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95章 会猎白狼山(中)

第895章 会猎白狼山(中)

    “将军,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走吧。”法邈再一次催促道,神情略显焦虑。

    “不急,天还没黑呢。”魏霸又一次站了起来,举起那个铜管,远眺四野。

    法邈哭笑不得。魏霸难道想在这里过夜吗?这也太危险了。

    魏霸不理他,静静的看了片刻,放下了铜管,从巨石跳了下来,笑嘻嘻的看着法邈。“伯远,如果毋丘俭来了,我死在这里,你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天下局势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你法伯远的人生,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法邈眼角抽搐了一下,看向魏霸。魏霸脸上带着笑意,却又似乎有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法邈不由自主的让开了魏霸的眼神,看着远处的草原,沉默了片刻,说道:“如果将军死在此地,水师必然四分五散,夏侯玄也许会归魏,诸葛诞应该会投靠丞相。没有了水师的牵制,魏国可以一心一意的对付关中,李严没有骑兵,积储也不足,很可能会大败。丞相会趁机出手,重新接手关中,李严因兵败去职。”

    “然后呢?”

    “然后……丞相大权在握。”

    “到了那时候,丞相大概又会事必躬亲,夙夜以兴,以他那个身体,你估计他还能撑几年?”

    “久则两三年,短则一两年。”

    “如果李严败了,丞相死了,谁来掌权?”

    “应该是……马谡吧。”

    “马谡不可能。”魏霸摇了摇头:“马谡和丞相积怨已深,难以和解。我觉得很可能是诸葛恪。”

    “诸葛恪?”法邈笑了一声,似乎有些不以为然。

    “这是天下大势,我们再说说你。”魏霸偏着头,打量着法邈:“你觉得你会到什么?”

    法邈沉默良久,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长叹了一声:“应该不会比现在好。”

    “我也这么觉得。”魏霸点点头,走到法邈身后。拍了拍法邈的肩膀:“伯远,就算不管天下苍生,为了你的前途,我也不能死啊。走,我们和毋丘俭打猎去。”

    魏霸走了几步。愣在那里的法邈才回过神来。他连忙追了上去,讷讷的说道:“将军,毋丘俭……来了?”

    “离此不足二十里。大概一顿饭的功夫就到。”魏霸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手。敦武和两个武卒走了过来,为魏霸披上甲,戴上头盔。魏霸把长刀插在腰间,紧了紧腰带,看了一眼还愣在那里的法邈,不由得皱了皱眉:“伯远,怎么还不披甲?小心流矢。这皮甲可不行,毋丘俭要想杀我。肯定会准备些利箭,箭可不长眼睛,不认识你法伯邈。”

    法邈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张开双臂,让武卒帮他穿上精制铁甲。比起皮甲,铁甲要沉得多。他顿时觉得步履都沉重了许多。

    魏霸抖了抖肩膀,自嘲的笑道:“有段日子没有亲自披甲上阵了,穿上这身甲胄,还有些不习惯,希望待会儿不要从马背上摔下来。要不然可真丢人了。”

    法邈忽然迈开大步,抢在魏霸前面向山下走去,大声说道:“将军,今天遇险,都是我的错,万死不能赎其罪。我当以身捍卫将军,以当其锋。”

    魏霸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跟了上去,与法邈并肩而行。

    “伯远,杀人这种事,我比你在行,你小心些,跟在后面,不要逞一时之勇。”

    法邈正要说话,看了半山坡的甲士们一眼,不由得一愣。在他们从山上下来的时候,甲士们已经披挂整齐,整齐的站在自己的战马旁,等待着出击的命令。人数虽然不多,却杀气腾腾,斗志昂扬,让人不敢直视,仿佛他们要面对的不是成倍的敌人,只是待宰的羔羊。

    不过让法邈惊讶的不是他们的训练有素和镇静,而是他们身边的战马。

    每一批战马身上都披着马铠,火红色的马铠。马铠遮住了战马的身体,遮住了战马的头部和颈部,只露出眼睛和修长的四肢。两百多匹战马,两百多具马铠,沿着山坡排成两列,像两道熊熊燃烧的烈焰。

    “将军,这就是……你给毋丘俭准备的礼物?”

    “怎么样,好看不?”魏霸笑吟吟的答道:“这是我魏家作坊刚研究出来的合金马铠,重量比普通马铠轻一半,防护能力却丝毫不弱。”

    法邈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这才知道魏霸信心从何而来。

    马铠不是新鲜物,在东汉末年就已经出现了。不过马铠很重,对战马要求很高,价格也很高,普通骑士根本装备不起,只有主将的亲卫骑有可能装备,数量也非常有限。有多少马铠,就成为实力的重要象征。官渡之战时,袁绍有马铠三百具,曹操只有马铠十具,以至于曹操对袁绍的羡慕嫉妒恨溢于言表。

    可是魏霸现在居然一下子拿出了两百多具马铠,法邈怎么可能不惊骇莫名。

    法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魏霸早在汉中的时候,就以改造铁臿为人所知,魏家铁作制作的铠甲也一直是蜀汉将领最喜欢的铠甲,不仅坚固美观,而且轻便,是难得的好东西。魏家铁作原本在成都,拿下南阳之后,就搬到了襄阳,由魏霸的嫂子习夫人亲自掌管。宛城出精铁,利用这个便利,加上魏家铁作的技术,打造出精良的马铠并不什么困难的事。他虽然不知道魏霸所说的合金是什么东西,但是他相信魏霸的技术,只要他说这东西好,那肯定就是好。

    在这方面,没有人会怀疑魏霸的能力。

    想到兴冲冲赶来的毋丘俭看到这些马铠时的表情,法邈忽然为毋丘俭感到悲哀。这么辛苦的赶来送死,真是悲剧啊。

    一个又一个斥候骑着马冲了过来。

    “将军,毋丘俭离我军二十里,南北相隔五里。”

    “毋丘俭离我军十里。”

    “毋丘俭离我军五里,全速冲锋。”

    魏霸翻身上马,动作利落,即使是披着重甲也没有影响。他从武卒手中接过长戟,高高举起。

    王双大喝一声:“上马!”

    “喏!”一百多名骑士轰然应诺,“哗”的一声响,骑士们已经翻身上马,动作整齐划一,显然训练多时,非一日之功。他们腰间插着长刀,马脖子左侧挂着上好箭的连弩,手中拿的不是长刀,而是有三个刃尖的长铩。

    长铩是战场上比较罕见的一种利器,因为其杀伤力远远大于普通的戟矛,所以只准宫中禁军装备。不过这些骑士手中的长铩与普通的长铩又不太一样。这些长铩刃部更长,更宽,和重甲士用的长刀更接近一些。与长刀相比,长铩两面开刃,头部有三个刀尖,又兼有长戟的作用,可以直刺,相比于普通的戟或铩,威力倍增。

    这样的武器当然也不是普通将士能用的,没有过人的体力,不经过长期的训练,这种武器只会成为摆设,甚至成为累赘,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作用。可是这些骑士是魏霸身边最精锐的战士,长年累月,没有别的任务,就是训练,这些武器恐怕早就像他们的手臂一样,成为身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可以想象,这些利器掌握在他们手中,会发挥如何恐怖的威力。

    法邈敬畏的看了魏霸一眼,眼神复杂。

    魏霸没有看法邈,他端坐在马背上,微微的仰起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慨的轻叹一声。

    “我喜欢风拂过脸庞的感觉。”他畅快得近乎呻吟:“我更喜欢这种以强凌弱的感觉。”

    ……

    毋丘俭看到了山坡上的那两道线,心头狂喜。魏霸没有走,魏霸还在白狼山,甚至还没有下山。

    我的运气太好了,这是上苍对大魏的眷顾,这是上苍对的我恩赐,这一定是武皇帝的英灵在天上护佑陛下,赐福于我。

    杀死魏霸,为国家除一大患,为陛下除一大患,立一大功。

    毋丘俭踩着马镫站了起来,举起长刀,迎风长啸:“杀——”

    “杀——”两百多名乌桓骑士和毋丘俭一样兴奋莫名。他们也许没有毋丘俭那么高远的志向,他们也许没什么心情为大魏和远在洛阳的皇帝陛下效力,但是他们清楚魏霸的首级值多少钱。

    杀死魏霸,带回一笔厚厚的赏赐,让婆娘和孩子开心的笑一回。

    他们举起了手中的战刀、长矛,拉开了手中的弓,纵马奔驰。

    在他们的侧前方,两队骑士同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他们伏在马背,人马合一,风驰电掣,将战马的速度催到极致,冲向那些正从半山坡冲下来的汉军骑士。

    马蹄翻飞,汇成一道惊雷,向白狼山汹涌而至。

    白狼山被他们的杀气震动,那块白色的巨石仿佛活了过来,昂首长啸。

    法邈感受着大地轻微的颤动,看着越来越近的魏军骑兵,看着被风扯得笔直的战旗,他的心也跟着颤抖起来。他抬起头,看着远处天边若隐若现的黑点,暗自叹了一口气。

    王双举起长铩,长啸一声:“加速,右向——”

    六十名骑士跟在他的身后,借着坡势开始加速,冲向北侧的魏军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