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93章 捉襟见肘

第893章 捉襟见肘

    李严虽然不服气,却也不得不承认诸葛亮的手段高明,至少让他在官面上找不出毛病。

    要把孟达从南阳调到关中来,自然应该先和魏霸商量一下,这个理由说得通,可是现实却行不通。魏霸人在东海,据说正率领水师出航,在大海上漂着,哪能说找就找?就算他人在广陵,公文来往,没有两个月也搞不定。如果诸葛亮再在里面搅一下,就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把事情办成了。

    而从凉州征调战马,组建骑兵,同样是一个饮鸩止渴的事。不是说有了战马就有了骑兵,关中能做骑兵的人大部分都被魏延带走了,剩下的一部分也交给了赵广,李严麾下现在只有不足千人的亲卫骑,这还是魏霸给他留的礼物,否则他连亲卫骑都配不齐。关中百姓大部分来自汉中,种地没问题,做步卒也绰绰有余,做骑兵就勉强了。要想迅速组建骑兵,那就必须从陇右征调合适的骑卒甚至骑将。

    那么,组建起来的骑兵还是他李严的骑兵吗?他在陇右什么根基也没有,相反,诸葛亮的门生姜维却是天水人。

    李严现在是彻底明白了诸葛亮的心计,却无可奈何。到关中是他自己主动要求的,诸葛亮没有强求他来。他不想要姜维在关中,诸葛亮就把姜维调到了敦煌,一切都随了他的愿,如果他还对诸葛亮口出怨言,那就不好说了。

    说来说去,还是他技不如人。在成都,他斗不过诸葛亮;离开成都。他依然斗不过诸葛亮。

    棋差一着,别手别脚啊。

    李严现在有些怀念在成都的时候。那时有了什么难题,他还能找马谡商量商量,现在马谡也在成都,相隔万里,就算是写信,一来一去的也要大半个月,根本不能像面对面商量那么方便。李丰心智一般。没什么好的建议,程安老成,精于会计,是个好帮手,不过最多也就是和杨仪相当,赵素倒是有点智谋,只是太懒散。不够主动。最重要的是他们都和魏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未必肯全心全意的帮他出主意。

    李严知道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原因所在,却已经来不及后悔了。连远在东海的魏霸都看出了危险所在,他又岂能不知道他即将面临的困境。如果曹魏要攻取关中,他拿什么来应付?潼关有魏家部曲陈祥在守着,问题不大,可是蒲坂怎么守?没错。他可以亲自去,有足够的步卒,也有足够的军械,守住蒲坂问题不大,可是如果魏军发挥骑兵的速度,从其他方向入关呢?

    他既没有足够的骑兵做为机动力量,也没有足够的步卒来严防死守,要想守住关中,怎么看都心有余而力不足。

    关中四塞,的确易守难攻。问题是没有足够的兵力,关中一样守不住啊。

    诸葛亮给他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他还当宝贝似的抢了来。一想到此,李严就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只可惜,他就是把自己的脸抽肿了,也解决不了眼前的问题。他本想想把孟达调到关中来帮他,现在也被诸葛亮否决了,只能另想他法。

    李严又想魏霸之前的提醒。一个多月前。他收到了魏霸的信,魏霸提醒他魏国有可能会起意重夺关中,关中面临着重大危机。他也预料到了李严没有骑兵,在关中根基不固的不利因素——正是因为他的提醒。李严才想调孟达入关中。除此之外,魏霸还向李严推荐了几个人。在李严看来,这几个人都不如孟达来得贴心,所以李严先放在一边,没有理会,现在孟达来不了了,他只得重新考虑魏霸的建议。

    魏霸推荐的几个人中,就有廖化。

    李严最觉得不可思议的就是廖化,因为廖化和魏霸几乎没有什么交往。如果一定要说有关系,那就是廖化曾经做过关羽的主簿,仅此而己,而且廖化后来和关家也没什么联系,相反和丞相府却走得非常近。廖化现在任扶风太守就是诸葛亮一手提拔的。

    魏霸推荐廖化,李严想来想去,觉得如果不是他们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魏霸建议他从诸葛亮留下的人里面挖角。魏霸本人就是这么做的,马谡原来是丞相的亲信,邓芝原来也是丞相的拥趸,后来都被魏霸成功的挖走了。魏霸建议他也这么做,未尝没有可能。

    李严会这么想,是因为除了廖化之外,魏霸还推荐了霍弋。如果说廖化还有与魏霸暗通款曲的可能,那霍弋则和魏霸一点关系也没有,他绝对是丞相的拥护者。

    考虑再三,李严觉得亲自赶往西部一趟,和廖化面谈。除此之外,他还要与陇山守将赵广、张睎,萧关守将陈式交流一下看法,就算得不到他们的帮助,也不能让他们成为破绽。

    临行前,他把傅佥找了过来,托付以长安之事。傅佥很早就跟着他,后来又跟着李丰镇守江陵,李丰到关中来,也把傅佥带了过来,算是他的心腹。李严要西行,李丰要留守长安,不过李严知道李丰是什么水平,不放心,这才让傅佥做助手。傅佥现在是征东中郎将,大将军府参军。

    交待好长安的事,李严带着亲卫骑赶往扶风。

    ……

    魏霸骑在田复赠送的战马上,迎着渐起的秋风,向白狼山方向急驰。

    法邈穿着一身软皮甲,紧紧的跟在他身后。敦武带着二十名武卒,在前后奔驰。王双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带着一百名精于骑术的重甲士,在魏霸两侧各五十步的地方保持警戒。

    所有人除了胯下的坐骑之外,还带着一匹备马。备马上驮着粮食和武器、甲胄,比起乘骑的战马,备马的负重要略轻一些,能够较好的保持体力。

    魏霸来到东海,部下的将士除了一部分魏家武卒和吴军降卒之外,绝大部分都是原来的海盗、*,这些人生活在海上,当然靠海吃海,饮食中包括大量的海鲜,特别是各种鱼类。海盗们生活不富裕,所以鱼的内脏也省不得扔掉,这也造成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效果:海盗们几乎没有夜盲症。

    那些海盗们不清楚其中的原因,魏霸却清楚这是鱼肝的作用。后世的人为了养生保健,服用鱼肝油是很常见的事,鱼肝油中富含维生素a和维生素d,对防治夜盲症有不错的疗效。魏霸到了海上之后,有了大量的原料来源,就逼着所有的士卒一起吃鱼肝油,自己以身作则,只要打到鱼,基本就不动随身携带的存粮。

    这么做的结果就是将士们的视力,特别是夜视能力都不错,而且每天有海鲜吃,这是普通士卒以前不敢想象的好事,对他们的体质增强也有莫大的帮助。不仅是人如此,就连战马都跟着沾光。

    限于空间问题,魏霸这次出来带的战马有限,总共只带了两百多匹,是供贴身护卫的魏家武卒骑乘的。这其实就是万一打了败仗时,保护魏霸以最快的速度逃离险境的保障,当然不能亏待了它们。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战马吃得比普通的士卒还要好。

    魏霸前世虽然不是畜牧专业的,可是他也知道在动物饲料中添加一定的蛋白质有利于保证动物的营养,比起吃单纯的草料,有混合饲料喂养的战马体力要强得多,更何况在海上蛋白质的获取要比草料来得容易得多,这些战马吃上掺有鱼粉、大豆的混合饲料也就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两百多匹骠肥体壮的战马,奔跑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一个个兴奋莫名。虽然在船上的时候,它们每天都会被牵出来遛上一个时辰,可是船再大,哪里能和草原相比。闻着略寒的秋风,这些战马突然醒了过来,一个个昂首奋蹄,精神抖搂。如果不是背上的骑兵着意控制着速度,它们也许会迫不及待的全速奔驰。

    “马力不错,就算遇上敌人,我们打不过,也能逃得掉。”魏霸轻挽马缰,和法邈并肩奔驰。眼前的景色让他也心旷神怡,身心舒畅。

    “将军所言极是。”法邈看着远处的天地交接处,眼神警惕。是他力主魏霸行猎白狼山的,虽说经过仔细的推算,他相信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他依然不敢放松。如果魏霸有什么闪失,那他这辈子就算完了。“毋丘俭虽然已经退了五日,可是他全是骑兵,来去如风,一日百里,万一不顾性命,要与将军共存亡,依然不可大意。”

    “嘿嘿,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才能见牛羊,我们行走在一片草海之中,又特意绕了路,除非是倒霉到了极点,或者是毋丘俭运气好得爆棚,否则就算他想来伏击我,怕是也很难迎头相撞。”

    “话虽如此,还是小心为上。”法邈颌首同意魏霸的看法,却仍然坚持自己的想法。“白狼山附近还有乌桓人,如果有人碰巧发现了我们的踪迹,并且通知了毋丘俭,还是很危险的。”

    魏霸哈哈大笑,他转过头,看看法邈:“伯远,我其实还是有些期待的,如果毋丘俭不来,岂不是不够刺激?”

    法邈哭笑不得。“将军,相比较于刺激,我更希望安全。我们还是速去速回,在白狼山周围行猎半天,立刻返回,以免发生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