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65章 焕然一新(加更到,求月票!)

第865章 焕然一新(加更到,求月票!)

    李严的嗅觉灵敏,魏霸的嗅觉更胜一筹,诸葛亮改弦易张的那一刻,魏霸就心有灵犀似的有了感应。

    事实上,赵云踏进诸葛庄园的时候,赵统就走上了巨舰,把这件事向魏霸做了通报。从那个时候起,魏霸就知道这历史已经被他搅得面目全非,不可辩认了。

    当然了,他并不因此沮丧,更不认为自己就失败了。有些道理,以诸葛亮的聪明,能认识到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要想坚持做下去,恐怕就不见得了。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秉性难移,诸葛亮真能改掉他那事必躬亲的作风?魏霸还真不怎么相信。

    退一步讲,就算诸葛亮在生死关头大彻大悟,真的从此放下了,他也不怕。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已经牢牢的掌握了主动权,只要不犯错,诸葛亮想力挽狂澜也不是一件易事。

    变化不可预期,明智的做法是顺势而动,而不是怨天尤人。从那一刻起,魏霸就要考虑着怎么利用这个变化以获取更大的利益,李严找上门来示好,正在他的意料之中。

    所以,李严以老朽自居,魏霸就要表明自己和诸葛亮的根本矛盾,互表诚意。

    李严笑了笑,惋惜的叹了一口气:“这大概是孔明这辈子最大的失误。唉,这就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有时候,一个失误就足以致命,再多的努力也无法挽回。”魏霸看着远处走来的赵统。迅速说了一句:“大将军,大局已定,顺其自然吧。”

    李严心中一动,正想追问两句,赵统已经走到了跟前。李严只好闭上了嘴巴。赵统笑着向李严行礼:“大将军,打扰你们了,我要将子玉抢走一会。”

    李严摆摆手,大度的哈哈一笑。魏霸和赵统走了,李严却还在琢磨魏霸刚才的话。赵统来得突然,魏霸没能把话说透,但是那两句已经点中了要害。一个失误就足以致命,再多的努力也无法挽回。自然说是的诸葛亮。事到如今,诸葛亮优势尽失,他大可不必过于担心,按照既定计划将关中收入囊中才是最要紧的事。而要进入关中,首先就要将姜维和吴懿打落下马。在这一点上,他和魏霸的目的是一致的,不用担心魏霸会和诸葛亮达成妥协。

    天子要在镇南将军魏霸的战舰上议事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成都城。在受召之列的大臣们满腹狐疑,却还是一个个的赶往江边。在家养病的诸葛亮也接到了消息。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荒唐。

    “怎么能在魏霸的战舰上举行朝会,这会授人以柄的。”诸葛亮叹息道:“天子至尊,一言一行,都不可不慎。如此轻佻,让我怎么放心得下?”

    黄月英眉心轻蹙,她也觉得刘禅此举有些不妥。朝会当然应该在朝堂上举行,天子到魏霸的战舰上去,已经不够稳重,还把群臣召到战舰上朝会。这更不合礼仪。落到有心人的眼中,这就是一个征兆啊。

    不过,她不像诸葛亮那样忧心冲冲。“你去不去?”

    “我么……”诸葛亮犹豫着:“不是说……”

    “不要说啦,我知道你不去也不能安心。”黄月英笑了起来:“既然陛下跳脱,我们不妨也放肆一把,我和你一起去,再带上瞻儿、攀儿。一起开开眼界。”

    “这成何体统?”

    “是他们不成体统在先,我不过是再给他添点乱而已。”黄月英不以为然的说道:“我们先去,若是陛下不允,我们不上船就是了。春天到了,就当一起出去踏踏青,换换心情吧。”

    诸葛亮同意了。

    黄月英随即安排车马,将诸葛亮扶上了车,又带上诸葛瞻、诸葛攀,向江边驶去。这段时间,诸葛亮病重,家里的气氛非常压抑,诸葛瞻和诸葛攀都很乖巧,根本不敢提出去踏青的事,更别提去江边看巨舰了。每次从门缝里看着魏家的孩子们叽叽喳喳的从门前经过,他们都羡慕不已。今天能有机会一起出游,又能近距离的去看巨舰,甚至有可能登上巨舰,他们都有些掩饰不住的兴奋。

    春光明媚,春风拂面而不寒,沿途不断有人停下来向诸葛亮致意,耳边又听着一儿一孙清脆的童音,诸葛亮的心情莫名的也轻松起来,精神也好了许多。他感激的看了一眼黄月英,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黄月英心领神会,反手握着他,看着路边已经转绿的树叶,感慨的说道:“看,春天又来了,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是啊,春天又来了。”诸葛亮轻轻的吐了一口气,仿佛吐出了一冬天的憋闷。

    远远的看到巨舰,两个小儿就开始兴奋起来,伏在车厢上,眼睛盯着远处越来越大的巨舰,发出惊叹声。就连诸葛亮都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他知道这艘巨舰,甚至了解具体的尺寸,可是当他亲眼看到这艘巨舰时,他还是非常震惊。

    难怪魏霸能够轻松的碾碎吴国水师,原来他有如此雄伟的巨舰,而且不仅一艘。

    没等诸葛亮回过神来,魏延就大步赶了过来。他是右车骑将军,即使按并州之战论功前的军职算,他是镇西大将军,也是屈指可数的重臣,这样的朝会当然会通知到他。魏延没有诸葛亮想得那么深远,他就是觉得天子在自家儿子的战舰上聚集群臣议事,脸上有光,所以他一接到口谕就在第一时间赶来了。

    “丞相,你来啦,这可太好了,太好了。”魏延热情的招呼道:“我扶你上船?”

    “多谢文长了。”诸葛亮笑道:“不过,在此之前,我还要请诏,看看能不能携夫人和孩子一起上船。这两个孩子可是早就盼着来看看这艘传奇战舰了。”

    魏延得意的哈哈大笑,他想了想,拍着胸脯说道:“无妨,丞相能来,陛下一定很高兴,也不会介意令郎令孙参与。大不了,他们不出现在众臣面便是了,稍后我让子玉陪他们。”

    诸葛亮不禁宛尔,魏延只顾着得意了,根本没意识到陛下在这艘战舰上,魏霸就不再是主人了。他也没有多说,让黄月英在车上稍候,他扶着魏延的肩膀,缓缓下了车,向码头走去。

    还没等他们走到船边,船上忽然一阵哗然,紧接着,舷梯大开,魏霸出现在舷边。他指挥着将士们又放下两块踏板,铺成一道宽达十步的浮桥,然后快步走了下来,走到诸葛亮面前,躬身行礼,道:“丞相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诸葛亮停住了,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陛下同意我的建议了?”

    “丞相的建议,陛下岂能不采纳?”魏霸笑盈盈的看着诸葛亮。他称诸葛亮为丞相,就意味着之前关于并州战功的封赏全部取消了,发回重议,而姜维大概是逃不掉战败的处罚了。两人说得云淡风轻,可是谁都清楚这背后隐藏着多少斗争。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诸葛亮没有和魏霸斗一场的打算,他淡淡的笑了笑,举步向浮桥走去。魏霸立刻走到另一边,殷勤的扶着诸葛亮的手臂:“丞相,风高浪急,你可要小心些。”

    诸葛亮微微一笑:“无妨,当年在赤壁,比这更大的风浪我都见过。”

    “丞相威武。”魏霸笑道:“不过,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丞相,好汉不提当年勇啊。”

    魏延再笨,也听出这两人话语中的针锋相对了,他虎着脸,怒喝了一声:“竖子,滚到后面去,把丞相夫人接上来好生照应着。若有失礼,小心你的皮囊。”

    魏霸捏了捏鼻子,灰溜溜的下船去了。诸葛亮拍拍魏延的手臂:“文长,你家这头幼虎,只有你这头老虎才能伏得住啊。”

    “那是。”魏延得意的挺了挺胸口:“他再怎么能耐,我也是他老子不是。”

    诸葛亮忍俊不禁:“那是因为子玉虽然有些顽劣,终究还是个纯孝赤子。若是忤逆之人,你真是他的对手么?文长,他说得不错,我们都老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要给后辈们让路了。”

    魏延诧异的看着诸葛亮,觉得眼前的诸葛亮有些陌生。这真是丞相么,怎么像另外一个人似的。

    在魏延的搀扶下,诸葛亮上了船,一只脚刚刚在甲板上踩实,刘禅就迎了上来,脸上堆着怯怯的笑容,伸出手,准备来扶诸葛亮,又有些胆怯。他嚅嚅的叫了一声:“相父,你来啦。”

    “陛下与众臣在此联欢踏青,臣岂能不来?”诸葛亮轻轻推开魏延,曲身行礼。“陛下,这里不是朝堂,就不用那么拘谨了。要不然,大概会有人说臣以下凌上了。”

    刘禅尴尬的笑了笑,脸上的肥肉颤动着,结结巴巴的说道:“是这样的,魏霸与寡人说起天下大势,寡人觉得颇有新意,所以想请大臣们一起来听听……”

    “这是好事,天子就应该兼收并蓄,广开言路。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嘛,集思广益,方是王者胸怀。”诸葛亮温和的笑着:“陛下做得很好,老臣甚是欣慰。”

    刘禅愕然的仰起头,打量着诸葛亮清瘦的脸,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相父在夸我么,不是暗藏机锋的教训?这可是破天荒的第一回啊,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荒唐放肆的事,丞相不仅不责备我,居然还“甚是欣慰”?

    刘禅有小心脏有些忐忑……

    ps:

    加更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