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78章 滴水穿堤

第978章 滴水穿堤

    夏侯霸、夏侯威并肩而立,看着渐渐远去的汉吴联军,脸上看不到一点喜悦。

    他们兄弟联手,一虚一实,重创了步骘所部,特别是步骘仅有的两千骑兵。对于没有稳定战马来源的马忠、步骘来说,失去了这两千骑兵,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无法恢复。

    魏军在骑兵上的优势得以保持。

    可是,他们并不感到高兴。这场战事在证明了骑兵重要姓的同时,也证明了新式武器能发挥的重大作用。如果不是装备了马铠的五十骑作为冲阵先锋,如果不是装备了新式战甲、战刀的一千亲卫骑作破阵主力,他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直接逼得马忠和步骘撤军。

    技术的每一次进步,都有可能改变战场的实力对比。夏侯霸的亲卫骑装备的是魏国倾力打造的新式装备。在经济如此艰难的情况下,能打造出这样的武器装备,自然是因为被逼到了绝境,只能竭泽而渔,饮鸩止渴。即使是在天子支付了大部分费用的情况下,夏侯家也投入了几乎所有的家产,最后还向曹洪、夏侯懋借贷了一些。

    这是夏侯霸能拿得出的最好的装备,也是目前魏国最先进的技术。可是负责这项工作的马钧亲口说过,这些新式装备的技术水平远远达不到魏霸现有的技术水平,充其量,也只能和魏家铁作第一代新产品抗衡。

    魏家铁作第一代产品就能拥有如此优势,那魏霸现在的技术水平又将拥有怎样的威力?

    一想到几个月后,魏霸率领着装备了最新武器、马铠的骑兵从幽州一路杀来,夏侯霸就觉得前途一片黯淡,看不到一点光明。

    也许,趁着魏霸还没有发动攻击就投降,尽可能的争取一个好点的条件,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念头自从涌现在夏侯霸的脑海里,就像野草一样无法清除。

    ……

    与夏侯霸有同样想法的还有诸葛亮。

    淮阴的战报送到长安,诸葛亮看了一遍又一遍,依然不敢相信。马忠、步骘有四万步卒,居然被夏侯霸如此轻易的击败,不能归结于马忠或者步骘的无能,只能说夏侯霸这口战刀经过彭城之战的淬炼,如今越发的锋利了。

    有时候,一场生死关头的恶战比十次不痛不痒的战斗更能锻炼人。

    夏侯霸如此,魏霸亦当如此。

    根据军报中的描述,诸葛亮怀疑魏国的军备又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在民生如此艰难的情况下,魏国居然还有心情去搞军备改进,不得不说,那个刚刚死去的曹睿够狠,够坚持。他一直在寻求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打破蜀汉的军备技术优势,而不是满足于购买。他自然也知道,花钱是买不到和平的,只能自己勒紧裤腰带,自力更生,所以他才能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依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装备了夏侯霸的骑兵,取得了一场意料之外的胜利。

    有善战的将领,有先进的装备,夏侯霸能够以八千骑兵重创步骘两万人,击退了东线的汉吴联军,改变了战场的局势。那么,当魏霸领着四五万精锐离开辽东,开始征战的时候,又将是一种怎样的场面?

    “技术改变战争。”诸葛亮轻声叹息:“谁拥有技术,谁就可以主导战争。”

    “归根结底,还是人。”顾谭淡淡的应了一句。

    诸葛亮转过头,瞟了顾谭一眼,心中掠过一丝不安。他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关:“是啊,归根结底还是人,可是人和人还是有区别的。治艺者工,治人者王。子默,你对当前的形势有什么高见?”

    顾谭微微一笑:“丞相过奖了,谭焉能什么高见,不过因循守旧的一些陈词罢了。就眼下的形势而言,镇东将军再败,似乎无法读力作战,不如将他与别的战区合并,多少还能发挥一些作用。”

    诸葛亮目光一闪,不禁暗自惊叹。顾谭能和诸葛亮齐名,并列吴国太子孙登的四宾客之一,着实有其过人的长处。他不仅计算能力堪与杨仪比肩,这份政治大略上的权谋也高人一筹。接到这份军报,他也要花一点时间才能做出最妥善的安排,顾谭却是信口而出,就说出了问题的关键。

    “与哪个战区合并为好?”

    “青州战区。”

    “青州战区?”诸葛亮故意提高了声音,皱起了眉头,以示自己有不同的意见。

    顾谭却不以为然,坚持道:“是的,让镇东将军从属于车骑将军最为合适。车骑将军的军饷粮草自筹,不通过丞相府调拨,是目前诸军中钱粮供应最为充足的一个。让镇东将军从属于车骑将军,可以减轻丞相府的负担。此其一也;平北将军在颍川,有卫将军相助,大军数量已经接近五万,再加上镇东将军的人马也无益于事,反而只会加重钱粮的负担,弊大于利。此其二也;步骘乃淮阴人士,熟悉水战,他如果从属于车骑将军指挥,对攻取青徐有益,如果西移与平北将军汇合,或许会与平北将军产生指挥权上的冲突,反而误了大事。此其三也。”

    诸葛亮连连点头,赞道:“子默高见。一事不烦二主,就请子默拟一封奏疏吧。”

    顾谭躬身领命。

    ……

    “没有了大将军掣肘,丞相的反应又快了几分。”魏霸摆弄着刚刚收到的诏书,笑嘻嘻的对刚刚从江陵赶来的费祎说道:“怎么,你又要重新出山了?”

    费祎无奈的耸耸肩:“丞相大概是和司马懿谈不下去了,只好把这件事又交给了我,指望西方不亮东方亮,能倚仗将军的赫赫军威,逼曹魏同意谈判。他又不放心由将军自己与曹魏接触,只好由我来做个中间人。”

    “你看起来不怎么情愿嘛。”魏霸取笑道:“是不是在江陵过得太舒服,不愿意挪窝了?费君,我可要郑重的提醒你一句,你是国家的大鸿胪,不能耽于享乐,当思为国尽忠啊。”

    费祎忍不住的笑了:“好了,就别说这些玩笑话了。丞相除了让我来负责谈判,还说了些什么?”

    费祎在江陵闲居了很久,突然接到诏书,让他立刻赶赴辽东,与车骑将军魏霸一起,负责与辽东的谈判。他有些莫名其妙,却又不得不立刻起程。除了他自己的事之外,他并不清楚诏书里还有其他的什么安排。

    魏霸将诏书推到费祎面前,冷笑道:“还能有什么好事,给我塞过来一些没奶吃的苦孩子。”

    费祎接过来一看,原来是把镇东将军马忠及步骘率领吴军一起归属魏霸指挥,言下之意,这些人的装备、钱粮当然也要由魏霸来解决。魏霸以战事为借口,拒绝向丞相府交付钱粮,诸葛亮就把马忠、步骘的残军转到魏霸麾下,算是针尖对麦芒,一个也不肯吃亏。

    马忠是诸葛亮的死党,他能听魏霸的指挥吗?大概除了要钱要粮的时候比较客气,其他时候眼里还是只有诸葛亮,不会有魏霸。

    对此,费祎只能报以苦笑。

    在此之外还有一条,光禄勋赵统奉天子诏令,已经由长安起程,赶往辽东,行监军之职,协调诸将。

    大军中有监军一职,这是惯例,魏霸不好反对,更何况这个监军还是他的师兄赵统。可是明眼人都知道,赵统虽然是魏霸的师兄,他们父子对魏霸目前的态度却有些暧昧不清,甚至不如费祎这么立场鲜明。他到魏霸的军中来行监军之职,监军是主要目的,之所以选他,还是利用他的身份,减少魏霸的抵触情绪。以魏霸的姓子,换另外一个人来,也许他会不声不响的把那个人杀掉,然后找一个鬼都不会相信的理由搪塞一下朝廷。

    王平就是这么被他名正言顺的杀掉的。有先鉴在前,诸葛亮不得不谨慎考虑监军的人选。

    “丞相还是这么滴水不漏啊。”费祎赞道。

    “可惜,再滴水不漏,也不过是一个朽烂的水堤,看起来滴水不漏,其实处处是漏洞,不知道哪天一个洞破了,一溃千里,不可收拾。”魏霸将诏书扔在一边,挠了挠眉毛:“曹魏这是怎么回事,都一个多月了,还没商量定,非要我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才肯听话?”

    费祎不解,魏霸把郭立、郭修的事情说了一遍。费祎有些不安:“你没答应他们什么吧?”

    “目前还没有。”魏霸笑道:“不过,如果他们肯把青徐给我,就有了。”

    费祎摇摇头:“我知道丞相为什么派我来了。就算我不来,你也会自作主张,到时候反让他不好处理。好了,这件事交给我吧,不管怎么说,面子上的事,还是要做的,没来由的授人以柄,何苦呢。”

    魏霸耸了耸肩:“我无所谓啊,你来谈也行。说实在的,要论谈判,我身边还真没有比你更合适的。”他拍拍费祎的肩膀:“你就是天生的大鸿胪,丞相不让去和司马懿谈判,又怎么可能得到满意的谈判结果。嘿嘿,这次注定我又要抢在他前面立功了。丞相真是善解人意,不顾一切的提携后进。”

    “子玉,君子当慎言慎行。”费祎哭笑不得:“既得实利,又何必再逞口舌之利,授人以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