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32章 腾挪

    建兴十二年冬,镇东大将军魏延战死,车骑将军魏霸、荡寇将军魏风护送遗体返回荆州。天子下诏,赠车骑将军印绶,谥曰忠,考虑到其长子魏风、次子魏霸皆先以军功封侯,故以三子魏武嗣爵。

    魏家是义阳人,义阳现在已经划入大汉疆域,自然无须再费周折,魏霸直接把魏延的遗体运回了义阳,然后在义阳住了下来,准备操办丧事。

    魏延本人人缘不好,可是他毕竟是追随先帝的老臣,更重要的是他儿子魏霸现在是威名赫赫的车骑将军,蜀汉朝堂上举足轻重的大将,所以来吊丧的人特别多。魏霸和从成都赶来的主母张夫人商量之后,决定停灵三个月,大肆操办一下,以示哀荣。

    汉人重孝道,丧事本来就够繁杂的,魏霸又有心大操大办,那就更有些收不住了。

    义阳,一时成了魏家的义阳,到处都是和魏家丧事有关的人。

    魏风是嫡长子,魏武嗣了爵,理所当然的成为丧事的主要代表,迎来送往,他们都必须出场。可是最忙的却不是他们,而是魏霸。魏霸除了要配合操办丧事之外,还负有更艰巨的任务。

    继承魏延政治遗产。

    虽然魏延在政治上是个穷鬼,仇人不少,朋友不多,可是烂船还有三斤钉,魏延做了这么多年的重将,多少还是有点人脉的。如今死后哀荣极盛,天子降诏赠谥,原本有一些不太亲近的现在也成了至交,不远千里的赶来吊丧。这是一个广结人脉的机会,当然要好好抓住。

    在很久之前。魏霸就和主母张夫人有过默契。张夫人虽然遗憾自己的儿子魏风被庶子魏霸压过风头,可是她也清楚,魏风着实不是玩政治的材料,要和魏霸争风,只会引起内讧。反被外人钻了空子。与其如此,不如主动让贤,由魏霸来主持魏家,相信以魏霸的性格,自然不会亏待了魏风。

    有了这个默契之后,她才会让习夫人从成都回到襄阳。其后的形势证明,她这个决定是非常英明的。现在魏延战死,魏家家主的位置空了出来,张夫人就主动提出,由魏霸来做魏家的新一任家主。

    家主不是那么好当的,担负着整个家族的重任。外人看到的只有家主的威风,却没几个人看到家主要承担的责任。魏家大小数十口,部曲三千家,涉及到上万人,再加上新朋旧友,至亲故交,头绪之繁忙。绝非魏风那种头脑简单的人所能担任的。

    即使是魏霸也被这些事折腾得疲惫不堪。好在大局还有张夫人掌控,身边有夏侯徽这个才女帮忙,事情总算处理得妥妥贴贴,没出什么纰漏。

    这一日,诸葛恪来到了义阳,拜祭了魏延之后,被人带到了魏霸的书房。

    两人分宾主落坐,诸葛恪仔细的打量了魏霸一眼,很诚恳的说道:“将军,你瘦了。”

    魏霸诧异的看看诸葛恪。沉默片刻道:“家父不幸辞世,事务繁杂,岂能不瘦?”

    诸葛恪叹了一口气。他知道魏霸不待见他,这话是变相的让他有话快说,不要啰嗦。他们原来虽然是敌人。可是一直很谈得来,现在他成了诸葛亮指定的继任者,和魏霸站到了对立面,就没有那么亲近了。可是魏霸现在口气这么生硬,却不是因为他们是敌人,而是魏霸要示强。在实力受损严重的情况下,他更要示强,以打消丞相府的一些想法,正如他当初悍然斩杀王平一样。

    诸葛恪心知肚明,也不点破,开门见山的说道:“我奉丞相之命,与费文伟一起负责谈判事宜,不日即将奔赴许昌。将军可有什么要交待的么?”

    魏霸拱起了手,淡淡的说道:“我现在是丁忧在家,不问国事。既然丞相安排你来,想必一切都安排好了,你就按照丞相要求的去办便是了。”

    诸葛恪坚持道:“将军虽然丁忧在家,可是你还负责东线战场,岂能撒手不管?”

    “东线战场的事,我已经在奏疏上都写得清清楚楚,丞相难道没看到?”

    诸葛恪为难的呲了呲牙:“对将军的建议,丞相有些不解之处,还想和将军商榷一番。”

    “哦?”魏霸貌似疑问的拉长了声音,端起了案上的清茶,静听下文。

    在送上彭城之战报告的时候,魏霸就已经拟好了东线战场的人员安排。彭城一战,他意外受损,原本的计划无法执行,必须做出调整。他把陆逊放在首功,请求朝廷将陆逊由吴将转为汉将,并由颍川移驻徐州,驻彭城,负责东线战场的整体事宜,自己则退回荆州守孝。

    这个方案不仅是他和陆逊互换了位置,而且有另外的功效。

    诸葛亮当初同意陆逊居中路,不仅仅是因为陆逊一直驻守在这一带,主要还是想把陆逊拉拢过来,利用陆逊来隔断魏霸和李严的联系,将来好各个击破。不料陆逊不顾诸葛亮的示好,主动和魏霸亲近,诸葛亮的计划全部落空。

    现在魏霸要让陆逊代替自己坐镇东线战场,其实就是将扬州的好处让给了陆逊,以换取他的继续支持,自己则回到荆州坐镇中路,既可以抓紧时间休养生息,又和李严靠得更近,便于从关中补给战马。将来一时实力恢复,再次出师北伐,他就是中路大军的统帅,李严、陆逊都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诸葛亮岂能容忍这种情况出现。

    “将军,彭城一战,若是司马懿及时跟进,事将奈何?”

    “若司马懿及时跟进,我现在就不能坐在这里和你说话了。”

    “司马懿错失良机,以至于张郃白白战死,彭城失守,曹魏左翼空虚,为何却没有受到惩处?”

    魏霸瞥了诸葛恪一眼,微微一笑:“丞相是怕陆逊成为第二个司马懿?”

    “将军明见。”

    “那依丞相的意思呢?”

    “另择他人负责东线战场,陆逊依然在中线,两面夹持,不让他有坐大的机会。”

    “谁?”

    “马忠。”

    “马忠啊。”魏霸呷了一口茶,沉吟不语。

    马忠是诸葛亮的死党。在诸葛亮执政之前,他的官职是汉昌长。建兴元年五月,诸葛亮开府,召他任门下督,建兴三年正月,诸葛亮准备南征,就先任命他为牂牁太守,其后一直坐镇南中。他当然有能力,能在牂牁那种蛮荒之地做太守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出大纰漏,足以证明他的手段。可是他能在两年不到的时间内升任二千石,却是诸葛亮一手提拔的结果。

    马忠还是巴西郡阆中人的代表。他和曾在李严身边做卧底的狐忠是表兄弟,和刚刚被魏霸斩杀的王平也是同郡知交。巴西郡阆中人在刘备时代曾经显赫一时,黄权就是其中的代表。夷陵一战,阆中人损失太大,一直没能缓过气来。现在,诸葛亮和他们找到了共同利益点,想借阆中人的力量破局了。

    “马忠恐怕没有指挥数万大军的经验吧,骤然上任,是不是合适?”

    “将军所虑甚是。不过,张郃战死,曹魏如今也是力不能攻,正是让马忠熟悉情况的时候,再配以良谋善士,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不知是什么样的良谋善士?”魏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诸葛恪:“元逊兄是不是又技痒了?”

    诸葛恪微微一笑:“我哪有这个本事。这次先去谈判,如果立有微功,准备再到镇北大将军麾下历练几年。”

    镇北大将军是魏霸为陆逊请封的军职,诸葛亮安排诸葛恪到陆逊帐下听令,怎么听都觉得有问题。而且,东线由马忠代替,中路依然交给陆逊,以后慢慢由诸葛恪架空,魏霸干什么?在家丁忧?

    魏霸觉得好笑,但是他没有反驳,反而点了点头:“丞相的建议,也不能说没有道理。不过,一个人的道理终究不够全面,不由再请大将军议一议吧。至于我,就不参与了。你看,我实在是忙得很,把家父的丧事办完之后,只想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

    “将军节哀顺变。”诸葛恪客客气气的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诸葛恪退出书房之后,魏霸又想了好一阵,不禁冷笑。他让人请来了马秉。马秉是马良的儿子,马谡的侄子,这次是代马谡来吊丧的。他的从妹就是诸葛乔的遗孀马氏。

    “你来之前,有没有见过丞相?他身体怎么样?”

    马秉一听就明白了:“丞相虽然每天练习云手,服用参汤,可是公务太忙,身体一直不太好。入秋后,又添了咳血的毛病。黄夫人到处求医问药,都有些病急乱投医了。”

    “原来如此。”魏霸点了点头,打量着马秉,话锋一转:“你父亲去世之后,你好象一直在做骑都尉?”

    “是的。”

    “习惯么,想不想挪个位置?”魏霸笑道:“带兵打仗太凶险,你不怕?”

    马秉笑了起来:“我又不是叔叔那样的将才,哪有带兵的本事,只是一时没有更好的去处,只好领着骑都尉的俸禄混混。”

    “去牂牁做几年太守如何?”

    骑都尉比二千石,是个闲职,牂牁太守二千石,实权在握,两者看起来级别差不多,实际上不可同日而语。马秉听了这句话,不禁大喜,拜服在地。“多谢将军提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