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10章 未算胜,先算败

第910章 未算胜,先算败

    周胤和丁奉很无聊,无聊得快要生蛆了。

    攻占了彭城,他们以为张郃或者司马懿会全力攻击,夺回彭城这个战略要地,没想到张郃就在城外呆着,司马懿更好,龟缩在睢阳,就是不肯和陆逊交锋,七八万大军相隔三百里,陆逊也不来救彭城,张郃也不去求睢阳,各围各的城,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意思。

    这可不是周胤他们想要的生活,他们渴望热血沸腾的战斗,而不是在这里隔墙相望。

    不过,让他主动出城和张郃挑战,他也没那么傻。一万训练时间有限的步卒守守城,那还马马虎虎,真要出城和张郃率领的精锐步骑野战,和找死没什么两样。周胤是有点疯,但是他不傻。

    他就在城里呆着,看谁耗得过谁。他不相信陆逊敢看着他被张郃困死,就不来帮他解围。陆逊攻睢阳,实力不足,解彭城之围,那却是轻轻松松的。他不来,自然有他的道理。

    后来周胤明白了,陆逊不是不来,他要先把谯郡的庄稼收了再说。就食于敌,用魏国的粮食补充自己的军粮。陆逊用四万步骑把司马懿堵在城里的时候,让朱然把睢阳以南的谯郡、陈郡的庄稼收割一空,连陈留、梁国当然也没放过,至于汝南,那就更不用说了,早就在吴军的控制之下,哪里还有魏国收一颗粮食的机会。

    收了这三四个郡的粮食,现在陆逊储食很足,可以稳稳当当的和司马懿再耗下去。司马懿就没那么舒服了,他守着睢阳,不敢轻离,连城外的粮食都不敢收,只好向洛阳求助。

    两人谁也没动,可是陆逊占了一个便宜,司马懿吃了一个闷亏。

    周胤既佩服陆逊会算计。又有些不屑。打败司马懿,攻占睢阳才算真本事,占这点便宜有什么意思,又发不了财。这几个郡因为处于战区,这几年的人心一直不是很稳定。除了谯郡是曹魏五都之一。有免税优惠,百姓家资还算丰厚一点之外,其他各郡的百姓外逃的不少。有不少地都荒着,收成其实非常有限,也就是供大军两三个月的消耗而已。

    不得不说,周胤的账算得虽然不错,但是他也有些拈酸的成份。蚊子再小也是肉,两三个月的消耗也不少了,更重要的是,周胤其实非常清楚,陆逊这么做。减少已方的开支还是次要的,给魏国百姓施加压力,造成人心恐慌,这才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要把战线推到对方的国境内?因为这样受损的是对方,而不是己方。战线推到睢阳、彭城一带,受到战事影响的就是谯郡、陈郡、梁国。而原本因为战乱而荒芜的淮南、庐江等郡则成了内郡,原本外逃的百姓慢慢的会迁回来,而谯郡等地的百姓外逃时,也会优先选择这些地方。

    周胤、丁奉都是庐江人,对家乡的这些变化。他们是非常清楚的。

    周胤清楚,司马懿当然也清楚。

    接到天子诏书,司马懿忧心冲冲。天子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是很清楚,但想来不外乎两个可能,要么是为接下来的谈判争取一点优势,要么是在关中战略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先守住东南战场,护住洛阳。不管是哪一个目的,都需要他在这一场大战中取得胜利。

    可是,尽管他将得到并州两万精锐步骑的支援,他仍然没有一点把握。

    他面对的敌人非常强悍。陆逊用兵稳重,无隙可击。他在睢阳城和陆逊对峙了三四个月,没有找到陆逊的一点破绽。在没有巧取可能的情况下,只剩下强攻一条路。

    而要强攻,他也没什么优势。

    陆逊目前有四万步骑,身后还有朱然的一万人。就算夏侯霸等人赶到支援,他们的总兵力也差不多,要说有优势,大概也只是魏军骑兵数量占优,大概在两万五千左右,而陆逊手下只有一万骑兵。

    天子指望的大概就是这点优势,利用骑兵的数量优势击溃汉军,迫使陆逊后撤。

    然而,司马懿担心陆逊不会这么轻易就范,他会用步卒的数量优势来弥补骑兵数量的不足。孙权已经没了脾气,汉吴之间的互相防范已经没有意义,原本用来防备汉军的那些吴军可能北上,而原本驻在长沙、江陵的汉军也有可能北上,他们至少可以提供三万步卒,这些步卒如果投入战场,再加在军械方面的优势,就有可能弥补骑兵不足的劣势。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如愿以偿的还是陆逊,他在洛阳之外决战的目的达到了。双方的总兵力将达到十五万左右,简直就是一场关系到魏国国运的大决战。

    “我们……输不起啊。”司马懿仰天长叹。到了这一点,他输了,魏国也就快亡了。魏国快亡了,司马家族的一切野望都落空了。不管是为了国还是为了家,他都必须全力以赴。

    “最后占便宜的只有成都。”司马昭也叹了一口气,靠在轮椅扶手上,挠着酸胀的眉心。在这么多兵力中,真正属于蜀汉的兵力只有魏延父子统领的人马,总数不超过三万。吴国全力以赴,总兵力在五六万左右,魏国也差不多,大概在六七万之间,虽不是所有的兵力,却也是能拿得出的一大半家当。

    “最希望打这一仗的,大概还是诸葛亮。”司马师看着地图,苦笑道:“他虽然在洛阳吃了苦头,可是回到了成都,气魄却更大了。”

    “这人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只是容易纠缠于细务琐事。”司马懿摇摇头:“魏霸、李严把他弄回成都,倒是解放了他的手脚,对我大魏不利啊。”

    “对魏延父子又何尝有利。”司马师冷笑了一声:“这一战下来,他们的损失也不会小。我大魏受损,吴国受损,他们父子受损,最后得意的只有诸葛亮。”

    “如果他们打胜了呢?”司马昭反驳道:“打胜了,陆逊声望日隆,得到成都认可,将会正式脱离吴国。魏霸也有可能再进一步,趁胜将战线向北推进,如此一来,青州必失。”

    “胜?有那么容易胜么?”司马师不以为然:“双方兵力相近,胜也是惨胜。”

    “你什么时候看到魏霸会惨胜过?”司马昭反唇相驳:“他要么不打,要么就是巧胜。兄长,你只计算了我们知道的因素,却忘了魏霸可能暗藏的手段。而这些暗藏的手段,才是他克敌制胜的倚仗。”

    司马懿眉头一挑,打断了争执的儿子。他偏着头想了想:“魏延……会不会已经装备了马铠?”

    此话一出,司马师和司马昭的脸色都变了。

    如果魏延的一万骑兵已经装备了马铠,那魏军的骑兵优势就非常有限了。接下来,决定胜负的将是步卒,而魏军的步卒明显不占优势。算上马铠这个可能的因素,魏军原本四五成的胜率一下子降到只有两三成。

    目前的消息是襄阳的魏家铁作刚刚接到马铠的订单,还没有正式装备,可是谁能保证那不是魏霸放出的诱饵,有而示之无,无而示之有,兵法虚虚实实的事太多了。以魏霸那种坑死人不偿命的德性,有马铠这样的利器,他会仅仅用来吓唬人?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父子三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凉气。

    “这件事,还得慎重。”司马懿沉吟良久,“我要给陛下上书,切不可一时冲动。”

    “父亲言之有理。”司马昭点头附和,又补充了一句:“还是把张郃从彭城撤出来吧,没有足够数量的步卒掩护,他非常危险。”

    司马懿皱了皱眉,看看司马昭。司马昭苦笑一声,点了点头。司马懿叹了一口气:“也罢,国事为重,就提醒他一句吧。”

    司马师也暗自叹气。他知道父亲一直想排挤张郃,把骑兵的指挥权从他手里夺过来,可是就目前的形势而言,魏国已经处于劣势,如果张郃这个老将再出了意外,对士气打击太大。万一再惹起天子猜疑,更无法解释。

    不料,张郃接到了司马懿的命令之后,不肯撤退。他回复司马懿说,彭城是战略要地,彭城失守,睢阳难以独全,若贼寇由彭城北上,青徐将不再为国家所有。夺回彭城,对守住睢阳有利,对整个战线有利。目前,由东海赶来支持的魏霸兵力有限,而王凌、田豫正在赶来支持,应该趁着这个时机,先克彭城。希望司马懿能让赶来支援的夏侯霸等人先支援彭城,重建防线。

    司马懿勃然大怒。他出于好心,生怕张郃有危险,这才下令张郃先放弃彭城,回到睢阳与他汇合。既然是他下的命令,彭城丢了,他当然要负责。没想到张郃不仅不领情,反而喧宾夺主,要会合王凌、田豫,还索要夏侯霸、秦朗率领的两万步骑的指挥权,集结四五万大军,强取彭城。

    谁是主将?是彭城重要还是睢阳重要,是青徐重要还是洛阳重要?

    司马懿冷笑一声,将张郃的公文封了起来,让人送往洛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