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60章 此地无声胜有声

第860章 此地无声胜有声

    诸葛亮晕倒,原本肃穆庄重的朝会顿时乱成一团,再也没有人听魏霸说些什么,丞相府的人一拥而至,将诸葛亮围在中央,大呼小叫.

    刘禅也从御座上蹦了起来,分开众人,跑到诸葛亮面前,连声叫道:“相父,相父……”喊了两声,又突然醒悟过来,大吼道:“太医,太医死哪儿去了?”

    正往人群里挤的董允一听,转身就跑,刚跑出两步,扑通一声摔倒在地。刘禅气得大骂:“你笨死算了。”说着,一手抄起诸葛亮的手臂,弯下腰,将诸葛亮背起来,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叫:“传太医,传太医啊……”

    魏霸捧着奏疏,看着受惊的兔子一般的刘禅,目瞪口呆。

    这货原来这么敏捷啊,以前还真没看出来。

    没等他回过神来,魏延一个箭步窜到他的跟前,一手揪着他的衣袖,一手挥起拳头,圆睁双目,怒不可遏。魏霸一看大事不好,不等老爹抓实,转身就跑。

    “站住!”魏延迈开大步,紧追不舍。

    魏霸抱头鼠窜,豕突狼奔。

    关键时刻,大将军李严拦住了魏延,笑容可掬的说道:“文长,这里是朝堂,要教子,可以回家教去。在朝堂上殴打同僚,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魏延不耐烦的推开李严:“让开,我打死这个竖子。”

    李严不让,依然满面春风:“那文长是怕重新议功,不能再任车骑将军而恼羞成怒吗?”

    魏延一听,勃然大怒,伸手从腰间扯下印绶,砸进李严的怀里,大喝道:“我魏延岂是恋栈之人?大将军太小看我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想不明白,子玉何过之有,让你如此愤怒?”

    “何过之有?”魏延冷笑道:“他才多大的年纪,敢对丞相无礼……”

    “文长!”李严打断了魏延的话,收起了笑容,严肃的说道:“首先,孔明现在不是丞相。其次,子玉的奏疏针对的是丞相府,而不是孔明本人。你一句话犯了两个错误,如果再不改正,我要请御史轰你出去了。”

    魏延一愣,这才回过神来。他被李严接连顶了几句,却无言以对,士气大少,气呼呼的扭头就走,拂袖而去。

    李严环顾四周,大殿上乱成一团,皇帝背着晕倒的诸葛亮跑了,丞相府的大员跟着走了,魏延走了,肇事者魏霸也不知去向,连马谡都不知道哪儿去了,他满心的欢喜,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诉说的人,未免有些郁闷。

    李严摇了摇头,宣布散朝,这才赶去后宫见驾。他倒不是关心诸葛亮的身体,只是想看看诸葛亮受的打击究竟有多重。

    他一路走,一边笑,每个毛孔都在笑。不过,当他一只脚踏进温凉殿大门,看到魏霸和刘禅对面而坐,而不久之前刚刚吐血晕倒的诸葛亮正坐在魏霸对面的时候,他的笑容顿时不翼而飞。

    这是怎么回事?

    李严想抽身而走已经迟了,只得硬着头皮,在三人的目光中走上殿,向刘禅行礼。刘禅的脸色不太自然,有些发白。他又向诸葛亮行礼,诸葛亮的脸色苍白,有些疲倦。他最后看向魏霸,魏霸有些窘,有些无奈,投向李严的目光中有求助的意思。

    丞相晕倒,皇帝落跑,老爹要饱以老拳,威风八面的魏霸也只能落荒而逃。直到老爹被李严拦住,气呼呼的走了,众臣也纷纷散去,他才从藏身处走了出来。本想着此时回家免不了一顿呲,不如去江边的战舰上躲两声,不料还没走出宫门,就被人拦住了。

    皇帝陛下有请。

    诸葛亮召他,他可不去,皇帝陛下有诏,他却不能不从。等他到了温凉殿,看到诸葛亮的时候,这才知道今天的事儿还没完。

    他当时的心情就和李严现在一模一样,所以特别能理解李严。

    李严一看就明白了,魏霸和他一样,又被诸葛亮套住了。想想也是,就当时那个情况,如果他不晕倒,天知道魏霸还会提出什么惊世骇俗的问题。晕倒,至少可以打断魏霸的节奏。

    这孔明,装得还真像啊。

    李严一边腹诽,一边上前拱了拱手,一脸的关切:“丞相……醒得真快啊。”

    “大将军,我现在不是丞相。”诸葛亮声音嘶哑的打断了李严的寒喧,直截了当的说道:“正准备派人去请大将军,大将军就来了。正好,一起坐下商量一下吧。”

    李严皮笑肉不笑的点了点头,转身又笑**的看着刘禅:“陛下最近身体强健,着实可喜可贺。”

    刘禅茫然的看着李严,不知道李严究竟想说什么。

    “陛下能将丞相背起来,一路飞奔,足可见气力不小。”李严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身体乃万事之本,有一个好身体,可比什么都强啊。丞相,哦,不,左车骑将军,你说是不是?”

    诸葛亮一脸淡然,眼皮耷拉着,仿佛没听到。

    魏霸强忍着笑,他知道李严想干什么,插科打诨,胡搅蛮缠,就是不想好好说话,不想跟着诸葛亮预定的节奏走。这和他的乱拳打死老师傅的用意如出一辙。他心领神会,立刻起身道:“大将军言之有理,陛下春秋正盛,德智体全面发展,又有左车骑将军和大将军为左辅右弼,诚为大汉之福,万民之福,亦是我等臣下之福。”

    诸葛亮眼皮一跳,疲惫的目光看向了魏霸,充满了警惕。李严刚才的话只是打岔,可是魏霸的话却不是打岔那么简单。他什么意思,皇帝春秋正盛,还什么德智体全面发展,又把争权争得吐血的他和大将军变成了左辅右弼,这潜台词的意思好象皇帝亲政了似的。

    皇帝亲政?不得不说,诸葛亮在被这个想法吓住的同时,又觉得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他刚才吐血晕倒可不完全是装的,他是真的支撑不住了。以他多年来的政治斗争经验,魏霸做了那么长的铺垫,最后肯定会有重重一击。与其等他把话挑明了,不如打断他的节奏。所以他果断的晕了。对他来说,晕倒太简单了,根本不用装,只要松掉那口气就行。

    事情正如他想象,生生打断了魏霸的节奏,重新回到了他预设的方案上,把魏霸拖到了皇帝面前。李严来得意外,却也不影响大局,有一个人旁证也未尝不是好事。

    他也预料到魏霸会反击,可是他没想到魏霸会提议皇帝亲政。一刹那间,他有些怀疑魏霸的真正用意。

    皇帝亲政,的确是解决眼下困境的一个好办法。他的身体他清楚,撑不了太久,如果不能在离世之前搞定魏霸,用道义束住魏霸,李严、魏霸肯定会走上那条不归路。如果能将大权还给皇帝,就算不能最终解决问题,多少也能拖延一点时间。

    何况他也清楚,皇帝是支持他的。刚才他晕倒时,皇帝的着急他都看在眼里,皇帝背着他在宫里飞奔,身嘶力竭的召太医,那都是发自肺腑的。

    可是,皇帝能当得起这个家么?没错,他的确春秋正盛,可是德智体全面发展……仿佛虚了点,特别是这个智,让人着急啊。

    诸葛亮紧张的思索着,权衡着还政于皇帝的利弊,而李严却被魏霸的提议吓得不清。他偷眼看着魏霸,揣摩着魏霸的真正用意。皇帝亲政,那以后还怎么搞,我们几个争来争去,最后全便宜了皇帝?莫非魏霸看着诸葛亮时曰无多,已经开始准备与我为敌,拉上天子做帮手?

    大殿里一片寂静,诸葛亮和李严都在揣摩魏霸的用意,魏霸很乖巧的沉默不语。天子刘禅怔怔的看着他们,一会儿看看诸葛亮,一会儿又看看李严,吧哒吧哒嘴,似乎想说什么,却又终究没说,那种茫然的眼神中透出的纯天然憨厚让人忍俊不禁。

    过了一会儿,诸葛亮首先从沉思中惊醒过来,他咳嗽了一声,打破了宁静:“陛下,刚才因臣体弱,未能听完子玉的奏疏,此刻虽然朝会已散,好在正方也在,不妨再听听子玉的高见,顺便议一议?”

    刘禅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声,看向魏霸:“你还没说完?那就继续说吧。”

    “喏。”魏霸从袖子里拿出那份奏疏,舔了舔嘴唇,打开正要读,忽然又停了下来:“陛下,能赐臣一杯水否?读了半天,口干舌燥啊。我这篇奏疏的确有点长,再读一遍的话,又得花不少口水。”

    刘禅连忙让人给他拿水,诸葛亮却皱起了眉头。再读一遍,你是故意要我老命么?他摆了摆手:“子玉,不用从头读起了,就从中断的地方开始吧。”

    魏霸眨眨眼睛:“将军,前面的……你都记得?”

    诸葛亮无奈的点点头:“我虽然老了,却还没糊涂,记得。”

    魏霸一拍手,非常高兴。“那将军以为我说得对么?”

    诸葛亮一怔,觉得这句话还真不好回答。说他不对么?他说得都对,事实的确是这么回事。可是承认他说得对,岂不是要撤消丞相府,至少放弃兵权?说他不对,又用什么理由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