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11章 兵不厌诈

第911章 兵不厌诈

    “现在是麻杆打狼,两头怕啊。”魏霸看着地图上的兵力部署,感慨的吁了一口气。

    “正如将军所说,论兵力,双方都差不多。”虞汜笑道:“仅以目前所知的兵力而言,其实魏军的实力还要略强一些,我们的骑兵数是不足,只能以兵卒的数量来弥补。不过,除了兵力之外,我们还要考虑一下双方的心理。在这方面,其实我们更占优势。”

    “优势嘛,的确是有一点。可是,打仗打到最后,还是较量实力,如果心理优势不能转化为真正的实力,那就不能称之为真正的优势。”魏霸摆摆手,接着说道:“司马懿也好,张郃也罢,都是久经战阵的老将,他们能够很好的掌控将士们的心理,不会让这点心理优势左右战局的。”

    “将军的担心,不能说没有道理。”虞汜摇摇头,不同意魏霸的看法:“普通的优势,也许不能对他们产生影响,可是有些优势,却不可能一点作用都没有。”

    “就目前而言,我看不出有什么明显的优势。”魏霸回到地图前,打量着整个战场:“这一战最大的可能是两败俱伤。与其如此,不如不打。”

    “将军要退回东海?”

    魏霸皱起了眉,有些为难。他刚刚接到了王凌、田豫正在赶往彭城的消息,这让他的信心产生了动摇。田豫有三千精骑,王凌大概有近万的步卒,两人的兵力再加上张郃的人马,总数接近三万,而且有八千骑兵。而他只有千余亲卫骑,就算有马铠,也无法面对如此优势的兵力。

    在他看来,正面决战的时机还不成熟,最好的方案是让陆逊救出周胤,放弃彭城。或者打破张郃的包围。把粮食、军械送到彭城里面,让周胤、丁奉继续坚守彭城,牵制魏军。如果张郃要强攻彭城,那就等他久攻不下的时候再反击。那样的话,或许还有一些机会。

    总之一句话。在马铠没有全面装备之前。在没有足够的优势之前,与魏军贸然决战是不理智的。那样的话,他的损失会很大。陆逊的损失也会很大,最后受益的是诸葛亮和李严。

    虞汜不同意魏霸的意见,他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首先,我军没有足够的优势,可是魏军同样没有足够的优势,在这种时候,谁先让步,谁就弱了气势。士气一弱,会让战斗力大打折扣。进一步拉大差距,有可能形成崩溃之势。前面花了那多精力蓄起来的势也会一泄千里,再想把曹睿逼到谈判席上,不知道又要花多少心思。坚持住,也许机会就在前头。

    其次,控制彭城。就是夺取了徐州,有可能从南侧威胁青州。特别是徐州的意义重大,江东群臣中,淮泗系的文武是一个重要的派系,张昭、步骘等人都是淮泗人。一旦控制了徐州。利用这些人的影响力,很快就能在徐州站稳脚跟,并且能进一步分化吴国的执政根基。如果张昭、步骘这样的重臣返回家乡,那是什么样的影响?

    最后,周胤、丁奉率领的将士有一半是蛮夷,他们是出于对将军神将的赫赫威名才来投军的,还有一半是江东士家的部曲,他们是陆家、张家支持将军的实际行动,如果让他们长期被困彭城,那他们还会相信将军吗?

    听完了虞汜的分析,魏霸也有些无奈,装神弄鬼这种事,一不小心就会把自己绕进去,现在看来,他享受完了福利,现在该付出代价了。

    “世洪以为,现在当如何处置为好?”

    “继续前进,保持速度。”虞汜摸着下巴,沉吟片刻:“请陆将军调朱然等将支援,让尊父兄率精骑待命,静待其变。我军越是镇定,魏军越是不安,拖的时间越长,对我军越有利。”他笑了笑:“将军在辽东播下的那些种子,总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发芽。江东的,也同样如此。”

    魏霸笑了起来,颌首表示同意。虽然他现在的实力没有明显优势,却潜力巨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形势会对他越来越有利,比起简单的退却,保持镇定,给魏军施加持续心理压力,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打仗嘛,哪能不冒险。兵不厌诈,有时候冒一点险,换来的利益却是大大的。

    魏霸给陆逊发出了消息,然后率领水师继续向彭城挺进。与此同时,他派出大量的斥候向北进发,前锋一直深入到泰山地区,大张旗鼓,招摇过市,仿佛大军即将北上。

    这么张扬的行动首先被赶来支援的田豫捕捉到了。田豫有些不安,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不敢有任何疏忽大意。收到魏霸的斥候深入泰山郡的消息,他虽然不敢肯定魏霸会向北进军,却也不得不防。

    到现在为止,他一直没有搞清魏霸的真实兵力有多少。原因很简单,魏霸是水师,他的驻地都在海上,不像陆地上那样,可以派人潜到附近去打探,只要花点时间,大致兵力还是搞得清楚的。在海上,完全是魏霸的天下,要想派斥候潜到岛上去,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茫茫大海之上,没什么可以遮掩的地方,一旦被魏霸的斥候船发现,魏军斥候几乎没有生还的可能。

    入海打探魏霸的动静,已经成了魏军斥候谈虎色变的艰难任务,即使是悬以重赏,也很难找到主动的勇士。

    所以田豫只知道魏霸在好几个岛上有驻地,最大的一个驻地就在朐县外的海上,但是魏霸在那个岛上究竟驻扎了多少人马,一直是个谜。

    魏霸目前正在赶往彭城,可是万一他的目标不是彭城,而是青州呢?田豫不得不防着这一点。他放缓了前进的步伐,并且派人通知紧随其后的王凌。

    王凌的想法和田豫一样,不过草率进军,以免魏霸袭击青州时回援不及。

    这样一来,他们的进军速度就慢了下来。在途经鲁县的时候,王凌停了下来,在继续前进和就地待命之间犹豫不定。即使张郃多次派人催促,他也不肯继续前进。

    ……

    羊发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把一批牢骚满腹的世交送出了门,这才转身回到了中庭。羊祜从侧院走了过来,看了羊发一眼,就笑了起来:“兄长满腹愁肠,莫非是因为王使君的缘故么?”

    羊发摸了摸羊祜的脑袋:“可不是么。王凌驻在鲁县。不进不退,也不知道哪一天才是个头。他人在鲁郡,按说与我泰山没什么关系。可是现在战事紧张,我们也不得不出资劳军。可是……”羊发挠了挠头,为难的咂了咂嘴。

    “是担心母亲不愿意么?”

    羊发长叹一声,点了点头。继母蔡氏是个识大体的人,可是这不代表她就没有感情。对王凌,蔡氏可没什么好感。原因很简单,她的父亲蔡邕就是死在王凌叔父,司徒王允的手上。而她的妹妹蔡琰被匈奴人掳走,流落胡地十二年。也和王允处理不当,引起长安骚乱有关。如果从外人的角度看,也许全怪王允也不对,可是对蔡氏来说,父亲的死,妹妹的受辱。王允都是罪魁祸首,要她理性的看待这个问题,难免有些苛求。

    羊发担心,蔡氏会不同意出资助军,至少不会那么大方。可是作为家中的主事人来说。羊发很清楚王凌的脾气,惹恼了他,虽说把羊家斩草除根太夸张,毕竟羊家也是泰山有名的大族,可是要找点事头整治一下羊家,那还是很轻松的。

    和这些手握兵权的人做对是非常不明智的。

    “可是兄长有没有想过,王凌为什么停在鲁县不走?他由北而来,应该是去彭城的啊。”

    羊发眨眨眼睛。

    “兄长没有听说,最近泰山出现了汉军斥候的事么?”羊祜笑眯眯的提醒道。

    羊发眼皮跳了两跳:“你是说,魏霸有可能北上,与王凌在泰山决战?”

    “我不知道魏霸是怎么想的,不过,我想王凌应该担心这些。”羊祜眨了眨眼睛:“魏霸绕着青州走了一圈,王凌也在岸上陪了他一路,他们争夺的目标不是彭城,而是青州。王凌要救彭城,固然是因为彭城沟通南北,一旦失守,魏霸就可以彭城为基地,北上西进,切断青州与洛阳的联系,使青州成为飞地。可是若魏霸佯攻彭城,诱王凌、田豫南下,袭取青州,王凌同样会处于被动的局面。他岂能不防?”

    羊发连连点头。他明白羊祜的意思了。王凌现在前怕狼,后怕虎,是不敢和他们这样的世家大族翻脸的。只要不撕破面子,哪怕是失礼一点,王凌也只能忍了。更重要的是,就目前的形势来看,魏国已经处于劣势,徐州大概是守不住了,青州也岌岌可危,南城虽然算兖州地界,却和徐州靠得非常进,只要魏霸发动攻势,南城随时都有可能进入魏霸的势力范围。

    在这个时候,和王凌走得太近自然不是什么好事。就算没有蔡家和王家的私仇,从家族的前途来说,和王凌保持距离也是应该的,羊家如此,其他家族大概也会如此。法不责众,就算王凌有意见,他又能如何呢?

    换句话说,他根本不需要把王凌当回事,更没有必要拿这件事去惹母亲蔡氏不高兴。

    他捏了捏羊祜的鼻子,笑道:“叔子,难怪长辈们都说,以后我羊家能不能再进一步,就要看你呢。我这个兄长,真是自愧不如啊。”

    “嘻嘻,兄长谦虚了。”羊祜眼珠转了转:“兄长,我帮你出主意,你也帮我一个忙好不好?”

    “你还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

    “我想去江东游历一下。”羊祜眨眨眼睛:“听说外祖当年有一些孤本留在吴郡顾家,我想去看看。”

    羊发眼神一闪,会心而笑,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