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77章 突袭

    郭修什么也没说,上了岸,直奔最近的驿亭,拿出符传,取了一匹马,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睢阳。

    他着实被魏霸水师的实力震撼住了。

    从昌黎到青州,陆地距离一千五百多里,海上的直线距离近千里,可是这一路走来,他们是逆风而行,其实巨舰走过的行程恐怕比岸上还要远,但是他们依然只用十天就走到了,平均每天行程超过两百里,实在是太过惊人。

    以这样的速度航行渤海之上,日夜兼行,可以说没有人能够知道他会在哪里出现,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可能成为他的突破口。再加上他的攻城能力,冀州、幽州、青州处处皆破绽。

    魏霸说,给我青州,不给,我就自取。郭修开始以为是一句恐吓,现在他不这么觉得了。魏霸有足够的实力做到这一点。船行在海面之上,可以用风力,也可以用人力,劳累的是那些水手,搭乘的士卒可以养精蓄锐,无行军之苦,到了任何一个地方,只要顺利登陆,他们就可以立刻投入战斗,这是陆上行进的大军所不能具备的优势。

    以船为家,以船为营,这是一种新型行军方式。正如魏霸用霹雳车齐射的战术改变了攻城战术一样,他用巨舰改变了行军方式,必须引起足够的重视。

    所以郭修没有急着赶往洛阳,而是第一时间的通知夏侯霸。

    夏侯霸现在泰山,郭修很快就见到了他。听完郭修的转述,夏侯霸既紧张,又松了一口气。紧张的是魏霸的实力超出了他的想象,一旦交战,他将全无优势可言。放松的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魏霸还没有决定真正动手,青州不会有真正的危险。当然了,魏霸的话也不能全信。如果他离开兖州,天知道魏霸会不会提前动手。现在能让魏霸忌惮的只有他的骑兵,至少在魏霸招募到足够的胡骑之前如此。

    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夏侯霸对魏霸提出要魏国主动放弃青州、徐州以及半个充州的要求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正常,相反,他觉得魏霸这么做太正常了。用不了几个月,凭他的实力就可以自取,之所以勒索魏国,不过是把损失降到最低而已。

    告辞了夏侯霸,郭修火速赶往洛阳。

    夏侯霸却动起了心思。既然魏霸在短时间内没有对青州发动攻击的计划。何不趁机南下解淮阴之围?说干就干。他立刻点齐五千精骑,火速赶往淮阴。

    ……

    淮阴,马忠和狐忠对坐,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当前的形势。这段时间以来。他们聊得更多的不是战事,而是政事。

    狐忠在李严身为为间多年,被李严发现之后冷藏。李严真是恨透了他,既不处罚他,也不让他辞职,就那么挂着。丞相虽然有心重新安排他,可是在和李严翻脸之前,他也不能无所顾忌。这么一来,狐忠就白白耽误了不少年。

    如果这次不是马忠把他拔出来。又是借着整个巴西人崛起,狐忠不知道哪天才能见天光。

    好在现在的形势对丞相有利,他受的那些苦总算没有白费。

    “照目前的形势看,大将军已经被逼入绝境,除非他能战胜司马懿。攻占并州,否则没有翻身之时了。”狐忠吃着从交州来的果脯,慢腾腾的说道:“只是我想不出丞相怎么解决车骑将军。”

    马忠端坐着,微皱着眉。他这人话不多,和狐笃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是听,而是不是说。

    “叔直,你真的觉得丞相能解决车骑将军吗?”马忠说话的速度比狐忠更慢,仿佛每一个字都是经过仔细思考的。

    “不知道。”狐忠拨拉着盘子里的果脯,忽然觉得没有了胃口。“我只是习惯性的信任丞相,却不怎么去猜想他的办法。因为我根本猜不到。”他沉默了片刻,又道:“就算丞相暂时解决不了魏霸,问题也不大,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诸葛恪和姜维两个人联手,或许能支撑一段时间。”

    马忠笑了笑,没有再说。他对狐忠的分析不以为然,可是他不打算说出来,因为他和狐忠一样,已经被绑上了丞相的战车,没有退路。

    他们没有说当前的战事。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这次出兵就是一次牵制行动,不可能有真正的战事。夏侯威率领三千精骑来援,时刻威胁着他们的后路,再加上下邳、彭城赶来的步卒,双方的兵力相近,他们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

    如果有烈火弹,也许可以解决问题。可是烈火弹掌握在魏霸的手上,他们买不起。现在就是诸葛亮想买都买不到,魏霸要他先把上次欠的债还了再说,诸葛亮哪来的钱还债,只好这么拖着。

    没有烈火弹,就算有霹雳车也无济于事,攻城再一次成为令人望而生畏的战事。既然如此,马忠也好,步骘也罢,都没有兴趣真的去攻淮阴城,大家做做样子就行了,何必枉送性命呢。特别是步骘,他率领的大部分都是自己部曲,当然更不可能去拼命,做无谓的牺牲。

    “将军……”一个亲卫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叫道:“步将军遇袭,请求支援。”

    马忠愣了一下,随即站了起来,一边向外冲,一边说道:“是谁袭击他?夏侯威?”

    “夏侯霸。”

    “夏侯……霸?”马忠后脑勺升起一股凉意。夏侯霸此刻应该在泰山,他既要注意徐州战场,又要注意青州战场,应该分不开身。可是,如果他决定奔袭,那肯定是雷霆一击,绝不会是长期对峙。这种战事偶然性最大,要么不出现,一出现就有可能是胜负手。

    亲卫也说不清楚,立刻把步骘派来的信使带了过来。信使急急忙忙的说了一遍,虽然不够细腻,马忠也大致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

    夏侯霸先袭击的是步骘的辎重队,前锋是夏侯威的三千骑兵。三千骑兵对付三千多押送粮草的步卒,那当然是手到擒来,没什么难度可言。可是步骘也不是什么准备也没有,他接到斥候的急报之后,立刻率领两千骑兵,五千步卒出营支援。

    步骘大概以为只是夏侯威而已,在附近的战场上,只有夏侯威率领的三千骑兵,要想绕到背后袭击辎重队,也只有行动迅速的骑兵可以胜任,大规模的步卒行动必然会暴露行踪,失去偷袭的意思。他没想到,来的的确是全是骑兵,却不仅仅是夏侯威率领的三千骑兵,还有夏侯霸率领的五千精骑。

    夏侯霸要打劫的并不是什么辎重队,真要对付那些辎重,三千骑兵就足够了,他要抓的正是步骘率领的救援人马。

    步骘一出营,就被夏侯霸捉个正着。

    一看到从地平线上冲出来的骑兵,特别是看到了夏侯霸的战旗,步骘立刻意识到了危险。他第一时间派出了求援的信使,然后就地立下了圆阵,与夏侯霸对峙。步骘的反应很及时,应对也很妥当,可惜他出来的时候没有带大型的军械,能够倚仗的只有将士们手中的盾牌和弓弩。面对夏侯霸那五十骑装备了马铠的亲卫骑,弓弩没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没等步骘把圆阵立好,夏侯霸就冲开了一个口子,五千骑兵一涌而入,大肆砍杀。

    马忠大吃一惊,他不敢怠慢,立刻出兵。吸取了步骘的教训,他带上了大型的军械,包括连弩车,对付骑的冲锋,只有手持的弓弩是不够的,这种既能当掩体,又能射击的连弩车才是真正的利器。

    然而,连弩车的加入必然会影响行军速度,等马忠赶到现场的时候,夏侯霸已经在步骘的阵地上蹂躏了一番,扬长而去。步卒的损失并不大,骑兵的损失却不小,夏侯霸重点攻击了步骘仅有的两千骑兵,几乎将两千骑兵斩杀殆尽。

    战场上一片哀鸣,惨不忍睹。

    步骘坐在已经倒毙的战马身上,气喘吁吁,脸色灰败。看到马忠,他扔过来一口战刀。

    战刀丢在马忠的脚下,发出清脆的撞击声。马忠眉头一挑,拿起战刀打量了一番,不由得脱口赞道:“好刀,虽然不及魏家铁作出产的新式战刀,却比我们的刀还要强一点。”

    “夏侯霸的亲卫骑所用的战刀。”步骘的脸色很难看,“一千亲卫骑,全部装备新式战甲、战刀。”

    马忠一愣,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明白了步骘为什么会败得这么快。夏侯霸现在不仅有五十匹装备了马铠的精锐,还有一千装备了新式武器的亲卫骑。这一千骑也许不如那五十骑强悍,却依然是不可小觑的一支力量。

    只是不知道这个技术是魏国自己的,还是从蜀汉窃取的。技术泄露不是稀奇事,以前有过,以后还会有。只不过这究竟是无意中的泄密,还是有人故意泄密,那就说不清了。考虑到魏国的技术力量,以及和魏霸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三种可能都有。

    不管真相是什么,他们被夏侯霸盯上了,遭受重创,却是实实在在的事情。

    马忠和步骘一商量,立刻决定撤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