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19章 无字钱

    没有人能真正的算无遗策。

    两军对垒,如果强弱悬殊,那弱者除了智取之外,别无他途,否则只能被对手顺理成章的碾压成泥。对于强者来说,不管对手使出什么样的计策,他只要不疏忽大意,落入对方的算计之中,不犯低级错误,就不会出现逆转这种事,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危险。

    可是,如果双方实力相近,而且都是非常高明的人,那情况就不一样了。一旦被对方抓住破绽,或者没能觉察对手布下的陷阱,就完全有可能遭受重大损失。

    张郃要重夺彭城,魏霸要保住彭城,双方都没有退路。兵力相近,两人都是以奇变著称的名将,只要稍有疏忽,被对方掌握了主动,那就是一个覆败之局。对于两国来说,可能意味着彭城的得失,对于他们个人来说,也许就意味着一个大胜或者惨败,甚至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这种情况下,魏霸猜不透张郃的用意,对他的心境影响有多大,可想而知。

    张郃横亘在他和彭城之间,像一座不可逾越的山。

    张郃的计划横亘在他的心里,像一潭看不到底的水。

    怎么看,张郃的计划都像是破釜沉舟——说得难听一点叫破罐子破摔,可是魏霸不愿意接受这种看起来合理,实则不合理的推断。在他看来,张郃不可能是破罐子破摔的人。当初在陇右,他看起来也没什么希望。最后不是一样抓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击败了马谡。将诸葛亮推到了尴尬的境地?

    这样的人,只要活着,就没有失败。

    两天的战斗激烈而平淡如水,汉军在邓艾的指挥下稳步推进,一切按计划进行。如果明天依然如此,那么最多两天之后,邓艾就可以凿通张郃的大营,将粮草和军械送入彭城。

    张郃依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顽强的抵抗,想尽一切办法克服军械上的不利,阵地在慢慢收缩,却没有撤退的迹象。普通人觉得他是在挣扎,魏霸却觉得他像是毒蛇在盘踞起来,准备发出雷霆一击。

    魏霸与诸将商量了很久,也没想出有什么办法。不过。谁都看得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战局将变得越来越复杂,有可能演变成一场规模宏大的决战。这不是目前的魏霸希望的结果,要想避免这种情况,减小伤亡。最好在夏侯霸等人赶到之前解决战斗。

    魏霸沉思半夜,接受了这个建议。

    第三天清晨,魏霸派人给陆逊送出消息,让他密切注意夏侯霸的动向,同时下令邓艾加快攻击速度。与周胤里外夹击,力争在一天内打通张郃的阵地。结束战斗。

    战鼓声在战场上空炸响,邓艾指挥部下,将霹雳车、连弩车尽可能的前移,对经过两天互相攻击,远程打击能力已经大大减弱的魏军发起了最猛烈的攻击。拦在邓艾面前的是一万余步卒,这些人虽然数量不少,但是大多是彭城附近的郡卒,战斗力都不是很强,面对以荆州诸蛮组成的汉军步卒,他们打得很艰苦,完全处于守势,没有多少还手之力。

    攻击半天,邓艾将阵地向前推进了三百步,再往前三百步,他就能凿通张郃的阵地,完成任务,取得阶段性的胜利。彭城已经在望,挡在他面前的魏军士气低落,看起来不堪一击。

    战场暂时安静下来,双方都抓紧时间吃饭,谁都知道,下午的战斗至关重要,很多人可能没有机会吃晚饭了。

    彭城上的士气也开始高涨起来,周胤、丁奉分工合作,一个守城,一个准备出城,与邓艾一起夹击张郃,加快破阵速度。

    丁奉有些兴奋,叉着腰,看着城外隐约可见的汉军战旗,笑道:“仲英,你知道不,邓士载和你一样,是少主看中的人之一。少主眼界很高,一般来说,没什么人能入他的眼。你和士载是为数不多的两个,也可能是仅有的两个。你看,他的攻击多犀利。”

    周胤没丁奉那么兴奋,他的目光落在张郃的阵地上,随口应道:“这种仗,谁都能打,他领的是精锐,张郃用的是普通郡兵,双方的战力本来就不在一个层次上。再加上军械的差距,打成这样,最多也就是中规中矩吧。”

    “哟,这么说,要是你周仲英指挥,能打得更好?”

    “那倒也不至于。”周胤摇摇头:“这种阵地战,本来就看不出什么水平高低,只要不犯浑,双方拼的就是实力。”他指了指张郃的阵地,眉头微蹙。“我倒是觉得,张郃好像在等待什么,他太镇静了。如果一直这么打下去,我看不出他有什么成功的可能。”

    “他本来就没什么成功的可能。”丁奉不屑一顾:“你别忘了,建兴九年在陇右,他最后没能攻取上邽,就是败在我家少主的手上。当时我家少主还只是一个丞相府参军,时隔五年,我家少主已经和他一样是车骑将军,他哪里还有胜利的机会。”

    周胤瞥了丁奉一眼,歪了歪嘴:“本事和官职有什么关系,谁说官越大,本事就越大?照这么说,少主的用兵能力还不如李严了?”

    丁奉嘿嘿一笑,不与周胤争辩,他知道周胤有些不服魏霸。

    “打到现在,张郃一直没有动用骑兵,他究竟在等什么?”周胤一手抱在胸前,一手托着下巴,沉吟道。

    “出骑兵又有什么用,你以为荡寇将军是在那儿玩呢?”

    “荡寇将军只有五千骑,张郃可有万骑。”周胤闭上了眼睛,眼皮突然跳了两下,猛的睁开眼睛,低声骂了一句:“靠,不会吧。”

    “怎么了?”丁奉连忙问道。

    周胤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不知怎么的,我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张郃……”

    听了周胤的解释,丁奉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两人互相看看,不约而同的摇摇头:“不太可能,不太可能,这个机会实在太小了。”可是他们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出了浓浓的担忧。

    ……

    张郃静静的看着面前的酒杯,抬起头,目光扫过田复、张雄等人,一字一句的说道:“诸君,彭城的得失,我大魏的国运,尽在今日一战,请诸位满饮此杯。若能大败贼寇,斩杀魏霸,再与诸君痛饮。”

    “喏。”众将轰然应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多谢诸君。”张郃长身而起,拱手环顾:“就此别过。”

    “将军保重!”诸位躬身领命,鱼贯出帐。

    田复大踏步的出了营,与张雄并肩而行。他偏着头,笑了笑:“赌一个?”

    张雄哈哈一笑:“字!”

    田复掏出一枚五铢钱,往空中一抛,五铢钱在空中打着滚,又落回他的手中。张雄看了一眼,唾了一口:“你小子做弊吧,怎么每次都是你赢?”

    “愿赌服输。”田复哈哈大笑,走到战马前,翻身上马,曲指一弹,五铢钱向张雄飞了过来。“留着作个纪念。”说完,拨转马头,飞驰而去。

    张雄接住钱,翻来覆去的看了两遍,不禁“咦”了一声,恍然大悟,笑骂道:“这个田锦江,看起来老实,原来却是个大滑头。怪不得老子一直输,这枚钱根本就没字啊。”

    仿佛听到了张雄的抱怨声,田复快意的笑声从远处传来,他扯着嗓子,唱起了那首离别歌,跟在他身后的亲卫们也都是家乡来的燕人,对这首离别歌非常熟悉,也一起跟着大声哼唱。歌声慷慨悲壮,闻之若有金鼓之声。

    骑兵大营在彭城以西的一座小山坡上,离战场有六七里,既保持对大军侧翼的保护,又有足够的冲锋距离。田复回到自己的大营,五千精骑已经准备妥当,骑士们站在战马旁,一手持矛,一手挽缰,静静的看着田复。

    田复勒住缰绳,满意的打量了一下麾下的将士。他拔出腰间的长刀,缓缓指向东南方向,厉声长啸:“死战!”

    “死战!”五千将士齐声怒吼。

    田复轻踢战马,在阵前奔驰,再次怒吼:“死战!”

    “死战,死战!”骑士们吼声如雷,翻身上马,紧握手中的武器,高举向天。

    田复在阵前奔驰了一个来回,拨转马头,向东南方向奔去。

    一千亲卫营紧紧跟上。

    左右两侧的千人队加快速度,从田复身边掠过,如雄鹰展开双翅。

    五千骑慢慢启动,平地卷起一声惊雷,向五里外的魏风阵地冲了过去。

    就近监视的汉军斥候像是受了惊吓的兔子,纷纷从藏身之处跳了出来,翻身上马,向大营方向狂奔。

    田复端坐在马背上,双目微阖,感受着越来越劲的寒风,不动如山。

    ……

    正在吃饭的魏风接到了斥候的报告,扔下碗筷,翻身上马,拔刀出鞘,兴奋的吼叫起来。

    “准备战斗——”

    就在阵前吃饭的骑士们纷纷上马,拔出武器。他们的阵型就是随时准备冲锋的阵型,此时此刻,得知敌人在迅速接近,他们没有任何迟疑,立刻催动战马,开始加速。

    亲卫骑护着魏风,卷起一阵旋风,向越来越近的魏军迎了上去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