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48章 割不断,理还乱

第948章 割不断,理还乱

    玉门关。

    姜维端坐在案前,看了一眼手中的的帐簿,又瞟了一眼站在面前的男子。这个男子高鼻深目,明显不是汉人,与常见的胡商也不相同,他有一头卷曲的黑发。

    “你去年秋天曾经从此西行吧?”姜维放下了路传,盯着这个胡商,眯起了眼睛,侧着身子靠在案上,左臂扶在案上,右手抚在腿上,靠腰间的刀环非常近。

    这是他jing惕的标志,身边的几个身材高大剽悍的卫士立刻握紧了手中的环刀,向那个胡商围了过来。

    “是的,将军真是个记忆力惊人的人。”那个男子有些紧张,声音中带了些颤抖,可是一口洛阳官话话说得还能听得明白,大概是在洛阳住过多年的。

    “埃拉伽拉卢斯?塞维鲁?”姜维没有说这个罗马人的汉人,而是用略显生硬的大秦语说出了这个人的本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你曾经说过,你不再回来了。”

    罗马人大吃一惊,惊讶的看着姜维。汉人是骄傲的,任何异族人在他们的眼里都是没文化的蛮夷,他们不屑于去学习蛮夷的语言,更习惯于称呼他们的汉名——安向东,他在洛阳住了四五年,也没有一个汉人能称他的罗马名字,眼前这位汉人将军是第一个,更让他不敢相信,他凭借的仅仅是一年前的一次短暂的见面。

    姜维盯着安向东的眼睛,眼中却露出笑意。他做出jing戒的姿态,就是想压迫这个胡人,让他不敢说谎。现在验证了他的猜想,他已经想起这个人是谁了,同时记起的还有那绕口的大秦名字和他显赫的身份。

    安向东是个真正的罗马人,而不是那些中途倒卖汉人丝绸的胡商。他是真正的大秦皇族。他到大汉来,与其说是做生意,不如是说出使——真正的出使,而不是以贡献为名义进行贸易。原本在洛阳过得还算可以,可是后来长安被蜀汉所夺,曹魏也一直没有兴趣和罗马产生什么关系,他就取道回罗马了。

    前年秋天离开的时候,姜维曾经见过他,没想到仅隔一年,他又见到了这个人。

    “为什么去而复返?”

    安向东脸sè一黯:“我回家乡去,是因为觉得你们大汉战乱频繁,又加上思乡ri久,所以才决定回家。可是,我的家乡现在比你们大汉还要乱,到处都在打仗,所以……”

    安向东把大秦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姜维这才知道远在万里之外的大秦和大汉一样,现在也是混战不休,不久前还发生了弑君的事件,皇帝的废立被类似于北军的亲卫军所控制,皇权甚至被拍卖,价高者得。塞维鲁家族已经失去了皇位,安向东生怕被清算,只得再次返回大汉。

    姜维大感好奇,不过他关心的不是这些,而是税收。这个罗马人这次带来的东西明显少了很多,当然不仅是他,来往于西域和长安之间的商队明显不如往年,至少减了三分之一,这严重的影响到了姜维的收入。姜维在这里立足,要拉拢鲜卑人、匈奴人,就要大量的赋税。

    所以,来往胡商的商税,一直是他一手掌管的。

    安向东叹了一口气:“将军,你不知道么,在大秦和大汉之间,新出现了一个叫萨珊的帝国,他们占领了商道,收取重税,很多商人觉得这样无利可图,就改走海道了。”

    “海道?”姜维吃了一惊:“到交州?”

    安向东想了想,点头道:“好像是。”

    姜维有些心乱。他挥了挥手,让安向东离开了。他被魏霸和李严联手从关中赶了出来,在荒凉的敦煌锤炼自己的身心,过得虽然辛苦,却也自在。因为这里基本听不到关于魏霸的消息,他不用再时时刻刻的和魏霸比较,承受来自魏霸的巨大压力。

    可是,他没想到远在敦煌也和魏霸脱离不了关系,魏霸控制的交州正在不知不觉的吸取西域商道的利润,而他还蒙在鼓里。

    姜维回到后院,夫人桥月正指挥着一群胡妇打扫后院,在庭中架起了烤羊的架子。看到姜维进门,她笑着迎了上来,递上一碗水,见姜维的脸sè不好,关切的问道:“将军,怎么了?”

    “哦,没什么。”姜维接过水,一口饮尽,叹了一口气道:“西域之外,又出现了一个什么萨珊帝国,要与我争利。如今胡商为了安全,都走海道了。”

    “想必很远吧。”

    姜维想了想,“胡人说,走道要走大半年,才能到达他的东境。”

    “这么远啊。”桥月吐了吐舌头,没有再问。

    “怎么又要烤羊?”姜维看着烤羊的架子,不解的问道:“有什么事?”

    “有客人来了。”桥月笑嘻嘻的说道。

    桥月话还没有说完,一个中年人从侧院走了进来,老远的就拱手笑道:“伯约,公务真是繁忙啊。”

    姜维看了一眼,大吃一惊,连忙赶上前去行礼。来人正是刘敏,他是蒋琬的表弟,官居扬威将军,此时应该在上邽,和王平在一起,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敦煌?姜维心念一转,顿时喜上心头。刘敏突然出现在这里,大概是丞相终于又想起我来了。

    刘敏和姜维上了堂,感慨的说些路途辛苦,敦煌的风俗民情,又夸桥月有大妇之德,却一直不说正事。姜维也不催促,热情的回应着,仿佛刘敏只是来探亲访友的。

    谈了大半个时辰,刘敏终于言归正传,笑道:“伯约,看来丞相让你到敦煌来,是对的。”

    姜维躬身致意:“丞相深意,维不敢揣测,只是凭着本心,尽力做好自己的事罢了。”

    “嗯,有时候,吃点苦,受点挫折是好的,一路顺风,未必就是好事。”

    姜维不知刘敏想说些什么,不好接话,只是静静的听着。

    “魏霸的事,你知道了吧?”

    姜维点了点头,敦煌虽远,却也是大汉的疆域,成都朝堂的邸报会送到这里,只是时间耗费得比较长,得到的消息会滞后一些罢了。当然了,邸报上写得很简单,只说彭城失利,究竟损失多大,并不太清楚。根据那些简单的文字,姜维也没敢认定魏霸是吃了苦头,只当他是小有挫折,没能像以前一样大获全胜。

    “丞相召他和李严、陆逊到成都议事,李严借口栈道失修,延滞不前,拖了一个月才到成都,魏霸却装聋作哑,说什么使者失踪,没有接到诏书。”刘敏把出发前得到的最新消息告诉了姜维:“现在,丞相派陈孝起远赴交州,yu与魏霸连横,促成陛下亲征,一统天下。魏霸骑兵受挫,只能逞威于海上,这陆上的事情……”

    刘敏笑了笑,指指姜维:“就落在伯约的肩上了。”

    姜维狂喜,他深施一礼:“丞相有令,焉敢不从。什么时候起程?”

    “不急。”刘敏抚着胡须,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要想出征,阻力颇大。丞相还要费些周折,至于伯约,更是一柄利刃,当关键时刻才能出鞘,不可轻易为人所知。”

    刘敏拿出一份诏书:“从现在起,伯约由敦煌太守转金城太守,兼领护羌校尉。”

    姜维点了点头,双手接过诏书,小心翼翼的看了一遍,收入怀中。

    ……

    魏霸站在码头上,双手拱在胸前,身体微微前躬,是后辈迎接前辈的礼节。

    陈震乘坐的大船刚刚靠岸,魏霸就快步迎了上去,象征xing的挽了一下缆绳,然后一步跃上船来,快走到陈震面前,躬身一拜:“同郡小子,见过孝起先生。”

    义阳原属南阳郡,陈震是南阳人,从理论上来说,魏霸和他是同郡。既然如此,那后辈对前辈恭敬一些,也就是应该的。换了平时,也许陈震不会把魏霸当作同郡,就算是魏延在世的时候,陈震也很少和魏家有来往。这一点,就像首都的人看不起边区的人一样,陈震作为南阳人,还是有点骄傲的。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陈震知道自己这次来的任务很重,他不敢因为自己的骄傲而耽误了诸葛亮的大事。既然魏霸主动以后辈礼节相见,他当然要投桃报李。

    “将军,我怎么敢当。”陈震一脸笑容的迎了上来,还了一礼。

    “先生远来辛苦,令小子敬佩。”魏霸笑眯眯的说道:“有什么样的大事,要孝起先生这样的前辈不远万里的赶到朱崖来?一纸诏书,传我至成都便是了。”

    陈震苦笑,心道不是没有诏书,是连人带诏书都被你扔在山沟里了吧。

    “有些话不能写出来,让人转告,又担心辞不达意,只好让我来走一趟了。”陈震打量着魏霸:“将军,莫非是要这里说,说完就让我回转?”

    魏霸一拍额头,笑道:“失礼,失礼,先生快请,先到鄙邑看看风光,尝点野味,然后再说不迟。”

    他说着,热情的把陈震迎上了案,两人一边走一边谈笑风生,看起来亲热无比。陈震也不着急,心情的饱览朱崖岛上的风光,对沿途看到的新奇瓜果树木都要问个明白。魏霸一一作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如今岛上有多少户口?”陈震突然问了一句。

    “在籍的大概有七万户,四十多万人。”魏霸不紧不慢的应了一句:“胜兵者大概十二三万人。”

    陈震吃了一惊:“这么多?”

    “都是些蛮子,平时好狠斗勇,身体好得很。”魏霸耸耸肩,笑道:“不过都是些乌合之众,要想整治成军却费力得很,不像中原的百姓那么温顺听话。没有个三五年时间,上不了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