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43章 息事宁人(加更到,求月票!)

第943章 息事宁人(加更到,求月票!)

    邓艾三人下了战场,踏上了麋岛,不禁被眼前的阵势惊住了。

    这哪里是一座荒岛,这分明是一艘不沉的巨型战舰。

    麋岛上,每隔五十步就有一座大型弩台。弩台上有石砌的屋顶,掩映在草木之中,看不清真面目。可是这三人都是见惯了大阵仗的,仅从弩台的大小规制就可以猜出,那里面装备的肯定是威力最大的十石、二十石守城弩,用的箭都是长矛般的巨箭,射程至少在五百步以上。

    这样的守城弩,理论上说,除了都城之外,装备在任何地方都算逾制,告你一个造反绰绰有余。可是眼见之处,这样的守城弩台随处可见,可想而知,麋岛上的人眼里根本没有朝廷了。

    “你们不怕有人告发?”周胤开了个玩笑。

    “你有没有兴趣去试一试?”来迎接的冯进做出一副狰狞面貌,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试试看能不能有走出这个岛?”

    “我靠!”周胤耸了耸肩,笑道:“你吓我啊。”

    “我不是吓你。”冯进也笑了,耸耸肩道:“其实我是真希望你去告发,然后就好名正言顺的把你沉到海里。这样一来,就省得又要多一个竞争对手了。”

    “什么意思?我和你有什么好竞争的?”

    “你不知道?”冯进做出一副后悔的样子:“很快又有四艘巨舰将要送到麋岛,水师的规模要扩大一倍。车骑将军的意思,大概是要再选一个水师都督。”他瞟了周胤一眼:“你现在知道为什么让你们撤到麋岛上来了吧?”

    周胤倒吸一口凉气,指着自己的鼻子:“我?”

    “当然。”

    “不不不。”周胤连连摇手:“我虽然很想做,可是我知道,士载兄比我更适合统帅大军。我能有一艘巨舰,指挥一两千人就足了。”

    “士载兄另有重任。”冯进拉着他们向岛上走去:“所以只好请你委屈一下了。具体的任务,待会儿自然有人会向你传达,我也只知道一个大概。”

    周胤和邓艾互相看了一眼,都不禁充满了期待。他们跟着冯进登上山坡,来到山顶的小院。迎面就看到了一个身材挺拔的中年男子。周胤不认识。丁奉却一眼认了出来,不禁失声道:“太初先生,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夏侯玄咧了咧嘴:“夷州打完了,准备到辽东试试手段。诸位。来认识一下吧。这位是讨逆将军之子孙绍孙奉先。征夷州时,他身先士卒,功勋卓著。有讨逆将军遗风。这位是他的义兄孙韶孙公礼。孙公礼对你们意见很大啊,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徐州,就这么被你们扔掉了。”

    周胤等人忍俊不住,哈哈大笑。周胤道:“夏侯太初,你不要诬蔑我们,谁的责任,谁心里有数。”

    “行了,算我对不起你们,让你们背负了战败之名。”夏侯玄大笑:“所以,我决定给你们一些补偿。周仲英,你任横海将军,兼领水师副督,半年之内,将拨给你四艘巨舰,组建万人水师的重任,就落在你肩上了。邓士载,你打了败仗,这长沙尉是做不成了,到辽东去戴罪立功吧。在辽东屯田练兵的重任就交给你了,三年时间,两万步骑,有没有问题?”

    邓艾拱手道:“只要前期的钱粮不成问题,那就没有问题。”

    “钱粮的事,只管向麋家叔侄伸手,他们是车骑将军给我们安排的辎重官。”夏侯玄很随意的挥挥手:“说实话,我们现在可能缺不少东西,唯独不缺钱粮。他们叔侄的差事大概是最好做的。”

    众人大笑,坐在一旁的麋芳也笑着点头表示同意。

    “丁承渊,你有训练武卒的经验,所以你的任务就是从各军之中抽调精锐,重建一支精锐部曲,你就是这支部曲的部曲将,有没有问题?”

    丁奉大喜,大声答应。

    “行了,诸位远来辛苦,休息两日,就开始做事吧。”夏侯玄长身而起,朗声道:“诸位,将军对你们期望甚殷,切莫让他失望。须知现在眼红我等的人可不少,若是不做出点成绩来,将来面子上不好看。”

    众人轰然应喏。

    ……

    诸葛亮勃然大怒,血涌上了头,原本苍白的脸色红得吓人,连眼睛都红得要滴血。

    “魏霸这是要造反么?”诸葛亮嘶声道:“交通敌国,内外勾结,将彭城拱手相送,多年的战果毁于一旦,那么多的将士白白牺牲,数不清的钱粮付之东流。他这是拿军国大事当儿戏么?”

    蒋琬等人面面相觑,都知道诸葛亮会生气,可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生气。诸葛亮大发雷霆,谁也不敢吭声。看到他们这副模样,诸葛亮更生气,两手气得发抖,嘴唇也有些颤抖起来。

    他扫视一周,目光落在顾谭的脸上:“子默,你拟一份奏疏,我要弹劾魏霸。”

    顾谭站了起来,拱手施礼:“敢问丞相欲弹劾魏霸何罪?”

    “何罪?”诸葛亮沉下了脸。顾谭这话问得可有些不对劲,他这是想为魏霸说话吗?“子默不知?”

    “谭不知。”顾谭直起了腰,迎着诸葛亮喷着怒火的眼睛,不紧不慢的说道:“车骑将军在湘关丁忧,东线战事已经不归他负责。邓艾等人丢了彭城,就算有罪,也应该由镇东将军负责,为何反要弹劾车骑将军?谭愚钝,请丞相指点。”

    杨仪忍不住了,站起身来,大声斥道:“听你的意思,似乎邓艾等人有没有罪都有待商榷了?”

    “是的。”顾谭也提高了声音,他对诸葛亮表示礼敬,却没有把杨仪放在眼里。他昂头挺胸,目光炯炯,刚才的那一份恭谨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胜败乃兵家常事,世上哪有常胜将军?面对魏军大军压境,我军没有骑兵,心生惧意,举止失当,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就算他们有怯战的事实,那镇东将军救援不及的责任也比他们更重要,降罪于他们,岂不是也要降罪于镇东将军?”

    顾谭转过身,放缓了语气:“丞相,江淮之间,本就是舟马交换之地,魏军不能过大江,我军不能越淮泗,乃是常态。彭城孤悬,救援不便,就连车骑将军当初也因为救援彭城而受挫,何况是镇东将军初来乍到?如今失了彭城,退守广陵,虽说因祸得福,却也军心动摇,此刻再降罪谴责,又有何益?丞相,难道我军此刻还有夺回彭城的实力吗?”

    诸葛亮眯起了眼睛,盯着顾谭。顾谭面不改色,挺立当场。诸葛亮有些意外,在他印象中,丞相府里从来没有人在这种情况下敢和他对峙。不过,他虽然生气,却也听出了顾谭的意思。

    你有证据证明这件事和魏霸有关吗,就因为邓艾等人是魏霸的旧部?恐怕无法服众。现在负责东线战场的是马忠,马忠有救援不及的事实,一旦魏霸不服,反咬一口,马忠也逃不了干系。

    这是从政治得失上来看,从战事本身来看,同样不宜把事情闹大。

    江淮一带,向来就是南北争锋的战场,魏国有骑兵优势,利于长途奔袭,机动性非以步卒为主的汉军所能及。有大江为堑,不擅舟辑的魏军同样无能为力,只好望江兴叹。这是近三十年来的战事证明的结果。周胤、丁奉突入彭城,这才打破了这个常规,可是随后的彭城之战证明,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储备的情况下,这可能未必是一个好事。特别是在骑兵受损严重的情况下,继续坚守彭城,必然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与其如此,不如就此放弃彭城。

    现在,邓艾他们弃城而走,恐怕就是知道长期坚守的不易,主动弃城,顺便给马忠出个难题。马忠如果想重新夺回彭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算攻下来了,也未必守得住。既然如此,不如承认现状,让马忠坚守广陵,反而来得更实际一点。非要斗气,也许正中魏霸下怀。

    就眼前的形势而言,东线的情况其实是常态,之前占据彭城反而是意外。认识到这一点,与其弹劾魏霸,把这件事扩大化,不如将计就计,把注意力放到西线来。先将魏霸搁在一边冷处理,等解决了李严之后,魏霸独木难支,想怎么处理他都可以。

    只要不意气用事,就必须承认顾谭的建议是最好的。比起和魏霸纠缠不清,这么处理更有弹性,更能掌握主动权。事实上,你不弹劾,大家也能清楚这是魏霸搞的鬼,弹劾他却未必能有确凿的证据,一旦魏霸不服,说你是诬陷,反而被动。

    说到底,还是实力问题。魏霸实力不足以掀翻丞相府,所以只能玩些小手段。丞相府虽然拥有天然的道义优势,却因为实力不足,也不足以一举覆灭魏霸,所以必须忍耐一时。等制服了李严,夺回他手中的兵权,拥有了更多的实力,情况自然有所改观。

    诸葛亮沉默良久,缓缓的点了点头:“子默言之有理。只是这件事影响太坏,若不对魏霸加以申诫,怕是难以服众。”

    顾谭躬身一拜:“谭试作一书,再请丞相过目,如何?”

    “如此甚好。”诸葛亮意味深长的瞥了顾谭一眼:“有劳子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