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81章 杯弓蛇影(加更,求月票!)

第881章 杯弓蛇影(加更,求月票!)

    随着四艘巨舰从交州赶来,正式服役,冯进等人终于有了梦寐以求的战舰,魏霸自用一艘作为旗舰,冯进、傅兴和诸葛直也各自拥有了一艘巨舰作为旗舰和主力战舰,与夏侯玄、诸葛诞一样,真正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大将。

    冯进、傅兴没什么好奇怪的,他们都是魏霸的老朋友,一个曾经为魏霸改造战船提供了最初的图纸,一个和魏霸有过命的交情,他们受到重用是意料之中的事。诸葛直得知自己也将拥有一艘巨舰的时候,却非常惊讶。他既是吴国降将,又是诸葛氏人,在诸葛诞已经成为魏霸麾下一员的时候,他就没指望过再和诸葛诞并肩而坐。

    不是他觉得自己水平不够,而是他知道官场上有些毋须言明的规矩。魏霸和诸葛亮的分歧始终存在,他作为诸葛亮的族人,魏霸压制他的升迁,不让诸葛氏的力量太强,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如果魏霸不给他巨舰,他也没什么好失望的,因为他本来就没有希望,最多只是有些遗憾而已。

    当魏霸宣布他将拥有一艘巨舰,与冯进、傅兴等人并肩的时候,诸葛直愣了半晌,躬身一拜:“愿为将军效犬马之劳。”

    很多人对魏霸的做法不解,有资格拥有巨舰的人还有不少,比如张威就不错,不论是能力还是忠诚度,都比诸葛直更合适,实在不行,把周胤调过来也比诸葛直强。

    魏霸自有主张。他很清楚,冯进等人水战技术是不错,可是他们通晓的是江面上的水战,这里真正通晓海上水战的人只有诸葛直,让诸葛直成为一员,既是给冯进等人一个榜样,也是给他们竖立一个对手。有了足够份量的竞争对手,他们才不会自以为是。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诸葛直和诸葛亮的关系更远,远不如诸葛诞来得亲近,他能用诸葛诞,就能用诸葛直。诸葛亮为什么有人格魅力?就是因为他自身正,虽不敢说什么事都挑不出毛病,但大部分情况下,他还是公平的。要想和诸葛亮做对手,做小人、玩yīn谋只会死得更快,不如君子坦荡荡,大家都玩阳谋。他比诸葛亮年轻三十岁,耗时间也能耗死诸葛亮,大可不必急功好利,授人以柄。

    魏霸麾下对人心把握最准的是法邈,所以他也最快的理解了魏霸的用意,不经意的几句挑拨,冯进等人就战斗意志爆涨,天天和手下的将士们混在一起,同吃同住,一方面是增进感情,另一方面也向那些由海盗改编来的将士讨教海上生存经验。

    在这种互相竞争的心态下,他们的能力迅速增加,两个多月后,站在刚刚完成的沙盘前,魏霸宣布第一次远航。

    诸葛直居前,魏霸自己居中,冯进殿后,傅兴率三千人留守。远航的三只舰队相隔二十里,相当于海上航行一个白天的路程,以便互相支援。每部有巨舰一艘,中型战舰四到八艘不等,任何一部都有独力与小批海盗对抗的能力,就算遇到青徐水师,他们也有一战之力。

    “听明白了吗?”魏霸环视一周,淡淡的问道。

    诸葛直等人轰然应喏。

    “记住,我们现在不是要攻营州,只是熟悉水情。”魏霸又道:“这次是第一次战前演练,这样的演练,我们还会进行很多次。这次演练完之后,会有一部分将士返乡探亲,同时有一批将士会从荆州赶来集训。我计算了一下,两年大概四到五个轮回,我们的将士大概可以正式作战。”

    他笑了笑,嘴角微挑:“这半年时间,不仅是训练普通将士,也是检验你们几个能力的时候,并不是说现在领兵的到时候就一定能上阵,你们要清楚,还有人在等着把你们顶掉,就是首发位置,也是可能变化的。”

    冯进等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挑衅的表情。

    魏霸安排妥当,择吉rì,祭旗出海。

    ……

    王凌最近很头疼。

    自从魏霸将大营移到海岛上,王凌就把自己的大营扎在了附近的朐县。朐县属徐州,不过现在徐州大部分已经被孙韶攻占,剩下的一小部分再设立一个刺史也没有意义,曹睿干脆把这些地方划入青州,一概由王凌负责了。

    王基作为青州刺史府别驾,负责与所领范围内的世家大族打交道。他很快就敏感的觉察到了涌动在徐州、青州、甚至兖州范围内的那股暗流,有人在暗中撺掇这些世家大族抗捐抗赋,而且以优厚的利润吸引他们与魏霸做生意,即使是王凌下达了严厉的命令,依然有大量的生丝和丝织品外流。

    王基不知道是谁,但是他觉得有可能是麋家的人,所以请王凌驻扎在朐县,严密控制麋家,打算抓捕这个在暗中兴风作浪的人。不过很可惜,他在朐县呆了两个多月,也没能揪出那只黑手。

    相反,青州的各个大市都出现了不太稳定的局面。

    这让王基很挠头,也让王凌很头疼。

    正在王凌上火的时候,他的次子王鹏快步走了进来,在王凌面前站定,喘了一口气:“父亲,岛上有动静了。”

    王凌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他出兵了?”

    “嗯,一支舰队向东去了,船倒是不多,看样子也就是一两千人。”王鹏的眼神有些狐疑,似乎不太明白魏霸的用意。“一两千人能干什么?不会是疑兵吧?”

    “也有可能是先锋。”王凌沉吟道:“既然是向东去了,那应该不是朐县,也许是去成山,在那里也有一个大海岛,上面也有人活动。从那里折向西,可就是营州了。”

    “那我去成山吧。”王鹏跃跃yù试。

    王凌看了他一眼,同意了:“你和田将军保持联系,最好让他派一支骑兵保护你去。”

    “喏。”王鹏答应了,兴冲冲的转身就走。

    王凌有四个儿子,都与众不同。长子王广,字公渊,三十出头,现在在洛阳朝廷做尚书,不久前到青州来传诏,然后就回去了。留在洛阳的还有三子王彪,字金虎,幼子王嵩,字明山,都弓马纯熟,文武双全。跟在他身边的只有次子王鹏,字飞枭,shè得一手好箭,能左右开弓,熟读兵法,是王凌的得力助手。

    王凌要坐镇青州,总揽全局,让王鹏带一部分去增援成山,自然是最合适的人选。

    王鹏立刻带着王凌的手令去找田豫,田豫二话不说,亲自率领三千铁骑,和王鹏一起赶往成山。

    青州也就是后世的山东半岛,成山在最东部,是刀尖尖。汉代的时候,山东半岛开发还远远不足,青州最富庶的地方集中在西部的临淄一带,东莱郡地方不小,却只有十二个县,其中八个集中在北部海岸边,南部岸边基本没什么人烟。如果是在平时,根本没人会关心这里,现在情况不同了,为了防止魏霸在沿岸某个地方登陆,他们不得不沿着海岸线前进,尽可能不让魏霸脱离自己的视线范围,保持严密监视。

    骑兵的速度不成问题,可是补给却成了大问题,沿途没有多少百姓,这三千多骑兵的人吃马嚼就成了一个严重的负担,随身携带的毕竟有限,扰民就成了难以避免的选择。

    仗还没有开始,东莱的百姓就对路过的骑兵怨声载道。相比之下,魏霸随身带着补给船,根本无须上岸,就算上岸,也只是取一点淡水而已,根本无须盘剥沿途的百姓,倒是给东莱的百姓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魏霸一路向东,用了十来天的时间赶到成山,田豫、王鹏也赶到了成山,可是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魏霸靠岸,在成山角驻营,他们却不敢上前攻击。魏霸有近八千人,海里还停泊着三艘巨舰,十余艘楼船,上面架设的霹雳车、连弩车毫不掩饰自己的凶悍,田豫相信,如果发动攻击,首先会领教这些连弩车和霹雳车的威力。

    好在成山角也没什么战略价值,田豫只要看住魏霸,不让他有偷袭的机会就行,倒也没有把魏霸击杀在此的硬任务。双方相隔三十里,除了斥候互相守望之外,倒也相安无事。

    数rì后,魏霸再次起程,转过成山角,沿着海岸,向西驶去,逼近营州。

    田豫一面派人通知前方的各县加强守备,一面派出密集的斥候,保持严密的监视。可是这一次,他即使有铁骑,想跟着魏霸也不容易了。营州的守军不是魏军,而是公孙渊的部下,他们自忖守不住营州,只得请田豫等人来帮忙,可是他们又不肯轻易将营州拱手相让,所以只肯和田豫合作,不肯让田豫进入他们的防区。

    这样一来,田豫连强征补给都成了问题,更别提监视魏霸了。而魏霸更是将战舰驶离海岸,脱离了他们的视线,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上,彻底失去了踪迹。

    营州顿时风声鹤唳,沿岸各县全部进入战备状态,就连远在北海的王凌也不敢怠慢,一万大军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征支援。

    整个青州都紧张起来,甚至在大海对面的公孙渊得到消息后,都有些坐立不安……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