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85章 荒唐

    诸葛亮的军令从长安发出去的同时,一纸控状也送到了长安。

    魏家习氏及南阳、襄阳数十家联名上书天子,指控丞相诸葛亮赖账不还。

    看着这纸义愤填膺的控诉,诸葛亮半天没有回过味来。居然有人要在天子面前告我的状?

    不管诸葛亮相信不相信,这事还就是真的。

    话要从孟达开始说起。

    李严在败局已定的情况下,把五千重甲骑给了他,当然是看重他,把这最贵重的一笔遗产托付给他,让他增强实力。可以这么说,有了这五千重甲骑兵,放眼天下,就骑兵的实力而言,魏霸第一,他第二,其他人都无法与他们抗衡。

    可是孟达知道,他很难名正言顺的长期拥有这五千骑兵。李严能给他,是因为当时李严还是大将军,等他回了长安,他就不是大将军了,诸葛亮一纸命令,他就得乖乖的把这些宝贝疙瘩全部交出去,白白的便宜姜维。

    他不想给,可是他不能不给。与邓贤、李辅等人商量了很久之后,孟达还是没找到对策,只得向法邈求助。

    即使是孟达,现在也知道法邈一直就是魏霸的人,他到李严身边来,估计还是魏霸的意思。李严虽然倒了,他们还是以李严党自居,不愿意轻易向魏霸低头,自然也不愿意向法邈问计。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把法邈当成亲信的。

    面对孟达的难题,法邈说了一句话:丞相差车骑将军钱。一大笔钱。现在这笔钱的债权在魏风的手上,直接掌管人是魏风的夫人习氏,而间接债权人是南阳、襄阳一带的世家。

    孟达一时没听明白。法邈只得又提醒他说,这笔钱,当初是丞相欠下的,后来一直没还。大将军主掌关中,车骑将军不好向大将军要钱,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大将军已经败了,负责关中的还是丞相。那这笔钱就应该向丞相要。丞相不给,就拿马铠顶账,有何不可?

    孟达有些迟疑,这听起来不怎么靠谱啊。法邈不会是坑他吧。

    法邈笑笑。说了一句很地道的真心话:这么做。的确有些不靠谱,一般人不能做,做了就死。可是车骑将军能做。他把王平杀了,你看丞相有一句话没有?谁都知道王平其实罪不该死,可是车骑将军就杀了,杀得理直气壮,名正言顺。

    退一万步讲,这件事就算不行,辽东那么远,往来几次交涉,至少也要一两个月,时间也拖掉了。丞相病成那样,谁知道他还能活几天。万一连车骑将军都没办法,那再交出去就是了。有这么一件事在,车骑将军能不护着你?

    孟达将信将疑,派人和法邈一起到襄阳求见魏风。魏风听了,有些犹豫,习夫人却当机立断,一口应承下来。她立刻召集相关世家的当家人赶到颍川军营,和孟达撒泼打滚,要求孟达把五千套马铠当成欠款抵押。

    孟达求之不得,一口应承。办完了手续,接收了五千套马铠之后,习夫人又写了一纸借条,把这五千套马铠借给孟达,注明租金多少多少,按月结算。如果有损失,按价赔偿,诸项事宜,细得让孟达头皮发麻。

    孟达的问题解决了,习夫人却没有结束,她联合众人,一纸御状告到天子面前,状告丞相穷兵默武,不顾民生经济,欠了南阳、襄阳世家四万余金的巨债不还,却一门心思的发动战争。如今巨额债务拖得几十家濒临破产,老少近千口衣无落,请天子做主,责成丞相还钱。

    他们告的是丞相诸葛亮,可是如今丞相府大权独揽,任何上书都会先经过丞相府,当然先摆在了诸葛亮的面前。

    诸葛亮可以把这封状纸压住,不上达给天子。可是他知道这解决不了问题。或者说,这纸御状本来就没打算给天子看,就要看给他诸葛亮看的,说了那么多,其实只有一句话:

    那五千套马铠,你别想了。

    百姓状告当朝丞相,要丞相还钱,这还真是咄咄怪事。诸葛亮虽然觉得这事太过荒唐,却不由得为状纸的执笔人拍案叫好。也不知道这份状纸是由谁执笔的,上来先以荆襄地区实行的政策为根据,点明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在这个规则面前,丞相与普通人平等,并无二致,给自己找了一个稳定的立足点,也给后面的发挥打下了一个基础。

    因为荆襄地区是魏霸的治下,这些政策都是他制定的。要否定这个政策,就是质疑魏霸。

    可是现在诸葛亮最不想发生冲突的就是魏霸。他倒不是想和魏霸重归于好,可正是因为他想一举解决魏霸这个麻烦,才不肯在这样的小事上与魏霸纠缠,以免节外生枝。

    他没有时间和精力来处理这些意外了。他自己知道余日无多。习氏大概也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敢这样给他找麻烦,做出如此大逆大道的事。

    诸葛亮哭笑不得,更加感慨魏霸的影响。世家与军阀联合起来劫夺军资,攻击当朝丞相,这不是造反是什么?,这不是世家势大是什么,为什么要压制世家,这样的世家不压制能行吗?

    诸葛亮虽然很生气,却没有大发雷霆,他让人把状纸递到了天子面前,让天子看看世家嚣张的嘴脸,然后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走了。

    诸葛亮传话姜维,看样子短期内这五千套马铠是拿不回来了,你还是立足于自己想办法吧。不管怎么说,稳住阵线,把魏军挡在潼关以东,保护关中,是目前最重要的任务。

    姜维接到消息,也是啼笑皆非。丞相老了,对付魏霸以及魏家如此大逆不道的举动居然如此软弱,换了以前的丞相,简直不可思议。

    看来没有实力就是不行。姜维把全部精力转移到了整军备战上来。

    李严战败,所领的三万人马损失超过一半,剩下的一万多人中,五千骑兵给了孟达,带回到关中的只有七千多残兵,后来陆陆续续的又跑回来了两千多人,总共有近万步卒。这些人成了姜维的部下,姜维付出了很大的心血,振作这些人的士气,将他们重新整治成能战的大军。

    加上陆续从陇右赶来的人马,现在姜维手握步卒两万,精骑一万,可谓实力雄厚。

    李严战败,带来的影响还不仅仅是将士的损失,还有辎重的损失,大量的霹雳车、连弩车成了司马懿的战利品,也是一个让姜维非常头疼的事。好在关中不缺木材,加工作坊又是魏霸打下的底子,在诸葛亮的主持下,已经三次更新换代,只要给他时间,重新装备起来并不是问题。

    问题只有两个:一个是时间,一个是钱。

    姜维向诸葛亮学习用兵,却没有学习机械之术。在机械方面,他没有任何过人之处。而以诸葛亮的身体,再让他去改进那些军械,恐怕也有点不切实际。也就是说,在将来一段时间内,汉魏双方在军械上谁都没有什么优势,甚至魏国可能还强一点。因为魏国有马钧那样的奇才。

    姜维觉得不能再等,再等下去,情况对他更加不利。而且,秋天已经来了,丞相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经常发生晕厥,明年的春天,他肯定是熬不过去,甚至能不能熬到年底都是一个问题。

    姜维再次建议提前发动秘密计划,诸葛亮却以时机不成熟为理由,坚持不肯。姜维甚至怀疑诸葛亮是不是变卦了。

    姜维心急如焚。

    ……

    事情却比姜维担心的要顺利得多,魏霸与曹魏的谈判很快就有了结果。

    郭立最后告诉费祎,天子——其实是郭太后也知道,不管怎么谈,青州、徐州最后肯定是守不住的,放弃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他并不反对魏霸的这个要求。从军事角度来说,以曹魏目前的经济实力和兵力而言,放弃大河以南,退守冀州,收缩防线,也是利大于弊。

    问题是主动割地和战败失守完全是两个概念,割地求和,向来被视为懦弱无能的表现,标准的亡国之策。汉初反思秦以前的春秋战国,特别是后来的七国争雄,有一个基本统一的意见就是六国不肯作战,而是争相割地贿秦,以至于秦越战越强,最后逐一消灭了六国,统一了天下。

    如果天子现在主张放弃青徐,他和郭太后很可能立刻被众夫所指。别人不说,镇守东线战场的夏侯霸就不会答应。他一直对天子报以不信任态度,私下里还在追查这件事,如果天子下诏让他放弃青徐,以夏侯霸那种脾气,说不定会举兵清君侧。

    所以,青徐可能给,但还是要打一打的,以魏霸的实力和魏国目前的情况,胜负已经一目了然,形同白送。只是这样一来,王凌、夏侯霸战败而失守青徐,责任是他们的,天子和郭太后就可以得以保全。

    说了半天,其实就一句话,你们去打青徐吧,洛阳不反对,也决不会派一个援兵支援夏侯霸和王凌。

    费祎回报魏霸,魏霸召集众将商议之后,决定出兵青徐。他发出紧急军报,希望长安和颍川一同出兵,牵制司马懿和曹爽等部,为他夺取青徐创造机会。

    然后他指示隐蕃,给我好好查查曹芳是什么来头,身为一国之君,出身怎么会不清不楚,如此惹人猜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