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83章 不是意外

第983章 不是意外

    秋风送爽,牧草金黄。

    几匹快马风驰电掣,呼啸而过。

    羊祜一马当先,眼看着就要冲过终点线,却不动声色的松开了缰绳,放慢了马速。仅仅是一刹那的的功夫,魏征和陆抗并肩越过了他,抢在他前面半个马头,冲过了终点线。

    羊祜赶了上去,拱手笑道:“少主,你又赢了。”

    满头大汗的魏征瞪了他一眼:“明天起,赛马你就不用来了。”

    羊祜不解的眨了眨眼睛。

    “我知道我现在还胜不了你,可是我比你小八岁,输了也不奇怪。如果连这点挫折都承受不起,还要你哄着,以后我还能做什么事?”魏征一副小大人的样子,神情严肃:“你做人不实在,我不喜欢你。”

    羊祜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陆抗解释道:“少主,叔子兄不是作伪,而是恪守君臣本份……”

    “我们现在不是君臣,而是对手。”魏征有些恼了,一扬马鞭:“如果在赛场上还要恪守什么君臣本份,一定要让我赢,那我又何必和你们比试?你们不全力以赴,拿出看家的本领,我又怎么能从你们身上看到不足,难道你们希望我做一个自以为是的人?你们这是害我,这是不忠!”

    羊祜和陆抗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躬身领命:“少主所言甚是,我等知错了。少主,再赛一场?”

    “不准再让了。”

    “这次,不。从现在开始,赛场上无君臣。”

    “这还差不多。”魏征脸色稍霁,招了招手,“我们稍微休息一下,也让马儿休息一下。”

    “喏。”

    三人说说笑笑,走向侍从们。

    关凤端坐在马背上,看着慢慢走来的魏征三人,忽然挑了挑眉:“嫒容,我真的有些妒嫉你。”

    夏侯徽笑道:“姊姊妒嫉我什么?”

    “你有个好儿子。”关凤指了指魏征,“征儿很像他爹。”

    夏侯徽瞟了远处的魏征一眼。淡淡的说道:“姊姊。你说错了,他不像夫君。或者说,他只是像现在的夫君,不像以前的夫君。”她顿了顿。又道:“至少在武陵站住脚之前的夫君。没有他这么自信。”

    关凤哑然失笑:“我以为你是谦虚呢。现在才知道,你不是谦虚,而是自负。”

    “不是自负。”夏侯徽抬起对。将手搭在关凤的手背上:“我只是想告诉你,不是征儿自信,而是夫君把自信教给了他。自信的不是他,而是夫君。他能做的,洋儿以后也能做到。也许未必是在战场上,但是,这种心态,他们兄弟是一样的。”

    关凤似懂非懂,但是她明白了夏侯徽是一片好意。她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魏霸在进入武陵前后的心态是有不一样的。在立足武陵之前,他很多时间总是很沉默,显得忧心冲冲。直到在武陵站稳了脚跟,他的笑容才开始多了起来。

    也许夏侯徽说得对,以后魏洋也能像魏征这样自信从容,从小就有大将风度。只是魏洋比魏征小五岁,等他成年的时候,魏征早就羽翼丰满了,魏洋未必是他的对手。再说了,像羊祜、陆抗这样的人才,又岂是随处可见的?他们现在都已经默认魏征为少主,以后哪里还效忠魏洋?

    更何况,羊徽瑜似乎也有嫁入魏家的趋势,那姑娘聪慧不下夏侯徽,以后只怕又是一个强劲的对手。

    关凤有些头疼。在魏霸的妻妾中,论武技,她是当仁不让的第一,可是论权谋,她和别人相比也许还算不错,和这几位相比,那就差得太远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

    如果真有什么仙山就好了,求仙人赐一颗灵丹,一下子就能变聪明。

    夏侯徽见关凤一脸出神,不由得捅了捅她:“姊姊,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哦,没什么,我只是瞎想。”关凤不好意思的笑道:“太初什么时候能回来,小妹的婚事都准备好了,就等他回来了。”

    “快了,还有一点善后,处理完了就回来。”说到夏侯玄的婚事,夏侯微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

    魏霸、虞汜等人坐在远处的山坡上,武卒们围在一旁,警惕的注意着四周。

    “大将军一败,五千骑兵归了孟达,我军在西线的优势不复。”魏霸咂咂嘴:“你们估计,丞相接下来会怎么做?”

    “五千骑兵倒不是大问题,也许就是一道诏书的事。”顾承不解的说道:“我只是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丞相逼大将军出兵有些不智。大将军兵败,这五千骑兵最大的可能不是落入孟达之手,而是落入司马懿之手啊。如果落入司马懿之手,丞相准备怎么应对?”

    “不可理喻。”虞汜也摇了摇头。

    魏霸沉吟不语。他和虞汜、顾承等人一样,觉得这里面有不对劲的地方。以诸葛亮的谨慎,他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昏招?这个结果看起来是意外,其实在李严出兵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根本不是意外。那么诸葛亮当初是怎么计划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合理的地方,必然有更深层次的问题,这几乎是一个准则。

    莫非是诸葛亮想用王位困住我,让我放弃兵权?这么一想,倒是有几分相似。

    王爵领兵,向来是造反的前奏,有曹操的先例在前,大概上至天子,下至群臣,都不会认为我封了王还继续领兵是应该的。封我为王,以此为条件,换取我放弃手中的兵权,这应该是比较合理的一个推论。从费祎、赵统——特别是赵统将来做监军这一点上来看,这个可能性很大。由赵统接替我的兵权,至少可以和夏侯玄分庭抗礼,再加上马忠、步骘的帮助,赵统很容易接手这支大军。

    马忠是诸葛亮的党羽,步骘则是孙鲁班的母系,赵统本人是我的师兄,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赵统都是一个最佳人选。

    丞相做出了这样的安排,如果我还不肯放弃兵权,自然是要造反的明证,丞相再集结诸路大军攻击我,就明正言顺了。至于能不能打赢,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我觉得我有必胜的把握,丞相也许认为他人心在手,道义在胸,自当横行天下。

    这种书生气十足的计划,的确很符合丞相的性格。多年前,出兵关中的时候,他不就是这么浪漫?只是过了这么多年,他还这么浪漫,实在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一匹快马从远处飞奔而来,费祎在山坡下下了马,快步走上山。他的脸被塞北的风吹得黑了些,可是身子骨却更结实了,一口气爬上山,居然连大气都不喘一下。

    “什么事,这么急?”魏霸递过去一个马扎,示意费祎坐下再说。

    “郭修回来了。”费祎笑道:“郭太后同意谈判,不过要对割让的范围做一些调整,要不然,在群臣面前,她可能不好交待。”

    魏霸眉毛一挑,笑道:“你恐怕要白欢喜一场了。”

    费祎一愣:“将军不同意调整?”

    “非也。”虞汜接上了话头:“司马懿刚刚在壶关大破大将军李严,魏国暂时西线无忧,随时可能增兵东线。局势又变了,他们岂能还按照之前的情况来谈判。只怕此刻,郭太后的诏书已经在路上了。”

    费祎沉默了良久,叹了一口气:“大将军终究还是没能支持住啊。”

    “文伟,你觉得丞相会做什么样的应对?”

    费祎摇摇头,苦笑一声:“我和丞相离心已经数年,哪里还能猜到他会有什么应对,恐怕无法给将军任何帮助,勉强建言,反会扰了将军的思路,还是不说为好。”

    魏霸没有勉强他。正如费袆本人所说,费祎和诸葛亮离心太久,不可能再得到诸葛亮的内心想法。任何猜想都是要有根据的,没有根据的猜想都是捕风捉影。

    “既然如此,我们就再拖一拖吧,至少等到曹魏新的谈判条件到,看看他们的心态再说。”魏霸看看天空:“天要开始冷了,南方的士卒第一次在北方过冬,相关的防寒措施一定要做好,尽可能的不让一个士卒冻伤。当然了,抗寒训练也要抓紧展开,练兵的事不可有须臾懈怠。你们几个分头行动,领上几个军谋,到各部去看一看,和他们交流一下,尽快拿出一个章程来。”

    “喏。”虞汜、顾承等人躬身领命。

    魏霸冲着费祎招了招手,领着费祎向山顶走去。行到僻静处,魏霸负手而立,看着万里金涛的草原,问道:“文伟,大将军已败,如今丞相只剩下我一个劲敌,你觉得他会怎么对付我?”

    费祎略作思索:“以王爵换兵权!”

    魏霸笑笑:“我应该答应他吗?”

    费祎也笑了起来:“将军,你就是肯答应,我们也不肯答应啊。放弃兵权,这个王爵又能保持几天?”

    魏霸试探道:“丞相……不至于赶尽杀绝吧?”

    “丞相老了,而且快要死了。”费祎耸耸肩:“要死的人,难免有些糊涂,你还是小心为妙。”

    魏霸点了点头,又道:“我知道,你在成都的时候,也是个少年成名的名士,相交不少。能不能给那些旧相识们写封信,夸我两句,也帮我扬扬名?”

    费祎有些诧异,犹豫片刻,躬身道:“敢不从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