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05章 攻心

    毋丘俭看了一眼,顿时心惊肉跳。他不仅惊骇于魏霸手中地图与他印象中地图的差异之大,他更看到了魏霸在辽东指向营州的地图画了一个圈。他知道,那里是辽东郡的东沓县,是和营州隔海相望的地方。魏霸在这里划了一个圈,怕是要先切断营州的根,然后解决营州了。

    沓县是辽东郡最偏远的一个县,距离襄平千余里,中间还隔着大山。如果从陆地行军,非常困难,从海路却非常容易。也就是说,魏霸要攻沓县,比公孙渊要支援沓县来得更容易,更便捷。考虑到魏霸在辽燧城外逼得辽东人不敢出战的威势,魏霸要取沓县,那沓县基本上就是他的了。

    沓县不足为道,可是沓县却是辽东联结营州的必经路线。沓县失守,海对面的营州和辽东本土就失去了联系。要么降魏,要么降汉,否则用了不多久就会因为断粮而溃。

    魏霸攻取辽东,就等于切断了营州的脐带。轻轻一捏,就扼住了营州的要害。

    这才叫举重若轻。毋丘俭不得不佩服魏霸的眼光和狠辣。

    “将军要取沓县吗?”毋丘丛沉思片刻,极力做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摇了摇头:“智者千虑,终有一失啊。”

    魏霸眉毛一挑,收回地图,笑了一声:“何以见得?”

    “沓县依山傍海,易守难攻。且人口稀少,不足供养士卒,必须外运粮草。公孙渊之所以不放弃沓县。只是因为营州,如果沓县失守,营州必不能自全,想来献与大魏是公孙渊最后的选择。可是将军能得到什么呢?死伤甚众,只得到一个贫瘠的小县?名声好听,实利有限,万一公孙渊不肯放弃营州,发兵来攻,你恐怕最后还是要放弃沓县,一无所得。”

    毋丘俭跺了跺脚下的甲板:“战舰虽强。奈何上不了岸啊。面对公孙渊的步骑。你能守到何时?”

    魏霸笑了起来:“仲恭,真有兴趣讨论一下战事么?”

    毋丘俭心中一动,故作矜持的耸了耸肩。说沓县,不过是个引子。他想了解更多魏霸的计划。不管能不能传出去。能干扰一下魏霸的思路也是好的。

    “来吧。我们就来聊一聊辽东的战事,看看你是真有本事,还是徒有虚名。”魏霸转身向主舱走去。虞汜和张祗互相看了一眼,也赶了上去。毋丘俭强按心中的狂喜,特意落后了两步,这才慢吞吞的走过去。等他进舱的时候,魏霸已经在舱中坐定,面前是一张又宽又长的高脚桌,两个年轻军谋正拉开桌面,露出一张巨大无比的地图。

    毋丘俭走到跟前,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地名,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这是包括冀州、幽州、青州在内的地图,几乎是四分之一个天下。

    “这幅地图才刚刚开始绘制,可能还有很多不够准确的地方。”魏霸搓了搓手,在地图的右上角指了指:“这一片目前还是空的,预计要完成初步测绘,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也许十年都完不成。不过,就目前来说,那里不重要,重要是青州和冀州,以及幽州。你说是不是?”

    毋丘俭默默的点了点头,魏霸说得坦诚,他就是想敷衍也敷衍不过去。这是很明白的大势,只要人不傻,总能看得出来。

    “这里的太行,这里是燕山,这里就是长白山,与这些连绵数千里的大山相比,泰山其实不算什么。”魏霸笑笑:“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其实依我看,他眼中的天下太小了,比鲁国大不到哪儿去。”

    毋丘俭想起了魏霸心目中的天下,和他所说的天下相比,岂止是孔子心目中的天下太小,所有人心目中的天下都不过是一隅而已。

    “扯远了,还是说远这张地图。”魏霸手指虚画了一圈:“有一句你说得没错,战舰再大,也上不了岸,要想攻克冀州,最后还要靠步骑。可是,不取青州,我大汉的步骑就不能北上冀州。而要取青州,则必须先取营州,先取辽东。原因嘛,我们都很清楚,我需要辽东的战马。”

    “你说我取沓县,公孙渊会举大军前来。”魏霸顿了顿,嘴角微挑,语带讥讽:“毋丘仲恭,你说说看,我怕公孙渊来么?”

    毋丘俭盯着地图,死死的咬住了嘴唇。他有些后悔了,他不该一时冲动,想要打听魏霸的战略计划。现在他是如愿以偿的知道了魏霸的战略计划,却无法传递到洛阳去,这会让他更煎熬,还不如不知道呢。

    他明白魏霸攻沓县的用意所在,甚至连营州都不过是个幌子,他要做的就是把公孙渊调离襄平,让他离开盘踞已久的老巢,千里迢迢的赶到沓县来作战。在沓县和公孙渊作战,当然比攻襄平来得容易。公孙渊一旦被牵制在沓县,襄平就危险了。

    在毋丘俭看来,公孙渊最好的办法是放弃沓县,任由魏霸攻取沓县,断尾求生。可是这也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魏霸顺利的攻取沓县之后,并不会就此打住,他会继续蚕食辽东,一直到把整个辽东吞得腹中,像消化江东那样消化掉,然后利用辽东的骑兵,转过来攻击青州,攻州冀州,横扫整个中原。

    魏霸就像一条蛇,他要一口一口的吞下一头大象,要把整个大魏全部吃下去。看起来很狂妄,可是一想到目前的形势,谁也不能说他这么想没有实现的可能。甚至可以说,他成功的机会真不小。

    毋丘俭沙哑着嗓子说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因为我想让你明白真正的天下大势。”魏霸搓了搓手:“毋丘俭,你忠于你们的天子。我很佩服。不过,我想告诉你的是,就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魏国灭亡是无可避免的事。如果你真的忠于你的皇帝陛下,还是劝他投降吧。现在他还有谈判的资本,还有可能保留王位,再过几年,等我拿下辽东,拿下青州,拿下冀州。他可就没什么资本了。”

    魏霸沉默了片刻。又道:“从董卓入京开始算起,于今四十五年,天下荒残,早一日结束战事。百姓早一日太平。我们还能腾出手来。把胡人赶出去。毋丘俭,你是河东人,想必不喜欢匈奴人的马蹄随时可以踏入你的家园吧?你有用兵之能。为什么不率领精锐步骑,为保护家园免遭胡人屠戮而战,非要兄弟阋墙,自相残杀,毁掉我汉家文明的最后一丝元气?”

    毋丘俭沉默不语。他被魏霸最后一句话打动了。河东是京畿之地,可是中原鏊兵已久,并州已经成为胡人的聚居地,他们的马蹄随时都可能踏入河东,他们已经威胁到了中原腹地。如果中原汉人再打几年仗,这些胡人会越来越胆大,甚至可能踏入洛阳,踏入中原。

    一代才女蔡琰蔡大家,当年就是在河东被匈奴人掳走的。

    魏与汉都是汉人,为什么要自相残杀,最后便宜了胡人?汉人的聪明才智不应该用来御外侮吗,不应该像魏霸说的那样去征服更广阔的天地吗?难道我们征战一生,立下了赫赫战功,最后却要看着胡人的马蹄踩在我们的坟茔之上,把我们的家园变成他们的牧场?

    毋丘俭脸色变幻,眼神痛苦。如果魏霸劝他投降,他也许无动于衷,可是魏霸希望他肥自己的才智用于保护自己的家园不受胡人践踏,一下子戳中了他的软肋,让他无法再保持冷漠。

    毋丘俭不知道是怎么退出船舱的,经过一天一夜的冥思苦想之后,他给曹睿写了一封信。

    ……

    “不卖!”习夫人一句话,就把兴冲冲赶来的曹馥堵得哑口无言。曹馥愣了半晌,这才说道:“为什么?价钱可以谈。”

    “价钱再高,我也不能卖马铠给你。”习夫人放缓了语气,很无奈的对曹馥说道:“你应该清楚,马铠是国之利器,汉魏是敌对关系,我们怎么能卖马铠给你们?”

    曹馥急了,提高了声音说道:“那以前烈火弹也卖过啊?”

    “之所以卖烈火弹给你们,一是因为烈火弹是一次性的,用了就没了。马铠则不同,一套马铠,至少能用两到三年,保养得好,用个五到十年的也正常。其次,我魏家父子四人都在和你们魏国作战,我卖马铠给你们,岂不是要陷他们于危险之地?他们如果有什么损伤,我就算赚了个金山,又如何面对我魏家的列祖列宗?”

    曹馥直挠头。他奉曹睿之命,赶到襄阳来买马铠,本来觉得这是一次发大财的机会。曹睿深知马铠对当前战事的重要性,所以特别大方,给的利润空间特别大。曹馥计算过了,买一套马铠,他就能得到近万钱的利润,五千套马铠,那就是五千金。

    五千金啊,想想都让人心动。没想到习夫人迎头泼了他一盆冷水。

    不卖,一套都不卖。

    这可怎么办?

    就在曹馥束手无策的时候,习夫人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马铠这种利器,只能与友,不能与敌,这个道理,我想曹君是能理解的,不会为难你。其实嘛,只要你们天子愿意让一步,像吴王一样称臣纳贡,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你们魏国如果要北伐,驱逐胡人,别说五千套马铠,就算是一万套,我们也毫不吝惜。”

    曹馥心中一动,若有所思。他抬起头,看看习夫人,习夫人笑笑,欠身道:“曹君,有一件事,我还想请你帮忙。”

    “夫人你说。”

    “我的姑父庞林曾经在你们魏国为官,现在他想致仕归乡,怡养天年,不知道你能不能帮着办理一下相关的文书,行个方便。”

    曹馥笑了起来:“夫人,这件事不难,包在我身上了。”

    (未完待续……)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