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21章 乱战

    以常理论,魏霸现在立刻退上战船,就可以轻松的脱离险境。当然了,这只是相对于他个人的性命来说。在敌人已经冲到面前的时候,他如果只顾自己的安危撤退,那大军必然遭到毫不留情的屠戮,特别是魏风和他那五千人马会死得干干净净,片甲不留。

    真要是那样,他这一世威名也就全毁了。也许张郃就是要逼他撤退,先夺三军之气,然后再一鼓作气,一战而胜。

    可是不走,他的处境更加危险,甚至有可能战死在这里。五六千步卒要挡住四五千甚至更多的骑兵的冲杀,这不是一个理性的人应该采取的对策。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想,也有可能张郃就希望他不撤,这样他才有机会一击命中。杀了他,大概比杀死一万精锐还有意义。张郃就是赌他爱惜名声,不肯轻易退却,这才会使出看起来成功率并不会太高的战术。

    不管怎么做,都有可能是张郃希望的,或者说,不管怎么做,张郃的目的都达到了。没有好与坏之分,只有坏与更坏。

    “张郃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魏霸叹了一声,揉了揉眉心。

    顾承的脸色已经煞白,刚刚从军不久,就遇到这么危险的局面,他快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将军,还是安全为重,尽快退上战船吧,以战船为营垒,可保万全。”

    “不可。”虞汜断然否决:“两军交战,临阵退缩,乃取死之道。”

    “可是我军实力明显不足,再战下去,不仅无法取胜。而且将军的性命堪忧。”

    虞汜闭上了嘴巴,他也不敢拿魏霸的性命开玩笑。他看着魏霸,眼神中燃烧着火焰。此时此刻,他不像一个精通易学的儒生,更像一个斗志昂扬的战士。

    指挥台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看着魏霸,等待着他的决定。

    “你们说,张郃希望我怎么做?”魏霸反问道,眼睛盯着三百步的阵地。田复已经冲到中军阵前,骑兵们纵马冲锋,不断冲击着中军大营。如果中军不是跟着魏霸征战多年的精锐战士。如果不是这些人临危不断,不等命令下达,很自然的摆出了长矛阵,肩并肩的挤在一起,用密集阵型来阻挡骑兵冲杀,恐怕田复现在已经冲破了中军的阵势。

    尽管受到了强有力的阻击。也没有影响田复的斗志。他的目光越过了四五百步的距离,锁定了中军指挥台上的魏霸。他冷静而残酷的下达着命令,催逼着骑士们持续不断的冲击。

    长矛刺入战马的身体,战马庞大的身躯带着巨大的冲击力,撞断了长矛,撞得手持长矛的战士横飞而起,口吐鲜血。马背上的骑士嘶吼着。刺出长矛,然后又被别人刺中,砍杀。一个又一个的汉军步卒冲了上去,奋不顾身的砍杀,用自己的血肉之躯延缓战马的速度,将骑士从马背上拽下来,乱刀砍死。

    到处是喊杀声,到处是惨叫声,到处是鲜血,到处是尸体。

    阵线摇摇欲晃。缓慢而不可抵挡的向东前进。西方的天空下,骑兵往来冲杀的烟尘遮天蔽日,根本分不清敌我,激昂的战鼓声交织在一起,难分彼此。

    指挥台上的虞汜等人面无血色。有的强作镇静,有的却已经两腿打颤,即使是身经百战的武将,此时也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面对魏霸的那个疑问,没有人能做出回答。此时此刻,没有人有这样的心境来考虑张郃在想什么。在他们看来,张郃想的很简单,就是杀死魏霸。

    “你们一定要站在张郃的角度想想,他希望我们怎么做?”魏霸嘴角一歪,笑道:“只有如此,我们才能让他无法如愿。如果按照他的步骤走,那我们就没有一点机会。”

    他的目光扫过虞汜等人的面庞,笑容也带了几分讥讽。他一边说着,一边下达了几个命令。

    “命令,王双坚守阵地,不准移动。”

    “命令,冯进做好战斗准备,放下跳板,接应人员上船,小心东部来敌。”

    “命令,诸葛温向前突进,清除水中的障碍,向彭城靠拢。”

    “命令,魏风率部脱离战场,向西南方向转移。”

    “命令,邓艾继续攻击前进。”

    “命令,周胤守城,丁奉出城夹击张郃。”

    “……”

    一连串的命令看得虞汜等人眼花缭乱,他们虽然紧张,却还看得出来魏霸没有撤退的意思,他甚至还让诸葛温清除张郃设在泗水中的障碍,继续向彭城靠拢。在张郃全力攻击他的中军时,他不仅不下令邓艾回援,还让邓艾继续攻击。

    这是要以命搏命么?

    “你们先退回战船上去。”魏霸从魏兴手中接过头盔,戴在头上,系好颌带,又试了试腰间的战刀,笑着对虞汜等人说道:“那里安静,你们可以静下来的思考问题。”

    “将军意欲何往?”虞汜眼神紧缩,向前一步。

    “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呆着。”魏霸跺了跺脚,笑道:“你放心好了,我不是小霸王,不会轻易上阵搏杀的。我只是想再看看,看看张郃下面会怎么做,有没有什么新鲜花样。”

    虞汜松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对顾承和张祗说道:“你们立刻退上战船,小心安全。”

    “你也去。”

    虞汜摇摇头,拒绝了魏霸的命令,他笑了笑,伸手举过一柄长矛,双手一抖,矛头颤出五朵大花。魏霸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看不出这个书生居然使得一手好矛,臂力也不错。就这一下,水平不比他差啊。

    “家传的。”虞汜拄着长矛,站在魏霸身后:“如果有必要,我不比一个武卒差。”

    魏霸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

    张郃坐在山坡上,双目微合,侧听着战场上的声音。他的手抚着膝盖,轻轻的拍打着,似乎在打拍子,应和战事的节奏。

    他身边只有几个大戟士,没有什么将领,能派出去的将领,他都派出去了。应该做的安排,他都安排好了。接下来,就看各个战场能不能按照他的预想发展,魏霸会不会被他打乱节奏,做出错误的判断。

    他从来没有指望以田复和张雄的一万精骑击杀魏霸,如果换了普通人,这个目标并不难,可是对手是魏霸,他不敢如此奢望。

    所以,他给魏霸准备了一份更大的礼物,就看魏霸给不给他机会。

    当然了,不管魏霸给不给机会,他都没有退路了。魏霸如果误判了,他可以轻松些,成功的机率更高些。万一魏霸没有误判,他同样会以最强悍的手段发起攻击,不惜一切代价毁掉魏霸,毁掉他的斗志,毁掉他的实力,甚至于毁掉他的性命。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张郃不惜付出自己的性命。

    在他看来,杀死魏霸,就算不能力挽狂澜,也能为大魏多争取几年时间。

    “将军,魏风正在撤出战场。”

    “魏霸呢?”

    “魏霸还在陆营,不过,水师正在靠岸,看样子,魏霸正准备撤上战船。”

    “嗯,很好。田复如何?”

    “田将军损失不小,已经失去了速度。”

    “让他下马步战,不到最后一人,不准后撤一步。”

    传令兵犹豫了一下,应了一声:“喏。”

    “命令张雄放弃魏风,准备攻击魏霸的中军。”

    “喏。”

    一道道命令传了下去,张郃始终没有睁开眼睛,他低着头,倾听着战场上的声音,又似乎在倾听自己的心声。

    他的心跳很慢,很有力。

    ……

    彭城西五十里,夏侯霸端坐在马背上,目光炯炯的看着司马师:“以萧山为阵,阻挡陆逊一天,能不能做到?”

    司马师淡淡的说道:“我尽力。”

    “不是尽力,而是必须完成任务。”夏侯霸沉下了脸,厉声喝道:“十二个时辰,少一刻钟,以军法从事。”

    司马师沉默不语,面色平静。不知道他是根本不把夏侯霸放在眼里,还是觉得这个任务其实没什么难度。夏侯霸愤怒的瞪了他一眼,转头对秦朗说道:“我给你留五千人,什么也不用干,缀着魏延,十二个时辰之内,不让他靠近彭城战场就行。必要的时候,连你自己都可以死。”

    秦朗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夏侯霸又看了司马师一眼,放缓了口气:“子元,杀死魏霸,既是为国解忧,也是为君家父子雪耻,万望以国事为重。”

    司马师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声,拱拱手道:“将军保重。”便拨转马头离去,把夏侯霸晾在那里。

    夏侯霸气得用力挥了挥马鞭,忧心冲冲的看看司马师的背景,叹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秦朗:“元明,我走了。”

    “你小心些。”

    “你也小心些。”夏侯霸再次拱手,轻踢马腹,催马离开。很快,一万精骑脱离了队伍,开始向彭城方向奔驰。紧接着,秦朗也率领三千多骑离开了队伍,向东南方向进发。司马师则率令一万余步卒,继续向前,赶到萧山立阵,准备在这里拦截陆逊,阻止他支援魏霸……

    PS:感谢书友雨家的万点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