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68章 眼界与胸怀

第868章 眼界与胸怀

    大约五百多年前,西方有一位年轻的英雄,二十岁登基,成为一个叫马其顿的小国之王.他先是击败了数倍于已的波斯帝国,挽就了王国的命运,又经过十多年的战斗,建立了一个横跨万里的大帝国。

    他的名字叫亚历山大。

    ……

    在一千年以前,大约在商朝本期的时候,西方出现了一个小国叫罗马,它的疆域很小,只有罗马一座城,和商朝的一个城邦差不多。经过几百年,几十代人的发展,大约在我大汉昭宣前后,它由一个小城变成一个强盛的帝国,将一片海变成自己的内海。

    那片海,就是甘英看到的海。

    那个帝国,就是我们大汉人听说过的大秦。

    ……

    在亚历山大之后百余年,大约在秦始皇统一六国的时候,当罗马帝国称雄于世的时候,西方另一个小国出现了一个英雄,为报国耻,他从小立誓与强大的罗马帝国为敌。三十岁时,他率领十万大军翻越大山,侵入罗马帝国,历时数年,转战万里,打得强大的罗马帝国只能坚壁清野,困守孤城。

    ……

    魏霸不是文科生,对这些历史一知半解,有不少内容还是到了交州之后才收集起来的,并不成系统,有很多细节也不准确,但是他的目的却圆满的完成了。

    当他端起一杯水一饮而尽,以一声舒畅的叹息做为结语的时候,甲板上鸦雀无声,可是各人脸上的表情非常丰富。

    在这些精英面前,魏霸为他们打开了一扇窗,每个人都能从其中找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谯周等儒生们发现自己读了那么多书,还是很无知,居然对这样的一片天地一无所知。君子以不知以为耻,无知是他们最不能接受的羞辱。他们一直以为大汉就是天下,现在才知道大汉不过是天下的一部分,充其量只能说是比较重要的一部分,甚至不能说是最重要的一部分。在大汉之外,还有一个跨度达千年之久,建国时间几乎和周朝相近,延绵至今的大帝国,而在这个帝国之前,还有几个超乎想象的大帝国,甚至可以追溯到传说中的三皇五帝时代。

    赵云、魏延等武人则为亚历山大、汉尼拔等人的远征惊叹不已。与他们的征程相比,大汉境内的这些战事又算得了什么?正如魏霸所说,只有陈汤、甘延寿在西域的战事勉强可以比拟。陈汤在西域斩杀郅都,留下了“犯强者汉,虽远必诛”的豪言壮语,让后人景仰不已,那亚历山大这样的英雄又当是如何的豪气干云?

    刘禅在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惭愧。魏霸一开始就说,我要讲一个与陛下年岁相当的西方英雄的故事,等他听完这个故事,他简直惭愧得无地自容。亚历山大二十岁登基,在位十三年,就建立了一个万里疆域的大帝国。我呢,只知道在成都城里鬼混,根本不知道外面的天地,更别提亲自征战了。跟那个亚历山大一比,我就是个渣啊。

    诸葛恪和顾谭相顾看了一眼,不约而同的叹了一口气。他们到成都来的目的不仅是辅助孙登,更有和这位横空出世的名将一较高下,可是现在看来没有必要了。魏霸说的这些,他们闻所未闻。他们的眼界只在江东,而魏霸的眼光却是天下,双方的眼界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诸葛诞心中震撼不已,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他和魏霸相处了这么久,一直觉得魏霸与众不同,却不知道究竟哪儿不同。现在他知道了,魏霸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他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居高临下,高屋建瓴,这才能势如破竹,一往无前,才能出人意表,为人所不能为。跟着这样的人征战天下,功名富贵,何足道哉,都是理所当然,水到渠成的事情。

    各人有各人的心思,却没有人怀疑魏霸的真伪,因为魏霸开始的时候就说了,你们可以去胡市打听,问那些胡人是否属实,也可以出海游历,我可以资助一切费用。如果他说谎,他敢这么说么?就算出海比较麻烦,到胡市打听一下不是难事吧。

    所有人都震惊了,在他们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魏霸将一个崭新的世界推到他们面前。他们都以为魏霸要说的天下就是他们理解的天下,就是怎么北伐中原,兴复汉室,他们谁也没想到魏霸心中的天下是如此的广阔,根本不是大汉所能囊括的。

    诸葛亮沉吟不语,他现在感触最深的倒不是魏霸讲的那些故事,而是新式桌椅的妙处。有高高的椅背靠着,他觉得舒服了许多,坐了这么久,他还能坚持得住。对魏霸的故事,他想到的更多,只是此时此刻,他却不能说。

    李严眼神闪烁,打量着那些人的脸色,也观察着魏霸的表情。魏霸讲了这么多,是想表明他自己志不在大汉疆域以内么?不错,看起来的确是这么回事,他的强项不是步卒,而是水师,现在他掌握着天下最强悍的水师,没有人能和他竞争,他可以不在乎大汉的疆域,他可以远征海外,开拓自己的帝国,可是我呢?我除了去关中,还能去哪里?他可以不在乎大汉的疆域,我却只有这些空间啊。

    魏霸这是想干什么,想置身事外,避免与诸葛亮继续发生冲突?他要让我一个人面对诸葛亮么?

    诸葛瞻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甲板上的魏霸,喃喃的说道:“阿母,他好大的野心哦。”

    黄月英摸摸诸葛瞻的头,沉吟不语。她看向背对她而坐的诸葛亮,注意到的却是诸葛亮靠在椅背上,扶手上的两只手紧紧的抓住抚手,她意识到,诸葛亮疲倦了,如果不是椅背靠着,他大概已经瘫软在地。

    黄月英冲着诸葛均使了个眼色。诸葛均身为长水校尉,自然有资格列席这样的会议,而他和黄月英一样,最关心的是诸葛亮的身体,虽然站在远处,却不时用眼神和黄月英保持联系。接到黄月英的暗示,他立刻走到诸葛亮的面前,俯下身子,轻声问道:“兄长,休息片刻吧?”

    刘禅这才注意到诸葛亮的脸色不太好,连忙说道:“相父,你先休息一下吧。”

    “不,老臣没事,老臣……”诸葛亮有气无力的摆摆手,他确实坚持不住了,但是他不能走。因为接下来的讨论非常重要,他要摸清魏霸真正的用意。

    魏霸走了过来,打量着诸葛亮的脸色,笑了一声:“陛下,丞相想来还没听够,舍不得走。无妨,只要陛下不介意,我让人抬一个躺椅来,让丞相躺着听便是了。”

    刘禅连声赞好。魏霸让人把他常用的那个躺椅抬了过来,赵云和魏延一左一右,将诸葛亮抬了上去。躺了下来,放松了身子,诸葛亮这才发出如释重负的叹息。

    “子玉,多谢。”

    魏霸微微一笑:“丞相,不用客气,怎么说,你也是前辈,尊老爱幼,我还是懂的。”

    诸葛亮苦笑一声,有些无语。魏霸是说话带刺带习惯了,什么时候都不忘刺激他一下。魏霸说这句话,尊老是假的,指责他不够爱幼才是真的。

    李严听了,忍俊不禁:“魏子玉,你尊老,丞相也爱幼。当初若不是丞相力主让你入武陵,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可不能忘本啊。”

    魏霸躬身施礼:“多谢大将军指点,我这不是正在报答丞相嘛。大将军莫非觉得我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大将军指出来,我好改正啊。”

    李严抚着胡须,皮里阳秋的说道:“我觉得好没用,要看丞相怎么觉得。所谓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若是丞相不喜,你做得再好也没用啊。这人跟人哪,有时候还真得看投缘不投缘。比如……”

    “正方,你就不要再蛊惑子玉了,他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清楚?我是什么样的人,他能不清楚?”

    李严哈哈一笑:“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我反正是不太清楚。不过,丞相啊,要我说,子玉的脾气虽然梗直了些,却的确是个人才,一言一行,颇有见地啊。像之前的两封奏疏,如今已经人人传阅,今天这一番高论,想必很快也会成为美谈。不知丞相以为然否?”

    诸葛亮无力的一笑,沉默片刻,又道:“子玉有巨舰,可以横行大海,将我大汉边疆拓至极远之地。正方,后生们如此豪气,你也不能落后啊。西域未平,羌乱未靖,你没有兴趣重新披挂上阵,再展雄风?与子玉一陆一海,一西一东,争一争长短?”

    李严面色一寒。诸葛亮这句话可够狠的,让他去征西域,这是要把他从关中赶开,承担魏延之前的任务啊。我是堂堂的大将军,去接魏延的任务,还和魏延的儿子争长短?

    “丞相,我倒是有心,可是无力啊。不服老不行,我就不和子玉争了,免得自取其辱。不过,我看你的门生姜维倒是有机会和他较量一番,要不转姜维为西域长史,让他步班定远后尘,再收西域?”

    魏霸含笑不语,看着诸葛亮和李严唇枪舌剑,明争暗斗。国家大事,什么国家大事,皇帝在一旁看着,结果也许就在这两人的只言片语之间。李严想去关中,就要把姜维赶走,他和诸葛亮之间没有缓和的可能。他们争得不可开交,自己才有机会从中渔利,不管辽东之战能不能成行,至少目前他不会成为众矢之的,该得的利益一样不会少,最多只是王爵的称名可能还有点麻烦。

    不过,与实际利益相比,称王不称王的,其实并不重要,闷声大发财,等实力壮大了,什么时候称王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大将军,丞相,这件事也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得清楚的,不如我们暂时休息一下,先喝点交州的纯天然椰汗解解渴,然后再说,可好?”

    诸葛亮求之不得,他现在浑身无力,的确没有心情和李严争论。

    “如此甚好。”

    李严深深的看了魏霸一眼,也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也好,尝尝交州来的奇异之物,开开眼界。”

    魏霸哈哈一笑:“大将军,你见多识广,什么没见过,我这点新奇玩意,哪能入你的青眼。来吧,你就将就一下,先解解渴,休息片刻。待会儿,我还要和你讨论一下天下形势,看看如何部署战事呢。”

    李严心领神会,展颜而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