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63章 强者归来

第963章 强者归来

    三月,南风渐起,魏霸率领四万大军绕过成山角,浩浩荡荡的向沓县挺进。由十四艘巨舰为核心组成的庞大舰队,向青州、幽州宣告了魏神将的归来。

    这个消息以最快的传遍了整个青州,并迅速蔓延至冀州、幽州。

    驻扎在辽西郡的幽州刺史陈泰收到了消息,一面向洛阳汇报,一面与燕王公孙渊联络,希望他能够同意魏军从辽东和青州两个方向进入燕王属地,以便更好的支援燕军,与魏霸作战。

    公孙渊为此很纠结。

    彭城之战后,他过了几年安生ri子。觉得魏霸也不过如此,并不是战无不胜。彭城一战,连老爹魏延都战死了。如今魏霸再一次兵发辽东,气势更盛,已经不是第一次八千人的规模,战船多得数不过来,仅巨舰就有十四艘,这种规模太吓人了。

    公孙渊不知道凭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守住沓县。如果能守住,击败魏霸,不仅可以再一次证明魏霸并非不可战胜,而且能向魏国展示自己的实力。在魏国ri渐虚弱,三面受敌的情况下,他也许可以再做一段时间的燕王。如果让陈泰、王凌等人入进辽东和营州,那就算打败了魏霸,也跟他没什么关系,陈泰、王凌大概是不会再退出去了,他这个燕王从此也别想zi you自在。

    可是,尽管他在沓县做了不少准备工作,他依然没什么信心。如果因为不接受魏军的援军而丢了沓县,对士气的打击也是不小的。

    就在公孙渊的纠结中。魏霸的舰队到达沓县。

    沓县,就是后世的大连市北的金县一带,著名的大连湾现在还没有正式名字,只是因为海湾外的三座小岛而取名三山湾,后来又约定俗成的称为明珠湾。之所以取这么一个名字,一方面是因为这几座岛像海上的明珠,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在这里主持工作的是陆家的陆明朱陆姑娘。

    陆明朱已经从成都辞职,回乡之后,就转战辽东,负责大半个辽东的商业往来。沓县外的这个海湾是往来船只停靠的海湾之一。她经常在这里出现。两年多来。她以过人的jing明得到了众人的认可,这个海湾也就慢慢的变成了明珠湾。

    沓县就是明珠湾的西北。明珠湾北侧向东,有一个伸入海湾的半岛,东西约三十里。南北约十来里。有两座小山。两山之间有一大片平地可以耕种。邓艾就在这里屯田,驻扎有水师步卒三千余人,既负责明朱湾的安全守卫。又负责招揽辽东的流民。

    也就是说,即使魏霸蛰伏在朱崖的时候,对沓县的压力也没有减轻。这几年,邓艾和镇守沓县的燕军交过几次手,虽然没能攻克沓县,但是沓县的守军也不敢轻易出城,沓县以南的这一片海域和陆地其实已经落入邓艾的手中。因为水师的实力差距明显,燕军对营州的控制名存实亡,营州的燕军不得不向青州求援,这也是陈泰要求公孙渊同意王凌正式进入营州的底气所在。

    魏霸的战舰进入明珠湾,见到了阔别已久的邓艾和陆明朱。

    陆明朱曾经与魏霸为敌,不过现在他们已经不是敌人了。陆逊与魏霸是盟友,陆家与魏霸关系密切,她能在明朱湾经营自己的事业,和魏霸的支持也密不可分。

    “陆姑娘辛苦了。”魏霸笑眯眯的说道:“镇北大将军很关心你啊。事业固然重要,生活也要留意,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陆家jing通易学,应该知道孤yin不生,孤阳不长的道理……”

    陆明朱含笑应道:“将军交州蛰伏三年,如宝剑含光,脱咄咄逼人之意,却多了几分温情,现在习惯给人做媒了么?”

    魏霸愣了一下,随即又泰然笑道:“老话说得好,宁挖三座坟,不拆一桩婚,可见撮合婚姻是大善行。我这也是行善积德啊。”

    陆明朱很无语,只得装聋作哑,当没听见,说完了公事就起身告辞。

    “这老姑娘,还是那么傲娇啊。”魏霸捏了捏鼻子,“士载兄,说说你的方略。在这里住了三年,想必对攻打沓县有不少想法。”

    邓艾站了起来,躬陕意:“将军,沓县左依山,右傍海,公孙渊的大将柳毅在此经营了三年,城防很坚固,若可强攻,损失不小,不符合将军复出之威势。”

    魏霸静静的听着,不发表自己的看法。

    邓艾的意思很明确。攻沓县,却不以沓县为唯一目的,而是以沓县为点,以周围三十多里的范围全部纳入了作战区域,北部前锋一直推到北丰县一带。邓艾说,辽东与东夷接壤,公孙度征服高句丽、扶余之后,这些人就成了公孙家的佣兵,一旦攻击辽东,公孙渊必然会发动高句丽人、扶余人来援,甚至鲜卑人、乌桓人都有可能加入。这样一来,以沓县为诱铒,迫使四面八方的人马来就,当然要比攻下沓县之后,四处追逐的好。

    魏霸很满意,邓艾的战略很大气,足见他的眼光高出众人一筹,当初把他从夏侯玄麾下du li出来,让他独领一部,在沓县屯田还是对的。

    得到了魏霸的夸奖,邓艾并没有沾沾自喜,把一个人推到了魏霸面前:“将军,这个战略有仲恭的不少心血,对高句丽、扶余的了解,最初都来自于他在宫里看到的档案。”

    魏霸打量着毋丘俭。三年不见,毋丘俭瘦了,不过眼神更锐利。

    “你还在沓县啊。”魏霸感慨的说道:“我本来以为你会找机会逃回洛阳去的。”

    毋丘俭叹了一口气:“本来是想逃回洛阳去的,后来听说将军没死,所以又留下来了。”

    “哦,我没死,你就不逃了?”

    “将军没死,迟早还会卷土重来,经此一战,只怕其势更烈。我逃回洛阳,就算不再领兵作战,以后也难免再为将军之民。既然如此,又何必再逃。”

    魏霸无声的笑了起来:“有意思,有意思。河东毋丘,果然有点底蕴。”他顿了顿,抬起头,看着毋丘俭:“有没有兴趣独领一部?”

    毋丘俭愣了一下,拱手道:“将军有兴趣,我就有兴趣。”

    魏霸一拍手掌:“士载,从现在开始,他就是你的副将。我给你们两万人,多长时间能拿下沓县?”

    邓艾笑了:“我准备多打一段时间,一直打到没有援兵来为止。”

    魏霸哈哈大笑,站起身来,拍拍邓艾的肩膀:“那好,沓县交给你们两个,我到渤海走一趟,告诉那几位好朋友,我魏霸又回来了。”

    “多谢将军。”邓艾、毋丘俭喜不自胜,躬身领命。魏霸给了他们两万兵,又不限定时间,完全按照他们的战略进行,给了他们充分的zi you,这是任何一个将领都不敢奢望的信任。特别是毋丘俭,他由一个降将一跃而成为邓艾的副将,独领一部,已经不弱于那些拥在巨舰的水师将领。这是对他眼光的认可,也是魏霸对他最后的测试。以前测试的是态度,现在测试的是他的能力。如果能打好这一仗,给魏霸重新归来开一个好头,荣华富贵岂在话下。正如魏霸所说的那样,河东毋丘,将因他而兴。

    将攻打沓县的任务交给了邓艾、毋丘俭之后,魏霸率领两万水师继续西行,进入渤海湾。

    魏霸出兵的消息立刻惊动了青州刺史王凌,王凌不敢怠慢,请田豫立刻率领骑兵三千奔赴东莱。魏霸西行,田豫也在岸上缀着,保持jing戒。

    与此同时,邓艾和毋丘俭大张旗鼓地发动了对沓县的攻势。毋丘俭率领八千步卒,两千骑兵,兵临北丰县,在北丰城墙设下了阻击阵地。邓艾在他的身后设下了第二重阵地,真正的沓县城下反倒没有什么兵力,只有两千多斥候,切断了沓县和外界的所有通道,将沓县封锁起来。

    沓县守将柳毅只来得及传出一封军情紧急的军报,沓县就成了孤城。

    封锁沓县的同时,邓艾又让陆明朱在来往的商旅中发布消息,说车骑将军魏霸率领大军十万,兵临辽东,先取沓县,再取营州,然后将以沓县为基地,向北挺进襄平,攻取整个辽东。

    真真假假的消息迅速涌向襄平,涌入燕王公孙渊的耳朵中。

    公孙渊快疯了。他知道魏霸这次回来肯定要立威,但是他没想到魏霸会有这么大的威。大军十万,这恐怕是个假消息,但是魏霸在攻打沓县的时候还兵分两路,恐怕兵力也不会少到哪儿去。他和太子公孙渊,大将卑衍等人商量以后,觉得攻打沓县的大军至少有三四万人,如果不救,沓县大概支持不了太久。于是,公孙渊发出征召令,命令靠得最近的高句丽出兵救援沓县。

    从魏霸顺江而下,兵临麋岛,公孙渊就知道大战在所难免,早就通知各属国准备出兵。高句丽当然也不例外。高句丽王宫已经准备妥当,就在边境待命,公孙渊的命令一到,宫就率领两万高句丽步骑杀向沓县。

    得知高句丽出兵的消息,毋丘俭大喜,随即移师沓县东,准备迎头痛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