得,也得把这件事给处理完吧?再说了,我是何等样人,以一侯爵,焉能有这样的福分,岂不委屈了人家。还是等我封了王再说吧,也好给你们一个名份,不至于辱没了家门,将来受人鄙视。”

    “没看出来,你还真是会替人考虑啊。”彭小玉撅嘴道:“当初我进你魏家门的时候,你怎么没这么在意?”

    “你是第一个进我家门的好不好?”魏霸着恼道:“要不是你坚持要去挣点功劳,哪里会轮到她们抢先。现在后悔了?活该!”

    墙帷后,有憋不住的笑声传来。彭小玉松开魏霸,任他离开,这才推开侧室的门,嗔道:“很好笑么?很得意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