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58章 朝会

    汉代惯例,五日一朝。

    这原本是皇帝理政的大事,逢五坐朝,与群臣商议国事,也就是后来常见的有事本奏,无事退朝。在丞相府、大将军府先后把持了朝政之后,刘禅早就不管事了,可是每五天坐一次朝的习惯还是不能改,这象征着朝廷的威仪。

    上朝是件苦差事,天不亮就要进宫,住在城外的甚至半夜就要起来,就是住在宫里的皇帝也是天不亮就要起身。纵使魏霸习惯了闻鸡起舞,对这种上朝的习惯也是有些吃不消,头一天晚上早早的睡了,第二天不到寅时,父子俩便一起出发。

    魏霸如此,病得奄奄一息的诸葛亮也必须如此。按理说,他原本可以告假,不用上朝,反正有什么事,杨仪等人都会转告他,必要的时候,天子甚至可能亲自到他面前来请示。可是今天不行,因为他要和魏霸面对面,就只有这么一个机会。

    这两天里,诸葛亮派人请了魏霸三次,都被魏霸拒绝了。魏霸回答得义正辞严,公事在府,私事在宅。要谈公事,我和丞相府没什么交集,无事可谈,要谈也应该在丞相府,不会去你的私宅。至于私事,对不起,我更没什么私事好和你谈,所以还是不见为佳。

    诸葛亮觉得很荒谬。自从刘备入蜀之后,他就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通常都是有人想见他见不着,没曾想还有他想见的人不肯见他,偏偏两家只隔着一道院墙。近得脚一抬就到。

    形势不由人,事到如今,诸葛亮也只得强撑着病体,拒绝了天子让他告假的礼遇,抱病上朝。

    到了宫门外,诸葛亮看到了魏霸,可是魏霸正和李严谈笑风生,他也不好直接上前插一嘴。再说了,大众广庭之下,他也没法说。只好在一旁闭目养神。卫尉赵云看见了。心中不忍,上前行礼。

    “丞相!”

    诸葛亮睁开了眼睛,借着火光,好半天才认出赵云。歉然一笑:“原来是子龙啊。惭愧惭愧。精神不济。眼力不佳,没认出子龙来。”

    “丞相身体不好,何不在府中静养?”

    “有些事。放心不下。”诸葛亮挪了挪身子,躺得舒服一点。虽然春天已经到了,可是夜寒袭人,他身上那件旧裘挡不住寒气,让他一阵阵的发冷。他看了一眼远处的魏霸,强提精神:“听说魏子玉那天到你府上去过了?”

    “嗯。”赵云向前倾了倾,低声道:“他少年心性是有的,品质却还不至于恶劣,丞相宽容大量,不要与他计较。”

    诸葛亮眼神一闪,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身体也跟着绷紧。他看了赵云一眼:“当真?”

    赵云笑了笑,不动声色的点点头。

    诸葛亮浑身一松,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过了片刻,他又道:“劳烦子龙通知一下董允,让他来见我。”

    “喏。”赵云应了一声,转身离开。他安排了一个人去找董允,时间不长,董允急匆匆的来了。诸葛亮附在他的耳边,交待了几句,董允连连点头,转身又进了宫。

    李严一直在注意诸葛亮,看到董允,他轻笑了一声:“魏子玉,你小心些,今天你大概是逃不掉了。”

    魏霸耸耸肩,不以为然。“大将军,我看要小心的未必是我,也可能是大将军呢。”

    李严看了他一眼,哈哈一笑。

    在门前等了很久,宫门终于轰隆隆的打开,文武百官鱼贯而入。此时此事,不管是平时多么嚣张的人都屏息宁凝,亦步亦趋,不敢有任何大意,要不然就有被御史弹劾,甚至当场被轰出去的可能。魏霸是武官,武官以大将军为首,骠骑将军吴懿不在,大将军之下便是右车骑将军魏延,左车骑将军诸葛亮,魏霸身为镇南将军,紧跟在诸葛亮之后。

    两人一前一后,可惜此时也不能说话,诸葛亮的全部心神都在走路上。即使成都的皇宫不大,对他来说,这段路依然太长,长得让他担心走不到头。

    魏霸走在诸葛亮身后,拱着手,不动声色的看着诸葛亮摇摇晃晃的背影。

    走了大概一半路,诸葛亮的气息越来越粗,越来越重,隔着几个人都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走在他前面的魏延忍不住了,回身扶着诸葛亮,同时恶狠狠的瞪了魏霸一眼。

    “多谢文长。”诸葛亮拍了拍魏延的手臂,感激不尽。

    “丞相,你又何必呢。”

    “食君之禄,理当为君分忧。”

    “唉——”魏延轻叹一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到了朝堂之上,众人按文东武西的方向坐好。魏霸坐在诸葛亮的右侧,面东而立。他双手拱在胸前,闭目垂帘,一声不吭。诸葛亮侧过头看了他两眼,轻咳了一声:“子玉?”

    魏霸侧过身,一本正经的说道:“将军,请注意朝仪。”

    诸葛亮很无奈的把头转了回去。魏霸这哪里是要注意朝仪啊,这根本就是“我不想和你说话”的意思。他叹了一口气,却没有失望,他刚才已经让董允去对皇帝刘禅说了,要刘禅在朝会后把魏霸留下来。皇帝留你,你不敢不留吧?

    所以,现在魏霸再怎么拒人于千里之外都不会影响大局,最终他还是要和他在皇帝面前坐下来,进行那个两天前就应该进行的对话。刚才赵云给他透了个底,他虽然还没有最终放心,但大致已经有了一点底,不再那么迫切了。

    且让你再使一会儿性子吧,毕竟是年轻人。

    诸葛亮如是想。

    在鼓乐声中,皇帝刘禅强打精神,坐上了御座。

    一个宦者走到阶前,大声宣布朝会正式开始,让有事要奏的人上前奏事。朝堂之上,都有默认的顺序,诸葛亮虽然自贬为左车骑将军,可是他还是默认的丞相,即使是位置大丞相之上的大将军李严也很客气的把第一个说话的机会让了出来。

    朝堂上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诸葛亮的身上。说起来,诸葛亮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这样的场合了。从关中回来之后,他就住在宫里,但是他不出现在朝会上,有什么事都是当事人主动到偏殿去向他汇报请示,像今天这样亲自列席朝会,而且是以左车骑将军的身份出现在武官的行列中,不是以丞相的身份出现在文官的第一位,有史以来是第一次。

    诸葛亮咳嗽了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无本。

    众人又把目光转向了李严。李严出列,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废话就结束了。他比谁都清楚,今天的主角不是他,是魏霸。他才没兴趣浪费时间呢,他早就迫不及待的等着看戏了。

    李严说完,又轮到文官那边的九卿,九卿也没说什么废话,很快又轮到了魏延,魏延无事可奏,直接忽略过去,接下来就到了魏霸。

    刹那间,大殿里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魏霸这位蜀汉朝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四镇将军。

    虽说魏霸割据一方也有多年,曾经无数次的指挥大军征战,说起来也是久经考验,可是今天站在肃穆的朝堂上,被众人行以注目礼,他还是有些战战兢兢。

    在众人的期盼中,他深吸了一口气,起身出列,朗声道:“启禀陛下,臣有本。”

    话音未落,众人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重头戏来了。连诸葛亮都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身子。

    一直昏昏欲睡的刘禅也坐直了,抬手示意魏霸快说。

    魏霸从左边袖子里摸出一本奏疏,有眼尖的人看了一眼,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好厚的奏疏,这得多少事儿啊?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魏霸又把这本奏疏放了回去,从右边的袖子里掏出另外一本,众人一看,不约而同的互相看了看,目光中都有些恐惧。

    魏霸居然有两本奏疏,而且都是那么厚,这得说到什么时候,莫非他以为今天的朝会是他的一言堂?不少人同情的看了一眼诸葛亮,心道等魏霸这两本奏疏念完了,不知道诸葛亮还能不能站得住。

    奏疏在手,魏霸已经彻底放松了,他将奏疏捧在手上,清咳一声:“陛下,臣有本,弹劾大将军李平延误军事,赏罚不平。”

    众人再次哗然。都以为魏霸要和诸葛亮过不去,没想到他第一个却是弹劾大将军李严。李严和他是一伙儿的,刚刚合作打服了孙权,两人正好得蜜里调油,怎么一转眼他就弹劾上李严了。莫非他们已经窝里反了?

    大殿里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李严。

    李严也觉得后背凉嗖嗖的。魏霸要弹劾他,他事先一点也不知情,这可是突如其来的打击。他搞不清魏霸究竟想干什么,向魏霸递了几个眼神,魏霸却视而不见,双手捧手奏疏,等待着皇帝的诏令。

    李严的脸色有些难看,鬓角沁出了微汗。

    这些全落在诸葛亮的眼里。诸葛亮也有些茫然。从李严的脸色来看,这应该不是他们串通好的,那么魏霸究竟是什么意思?是虚晃一招,还是真的打算对李严下手?如果是后者的话,事情反倒好办了……(未完待续

    ps:加更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