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29章 雄鹰折翼

第929章 雄鹰折翼

    萧山东侧,获水南岸,朝阳升起,照耀在依然在奋勇冲杀的上万骑士身上。

    这场混战已经接近近尾声。

    魏风伏击田豫,夏侯霸随即以优势兵力包围了魏风。魏风顽强冲杀,终于等来了父亲魏延。魏延率领五千生力军加入战场,再次将战局扳平,从乱军之中救出了魏风。

    黑暗之中,夏侯霸看不清魏延的真实情况,生怕有失,不敢全力以赴,慢慢的撤出了战场。

    魏延同样不敢恋战,且战且退,双方渐渐的脱离了接触。

    获水旁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魏延脸色苍白,脸上血流如注。混战中,一枝羽箭射穿了他的脸颊,却被他生生折断。他一直在嘶吼着下达命令,声音原本就有些沙哑,受了伤,身边的武卒居然也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受了伤。直到此刻,才发现他的情况非常不妙。

    魏风不敢怠慢,跳下马,要将魏延从马背上抱下来。魏延没有反对,顺着魏风的手臂,从马上滑了下来,却不肯躺下。他倚在魏风的怀里,拔出腰间的拍髀,在地上写了起来。

    “敌情不明,速与子玉会合。”

    魏风不解的问道:“还有敌人?”

    魏延又写了两个字:秦朗,然后想了想,又写了三个字:司马师。

    魏风杀了一夜,脑子有些糊涂,不知道老爹究竟想说什么。魏延见了,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又在秦朗后面写了三个字:三千骑,在司马师后面写了三个字:一万步。

    魏风恍然大悟。在夏侯霸的后面还有秦朗率领的三千骑兵,司马师统领的一万步卒。他们在夏侯霸之后出发。也许已经到达战场,只是因为夜里搞不清状况,不敢贸然加入战场。现在天已经亮了,他们随时都可能发起攻击。一旦被他们包围,后果不堪设想。

    魏风随即集结人马。经过一夜的厮杀。面对夏侯霸率领的优势兵力,他们损失惨重,只剩下三千多骑,而且体力严重透支,不能再战。

    魏风正准备全军撤退,被魏延拉住了。魏延用手势示意魏风留五百骑给他。其余的自己带走,不要向东,要向西。陆逊在西面,和陆逊会合之后,再一起向东,这样才能保证安全。

    魏风大惊。不肯答应。

    魏延大怒,一脚踢了魏风一个跟头,哑声怒吼:“滚!”

    魏风放声大哭,却不敢违拗魏延的命令,只得给魏延留了五百骑,自己带着两千六百多骑向西前进,同时派人和陆逊联络。

    魏延的决定非常明智。太阳刚刚升起到彭城的城头,秦朗就带着三千余骑赶到了战场,和夏侯霸会合在一起。夏侯霸二话不说,立刻命令秦朗发起进攻。他非常清楚,仗打到这个地步,魏延父子已经无力再战,现在是扩大战果的最后时刻,如果能摧毁魏延、魏风率领的骑兵,对魏霸来说是个不小的挫折。

    秦朗率领骑兵向西冲去,奔出数里。看到了魏延的战旗。

    魏延端坐在马背上,一杆大旗在背后猎猎作响,五百名骑兵在他两侧分开,南侧沿伸到山坡上,北侧延伸到获水旁。被获水拦腰截断,仿佛一只雄鹰,虽然折断了一只翅膀,却依然振翅欲飞。

    看到这稀疏的队形,秦朗意识到魏延想干什么了,他也清楚魏风可能去了什么地方。他心急如焚,举起战刀,厉声长啸:“加速——”

    三千骑卷起一阵风,带着清晨的凉意,扑向魏延。

    雁行阵,穿刺之阵。

    魏延轻踢战马,举起了手中的长矛,缓缓一指,两翼的骑士们开始加速奔驰。在奔驰中,他们渐渐汇成了一道铁流。从南侧山坡上冲下来的骑士借着坡势加速,慢慢的冲在了前面,而北侧的骑士则稍慢一些,大致与魏延平行。他们的阵势就像一只受伤的鹰,倾斜着身子,用没有受伤的翅膀做出了斜向侧击的动作。

    目标:秦朗。

    魏风留给魏延的都是魏家武卒组成的骑兵,他们人人装备一支手弩。手弩的射程不及普通的骑弓,大概只有三四十步,可是手弩装有五支箭,当他们冒着魏军的箭雨,冲到面前齐射的时候,打击力依然不容小觑。

    魏军突前的阵前被密集的箭雨打乱,冲锋阵型一滞。

    两百多魏家武卒像一柄尖刀,一个接一个的冲入魏军的阵型,刀尖直指秦朗所在的位置。

    魏延像一个高明的剑客,虽然左臂已断,身体的平衡都无法保持,却依然剑走偏锋,刺出了必杀的一剑。长剑斜斜的刺入扑击大雁的脖颈与身体的联结处,角度之诡异,力道之精狠,让人瞠目结舌。

    秦朗同样瞠目结舌。他没想到一夜恶战之后,魏延还有这样的战斗力。看着远处那个端坐在马背上的身影,他的心头升起一阵寒意。

    “加速!加速!”危急之下,秦朗爆发出了懦弱的表面下隐藏的血性和豪迈,猛踢战马,再次加速,向魏延冲了过去。

    斜行切入的魏家武卒一个接一个的在他身后冲入魏军阵势。战马相撞,发出一声声巨响,战刀相斫,擦出一串串火星,照亮了双方血红的眼。两百多骑,硬生生的打乱了魏军的冲锋阵型,在秦朗背后留下了一个不小的空档。

    魏延看到了这一幕,他放平了长矛,轻踢马腹。战马突然加速,四蹄几乎腾空,冲出战阵,向秦朗扑了过去。在他的身前,数十名魏家武卒沉默的舞矛跃马,冰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秦朗,让秦朗和他身前的亲卫不寒而栗。

    撞击声连续不断的响起,打破了沉默。

    一个个魏家武卒落马,一个个来自并州的骑士落马。

    魏延和秦朗面前的人影越来越少,越来越少。秦朗看到了满面流血的魏延,魏延也看到了一脸狰狞的秦朗。

    两人同时爆发出一声怒吼。魏延夹紧了长矛,秦朗举起了战刀,侧开了身体。可惜已经迟了,“噗!”长矛落体,洞穿了秦朗的胸口,锋利的矛头从后背刺出,鲜血喷溅。魏延松开了手,露出了不屑的微笑。

    在中矛之前,秦朗劈出了手中的长刀。他侧身,不是为了避让,而是为了使长刀更有力。

    两马交错,长矛入体后的那一刹那,长刀在魏延惊讶的目光中,砍中了他的脖子。

    一矛刺出,魏延已经无力再避,他眼睁睁的看着鲜血从颌下飚出,如箭。他握紧了缰绳,双腿夹紧了马鞍,端坐不动,目光中的不屑变成了赞赏。

    “轰”的一声,秦朗落马。还没等他落地,一名武卒飞身而过,一刀砍下他的首级。

    更多的武卒随着魏延冲入了魏军阵中,大肆砍杀。

    魏军也杀红了眼,暂时放弃了追杀,一拥而上,将魏延等人围在中间,乱砍乱杀。

    ……

    魏风听着远处的战鼓声,泪如雨下,号陶大哭。

    他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回身支援,他知道父亲为什么让他离开。这是魏家最后的骑兵,魏家最后的武卒,如果不能把这些人完好的带回去,魏家就像被打断了脊梁骨,魏霸就像被打断了腿,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站起来。

    这是父亲最后的命令,他必须完成。

    在泪眼朦胧中,魏风看到了陆逊的战旗。

    “请将军率领这些骑兵,赶往彭城。”魏风用手臂擦去脸庞上的眼泪,拱手一拜。

    陆逊摆了摆手,几个亲卫拥了上去,将魏风从马背上拖了下来。魏风大怒,拳打脚踢,如同被激怒的公牛,将陆逊的亲卫打得鼻青眼肿。他大吼道:“陆逊,你想变心吗?”

    陆逊皱了皱眉,更多的亲卫拥了上去,将魏风按倒在地,绑了起来。魏风的武卒亲卫大惊失色,拔出刀,冲上去就要开打,陆逊喝道:“你们想违抗家主魏延的命令吗?”

    魏延二字,让魏风和武卒们一怔。

    “你父亲为什么让你带着人来找我?”陆逊怒视着魏风:“活着,才是你的使命,听懂了没有?”

    魏风身子一软,瘫倒在地,泪水再次涌出了眼眶。

    ……

    战船上,魏霸忽然心如刀铰,脸色煞白,身子一晃。

    “怎么了?”虞汜冲了过来,一把扶住魏霸。

    魏霸用力按着案几,不让自己倒下去。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重新坐稳。因为用力过度,他的太阳穴呯呯乱跳,额头青筋暴起,眼睛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仿佛在流血。他死死的咬着嘴唇,腮帮子绷得紧紧的,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却控制不住心痛。他觉得有一把刀正在刺入他的心脏,在慢慢搅动,将他的心割得支离破裂。

    敦武和魏兴也变了脸色,两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莫名的不安。

    虞汜的脸色也变了,他飞快的掐着手指,最后,他转过头,看着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魏霸,半晌才道:“将军,有大丧,镇东大将军和荡寇将军……必有一人。”

    “那一定是家父!”魏霸摇摇头,泪如泉涌,一字一句的说道:“家父虽然跋扈,却极其疼子,他是不会看着家兄死战,自己躲在安全之处的。”……

    PS:求月票,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