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80章 弄巧成拙

第980章 弄巧成拙

    李严并没有如司马懿预想的那般放松警惕,实际上,他现在有如群狼环伺下的小白兔,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哪里敢有半刻的放松。他没有料到司马懿会来,但是他却准备了司马懿可能会来,毕竟在诸葛恪、孟达兵逼洛阳的时候,能解壶关之围的只有司马懿。

    可是李严没有料到司马懿会来得这么快。五百里急行军,这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这样的人不乏先例,比如夏侯渊就以急行军著称,三日五百,六日一千,出奇不意的出现在敌人面前,让敌人猝不及防。可是夏侯渊后来败死在定军山,被曹操定为白地将军,也就是说他不通兵法,恃勇而行。

    司马懿同样是一个急行军的代表,当初孟达在新城起兵,他只用了八天就从宛城赶到新城,平均日行一百五十里,比现在还快。不过他后来没能攻克新城,灰溜溜的回去了,反而成就了魏霸一战成名。

    所以,这种战法的危险系数极高,成功的可能性不大,一般不到迫不得已,不会有人这么做。

    李严就认为司马懿没有这个必要,司马懿就算按部就班的赶到壶关,与郝昭内外夹击,他也能稳稳当当的击退他,又何必冒这个险呢。

    可是司马懿就这么干了,李严料到了司马懿可能会来,却没料到他会这么快。

    快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了,愣是干出了少年麻木的事。

    李严吃了个闷亏。

    不过,李严也不是好惹的,别看他在朝堂上被诸葛亮整得鼻青眼肿,狼狈不堪,可是在战场上,他却是一个极其强悍的对手。面对司马懿的突然来袭,李严并没有乱了阵脚,他亲自上阵,指挥反击。

    面对奔腾而来的三千先锋锐卒。来不及出营列阵的李严下令亲卫营手执手弩、硬弓,在营门内侧立阵,隔着营门射击想要冲击营门的魏军。

    护住了营门,李严命令将士们推倒帐篷,就在大营里列阵,摆开两排连弩车,猛烈射击。与此同时,他下令长矛手顶到营栅后,将长矛从营栅的缝隙里伸出去,借助营栅。形成一道长矛阵。阻止魏军越过营栅。进入大营,杀伤没有什么近战能力的弩手。

    片刻之间,大营里战鼓声四起,李严在几乎不可能的情况下组织起了有效的反抗。

    连弩车连声怒吼。利箭呼啸着划空长空,扑向迎而冲来的魏军。

    “举盾——”司马师举刀长啸,同时举起了手中的盾牌。

    “笃笃笃!”箭枝连绵不断的射在盾牌上,如冰雹一般。不少魏军将士被箭射中,倒了下去,可是更多的士卒却根本不管漫天的箭雨,举着盾,挡在头顶,以最快的速度奔跑。

    司马懿治军严。严得近乎残酷。他从晋阳出发的时候,就告诉每一个将士,只给你们带了五天的干粮,这些干粮只够你们赶到壶关。到了壶关之后,你们吃掉最后一口饭。然后投入战斗,打赢了,吃李严的粮食,打输了,我和你们一起饿死在壶关。

    这样的话,在晋阳说一趟,然后每天晚上休息的时候说一趟,等到了吃最后一口饭的时候,又说了一趟。能用这种方法激励士卒,甚至是恐吓士卒的,大概也只有司马懿这样的怪胎。正常情况下,这种办法只会适得其反,造成将士离心,甚至兵变。可是司马懿做到了,用他多年的积威和战后的重赏为诱饵,成功做到了这一点,把两万五千将士变成了饿狼。

    此时此刻,魏军将士身上除了武器,没有一颗粮食,要想吃下一顿饭,他们就必须打败李严。

    他们就是一群已经断了炊的饿狼。

    面对蜀汉军猛烈的箭雨,他们没有退路,只有继续向前。

    这场战斗来得突然而激烈,几乎没有什么试探,一开始,双方就拿出了最强的手段。司马懿赶到,又派上了一万将士,猛攻李严的两翼,不给李严任何喘息的机会。

    李严在大营里立阵。他站在用辎重车搭起的指挥台上,极目远眺,看到司马懿全面押上的阵势后,暗自叫苦。依托营栅,他是可以挡住魏军的进攻,可是司马懿来得如此突然,不给他任何准备的时间,也把他的五千重甲骑全部堵在了大营里。

    就算推平帐篷,重甲骑也没有足够的加速距离。没有速度,重甲骑就发挥不出应有的威力,沦为这场战事的旁观者,失去了杀手锏的意义。

    李严心急如焚,一边指挥作战,一边打量着整个战场,希望能为重甲骑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很可惜,他找不到。

    壶关依水立城,西侧就是浊漳水,东侧是陡壁峭崖,李严面北而阵,只有身前身后有可以冲锋的空间,身前是壶关城,重甲骑再强,也无法攻城,而司马懿就堵在他的后营,一心想冲进来,哪里肯给重甲骑让出空间。

    重甲骑成了鸡肋。

    “大将军,这么打不行。”法邈也有些懵了,不过他毕竟是个行军参谋,跟着魏霸征战多年,观察了战场形势后,他立刻找到了突破口。“守住两翼,不让司马懿与郝昭汇合,然后让开中军,把司马懿放进来打。”

    “把司马懿放进来,我军岂不崩溃?”李严脸色虽然有些白,却依然冷静,甚至比平时还要冷静。

    “不然。”法邈急声道:“大将军还记得彭城之战时,车骑将军是怎么守住阵地的吗?我们可以反其道而行之。”

    李严眼珠一转,随即明白了。他们都不在彭城,但是彭城之战是魏霸出道以来打得最艰苦的一战,他们不可能不关注。与普通人认为这是魏霸的败绩不同,他们经过研究,认为这是魏霸打得最漂亮的一战。虽然损失很大,但是魏霸在仓促之下,识破了张郃的计划,最终避免了全面溃败的结局,就是胜利。

    魏霸依靠战船上的霹雳车、连弩车的远程打击,背河而阵,以指挥台为中心,立下了一个半圆形的阵地,最终用八千步卒挡住了一万多骑兵的连续冲击。李严看到这个阵地之后,曾经拍案叫好。

    现在,法邈提醒他利用地形,反用半月阵,坚守两翼,让出中路,把司马懿的大军让进来打。

    没用法邈再多解释,李严立刻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调整了布局。

    在战鼓声中,坚守营门的蜀汉军慢慢后退,司马师见了,心头大喜,立刻指挥猛攻。魏军士气大振,很快推倒了营门,蜂涌而入,冲入蜀汉军的大营,大砍大杀。

    蜀汉军且战且退,他们看起来是在后退,实际上并没有直接向后退,而是退向了两翼。当中央的阵地变得越来越薄的时候,两翼的阵地却变得越来越厚。

    司马师发现了异常,可是此时他已经被裹胁到阵中,三面都是蜀汉军。他迅速的权衡了一下,估计了一下战场的形势,觉得此时后退也不可能,虽说事实并不像司马懿对将士们所说的那样没有一颗粮食,但是押送粮草的辎重营落后于主力,至少还要两天才能赶到壶关,如果不能一鼓作气的打败李严,陷入僵持,情况对他们非常不利。

    司马师下令继续攻击,并请求司马懿增派援兵,他要把自己的阵势变得更加厚实,厚实得李严切不断,吞不掉。

    司马懿接到司马师的请求,有些迟疑。他觉得自己低估了李严,李严临阵不乱,并且迅速的组织起了反击,此时此刻,他居然还敢在营中变阵,企图反噬,这绝非普通将领所能做到的。

    这是一个敢于正面搏杀的对手,如果照司马师的计划增兵,那势必演变成为不死不休的一场恶战。他固然希望用一场恶战来斩杀李严,来证明自己的用兵才能,但是他不能让儿子司马师冒险。

    他已经伤害了一个儿子,不能再伤害一个儿子。

    司马懿下令,可以增兵,但是不准司马师亲临一线,必须停住在蜀汉军的包围之外。

    这样的命令不能通过战鼓声传达,否则肯定会引起军心的骚动。司马懿让传令兵到前面去传达口令。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传令兵费尽千辛万苦,找到司马师时,司马师已经深入蜀汉军大营百步,正在亲卫的保护下,厮杀在最前线,厉声咆哮着,命令所有的将士向前冲锋。

    在他的鼓舞下,魏军将士越战越勇,越陷越深。

    李严看到了司马师的身影,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刹那间,战鼓声突然炸响,等待已久的霹雳车、连弩车开始咆哮,无数箭矢和石弹射进了司马师的阵势中。司马师用厚实的阵型来防止李严切断他的后路,将他的前锋包抄起来,孰料李严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想法,他就是要迫使魏军的突击队进入三面受敌的阵地,发挥他在重型军械方面上的优势,集中打击。

    司马懿一路急行而来,没有带重型军械,而李严却有大量的霹雳车、连弩车,当这些重武器一起发威,从三个方向向司马师率领的魏军开始倾泄时,魏军迅猛的攻击顿时为之一滞,遭到了迎头痛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