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28章 两败俱伤(加更,求月票!)

第928章 两败俱伤(加更,求月票!)

    张合仅剩下残兵数百,被邓艾和丁奉包围,早就和外面失去了联系。黑暗之中,斥候很难及时打探到什么消息,就算有所发现,在喧嚣的战场上,他们也无法将消息传递给张合。

    更何况,大部分斥候已经逃离了战场。

    他对彭城西的情况一无所知。

    可是夏侯霸收到了田豫的求援,知道田豫被魏风突袭了。在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夏侯霸觉得一股凉意直冲后脑。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魏霸居然安排魏风去伏击田豫,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人能干得出来的事。

    夏侯霸知道张合的计划,也知道此时此刻,他再攻击魏霸也不可能成功。他当机立断,调整了攻击方向,率领主力扑向西北,驰援田豫,同时派出两千精骑突袭邓艾的阵地,接应张合。

    所以,张合的亲卫将看到夏侯霸兵分两路。他大惑不解,张合却很快猜到了夏侯霸这么做的原因,心头掠过一阵惆怅。他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被魏霸看穿,而在细节操作上,魏霸又以极其强悍的手段打破了他的节奏,重新争取到了一点主动权。

    他的计划已经失败,接下来就看夏侯霸能够做出什么样的反应了。

    两千骑狂飚而至,邓艾愤怒已极,却无可奈何。他的部下已经苦战一天,又没有现成的阵地,要想对付两千骑兵的冲杀是不可能的,一不小心,甚至有可能全军覆没。他立刻鸣金收兵,缓缓后撤,无可奈何的看着张合被骑兵救了出去。

    丁奉掷刀于地。仰天长叹。

    获水旁,厮杀正酣。魏风一举得手,扑向了田豫的战阵。田豫猝不及防,却不肯轻易认输,他指挥着麾下的骑士。以冲对冲,抱成一团,极力抵抗,同时向彭城下的张合派出了斥候。事实上,他根本没抱什么希望,张合这时候应该已经全力以赴。不可能再有余力来救他,他本来就是张合指望的援军。他也不知道战场上的具体情况,派出求援的人,只是让麾下的将士还有信心战斗,不至于一战即溃。

    田豫号呼而战,虽然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终究没有被魏风击溃。他背靠获水,勉力支持,心头却是一阵阵的不安。魏霸能安排魏风在此堵截他,自然是看破了张合的计策,如此一来,张合岂不危险?

    当听到骑兵的马蹄汇成的滚滚惊雷时,田豫几乎是喜极而泣。他知道自己赌中了,张合虽然没有力量来救他,可是他等来了夏侯霸。如此数量的骑兵,除了夏侯霸之外,不会再有其他人。

    夏侯霸杀入战场,形势顿时逆转。魏风听到东南方向的马蹄声,知道大事不好,立刻指挥大军撤出战场,重整队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难。田豫怎么能让他轻松的撤出战场,他指挥残部,死死的缠住魏风,等待着夏侯霸的惊天一击。

    魏风损失惨重。在夏侯霸和田豫的夹击之下,三千多骑几乎损失殆尽。战局的逆转激起了魏风的蛮性。他率领由武卒组成的亲卫骑往复冲杀,一次又一次的击破魏军的战阵,将那些被魏军分割包围的部下重新集结起来,与夏侯霸周旋。

    他的悍勇出乎夏侯霸的意外。黑暗之中,夏侯霸也摸不清魏风的底细,不敢放手一搏,只能谨慎的与他周旋,慢慢的消耗着他的实力。

    ……

    彭城下,鏖战了一天的战场终于沉寂下来。张合被骑兵救走之后,邓艾和丁奉终于合兵一处。他们不敢有任何怠慢,立刻将守城所需的军械、粮草送进了彭城。时间紧迫,魏霸来不及清点杀伤,第一时间对战局进行重新部署,他让邓艾和丁奉进城休整,让周胤率部出城列阵,刚刚打通泗水的诸葛温和冯进等人则继续坚守战船,抓紧时间补充石弹和箭矢,准备再战。

    在做这一切的时候,魏霸尽可能的让自己专心致志。他其实不需要如此费心费神,邓艾等人都是有经验的将领,只要将命令发布下去,他们自然会做得妥贴。可是魏霸却一反常态,他每一件事都问得很仔细,几乎和诸葛亮一样事无巨细。

    虞汜、顾承等人有些担心,他们能猜出魏霸为什么会这么做。魏霸真正开始紧张了,他必须要做些什么,让自己不至于发疯。

    彭城下的战斗结束了,可是这场大战还没有结束,彭城西的天空一直被火光照亮,那里还有战斗在继续。魏风在那里,他原本负责阻击田豫来援,可是现在夏侯霸杀了过去,他已经处于绝对的劣势。能不能生还,谁也不知道,魏霸苦战一天一夜,中军尽毁,已经无力支援,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

    魏霸现在是虚弱的,是无力的,他眼看着自己的兄长被数倍的敌人围攻,却无能为力。战至此时,真正建制完整的只剩下周胤的五千人马,邓艾、丁奉都已经不具备再战的能力,而他们要面对的却是上万的骑兵。魏霸已经失去了对战场的控制。

    他只能等,不管结果如何。此时此刻,他如果不找点事情让自己忙碌起来,他会发疯的。

    ……

    张合躺在行军榻上,奄奄一息。军中医匠们割开了他的战甲,剪开了他的战袍,看着那枝射穿了他腹部的羽箭,脸色煞白。受伤之后,张合一直没有停止战斗,哪怕是坐在辎重车上,他也不停的挥舞手臂,下达命令。肌肉和箭杆互相磨动,已经将伤口磨成了一个血洞,原本被张合用拳头压着战袍堵着,现在战袍被拉开,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张合很虚弱,脸色苍白,神智却非常清楚,他静静的听完骑兵将领的报告,慢慢的点了点头。

    他对夏侯霸的决定表示满意。在魏霸识破了他计划的情况下,再强行攻击魏霸已经没有意义,转而攻击魏风,清除魏霸的骑兵,才有可能将战果最大化。以夏侯霸的能力和实力,重创魏风应该是意料之中的事,只是不知道魏延现在在何处,如果能捕捉到他的踪迹,予以重大杀伤,那这一仗打得也算值得。

    不过,他现在和魏霸一样,除了等待,什么也做不了。

    他同样失去了对战场的控制。

    ……

    彭城西的战鼓声忽远忽近,一直没有停歇。

    ……

    司马懿坐在马背上,看着远处沿着被火把点缀成一条项链的山峦,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他迟了一步,陆逊抢在他前面占领了通往彭城的路口,挡住了他的去路。

    司马昭与他并肩,疲惫不堪,连续百里的奔驰让他筋疲力尽。

    “看来彭城的事,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司马懿转过头,打量着司马昭疲惫的脸庞,怜惜的说道:“我们休息吧。”

    司马昭点了点头,他的想法和父亲差不多。陆逊拦在他们前面,他们已经赶不上彭城下的战斗,不管张合是胜也好,是败也罢,都和他们无关了。这多少有些遗憾,不过未尝不是好事。被陆逊拦住,他们就有了不再进兵的理由,将来皇帝陛下问起来,他们也有理由。

    至于张合,恐怕是败多胜少,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一个疑问。

    “此战过后,彭城怕是守不住了。”司马昭拨转马头,缓缓向前行去,他的脸在火把的照耀下明灭不定,显得很阴森。“能不能守住睢阳,对洛阳至关重要。”

    司马懿跟了上去,抚着胡须,淡淡的说道:“不管张合是生是死,他的目的应该能达到。魏延父子的骑兵这次损失肯定不会小,没有足够的骑兵,他们对我大魏的压力要小得多。陛下如果同意谈判,我们多少有点底气。”

    “是啊,可惜这优势也只是一时的。”司马昭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我相信,魏霸可能会暂时放松对青州的企图,全力以赴的攻击辽东。”

    “那不是更好吗?”司马懿笑了一声:“不知道诸葛亮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

    “谁知道呢。”司马昭眯起了眼睛,看着远处渐渐发白的山峦,幽幽的说道:“我担心的倒不是魏霸攻取辽东,我担心他就此韬光养晦。听说诸葛亮又病了,谁知道他还能活几年。”

    “是啊,陛下也病了,不知道还能活几年。”

    司马昭回头看了一眼司马懿,眨了眨眼睛:“他们……不能相提并论吧?”

    “谁知道呢。”司马懿无声的笑了。过了片刻,他又说道:“陛下处处像武皇帝,可是身体却像文皇帝,甚至比文皇帝更不如。文皇帝终究还是一代剑术大家,生子九人,至今尚有五人在世。可是陛下呢,今年已经三十有一,却连一个子嗣都没有,的确有些让人担心啊。”

    司马昭想了想,也笑了起来。子嗣的多寡象征着男人的生命力,而天子的生命力则象征着国运。曹操活了六十六岁,年过六十依然能骑马射猎;曹丕四十而亡,已经有不祥之兆;如今曹睿年过三十,病疴沉重,又无子嗣,似乎象征着魏国的国祚越来越弱,和眼前的形势可不正是相衬。

    和他相比,父亲年过五旬依然能娶妾生子,不得不说,司马氏的前景可比曹氏的前景要光明得多

    PS:加更到,求月票!

    月票形势不妙,落到分类第十了,求月票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