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74章 世家之心

第874章 世家之心

    众将被魏霸说得无地自容,却也没有人能拉下脸面,现在就来和陆逊推杯换盏.魏霸也不强求,一边喝着酒,一边和陆逊聊起了古今战事,天文地理。

    说到精彩处,两人相视而笑。

    冯进等人虽然没有插嘴,却竖起耳朵听着。他们也都是有实战经验的战将,心里有强烈的建功**,平时也比较留心这些事,多少都有点自恃其能,总觉得自己没能飞黄腾达,并不是因为水平不够,而是没有机会,跟着孟达、李丰这样的庸将,只好自认倒霉。现在听魏霸和陆逊谈论,这才发现他们的眼光境界都大大不足,同样的战事,经过陆逊和魏霸一分析,很可能完全是另外一个感觉。

    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大概就是冯进等人现在的感觉。嘴上不服气,心里却不得不承认,如果再次和陆逊相遇,他们还是没多少取胜的机会,报仇雪恨基本上是痴心妄想,能不像十年前那样一败涂地已经是福星高照了。

    到了这时候,他们也理解了魏霸的用意。请陆逊做主将,一方面是他的确有这个能力,另一方面是让他们有个观摩的机会,看看真正的名将是怎么用兵的,对他们的成长大有裨益。

    接风宴有些沉闷,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在说话,其他人都竖起耳朵,闭上嘴巴听。沉默间甚至有些冷漠,可是当局者却知道,今天这顿酒喝得大有收获。

    宴后,魏霸轰散了众人,把陆逊留下,重新摆上茶,然后让人铺开了地图。

    水开了,茶香四溢,魏霸提起铜壶,给陆逊添了一杯茶,笑道:“将军尝尝,这是我蜀中的国茶。”

    陆逊接过杯子,笑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我知道的那点东西,将军都已经知道了,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又何必再这么客气?”

    魏霸也笑了:“将军误会了,这可不是有求于你。这是替刚才那帮竖子向将军道歉的。”

    陆逊笑了笑:“无妨,他们的心情我能理解。”

    “那倒也是。”魏霸在陆逊对面坐下,捧起一杯茶,浅浅的呷了一口。“令**璋已经入宫为郎,他学问不错,为人沉稳,丞相和大将军对他印象都不错。”

    陆逊眉毛一挑。

    “闻说你的从妹为了弟妹,至今未嫁。皇后颇为赞赏,想征她入宫为女官,不知道陆将军意下如何?如果愿意的话,她可以把弟妹一起带到成都,与子璋作伴,也是一件好事。”

    陆逊抬起眼皮,静静的看着魏霸。魏霸含笑不语,低头呷茶。

    “将军,你的一片好意……”

    “不是我的一片好意,是丞相的一片好意。”

    “丞相?”陆逊一愣,随即苦笑着摇了摇头:“孔明果然是滴水不漏。”

    “将军,这也是一片好意啊。你刚才也看到了,诸将对陆将军可是恨之入骨。其实,最恨将军的不是他们,而是陛下,你说是不是?丞相这么做,也是为了凸显将军的地位,让那些人不能轻举妄动。”

    陆逊斜睨着魏霸:“这件事里面,有没有你的功劳?”

    魏霸掐起指尖,得意的笑道:“实不相瞒,有那么一点点。”

    “果然。”陆逊仰天长叹,“我陆逊何德何能,居然能让丞相与将军两位奇才如此在意。看来,我不认命也不行了。”

    “将军这就对了,人不能与天斗。顺天应人,大吉。”

    陆逊撇了撇嘴,没有接魏霸的话头。被诸葛亮和魏霸联手算计了,他并没有什么不安,相反倒有些释然。有成都朝廷出面,他以后脱离吴国,归入大汉是顺理成章的事,就连孙权也不能说什么。与其说诸葛亮和魏霸给他下了一个套,不如说他们帮他解开了一个套。

    而他的报答只能是努力作战,确保对曹魏的压力,实现成都朝廷预定的战略目标。

    陆逊的肩上仿佛卸下了一个千钧重担,整个人焕发出了勃勃生机。他一口将杯中的茶饮尽,伸手提起壶,给魏霸续了一点,又给自己添了一杯。

    “将军,听说你在成都讲天下之势,精彩纷呈,我恨不能身逢其会。今曰无事,将军能否让我也开开眼界?”

    “你真想听?”

    “当然。”

    “那好。”魏霸起身,打开旁边的一个箱子,从里面拿出一部书来,小心的放在陆逊面前。“这是丞相让人入胡市收集来的资料,我说的那些尽在其中。我魏家书坊刻版出品,首印三百部,一抢而空。我特地给将军留了一部。”

    陆逊惊讶不已,放下茶杯,拿起书,翻了两页,油墨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他从头开始看起,先看了目录,便已经惊叹不已。三国以前的书,是没有目录一说的,只有看完了全文,才能明白究竟讲些什么。有了目录则不同,看一遍目录,就能知道大致内容。陆逊虽然不知道目录是怎么回事,可是他聪明过人,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的用意。

    “地理,风土人情,兵力,矿产,这部书很全面啊。”

    “内容够广博,深度却不够。毕竟都是些道听途说的,没有经过实际考证,其中错误必然不少。”魏霸却有些不以为然,淡淡的说道:“不过,能给天下读书人打开眼界,这本书将来必然会青史留名的。”

    “将军的战舰之会也会青史留名。”陆逊笑了起来,将书放在肘边,轻轻的拍了拍:“以后不怕军中**了。”

    “将军,可不要将此书当成消遣之物。”魏霸提醒道:“武帝开西域,由张骞出使起。我大汉能不能再一次迈出脚步,走向更广阔的天地,就从此书起。若是只当成一本茶余饭后的闲书,那将军也许会错失良机。”

    陆逊目光一闪:“将军放心,我会留心的。若真如将军所说,我纵使不能躬逢盛事,也会让我儿陆抗附将军骥尾。”

    魏霸松了一口气,举起杯,和陆逊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他费了那么大的心血,又是演讲,又是编书,为的就是打开读书人的眼界,让他们把注意力投向四海。同样是读书人,像陆逊这样的读书人自然影响力更大,也更能左右朝廷的政策。要灭掉世家千难万难,把他们的目光吸引到海外,却是一个比较可行的办法。世家有能力,也有经济实力,由他们来做开拓先锋最合适不过。

    后世欧洲启蒙运动,文艺复兴,骨干就是那些有钱有闲的贵族。他现在撒下了种子,能不能开心结果,尚未可知,但是他至少努力过了。他相信,与曹**、诸葛亮、孙权单纯的压制世家相比,疏导也许更容易成功。

    当然了,要想改变三四百年来儒家的内敛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有个两三代人的努力是不可能完成的,他能不能亲眼看到都是个问题,更别说陆逊了。眼前最迫切的还是和诸葛亮争夺世家的支持,就当前的局势看来,在对吴郡陆家的争取上,他有先发优势。

    ……

    姜维勒住缰绳,回头看了一眼长安城。

    长安城巍然不动。

    “唉——”姜维轻叹一声,收回目光,看着身边的桥月。桥月在他身边呆了几年,已经出落成一个漂亮的大姑娘。只是心思依然很单纯,到哪儿都忘不了那个熬粥的陶罐。

    “将军,你怎么了?”桥月被姜维看得发毛,摸着自己的脸道:“我脸上有什么?”

    “没有。”姜维收回目光,轻策战马:“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儿么?”

    “知道,将军去敦煌做太守嘛。”

    “你知道敦煌有多远?”姜维低着头,身体随着战马起伏,心也似乎跟上一上一下。“敦煌没有关中富庶,也没有关中热闹,到了那里,你也许几年都回不了一趟家,也许……”

    桥月打断了姜维。“可是那里有将军。”

    姜维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他沉默了片刻,突然说道:“桥月,去敦煌之前,我们去一趟冀县。我带你见见我的母亲,可好?”

    “为……为什么?”桥月突然明白过来,脸上飞起两抹嫣红。

    “没什么,我就是想告诉她,我不是一个人去敦煌,让她放心。”姜维回过头,看了桥月一眼,展颜而笑。笑容灿烂,仿佛破云而出的阳光。桥月低下头,紧紧的抱着她的粥罐,下巴搁下罐子上,脸红如天边彩霞。

    “走!”姜维大喝一声,催马扬鞭,战马“希聿聿”长嘶一声,撒开四蹄,向西奔去。五百余亲卫骑扬鞭策马,紧紧跟随。他们被姜维突然爆发出的高涨情绪所感染,大声呼喝着,大声说笑着,没有一丝落寞,只有无限的豪情。

    李丰站在城头上,看着姜维消失在远处,撇了撇嘴,下了城,穿过宽阔的庭院,来到李严的面前。

    李严打量着李丰,打量着他脸上的不屑,突然问道:“你说说看,丞相为什么要把姜维送到敦煌去做太守?”

    李丰离开江陵之前就得到魏霸的点拨,知道诸葛亮这么做别有深意,可是他并没有真正明白深意在哪里。听了李严的话,他有些局促。

    李严叹了一口气:“丞相这次是真的要重开丝路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