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04章 蓄势待发

第904章 蓄势待发

    魏霸在辽燧呆了一个多月,九月初,他扬帆起航,离开辽燧。

    一直龟缩在辽燧城里的杨祚松了一口气。这一个多月以来,他天天睡不着觉,就怕魏霸突然攻城,把太子公孙修抓了去。现在魏霸走了,公孙修安然无恙,他总算松了一口气。然后又开始为镇守营州的弟弟杨祯担心起来。魏霸来势汹汹,白狼山一战,虽然规模并不大,却打得乌桓人胆战心惊,纷纷向他示好,辽东也是严阵以待,不敢掉以轻心。如此一来,被大海所隔的营州岂不是等于丢了?

    杨祚隐晦的向公孙修提出了建议,是不是放弃营州,或者加强和魏军的合作,仅凭杨祯那些人恐怕是守不住营州啊。

    公孙修不置可否。他知道杨祚担心的有道理,可是他现在关心的问题不是营州,而是辽东。

    魏霸在辽燧这些天,虽然一箭未发,却不是无所事事。设在辽燧城外的那些集市就是他的武器,他用他的兵威镇住了燕军,把他们堵在辽燧城里,然后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与辽东人、胡人交易,这种不战而胜的威势,比一战击溃更加慑人。

    公孙修在辽东长大,他知道这些胡人什么德性,看到魏霸强大,他们会转而投奔魏霸。多年来,一直被公孙家族压制得不敢动弹的他们现在肯定会狠狠的反咬一口。

    公孙修立刻赶回襄平,向父王公孙渊报告。如果没有好的对策。辽东的前景不妙。魏霸现在没有攻辽东,是因为他的实力不足。并不是心慈手软,等把他准备工作做好了,他会毫不迟疑的发起攻击。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大燕的头顶有一块乌云正在积聚,他们必须做好应对的准备。

    公孙修急急忙忙返回襄平的时候,魏霸顺着大辽水,重归大海,借着越来越劲的北风南行。

    毋丘俭作了阶下囚。只是失去了自由,其他待遇倒是不差。吃的穿的住的,都和冯进等人差不多,魏霸空闲的时候,还会请他去聊聊天,解解闷。魏霸忙的时候,他就自己在舱里看书。或者在甲板上四处晃晃,除了有几个机密的地方不准他涉足之外,魏霸并没有真把他当囚犯看。

    可是毋丘俭并不因此感到开心,反而更加忧心冲冲。

    他看到的一切都让他担心。魏霸的战船不仅体量很大,罕有对手,甲板上还有霹雳车和连弩车。还有一些他还不知道怎么用的武器,船速快,操作灵活。毋丘俭越看越觉得绝望,有这样的战舰,打败纵横长江的吴军不在话下。对付魏军的青徐水师更是易如反掌。亏得田豫、王凌没有派青徐水师出海作战,否则青徐水师恐怕也该除名了。

    让他担心的还不仅仅是战舰。魏霸巡视辽东所做的这些事更让他不安。君子见机而作,知于未萌之时。他看到的正是魏霸正在酝酿的机,刀未出鞘,其势已成,而不知道洛阳的天子有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危险,有没有做出妥善的安排。

    毋丘俭思前想后,他想不出有什么妥善的安排。一想到此,他就觉得很绝望,难道真如魏霸所说,天命如此,大魏的国祚已尽,怎么吃进去的,还得怎么吐出来?

    连日来的焦虑,让毋丘俭瘦了一圈。

    这一天,他正在甲板上散步,迎头看见了魏霸和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看起来比魏霸还要年轻一点,最多也就是二十出头。不过他和魏霸站在一起,谈笑风生,看起来很亲近。

    毋丘俭忽然意识到,他有好些天没有看到魏霸的心腹法邈了。

    “仲恭,脸色不太好啊。”魏霸笑道:“是饮食不习惯,还是船上颠簸,睡不安稳?”

    毋丘俭欠身施了一礼:“都不是,是忧心国事,辗转难眠。”

    魏霸嘴角一挑,眼神中有些戏谑。“仲恭这是要当苏武么?”

    毋丘俭应声答道:“将军如果要作单于,我只好做苏武了。”

    魏霸一怔,随即自嘲的笑道:“世洪,你说得对,我读书还是太少了,一不小心就被人抓住了把柄。”

    他身旁的那个年轻人瞅了毋丘俭一样,露出些许不屑之色:“将军何必介意,这种人打仗不行,也就剩下卖弄一下口舌了。如果我记得不错,他本来就是以寻章摘句、咬文嚼字得幸的吧。”

    毋丘俭沉下了脸,有些无语。他是文学掾出身不假,可是他不是只会读书的学究,他是凭着真才实干才得到天子的信任的。可是这些话,他说不出口,两次被魏霸生擒,他哪里还有脸面说自己有本事。

    “哈哈,我忘了介绍了。”魏霸爽朗的笑了一声:“这位是会稽虞汜虞世洪,易学大家虞仲翔之子。仲恭,以后闷了,可以找他聊聊,他家传的易学可是消磨时光的利器啊。”

    毋丘俭吃了一惊。虞翻是吴国的大臣,他的儿子怎么成了魏霸的部下?难道吴国真的已经人心崩溃,被蜀汉消化掉了?这是必然的趋势,可是这速度也太快了。对了,虞翻不受孙权待见,现在有了另外的选择,他们主动投靠魏霸,也是可以理解的。

    “原来是易学名家。”毋丘俭话里有话的点了点头。“果然是个识时通变的。”

    “嗯,学易嘛,就是要明大势,不能执迷不悟。”虞汜反唇相讥:“使君父子当年也是个识时务的,奈何现在却执着了。说到底,还是没能真正参透易理啊。”

    毋丘俭冷笑一声,不置一词。这种事没什么好辩的,他现在是阶下囚,没说话的底气。

    正在这时,一个年约三旬的书生走了过来,正好听到虞汜的话,不禁笑道:“世洪,又与人斗气了?”

    虞汜笑了起来:“哪有这回事,不过是看到一只自以为是的呆头鹅,不吐不快罢了。惠仁兄,你今天的任务做完了?”

    “嗯,刚刚完成,来请将军过目。”那人走到毋丘俭面前,打量了他一眼,温和的笑道:“足下便是河东闻喜的毋丘仲恭?”

    “你是?”

    “哦,在下吴郡张祗,草字惠仁,现在在将军身边做个主簿。”张祗笑道:“常听将军说起你,今日一见,果然是人中豪杰,只是消瘦了些。想必是中原之人,不习惯这海上漂泊的艰辛吧。”

    毋丘俭震惊不已,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敢问吴郡张惠恕与足下怎么称呼?”

    “那是家兄。”张祗笑道:“看来家兄的名气的确比我大,连中原的俊杰都知道了。”

    毋丘俭脑子“嗡”的一声,后心一阵阵的发凉。吴郡张家,会稽虞家,这两家的人出现在魏霸身边,他很清楚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魏霸使了什么手段,这么快就获得了江东世家的支持,这个速度远远超过他们的预计。魏霸的实力增长越快,对魏国越不利,给天子留下的时间越短。

    难道这就是魏霸的底气所在?

    张祗见毋丘俭面色变幻,也没有多说什么,走到魏霸面前,递上一卷纸。“将军,这是赵君卿刚刚计算出的结果,我们根据这个结果重新汇制了地图,和原来的差距的确不小。”

    魏霸接过图纸,高兴的点了点头。现在手里的这张地图和他印象中的稍微有点像了。三国时代的海岸线和两千年后的海岸线有不小的区别,可是最大的区别却是来自于绘制地图的技术。汉代地图绘制技术虽然领先于同时代的其他文明,可是大范围的地图准确性还是不敢恭维。汉代地图上的渤海湾,根本就看不出一点后世渤海湾的模样。

    不仅是汉代地图如此,其他的地图也是如此,即使是后世称霸世界的欧洲列强,在中世纪时所用的地图也是臆想的成份多于实测的成份。汉代地图所达到的成就,即使是往后一千年,也要甩欧洲人一大截的。

    可是魏霸不满足这样的地图,在海上作战,没有一副准确的地图,他就不可能真正远离海岸线。他本人倒是知道一点测绘技术,可是他的事太多,不可能手把手的去教那些测绘员画图。这个问题,随着虞汜、张祗的到来迎刃而解。他们带来了一位数学大师:赵爽赵君卿。

    赵爽就是那位最先解决了勾股定理证明的大神。前一段时间,孙权要集结技术人员和魏霸对抗,赵爽和葛衡都是其中的重点人物。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做出成果,孙权就被魏霸逼得称臣了,葛衡在豫间船厂被俘,赵爽当时正好回家探亲,逃过了一劫。

    这一次,张祗奉张温之命,来助魏霸,他不仅带来了虞汜,还带来了赵爽。赵爽这人不在乎官职,对学问更感兴趣,就顺理成章的担任起了地图测绘计算的任务。

    有了赵爽的加入,地图绘制的工作终于走上了正轨。重新绘制出来的地图终于有几分接近魏霸的印象了。

    魏霸很得意,将手中的地图冲着毋丘俭扬了扬:“毋丘仲恭,你能想象辽东的地图原来是这样么?”……

    PS:感谢书友洁曦,李老老爷子的万点打赏。

    感谢书友洁曦成为第八个盟主,老庄本该加更以贺,不过这两天没存稿了,容我稍后,一定不会赖的。有目共睹,老庄的水平怎么样在其次,人品可是杠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