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97章 擒贼先擒王

第897章 擒贼先擒王

    不足千人的骑战对攻,就像两个高手较技,根本不会出现大战三百回合之类的事,互相之间的攻击也就是那么一两下,谁能把握住机会,谁就能一击毙命。

    瞬息之间,胜负已定。

    没等毋丘俭想明白前因后果,王双已经率领六十骑冲了过来,目标直奔毋丘俭。

    “杀!”这次王双没有射箭,手弩里装的箭已经射空了,根本没有时间再补,他挥舞着长铩,冒着魏军骑士射出的箭雨,势不可挡的杀向了毋丘俭。长铩左右一荡,将两名骑士拍离马鞍,接着轻易的洞穿了一个舞刀劈来的魏军骑士。

    他大展神威,片刻之间连杀五人,冲到了毋丘俭面前,怒喝一声,向毋丘俭刺出了势猛力沉的一击。

    毋丘俭看到王双魁梧身形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样的对手。他咬紧了牙关,左手握紧了盾牌,用力往外一推,同时转过身子,顺着旋转的力量,劈出了手中的环刀。

    “呯”长铩击中了盾牌,一滑而过,锋利的刃尖在盾牌上割出了一个深深的裂口。两马交错的时候,毋丘俭的长刀准确的劈在了王双的肩上。“吱啦”一声响,环刀在铁甲上擦出一溜火星,却没能砍伤王双。王双理都没理他,手中的长铩甚至没有晃动一下,顺势扎进了迎面杀来的魏军咽喉。

    那名骑士从马背上飞了起来,被长铩割开一半的喉咙鲜血泉涌。

    毋丘俭连不及惋惜,又一个身披重甲的骑士冲到了他的面前,这一次,他没有机会再用盾牌护住自己的胸膛,只能极尽所能的侧过身了,避开了要害。长铩的旁刃割破了他的胸甲,将他顶得身体一侧,险些从马上摔下来。

    毋丘俭是皇帝的亲信,身上穿的是从蜀汉高价购买来的精甲,足够坚固,能够保护他从锋利的长铩下逃过一劫。可是他身边的那些骑士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普通的札甲根本不足以抵挡长铩的刺杀,他们接二连三的被刺伤,发出凄厉的惨叫,不少人从马背上摔了下来,旋即被纷至沓来的马蹄踩中,臂断腿折,当场毙命的也不乏其人。

    一场激烈的冲杀过后,两方再次分离,毋丘俭回头看了一眼战场,心沉到了谷底。放眼看去,倒在地上的几乎都是他的手下,根本没有几个红色的身影。他现在已经明白左前方那队人马的结局了,因为他现在的结局也是如此。

    两百骑与五六十骑对冲,结果却是两百余骑惨败,这不合常理,可是想想对方连人带马都被重甲保护,刀砍不惧,箭射不伤,就能明白这是最正常不过的结果了。当初在豫州战场,赵统率领的重甲士面对魏军骑士时,就曾经创造过奇迹,现在魏霸将这些重甲士变成了重甲骑士,复制奇迹自然是情理之中。

    毋丘俭很悲哀,他知道自己这一次不仅没有机会斩杀魏霸,能不能活着逃出去都是一个问题。他担心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幽州的安危。他是幽州刺史,他死了,幽州还有谁来抵挡魏霸?

    整个幽州,就是他对魏霸最熟悉啊。

    当然,他现在才知道,这所谓的最熟悉也只是相对而言,事实上,他对魏霸也不怎么熟悉,否则他就不会狂奔八十里,送到这里来让魏霸虐。

    继夏侯懋、司马懿父子、陆逊之后,他将再一次成为魏霸战功簿上的一个名字。

    不知道这算是荣幸还是耻辱。

    毋丘俭没有多少时间自怜自艾,王双刚刚冲杀过去,魏霸又冲了过来。双方都没什么时间调整战术,更没有时间寒喧,只是尽一切可能的将战马加速到极致,然后举起手中的武器,向对方杀去。不管这一刀砍出去有没有效果,不管这一矛刺出去能不能奏效,他们都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武器。

    他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些。这种小规模的战斗,根本没有多少时间让你排兵布阵,见招拆招,一出手就是胜负手,比的就是手快手慢,比的就是孰强孰弱。

    强者存,弱者亡。

    毋丘俭看到了魏霸,却没能和魏霸面对面,双方一触即分,胜负立判。

    毋丘俭催动战马,向远处奔去,他一边策马狂奔,一边大喝道:“右转,右转。”

    骑士们顾不上检查自己的伤势,按照毋丘俭的命令拨转马头,向右转向。在他们的右边,充当右螯两百骑正在冲杀过来,在那个队伍的后方数里,还有两个两百骑正在准备截杀魏霸,只要和他们会合在一起,他们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至少有机会逃出生天。

    在求生**的驱使下,骑士们打马狂奔,压榨着战马最后一丝力量。

    在他们的身手,魏霸也在厉声长啸:“左转,左转!”

    六十多名骑士,一百多匹披铠的战马,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慢慢的调整了方向,向毋丘俭冲了过来。

    “换马!”魏霸大吼一声,紧紧的盯着身边的战马,看准机会,腾身跃起,跳到了旁边的战马背上。

    敦武等魏家武卒显然要比他轻松许多,甚至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轻轻一跃,就完成了换马的动作。

    不管合金技术有多先进,一套马铠终究还是相当有份量的,再加上骑士身上的重甲和手中的武器,每匹战马背负的重量相当于两个成年人,以于任何一匹战马来说,这都是一个小的负担,时间长了,肯定会影响速度。停下来换马,必然会浪费时间,在奔驰的战马背上换马就成了一个最好的选择。

    所谓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对这些身手敏捷的武卒、骑士,相信就算是对那些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草原民族来说,能做出这种战术动作的也不多。

    魏霸这次带出来的全是真正的精锐,要说弱一点的,大概就是他本人。他虽然坚持练武,但骑术终究不是他最擅长的,为了能练就这种技术,不至于影响整个战事,他最近可是花了不少心血,也吃了不少苦头。好在他当年在悬崖上练拳,不仅练出了好身手,还练出了一副临危不惧,处变不惊的好胆量,要不然他根本做不到,吓就能吓得腿软。

    能不能做,和敢不敢做,还是有不小的区别的。

    尽管如此,换马成功,魏霸还是紧张得心跳如鼓,暗自庆幸不已。

    换过战马,速度再增,敦武等人在前,风驰电掣的向毋丘俭追去。

    听到越来越近的马蹄声,毋丘俭不用回头,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欲哭无泪。如果换在平时,只有他追魏霸的份,哪有魏霸追他的可能。毕竟他的战马负重更轻,魏霸人马都披甲,防护能力提升的同时,不可避免的要影响速度。可是今天情况却不同,他奔驰八十里而来,马力早就耗尽,不过是想凭着人多缠住魏霸,耗死他,一击不成,他已经不抱取胜的希望,谁曾想现在连逃都是个大问题。

    这大概就是魏霸处心积虑的把他诱到白狼山来的原因。以逸待劳,是魏霸计划成功必不可少的因素。

    打,打不过,逃,逃不掉,现在就看能不能抢在被魏霸追上之前和剩余的骑士汇合了。如果能够成功,也许还有一线生机,拖住魏霸,耗到他精疲力竭的时候,他还有机会凭着兵力的优势取胜。

    “加速!加速!”毋丘俭连声下令,用手中的战刀猛砍马臀,用疼痛刺激来压榨战马最后一点体力。

    可怜的战马累得呼哧呼哧直喘,汗水顺着毛皮流淌,嘴边全是成堆的白沫。马蹄几乎腾空,踩踏得草皮飞舞。可是马背上的骑士依然不满足,一下又一下的猛踢,一下又一下的猛拍。

    生死存亡关头,就算是平时爱若眼珠的战马,此时此刻也顾不上了。

    毋丘俭在想打什么主意,魏霸大致也能猜得到。在此之前,毋丘俭分兵的消息就已经送到了他的面前,也正在他期望之中。如果毋丘俭不分兵,而是集中兵力进行冲锋,他就算有装备了马铠的精骑也不敢和十倍于已的敌人对攻。让毋丘俭分兵,才能各个击破,才能用质量弥补数量的劣势。现在,在毋丘俭和剩余的骑士会合之前彻底击溃他,则是能否取得最后胜利的关键。

    所有的谋划能不能取得预期的效果,马上就要见分晓。

    胜负,就在瞬息之间。

    魏霸也不再吝惜马力,喝令所有的骑士全速奔跑。

    六十名武卒,一百多匹战马,向毋丘俭冲去。

    魏霸屏住了呼吸,伏在马背上,紧紧的盯着了远处和毋丘俭。毋丘俭也屏住了呼吸,伏在马背上,回头看着紧追不舍的魏霸。原本在他右前方的两百骑士正在向他冲来,相距不过三百步,只要在此之前魏霸追不上他,他就能逃向南边,和还在那里等待的四百多骑会合,然后再决定是战是退。不管怎么说,他至少还有机会逃走。

    现在,他已经不奢望击杀魏霸了,能活着逃回去,就是莫大的胜利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