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66章 喧宾夺主

第866章 喧宾夺主

    不能怪刘禅不争气,实在是丞相太强势.刘禅从小就跟着老子刘备东奔西走,他的启蒙老师就是诸葛亮,那时候刘备虽然不敢放手使用诸葛亮,但是他也清楚诸葛亮的能力,所以在教育刘禅这个问题上,刘备是全力支持诸葛亮的,而不是交给那些纯做学问的人。

    这一点和孙权多少有些区别,孙权自己读书以实学为主,可是对孙登的教育却有些误区,给孙登安排了一些大儒做老师,结果把孙登教成了一个迂腐的儒生。

    刘禅从诸葛亮这儿接受的教育以法家为主,法家讲究就是权法势,讲究君主权威,不过刘禅自己没能培养起权威来,倒是被诸葛亮的权威治得服服帖帖。看到诸葛亮,他的小腿就有些抖,这不是习惯,近乎一种本能。

    诸葛亮自己是个绝顶聪明的人,读书什么的,对他来说太轻松了。可刘禅的智商显然只能算中等,跟不上诸葛亮的节奏,挨批评那是家常便饭。如果换一个其他的臣子,还能多少给刘禅一点面子,诸葛亮身为相父,有必要给刘禅面子么?批评时口气能婉转一点,就是最大的荣幸了,通常情况下都是不加掩饰的教训。时间一长,刘禅看到相父就肝儿颤,也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了。

    今天突发奇想,要在魏霸的战船上召集群臣,听魏霸讲讲天下大势,使者派出去之后,刘禅就有些后悔了,觉得此举轻佻,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看到丞相的车来,他就做好了被丞相批评的准备。丞相一开口,就给这次议事下了一个定语:联欢踏青,又明确的提醒刘禅这里不是朝堂,不应该以这么郑重的方式,刘禅就知道了丞相的意思,挨批已成定局,孰料丞相话锋一转,居然甚是欣慰,刘禅能不紧张,能不以为他是反话么?

    看到刘禅窘迫的模样,诸葛亮突然惊醒,意识到自己又旧病复发了。不过话已出口,无法收回,他只好装作没看到刘禅的眼神,缓步向甲板上走去,四下看了看,赞道:“好一艘雄伟的战舰,难怪交州水师一出战就立下赫赫战功。”

    魏延得意洋洋的抚着胡须,仿佛自己就是这艘战舰的主帅。“丞相有所不知,这舰虽然雄伟,可是还算不上尽善尽美,子玉说,合浦船厂还在加紧改进,争取造出更厉害的战舰来,到时候下辽东,千帆竞发,辽东可一鼓而下。”

    诸葛亮微微一笑,没有接魏延的话头。这个粗人打仗有思路,朝堂上的斗争却一窍不通,跟他没什么好计较的。

    李严快步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诸葛亮的身体,拱拱手,笑道:“孔明兄,看来宫里的太医还是有点本事的,你的身体看来大好啊。我就说嘛,你不会有事的。”

    诸葛亮点点头:“多谢正方关心,天下不定,我不敢有事啊。”

    一抹冷笑从李严眼中一闪而过,他随即爽朗的哈哈大笑:“孔明兄胸怀天下,可敬可佩,当初先帝指定你我二人辅弼陛下,着实是圣人之明。”

    诸葛亮眉头微皱。李严在这个时候提先帝,这可不是好现象。他是要借先帝的遗诏来剥夺丞相府的兵权啊,和魏霸的那封奏疏前后相承,可见李严还没有准备放过他。

    “当时陛下年幼,先帝命我二人辅佐陛下,也是权宜之举。如今陛下已经成年,自当乾纲独断,你我再以顾命自居,怕是不太合适了。”诸葛亮嘴角噙着淡淡的笑,瞟了李严一眼:“正方,我们该退了。”

    李严的脸色顿时尴尬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诸葛亮表示要退居二线,还拉着他一起退,这可让他无法回答。比起他的攻击,诸葛亮的反击虽然没有那么锐利,却棉里藏针,暗藏杀机。丞相府的兵权被夺已经是不可挽回的趋势,诸葛亮的身体又这么差,他不想退也得退。可是他用还政于天子的理由来拉着他一起退,李严怎么肯甘心?我奋斗了这么多年,好容易才打败了你,看到大权独揽的曙光,这时候你拖着我一起退?

    可是,他能说不退么?不肯退,那就是恋栈,就是想做权臣。他是想做权臣,可是他能说么?

    诸葛亮一句话,就把李严堵到了墙角里,瞬间掌握了主动权。他根本不看脸色变幻的李严一眼,缓缓的走了过去,和其他人打起了招呼。

    诸葛亮独揽大权数年,威信非一般人可比。别看他现在步步败退,可是虎倒余威在,没有人敢无视他。更何况天子刘禅还像一个小跟班似的亦步亦趋,谁敢不把他当回事?看到他走上舰来,不管是不是依附丞相府,每个人都会上来向诸葛亮致意行礼。诸葛亮不卑不亢,脸上既看不出得意,也看不出失落,看到任何一个人,他都能在只言片语之间掌握主动。

    片刻之间,他又成了群臣的中心,而大将军李严只能强笑着跟在他的身后。

    魏霸走到了车前,对黄月英躬身施礼:“夫人,请下车上船。”

    黄月英脸上带着雍容的笑意。“陛下恩准了?”

    “陛下待丞相如父,能不顾君臣之防,让丞相在宫里养病,又怎么会在乎这一点事。”魏霸的脸上也挂着礼节姓的笑容:“再者,家父有令,让我好生接待夫人和令郎令孙,若有什么失误,我免不了皮肉受苦啊。”

    魏霸话里的讽刺,黄月英自然一听就明白,不过她根本不在乎,依然平静如水,起身下车。魏霸站在一旁,等诸葛瞻和诸葛攀下车时,他伸手去扶。诸葛瞻看了他一眼,一跃下车,站在黄月英的身边,什么也没说。诸葛攀却一把推开魏霸的手,大声说道:“我不要你做好人,我爹的仇,将来我会报的。”

    黄月英面色一变,厉声喝道:“攀儿,不得胡言乱语。”

    魏霸笑容不变,他打量着诸葛攀,看着他那张愤怒的小脸,扑哧一声笑了起来:“你要为你爹报仇?”

    诸葛攀咬着嘴唇,怒视着魏霸,两只小拳头握得紧紧的。

    魏霸哈哈一笑,转身对黄月英说道:“夫人,伯松兄有此儿,黄泉之下可以含笑了。”

    “将军海涵,不要和小儿计较。”黄月英叹了一口气:“他幼年丧父,丞相又久在前线,疏于教导,难免有些偏激。”

    魏霸摇摇头:“无妨,春秋不禁复仇,此乃义之所在,人子所当为。”他又回过身,看着诸葛攀,笑盈盈的说道:“我说小子,要想给你爹报仇,可不是一件易事,你如果不好好学本事,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管是文的武的,我都等着你,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哟。”

    黄月英喝道:“攀儿,还不向将军道歉?”

    诸葛攀咬着嘴唇,小脸憋得通红,就是不肯开口道歉。黄月英沉下了脸,刚要厉声喝斥,魏霸拦住了她,劝道:“夫人,小孩子没什么心机,有什么说什么,这是很正常的事,你不要太在意。我征战四方,杀人无数,结的仇多了去了,也不差他一个。如果他能以我为目标,刻苦修文习武,将来成为国家栋梁,伯松兄后继有人,也算是一幸事。”

    黄月英诧异的看着魏霸,微微颌首:“将军有如此胸怀,的确让我很意外。”

    魏霸哈哈大笑:“能得夫人此赞,我非常荣幸。夫人,上船吧,登高方能望远,有眼界方有大境界。”

    黄月英一手牵着一个小儿,把仆人留在船下,跟着魏霸上了船。

    船上已成众星捧月之势。诸葛亮就是那轮明月,而本当是最耀眼的那个人却躲在他的身后,陪着笑,不即不离。大将军李严和马谡并肩隐在一旁,黯淡无光。看到魏霸上了船,李严看了他一眼,耸了耸肩,一副失宠的怨妇表情。

    魏霸扫了一眼,就大致清楚了眼前的形势。诸葛亮的气场实在太强,不仅李严不是对手,就连刘禅都被他掩盖住了。这是人格的魅力,无法强求。诸葛亮历史上打压了那么多人,包括李严、廖立在内,都被他整得不轻,可是这两个人却把复出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不得不说他的手段高明。

    他身为丞相,却生活俭朴,不治产业,执法又公正,私德无可指摘,即使是对手,也不能不对他表示三分敬意。现在他为了朝廷,被逼得进退失据,几次垂危,是个不折不扣的弱者,能博取更多的同情也是很自然的事。

    即使是身为对手,魏霸对诸葛亮也没有多少恨意,相反,他对诸葛亮非常敬重。当然了,敬重归敬重,却也不能看着诸葛亮这么喧宾夺主,这是我的战舰,是我的主场,怎么能让你压过我的风头。

    我的主场,当然要由我来做主。

    魏霸叫过韩珍英,让她领着黄月英三人到舱里稍坐,自己整了整衣服,向刘禅走去。看到他走过来,那些围着诸葛亮寒喧的人顿时闭上了嘴巴,默契的让开了一条道,无数双眼睛落在魏霸脸上,屏住呼吸,等待着好戏上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