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82章 攻其必救(第一更)

第882章 攻其必救(第一更)

    下邳,一场意外的战斗刚刚结束,千余魏军将士抱着头,跪倒在路边,神情沮丧。

    他们不能不沮丧。睡到半夜被人揪起来,面对着寒光闪闪的战刀,没来得及反抗就被俘虏了,这种遭遇不论落到谁头上,谁都会感到郁闷,何况他们还是魏军中的jīng锐。

    很多人还没有回过神来,不知道敌人是怎么来到他们面前的,分明昨天入睡前还安然无恙,敌人还在两三百里以外,怎么半夜就到到了下邳。

    魏军莫名其妙,汉军却兴奋莫名。这几个月来的辛苦总算看到了成果,看起来有些愣的横海将军周胤不仅不愣,而且很狡猾。跟着这样的人打仗,辛苦是辛苦一点,但是立功机会大,保命机会也多,总的来说,还是值得的。

    奇袭下邳的当然是周胤和丁奉。

    周胤是主将,有生以来,他第一次dú lì统领上万人马,不用再受别人牵制,这是他在吴国从来没有享受过的待遇。为此,他鼓足了劲,要打一个漂亮的胜仗。

    丁奉也差不了多少。在吴国的时候,他只领了数百人,只能跟着别人后面冲锋陷阵,跟了魏霸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他都是魏霸的牙门将,负责魏霸的安全,dú lì领兵的机会也不多。每次跟着魏霸进行战前会议,他都会有一种憧憬,希望哪天自己也能领兵出战。

    这次,他的愿意终于实现了。

    魏霸离开广陵的时候,他们几乎是一穷二白,周胤只有千余部曲,丁奉手下也只有不满千的蛮兵,其他人都被魏霸带到东海去了。魏霸走的时候,吩咐他们准备一个大军营,至少要能住万人。他们当时还以为是开玩笑。不过后来两个月的时间里,陆续赶到的新兵让他们喜出望外,魏霸说得一点也没错,足足一万人,将他们准备的大营住得满满的。

    周胤、丁奉都曾经在吴郡呆过一段时间,从这些人的口音可以听得出来,这些人里面有一半是吴郡、会稽等地的人,可能原本属于某个家族,现在接到了某些人的命令,赶到广陵来增援的。他们比较抱团,派系分得很清楚。另外一半人就比较杂了,口音、穿着表示,他们都是山里的蛮子。

    江南丘陵众多,极易藏身,不愿意接受吴国统治的人只要愿意抛弃山外的富庶生活,往山里一躲,谁都很难找到他们。他们统称山越,其实里面有很大一部分人都是受过教化的百姓,其中不乏原本家业不小的,只是后来与孙家不合,这才遁入山林,甘愿做一个蛮子。

    不管他们怎么来的,有了一万人,周胤、丁奉的胆气足了,决定打一个开门红,给魏霸挣口气。为了这一天,这一个多月以来,周胤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训练这些将士的体能,其疯狂程度就连看惯了魏家武卒训练的丁奉都有些吃惊。

    不过,现在丁奉明白了周胤的用意。因为有足够的体能,他们才能两rì一夜急行三百多里,突然出现在下邳城下,并且立刻投入战斗。下邳城根本没准备,一鼓而下。

    丁奉感慨不已。他从来没有看到魏霸对哪个人这么用心,也很少看到魏霸用心结交某个人, 唯独对周胤,魏霸花了不少心思。原本他还以为是因为周胤的父亲是周瑜,现在看来,魏霸这么看重周胤,还是因为周胤本身的能力。其实想想也很正常,魏霸出道以来,几乎是战无不胜,唯独一次遇险,就是在辰水被周胤围住。那一战,如果不是周峻不够果敢,周胤很有可能生擒魏霸,也就没有魏霸后来辉煌的成就了。

    丁奉对周胤佩服得五体投地。这人脾气虽然臭,本事还是有的。

    “将军,立刻组织城防吧。”丁奉提醒道:“我们来得急,没有带大型军械,一旦魏军反扑,我们挡不住。”

    “不。”周胤摇摇头:“把俘虏捆起来,留几个人看着。我们继续向西。”

    “向西?”丁奉一愣:“打彭城?”

    “对,打彭城。”周胤一摆手,亲卫铺开地图,周胤俯视着地图,轻描淡写的说道:“下邳虽然重要,可是位置太偏东了,不足以震慑曹睿。拿下彭城,谯郡就在我们的威胁之下。曹睿怕我们扒他的祖坟,一定会派兵来战。这就叫攻其必救。”

    丁奉半晌没有说出话来,他看着一脸平静的周胤,心道这货果然和少主脾气相投,动不动就准备扒人家祖坟啊。曹魏的老家就在谯郡,一旦拿下彭城,再向西进至睢阳,就有可能和颍川的陆逊左右夹击,把谯郡置于身后。曹cāo、曹丕以外的曹家人都葬在谯郡,如果谯郡失守,祖坟不安,预示着曹魏已经失去了天命,对曹魏人心来说,无异于是一个重大打击。

    这的确是攻其必救。

    丁奉不再犹豫,立刻重整队伍,稍作休整之后,立刻出发。

    两天后,他们突然出现在彭城。和下邳一样,彭城守军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彭城失守。

    这一次,周胤没有再西进,他下令加固彭城城防,做坚守的准备。彭城是个战略重地,原本城防就比较坚固,若不是周胤来得太突然,彭城守军没有准备,他根本没有一点机会拿下彭城。尽管如此,周胤还是不满意,他让人把彭城的房子拆了一大半,屋梁、砖石全部当作战略物资。他对那些准备暴力抗拒拆迁的百姓说,你们放心,车骑将军有的是钱,今天拆你们一间旧房子,到时候赔你们两间新房子。

    有了这个保证,再看看周胤身后那些蛮子杀气腾腾的眼神,那些百姓松开了手里的铁锹、钉钯。

    丁奉却不由得为魏霸的荷包担心起来。

    ……

    洛阳。

    曹睿紧急召大将军司马懿入宫。

    看完彭城、下邳先后失守的战报,司马懿也吃了一惊:“不可能,扬州的周胤只有两千旧部,其他的都是新兵,刚刚征集起来,不可能完成如此高强度的奇袭。”

    曹睿yù哭无泪。刚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和司马懿一样觉得不可思议。自从魏霸东下,东方就成了曹睿最关心的区域。周胤有多少人,他非常清楚,他也觉得周胤至少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来整合大军,而且就算出战,他也不会执行这种狂飚突进的战术。原因很简单,他没有骑兵,进的时候可以出人意料,取奇袭之效,可是一旦被魏军骑兵缀上,他想退就没那么容易了。

    就是因为考虑到这些因素,所以他没有太把周胤放在眼里,而把注意力转到了青州。魏霸在海岛上建立基地,又率水师出海,这些都让他非常紧张,可是他万万没想到,青州还没有发生战事,徐州先出事了。周胤像一个疯子,一口气向前突进三百余里,攻占了彭城、下邳。

    如果周胤再西进,那魏国的龙兴之地谯沛可就失守了,对曹魏来说,这是天命不在的象征。曹睿不敢怠慢,立刻召司马懿进宫商量应对措施。

    司马懿官场经验丰富,在短暂的紧张过后,他冷静下来。

    “陛下,谯郡是五都之一,自然不可落入敌手。不过,与谯郡相比,洛阳是国都所在,更不可大意。陆逊重兵驻扎在颍川,虎视洛阳已久,只是碍于洛阳城坚,才不敢轻举妄动。若大军轻出,陆逊怕是不会坐视啊。”

    曹睿点点头:“司马公,你说的朕也清楚,可是谯郡是祖宗坟茔所在,岂能坐失?依朕看,周胤轻军冒进,不可持久,大军一出,他自然退去。就算陆逊要战,他也未必是司马公的对手。”

    话说到这个份上,司马懿不好再说什么。他退而求其次,建议让张郃率五千jīng骑先驰援睢阳,他率大军跟在后面,随时准备回援洛阳,如果张郃能配合睢阳守军夺回彭城,那当然再好不过。如果不能,他再迅速东进也不迟。

    曹睿同意了。

    一天后,张郃率领五千出洛阳。

    ……

    颍川,许昌。

    陆岚匆匆走进了中军大帐,还没等站定,就兴奋不已的说道:“将军,司马懿出洛阳了。”

    陆逊放下手中的书,抬起眼皮看了陆岚一眼,笑道:“这不是意料之中的事么,有什么好激动的。”

    陆岚摇摇头。他是陆逊最亲近的人,中军的机密事宜都会通过他,从青州来的战报,从彭城来的战报,都会经过他的手送到陆逊手里,他当然清楚司马懿进兵兖州是意料之中的事。

    可是他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魏霸现在有多少兵力,他是非常清楚的。他的大部分兵力都在荆州,带到东海的人非常少,他又让夏侯玄和孙韶出海,去找什么夷州,又带走了一部分人马,魏霸居然还能海陆同时出兵,让整个青州都惶惶不安,不得不说他有点手段。

    陆岚也明白,在这其中,陆家和张家都出了不少力,周胤新集结起来的一万多人中,至少有一半是陆家和张家出面帮忙募集的,剩下的那一半,则是魏霸手下的那些装神弄鬼的天师道信众骗来的山越、楚蛮。

    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内征兵一万人,足以让人惊骇不已。

    陆岚忽然说道:“我想起一个人。”

    “谁啊?”

    “张角。”

    陆逊想了想,也不禁笑了起来。“以鬼神惑众,这一点魏霸的确很象张角。以道术惑众,这一点魏霸的确也像张角。不过张角的道术只能惑那些愚昧的黔首,而魏霸的道术却是真正改变了战场,两者不可同rì而语。如果你把魏霸当成张角那样的妖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不过,他的确挺妖的。”陆岚坚持道……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