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14章 好手段

    正如魏霸所说,他和张合现在是麻杆打狼,两头害怕。

    张合生怕他的骑兵装备了马铠,不敢轻易出动轻骑突袭,只能和步卒相互依托,守在彭城之下,坐等魏霸去解彭城之围。这样一来,他等于是放弃了骑兵的机动能力,以守代攻,守株待兔。万一魏霸的骑兵凶悍,他还可以借助步卒进行防守,减少伤亡。

    魏霸同样很紧张。曹睿想干什么,他非常清楚。要想在谈判席上取得优势,就必须先在战场上取得优势,至少不能让曹睿占了上风。彭城必须救,如果坐视周胤、丁奉以及他们麾下的那一万步卒被张合困死,那他这个神将的威名也就算到头了。可是他又不能轻率的去救,因为他的兵力不足,特别是没有足够的骑兵,无法正面硬撼张合的一万五千步骑。

    更何况在泰山、鲁国一带,还有王凌、田豫的人马随时可能驰援。

    要想支援周胤、丁奉,就必须把粮草和军械送进彭城,就必须打破张合的封锁,还要全身而退。归根到底一句话,他需要更多的大军。

    他现在还能调动的大军就是荆州的人马,最方便的是驻守在长沙的邓艾所部。可是邓艾只能调动一万余人,还远远不够。

    如果夏侯玄和孙韶建功归来,那他就有了足够的人手。夏侯玄和孙韶总共有近两万人马,就算征讨夷州的时候有一些损失,应该还有一万人以上。他们一旦加入战斗,不仅可以弥补兵力不足的缺陷,还可以增强声势,在心理上取得一定的优势。

    顾承带来这个消息,自然是深知其中奥妙。魏霸在高兴的同时,又不禁感慨世家子弟的见识的确不是一般人可比。鸡窝里也许会飞出一两只金凤凰,可是从长远角度来看,要论人才的总体质量和数量,世家子弟还是有优势的。

    所以曹家三代和世家斗,最后败了;孙权兄弟和世家斗,也没什么好结果;诸葛亮和世家斗,现在众叛亲离。司马懿父子倒是利用世家的力量建立了晋朝,可是后来同样没什么好结果,大权旁落,王与马,共天下。

    归根到底一句话,世家不仅掌握着大量的物质资源,他们更掌握着智力资源。和世家硬碰硬,又怎么可能讨得了好去。对这样的一座大山,只能慢慢的掏空,却不能企图一下子搬走,否则必然会遭到世家的反扑。

    “子直有何妙计?”魏霸改了称号,算是把顾承真正纳入自己的体系。

    “这支大军远征海外,海战、陆战皆擅,自是一支劲旅。泗水狭窄,怕是不能发挥他们的全部威力,以承愚见,不若让他们远征渤海。”

    魏霸看看虞汜和张祗:“你们觉得如何?”

    虞汜和张祗互相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将军,此计甚妙。”

    “那就依计行事,派人去迎夏侯玄和孙韶,让他们不要靠岸,直接到麋岛休整,然后去渤海吧。”

    “喏。”

    ……

    麋岛,麋芳坐在一个背风的巨石上,看着远处波光粼粼的海面,惬意非凡。

    朐县海外的这个岛,现在正式命名为麋岛,等于魏霸提前将这个岛封给了麋家,成了麋家的私产。这一点让麋芳非常满意。魏霸的封邑现在是朱崖岛,人口虽然只相当于两三个县,地盘却远远不止,实际上魏霸已经接近王爵。麋岛不能和朱崖相比,可是比起常见的县侯、亭侯来说,这个岛作为食邑还是很丰厚的。

    麋芳对麋威的投资眼光很满意,依稀看到了麋家重新崛起的曙光。

    作为备受排挤,最后甚至沦落为降将的麋芳,对今天的一切非常满意,即使魏霸身边的虞汜和他父亲虞翻一样,眼神中总免不了一丝鄙夷,他依然泰然自若。

    你虞家硬气,现在不是也跑来侍奉魏霸?论先来后到,麋威抢在你前面,论魏霸的信任,你虞汜更不能和麋威相提并论,又有什么好得意的呢。

    “家主,将军有信来了。”一个老仆走了上来,双手递上一封信。

    麋芳没有立刻接过来,他先用丝帕将双手擦干净,这才接过信,小心的用书刀裁开信囊,取出里面淡黄色的信笺,认认真真的读了一遍,随即一抹笑容从眼角绽放。

    “通知少主,又有大生意要做了。”

    “喏。”老仆退了下去。

    麋芳背着手,看着南方的海平面,感慨万千。夷州来的珍宝啊,这得多大的利润?麋威,这次一定要好好的筹备一下,争取把冀州、青州搅得天翻地覆,为车骑将军分忧。嗯,我也不能闲着,我得再去一趟泰山,拜访一下羊发。

    ……

    一匹快马,冲进了长安城。

    李严刚刚午睡了片刻,就被李丰叫醒了。他有些恼怒,不过李丰说了一句话,他立刻转怒为喜。

    “车骑将军魏霸,吴辅国将军陆逊,联名请大将军出兵。”

    李严翻身坐起,一把抢过李丰手中的信,反复看了两遍,无声的笑了起来:“竖子,好手段。”

    李丰站在床边,看着面带笑容,眼角却在不停跳动的父亲,心中惊惧不安。他说魏霸好手段,魏霸究竟有什么手段值得称道?魏霸现在兵力分散,连彭城之围都解不了,陆逊被夏侯霸等人缠住,无奈之下,只能向关中求援,这都衰到家了,还是好手段?

    李严瞪了李丰一眼,心中失望,却又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道:“陆逊是何等样人,丞相能任他为中路大军的统帅,自然是看中了他的能力,又因为他的胞弟陆瑁在成都为官,希望能让陆逊立功,与我和魏霸抗衡。可是现在,陆逊居然与魏霸共进退,自然是魏霸的胜利。此乃好手段之一也。”

    “魏霸、陆逊共有大军五万余,就算有所不敌,还有三到四万大军可以调动,陈到、邓艾都没有参战,靳东流更是远在桂阳,且以魏霸、陆逊二人之力,他们真的需要向我求援吗?非也,这是给我机会,让我一起立功,共同对付丞相的意思。他们将魏军主力吸引在彭城一带,孟达出兵,可轻易杀入陈留、洛阳,震动曹魏京畿,我若有意,也可以挥师东进,直逼洛阳,为犄角之势。示好于我,示威于丞相,此乃好手段之二也。”

    “欲伸先屈,欲进先退,魏霸驻留彭城,陆逊退守谯郡,两人未大动干戈,就拖住了曹魏的主力,让曹睿想以战迫和的想法落空,又为反击让出了空间,不战而胜,此乃好手段之三也。”

    “以一武人而动世家之心,以万余兵力而制数万之众,以不战而取战胜之功,足可见魏霸用兵、权谋皆已出神入化,有举重若轻之妙。”李严感慨的长叹一声:“我儿,你要好好品味魏霸的一举一动,此中有真意啊。观其为人为事,如观高手布局,招招精妙而又不露痕迹,正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不得不让人佩服啊。”

    “父亲高明。”李丰有些郁闷的恭维了一句。

    “我高明有个屁用,你高明才有意义。”李严嘟囔了一句,起身在屋内来回转了两圈:“你觉得,我们该出兵吗?”

    李丰皱起眉头,冥思苦想了片刻,摇头道:“我觉得不宜出兵。关中好容易才获得了一些喘息机会,有了些积储,一旦出兵,恐怕又会消耗一空。”

    “你说得没错,可是,不能出兵,不代表我们不应该出兵。”李严冷冷一笑,回头看了莫名其妙的李丰一眼:“你先不要说,等法邈来,看他如何出计。”

    “喏。”李丰心领神会,派人去请法邈。

    法邈来了之后,略作思索,便道:“关中刚刚获得了难得的休整,民心初定,这时候出兵的确不妥。不过,不妨利用这个机会向朝廷索要一些钱粮,再者,派人去洛阳看看形势,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李严笑了起来,和李丰交换了一个眼神。李丰惭愧不已。他觉得思路真的有些跟不上,如果不是父亲事先和他说过这其中的妙处,他现在根本无法理解法邈的用意,说不定还要出言反驳。现在,他一副赞同的模样,法邈肯定会以为他举一反三,深知其中之妙,又哪里知道这是父亲事先解释过的呢。

    “伯远所言甚妙,那就请你执笔,请丞相府多拨一些钱粮给我吧。”李严长叹一声:“丞相欠了一大笔债,回成都继续做丞相去了,我这个大将军现在日子过得可真是紧啊。他不能见死不救,总得帮点忙是不是?至于新安那里,我也应该去看看了,霍弋坚守新安这么久,也应该让他休息休息了。”

    法邈也笑了。李严想浑水摸鱼,用魏霸等人造成的势给诸葛亮出难题,借着这个机会收回新安的兵权,就和之前把王平赶走一样,实际上都是借势的招数。

    诸葛亮回到了成都,重新控制了天子,对关中的控制力必然下降。在魏霸出手,解除了曹魏出兵关中的危险之后,李严逐步缓过手来,开始清除诸葛亮布在关中的棋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