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76章 鸠占鹊巢

第876章 鸠占鹊巢

    孙韶很意外,半晌无语,最后佩服的看了魏霸一眼,躬身施礼。

    他说的这三个人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三个孙家子弟。

    孙绍是孙策的儿子,一直闲散在吴,不仅谈不上封侯,就连一个提得上嘴的爵位都没有,更别说是领兵征战了。他就是孙权心里的一根刺,谁也不敢轻易去碰。即使孙韶身为孙绍的义兄,也轻易不会提及此事。

    孙松是孙翊之子,他比孙绍强一点,算是做了官,封了侯,马马虎虎的有点体面。不过他也没有领兵,还是个闲人。

    孙泰是孙匡之子,他的母亲是曹操弟曹德的女儿,按辈份说,他和夏侯玄平辈。孙匡因为和曹氏联姻,在孙氏兄弟之中也是不受欢迎的一个,他一直未能出仕,二十岁就死了。孙泰成年之后,做了长水校尉,和孙松一样是个闲职。

    这三个人,是孙权宗室中受到压制最厉害的几个人,孙韶要求带他们几个出征,有两重意思:一是表示对孙权既往政策的不满,二是试探魏霸。这些人如果出征立功,孙家的势力就有可能重新抬头,通常来说,魏霸出于谨慎的考虑,一定不会同意他这个要求。

    没想到魏霸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刻答应了。孙韶不得不承认,这个年轻人要么是麻木,不通世故,要么就是肚量过人,容得下任何一个人。

    从种种迹象来看,魏霸似乎不像麻木的人。后一种解释更合乎情理。

    孙韶非常满意。

    魏霸随即又叫过两个人:“将军,你出征海外的时候。这两个人将接管你的防区。你们先认识一下,待会儿就可以做一些交接了。”

    孙韶定睛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周胤?你怎么……”

    周胤撇了撇嘴:“横海将军周胤,见过孙将军。”

    孙韶打量了周胤片刻,冷笑道:“原来升职了,怪不得,怪不得。”

    周胤冷脸以对,夏侯玄却接上了话头。笑眯眯的说道:“孙将军,他可是凭战功升职的。”

    “是么,真没听说他入汉之后立了什么样的功,可以一跃而成为横海将军。”

    “不瞒你说,我军能从吴郡一路打到豫章,周将军是首功。”

    孙韶大吃一惊,头皮一阵发麻。

    周胤眼神微缩:“将军在广陵多年。想来是没遇到什么对手,这战术……很多年都没什么进步啊。”

    孙韶面红耳赤,瞪着周胤,半天没说出话来。现在他明白了,为什么夏侯玄、诸葛诞以书生领兵,一出手就么高明。把吴军水师打得落花流水。原来他们的身后藏着周胤这么一个对东吴水师了如指掌的人啊。这么说来,一切就顺理成章了。

    孙韶敬畏的看了魏霸一眼,心里感到一阵后怕。他知道周胤心里有怨气,不想与他多纠缠,转过头看着魏霸推出的另外一人:“这位……好眼熟。”

    丁奉躬身施礼:“庐江丁奉。曾经跟随折冲将军、辅国将军征战,五年前从车骑将军。”

    孙韶想起来了。他没有像对待周胤那么刻薄。在他眼里。丁奉这样的将领根本不值一提。

    夏侯玄微微一笑:“他的夫人就是折冲将军甘兴霸的幼女。”

    孙韶再次震惊了。甘宁还有女儿在世?他随即一阵心惊肉跳,甘宁死后,孙权对他的后人可不怎么厚道,甘瓌的死,在很大程度上和孙权有关。现在甘宁的女儿女婿又回到了江东,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来。魏霸挑这么两个原是吴将的人来接管他的防区,看来也是处心积虑的计划,怪不得他刚才答应得那么爽快,原来他早有准备。

    魏霸将孙韶的震惊看在眼里,他不动声色的说道:“孙将军,你的旧部,你只要愿意带走,都可以带走,我再重新招募就是了。我已经和陆伯言、张惠恕他们商量好了,他们会帮我出面招募新兵的。”

    孙韶在心里暗自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没什么和魏霸谈判的资本了。魏霸根本没想要他的兵,有陆家、张家支持,再有神将的赫赫威名,魏霸招募起万把人是很轻松的事。相比于接收他的旧部,这样做需要的时间更长一点,可是也避免了很多麻烦,基本上不会出现指挥不动的情况。

    对于魏霸来说,时间不是问题,钱也不是问题,他当然没必要接收他的旧部,产生不必要的矛盾了。

    双方实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孙韶爽快的接受了魏霸的提议,带走了自己的八千多旧部,剩下的人都交给了魏霸。周胤和丁奉二人接手,对那些人进行挑选,愿意当兵,条件也不错的留下,那些老弱一律遣送回家务农。

    半个月后,孙韶带着八千多精锐登上了战舰,和他同行的还有孙绍、孙松、孙泰三人。在离岸之前,孙韶给孙权写了一封长信,详细说明了事情的经过,并将魏霸这半个月来在广陵所做的一切向孙权做了汇报。

    孙权接到信后,仰天长叹。

    ……

    仰天长叹的不仅仅是孙权,还有新晋燕王公孙渊。

    蜀汉朝廷的使者魏兴经过一个多月的奔波,终于赶到了襄平,递上了天子的诏书,要求公孙渊向成都朝廷称臣,共伐逆魏。

    公孙渊本想一通嘲讽将魏兴轰出去,他已经接受了曹魏的封赐,怎么可能再接受蜀汉朝廷的呢。再说了,曹魏就在身边,蜀汉却远在千里之外,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知道该选哪一个。

    可是,话到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他想起了管辂的那句断语。

    魏霸的远征计划在一个多月前传到了他的耳朵里,不够详细,但是足够说明问题。公孙渊又不傻,他当然知道魏霸想干什么,封一个王,然后利用辽东的战马资源组建骑兵,把辽东当成一把插向曹魏后背的尖刀,对魏霸来说是一件奇功,可是对他公孙渊来说,接受了这个称号,就等于被绑上了魏霸的战车,不管他答应不答应,魏霸都会占据辽东,他最后只剩下一个空头王爵,就和现在的吴王孙权一样。

    出于这个考虑,他接受了曹魏的封号。至少曹魏目前没有可能远征辽东,不会影响他小王国的独立。

    然而,该唾蜀汉使者一脸口水的时候,他却犹豫了。

    与蜀汉朝廷撕破脸,是不是理智?眼下看起来,似乎是蜀汉离得太远,可是几年后呢,谁知道会是什么局面。五年前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蜀汉会掌握主动权啊。

    公孙渊很想找管辂来卜一卦,只是那次以后,管辂就再也没有露过面,彻底失踪了。

    公孙渊让人把蜀汉使者送到驿馆休息,然后找来了儿子公孙修,让他到驿馆去探探魏兴的口风。

    公孙修领命,来到驿馆,很客气的请见。坐下之后,说了一些不咸不淡的客套话,然后诉起了苦。什么辽东弱小,不是曹魏的对手,只好委曲求全,暂时与曹魏虚以委蛇之类的。

    魏兴看着公孙修,一声不吭,直到公孙修自己都觉得无趣,闭上了嘴巴,这才漫不经心的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成都太远,鞭长莫及?”

    公孙修尴尬的笑了一声,不置可否。

    “你们知道我家少主,车骑将军已经到了广陵吗?”

    公孙修摇了摇头,一脸的茫然:“车骑将军到广陵了?”

    魏兴知道他有装。就算他不知道魏霸已经到了广陵,也应该知道魏霸在赶往广陵的路上,上万人的大军行动,根本无法掩饰行踪,除非公孙渊父子对即将面临的危机漠不关心,否则他们肯定能猜到接下来的事。这对父子狡猾如狐,贪婪如狼,怎么可能毫不知情呢,他们不过是故作姿态罢了。

    “广陵的确是远了一些,你们不知道也正常。不过,如果我不能带一个让车骑将军满意的结果回去,我相信你们很快就会感受到他的存在。”

    公孙修眨了眨眼睛:“车骑将军准备好攻击辽东了?”

    “攻击辽东的准备还没有好,不过,攻击营州却不是什么难事。”魏兴笑嘻嘻的看着公孙修,“如果你们有兴趣,不妨准备好水师。”

    公孙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车骑将军有天下至强的战船,我们怎么敢和他进行水战。不过,营州可是青州的一部分,你们要取营州,恐怕魏军不会让你们轻易得手吧。在海上,你们称雄,到了岸上,还是魏军铁骑更强一点。”

    魏兴轻轻颌首,表示同意。“不错,我军取营州,魏军一定会全力反击。可是,魏军现在还有多少铁骑,在防守洛阳的同时,他还有余力支援营州吗?”

    他抬起手,打断了正欲反驳的公孙修:“不瞒太子,我从成都出发的时候,我家少主就说过,令尊是少有的枭雄,只是偏于一隅,目光不免短浅了一些。不给你们一点厉害看看,你们是不知道该听谁的。”他咧嘴一笑:“所以,取营州,意不在地,就是要让你们看看,是曹魏厉害,还是我们更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