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84章 隔阂

    魏霸已经名满天下,当然不需要费祎帮他鼓吹,扬名。

    他要费祎出面联络那些知交故友,是要在舆论上做好准备。这和费袆本人甚至家族依附魏霸不同,以前只是大家心知肚明,心照不宣,现在却要付出实际行动来表明态度,并且公诸于众。这一步迈出去就没有回头路可走,再想依违两者之间或者洗白自己,那是千难万难。

    所以费祎犹豫,但是他最后还是同意了。因为他明白,这是魏霸要和丞相摊牌了,在此之前,当然要先和他摊牌。如果他不肯,那么很简单,魏霸也许不会杀他,但肯定不会再把他当亲信看待。

    魏霸对他的态度很满意,嘱咐他继续和郭立、郭修周旋,争取多套一点情报出来。外交谈判,有时候不光光是为了利益,还是一种交流方式,双方互相试探,总会露出一点口风。

    费袆领命而去。临走前,他恭恭敬敬的向魏霸行了一礼。以前,在人前,他和魏霸的其他下属一样称魏霸为将军,私下里,他通常称魏霸的字,既表示亲近,又有视魏霸为晚辈的意思。现在情况不同了,他已经没有和魏霸讨价还价的资本,只能老老实实的以臣下自居。

    魏霸看着鞠躬行礼的费祎,脸色很阴郁,什么也没说,只是摆了摆手,示意费祎自便。费祎走出十来步远,依稀听到魏霸轻叹一声,回头看着,魏霸依然负手而立,身姿雄伟,让人望而生畏。却多了几分寂寥之意。

    费祎暗自感慨。正如魏霸自己所说,高处不胜寒,登得高了,看得远了,却也更加孤单了。

    费祎再次与郭立相见。传达了魏霸的意思。西线战事发生变化,你们的政策也可能发生变化,是不是等一等再谈?出乎费祎的意料,郭立摇了摇头:“继续谈吧,西线的偶然胜利,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太后不会易弦更张的。”

    费祎大惑不解,敏感的意识到其中另有玄机。郭太后似乎并不以曹氏皇室为意,她有些急于谈判成功,以至于不惜答应魏霸近乎贪婪的要求,让出青徐及半个兖州,只希望在场面上取得一些成绩。

    他看着郭立。郭立一惊,掩饰的笑了笑,让开了费祎的眼神,摊开了地图。费祎又看了郭修一眼,郭修低着头,眼神有些焦躁不安。面对费祎的试探,他的嘴角抽了抽。欲言又止。

    这叔侄俩有文章,费祎立刻下了结论,心中暗喜,脸上却不动声色。

    “那好,我们就按原计划商量商量吧。”费祎说道:“你们要求我们做一些让步,避免曹氏宗室的强烈反弹,放弃对兖州的土地要求,我们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全部按照你们所说的来。”

    费祎拉过地图,在上面虚划了一圈:“谯沛是曹魏宗室所在。割给我们,反弹太大,鲁国是鲁王封地,就目前的形势而言,也不宜做如此处理。我们可以暂时放弃。泰山郡必须割给我们,另外,这一片属于冀州管辖的河南地,也必须一并割让给我们。”

    费祎坐了下来,泰然自若,仿佛刚才说的不是一大片的土地,只是无足轻重的蝇头小利。

    “还有一件事,你们要把青徐水师交出来,并开放一直到洛阳的大河。你们放心,我们不会派战船进入大河,只是为了商人来往方便而已。”

    他笑了笑:“这样一来,沿途那些乱收税的少了,你们也能以更便宜的价格买到东西,何乐而不为?”

    郭立、郭修互相看看:“我们要商量一下。”

    “可以。”费祎点点头,“不过要尽快,你们商量定了,我才会通报给车骑将军。”

    “是,三日内一定给你回复。”

    费祎心中又是一动。三日内回复,那就是他们叔侄商量着办,而不是回复洛阳。这么说,郭太后的底线肯定不止这些,否则他们不敢自作主张。

    嗯,还得好好压榨他们一下。既然要占便宜,当然要把便宜占足了。

    ……

    赵统渡海来到了襄平,随行的还有公主孙大虎。

    魏霸不顾虞汜等人的反对,带着关凤、夏侯徽等人前去迎接。赵统是轻装而来,除了几个亲信侍卫,没有带部曲,只有孙鲁班的一些亲卫。为了表示对称,关凤也带上了自己的飞凤卫,既能保护魏霸,又不至于让赵统觉得魏霸是在抖威风,摆架子。

    话是这么说,其实关凤心里怎么想,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当初随魏霸一起北征,帮李严攻打南阳的时候,孙鲁班就有一百女卫,成为当阳大营一景。如今她也有了飞凤卫,难免想得瑟一下,和孙鲁班比个高低。除此之外,飞凤卫的设立本身就有不同寻常的政治意义,只要有可能,关凤是不介意拿出来亮亮相,让所有人都知道她是魏霸的正妻,魏霸对她的宠爱无人能及。

    在夏侯徽等人看来,这点心理未免有些幼稚,可是在同样幼稚,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孙鲁班看来,一百飞凤卫却是实实在在的震撼。特别是每匹战马旁边还有两头威风凛凛的大狗,更是让她羡慕得两眼直冒小星星。

    魏霸和赵统的妻妾中,关凤和孙鲁班最说得来,夏侯徽和潘子瑜同属知识女性,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一点也不错的。一见面,两个以剽悍著称,并且以剽悍自豪的女人就找到了共同语言。孙鲁班拉着关凤问东问西,拐弯抹角的想求两头神犬来抖抖威风,又约关凤什么时候到草原上去赛马。到了草原不赛马,岂不是白来了。

    听到关凤和孙鲁班说得热闹,豪爽的笑声不时的传来,魏霸和赵统互相看了一眼,也笑了。

    “师兄远来,有何打算?是即刻上任,还是先休息几天?”

    赵统反问道:“监军的任务很繁重么?”

    魏霸笑而不答。监军的任务不繁重,可是监军的职权很大。在主将出现意外,无法行使职权的时候,监军可以指定第二负责人,甚至可以亲自接过指挥权。诸葛亮让赵统来做监军,大概是后一种思路:在必要的时候,接过魏霸的军权,控制这支大军。

    “重与不重,师兄应该比我更清楚。”魏霸不紧不慢的说道:“其实师兄来得太急了,白走了很多路。再等上几天,我就会率领大军在青州登陆。”

    “要开战?”

    “也谈不上开战吧。谈判嘛,就是扯淡,当不得真,最后还要靠战场上的表现。一个月前,夏侯霸击败了马忠和步骘,在东线小胜一场,没过几天,司马懿在上党击败了大将军李严,魏军接连取得两次胜利,心态难免有些不端正。我如果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这谈判哪里还谈得下去。”

    赵统点点头:“这么说,我的确是快了一点。早知如此,我就慢行了,在青州等你岂不更好。”

    魏霸嘿嘿一笑:“是啊,有时候,人总是太心急,却不知慢工出细活。”

    赵统沉默。他明显感觉到,他和魏霸之间远没有孙鲁班和关凤之间亲热。不管他承认不承认,他的到来让魏霸有些反感,有些警惕,很自然的就有些排斥。

    “还有啊,马忠和步骘划归我的统辖,已经从我手里领走了不少钱粮,我却还没有见过他们一面。这多少有不太合适。将不知兵,兵不知将,将来如何指挥。”

    魏霸转过头:“你是留在襄平,还是跟我一起去青州?我看公主好象对草原上骑马兴趣颇浓。”

    “我到这儿来,可不是为了骑马的。”赵统笑笑:“把她留在襄平吧,我和你一起去青州。”

    “也好。”魏霸重重的点了点头。

    魏霸给赵统准备了丰盛的接风宴,向众人宣布了赵统的身份。魏霸的旧部也就罢了,包括宫在内的那些新归属的胡族将领听说赵统是魏霸的师兄,立刻围上来套近乎,倒是把气氛搞得热闹起来。

    ……

    关中,丞相府。

    大将军李严兵败上党,墙倒众人推,以前的那些事都被翻了出来,包括诸葛亮在关中时不予救援,反而为争功而发动南阳之战,甚至包括贪腐,生活奢侈等都成了罪状,经过廷议,群臣一致同意,免去其大将军的职务,改任辅国将军,削爵为亭侯,算是维护了他一点面子。

    大将军府轰然瓦解,兵权再次归丞相府。丞相府的第一道军令,就是发往颍川给卫将军孟达、平北将军诸葛恪,令其将五千重甲骑兵分成三批,孟达自留一千,分拨给诸葛恪一千,其他三千调往蒲坂,转交给姜维。

    命令发出去了,诸葛亮还是有些不安。他不知道诸葛恪能不能制住孟达,将重甲骑拿到手。姜维却非常自信,觉得孟达没什么理由保有这五千重甲骑,给他留一千,已经是给他面子了。如果他再不识相,自然是自寻死路。

    “丞相,只等孟达就范,就一切就绪了,可以行动了么?”

    诸葛亮沉吟不语,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城墙,眼里却是一片模糊。因为经年累月的伏案工作,他不仅背驮了,眼睛也花了。看远处也不行,看近处也不行,明明知道那里只是一片墙,他的眼里却只是一团恍惚的红,像一团黯淡的血。

    “还是再等等吧。”诸葛亮轻声说道:“等他拿下青徐,大局已定,才能封王。”

    姜维欲言又止

    PS:周一,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