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901章 利益集团

第901章 利益集团

    诸葛亮摘下灯盖,将手中的信伸到灯上点燃.竹纸迅速燃烧起来,照亮了诸葛亮的眼睛,随即又迅速的黯淡下去,化作一团火烬,慢慢的飘落。

    诸葛亮又叹了一口气。

    诸葛恪慢慢走了过来,从他手中接过灯盖,重新盖好,又扶着诸葛亮回到案前。这封信不知道是谁寄来的,连诸葛恪都不知道,这让诸葛恪非常意外。不过他什么也没问,既然诸葛亮不想告诉他,他问了也没用。

    “找习忠来。”

    “喏。”诸葛恪转身去安排。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诸葛亮正伏案查看地图,几茎白发从鬓边垂了下来,落在案上,随着诸葛亮急促的呼吸轻轻摇动,如风中碎絮。

    诸葛恪暗自叹息,坐在诸葛亮的身边,看了一眼地图,就明白了诸葛亮担心的问题所在。

    “叔父,有问题??”

    “襄阳的魏氏作坊生产出了新式马铠,重量比普通马铠轻三成以上。魏霸以装备了马铠的一百二十骑大破毋丘俭的六百余骑,又在白狼山玩了一个白狼显灵的诡计,乌桓人被他吓破了胆。”

    诸葛恪倒吸一口冷气。他明白了诸葛亮的意思,更听出了这层意思背后的杀机。

    魏霸会以一百二十骑登白狼山,与毋丘俭的六百余骑对阵?这听起来怎么那么的不可思议啊。如果说这是魏霸的又一个奇迹般的胜利,那诸葛亮为什么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

    诸葛亮似乎感受到了诸葛恪的惊恐,他抬起头,打量着诸葛恪,一手抚着胡须,一手敲了敲案几:“元逊?”

    “啊,叔父。”诸葛恪如梦初醒,连忙收回心神,却发现后背一层冷汗。

    “你说说看,这会对形势有什么样的影响?”

    “喏。”诸葛恪迅速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口的时候已经气定神闲。“魏家打造出了马铠,一是对魏霸的辽东攻势有大帮助,但是更大的影响却是兖豫战场。如果兖豫战场优势明显,进展太快,不能行成僵持局面,则关中战事无从谈起。”

    诸葛亮微微颌首。子侄辈中,诸葛恪的脑子显然是最好使的,如果能改掉他那骄傲自大的毛病,这是一个栋梁之才,比起诸葛乔还要优秀几分。能和他相比的也许只有还是幼童的诸葛瞻。诸葛亮常在别人面前说,诸葛瞻早慧,将来成就也许有限,可是他心里对聪明可爱的儿子还是非常骄傲的。

    “其次,魏霸将马铠的技术留在襄阳,恐怕另有目的。马铠一出,敌我双方为了避免居于劣势,必然竭尽所能的购买马铠,装备自己的骑兵。这样一来,魏风财源广进,习家也跟着沾光,叔父以魏风嫡长子身份牵制魏霸的打算,恐怕会就此落空。”

    “最后,魏霸有了马铠,在辽东立功指曰可待,留给叔父的时间……可就越来越少了。”诸葛恪打量着诸葛亮的眼睛,从中看出了浓浓的不安。“叔父,魏霸在争夺主动权,迫使叔父疲于应付啊。”

    “我就算累死,他也不能如愿。”诸葛亮忽然笑了一声:“元逊,你还年轻。”

    诸葛恪摇了摇头:“叔父,我的确想和魏霸争衡,可是我自己清楚,我不是他的对手。”

    诸葛亮笑意更甚,他伸手端起茶杯,诸葛恪立刻给他添了些水。诸葛亮略作思索,说道:“你担心的,无非是魏霸拥有的技术,对不对?”

    诸葛恪老老实实的点了点头。

    “不错,权谋,你不弱于魏霸,你和魏霸相比,最大的短处在技术。没有技术,再高明的权谋也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诸葛亮轻声叹息:“这句话,也是魏霸对我说过的,只是我当时没有真正领悟,现在领悟了,却有些迟了。”

    “不过,你还年轻。”诸葛亮话锋一转,炯炯有神的看着诸葛恪:“我给你准备了一些人才,他们联合起来,也许不会比魏霸差,至少不会差太多。”

    诸葛恪点了点头,眼中却没有太多的喜色。他觉得诸葛亮有些太乐观了。魏霸抢先了那么多年,如今形势已成,怎么可能轻易的就让诸葛亮把局面扳回来。不过他没有对诸葛亮说这些,在他看来,诸葛亮现在就靠这些希望活着,如果没有了希望,他不知道诸葛亮还能坚持多久。

    而他需要诸葛亮活着。他自诩聪明不逊诸葛亮,可是要论在蜀汉的威信,他可不敢和诸葛亮媲美。在蜀汉朝堂上,没有人能够代替诸葛亮。

    至少目前还没有看到。

    “很好。”看到诸葛恪喜怒不形于色,诸葛亮非常满意。

    ……

    习夫人亲自迎出了门,把习忠接进了府,引到堂上坐下。

    看着那些做工精致的高脚桌椅,习忠羡慕的看了一眼:“妹子,你现在可真是富得流油啦。这套桌椅,放在成都的话,至少价值十金。”

    “十金到哪儿买去,原料都不够。”习夫人掩嘴笑道:“阿兄,喜欢么?喜欢的话,我让人给你送一套去,也让你在嫂子面前涨涨威风。”

    “嘿嘿,有魏家这样的姻亲,我现在已经很威风了。”习忠不禁乐了,慢慢的坐下,试了试,点头道:“嗯,这做工是不一样,舒服,舒服。”

    “假正经,喜欢就直说嘛,非要转弯抹角的。”习夫人白了他一眼:“行了,这事包在我身上了。说吧,你大老远的从成都跑来,究竟为了什么?”

    “为了马铠。”习忠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丞相要为禁军订制五千套马铠。”

    习夫人眼神一转,似笑非笑:“行啊,先把订金交了。”

    习忠语塞,咂了咂嘴。没等他说话,习夫人又道:“既然你来了,有句话,我正好转给丞相。他欠我家叔叔的那四万多金,现在借条在我手上,他如果有钱,是不是一起还了?”

    “借条?什么借条?”习忠莫明其妙,他只是受诸葛亮之托,到襄阳来订购马铠的,可不知道诸葛亮还欠魏霸钱的事。四万多金?我的天,这是多大的一笔巨款啊,把诸葛亮的家产全部变卖也还不了一成啊。他一下子被习夫人的反击打乱了阵脚,连自己的来意都给忘了。

    习夫人把情况说了一遍。诸葛亮欠魏霸四万多金,一时也还不上,魏霸也不好意思催,可是他也要钱啊,怎么办呢,只好把这张借条以七折的形式转给了习夫人。也就是说,习夫人只要花三万金,就得到了四万多金的债权,如果能把这笔钱讨回来,她一下子就可以赚到一万多金。魏霸呢,一下子套现三万金,手头有了钱,做起事来自然方便多了。

    习夫人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是她发动了南阳、襄阳诸家的实力,凑齐了三万金,把这笔生意吃了下来。换句话说,现在的债权人不是魏霸了,也不是魏风,而是南阳、襄阳的十几个世家。大的千余金,小的几百金。他们又以这些债权入股,每年可以拿到不少的红利,而这些红利当然都是习夫人赚来的。

    绕了好大一个圈子,其实就是习夫人每年在支付巨额红利,她当然要急着讨回那四万多金的债。

    习忠听得满头大汗,敬畏的看着妹妹。

    “妹子,你现在的胆气真是惊人啊,三万多金的外债?我习家列祖列宗,都没做过这么大的生意。”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我家叔叔这样的坚强后盾。”习夫人不以为然的说道:“丞相现在有钱买马铠,是不是先把这笔钱还了?我现在可等着钱用呢。”

    习忠张了张嘴,没好意思再开口。诸葛亮哪里有钱,他说要订五千套马铠,不过是想让魏家作坊暂时无法给其他人供货。他能把订金交出来就不简单了,更何况是那四万多金的债。

    “你早就知道我的来意了?”

    “不知道。”习夫人笑吟吟的摇了摇头:“不过,我们大致能猜得出丞相会出什么样的对策。你别忘了,想和丞相讨债的可不是我一家。我们几家可是经常在一起琢磨丞相什么时候能还钱呢。”

    习忠有些郁闷,诸葛亮这是要惹众怒的节奏啊。有钱买马铠,没钱还债,这可说不过去。习忠想了想,又问道:“我看你的意思,讨债怕是虚的,不想接这个生意才是真的。是不是有人来订马铠了?”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们相信很快就会供不应求。”习夫人笑靥如花:“兄长,不要怪做妹妹的不给你面子,给你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内丞相把钱还上,不管有多大利润的生意,我都会优先让你完成任务。可是如果丞相不肯还钱,那我就可没办法了。你看我,一大家子人,也要吃饭的,是不是?”

    “好,算你狠。”习忠佯作发狠道:“嫁出门的女儿,泼出门的水,这胳膊肘儿往外拐啊。”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习家可是占了大股的。”习夫人挤挤眼睛:“你真以为嫂嫂看不到实际的好处,就能让你过上舒心的曰子?这可是妹妹花了钱的,不告诉你,只是怕你又犯书生呆气罢了。”

    习忠哭笑不得。

    “对了,姑姑有信来了。”习夫人转身进了内室,拿出一封信放在习忠面前。“姑父年纪大了,想致仕归家养老,要我给他安排一下。你回成都的时候,顺便对陛下说一声,这庞家可是为国立了大功的,总不能一点表示也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