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56章 眼不尽为净

第856章 眼不尽为净

    魏延将诸葛亮送回府,自己回了家,进了门,四处看了看:“少主还没回来?”

    陈管事连忙回道:“还没有,说是去赵府了.”

    魏延皱了皱眉,叹了一口气:“你在门口守着,他回来了,让他来见我。”

    “喏。”

    魏延又叹了一口气,忧心冲冲的进了中庭。陈管事看着他微躬的背影,也不禁叹了一口气。家主父子意见相左,他们这些人也难做,他本人那当然支持家主,谋逆可是诛三族的大罪,风险实在太大了。以魏家的背景和实力,能做到车骑将军这个级别,一门三侯,这已经是难以想象的荣耀了,实在没有必要再去冒险。

    更让他揪心的是他的儿子陈祥还在潼关,如果魏家谋反失败,陈祥连跑都来不及。

    魏延进了中庭,愣了一会神,又不由自主的进了后院。张夫人正在楼上坐着,几个管事正在向她汇报家里的情况。夏侯徽、习夫人先后离开成都之后,再也没有合适的人能够帮她管理家务,她只能亲自过问了。

    魏延走上楼,那些管事们都停住了嘴,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魏延的脸色。魏延从关中回来之后,情绪一直不稳定,不是低落就是暴怒,一发火,难免会有人倒霉。魏霸回来之后,魏延的情绪更不稳定,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惹他。

    张夫人责怪的瞥了他一眼,收起账簿,挥手示意管事们退下,就连贴身服侍的婢女都赶了下去,楼上只剩下夫妻二人。她起身端了一杯茶,双手递给魏延。

    魏延接过茶,张夫人挪到他的背后,双手扶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云淡风轻的问道:“今天的事不顺利?”

    魏延苦笑一声:“岂止不是不顺利,其实是大出意外。”他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恼怒的一拍**:“你说说看,这小竖子这么张狂,以后可怎么得好?这是要灭我家门的不祥之兆啊。”

    “你怨谁?”张夫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以前觉得阿武最像你,现在看啊,他才最像你。”

    “他像我么?”魏延不服气的转过头,瞪着张夫人。“我看一点也不像。”

    “你说得也对,他不像你。”张夫人浅笑道:“他和你一样胆大无忌,却不像你这么没脑子。”

    “夫人……”魏延恼羞成怒,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顿在案上,茶水四溅。他再敬重张夫人,也无法接受张夫人对他的评价。

    “还不服气?”张夫人毫不畏惧的看着魏延。两人对视了片刻,魏延退却了,目光闪了闪,让开了眼神,从旁边拿起一块抹布,有一下没一下的擦着案上的茶水。

    张夫人放缓了口气,淡淡的说道:“如果换成你,你会怎么做?”

    “那还用问,当然是答应丞相,与丞相联手,清除李严。”魏延不假思索的说道:“反正他也没打算真的篡位,何必与丞相为敌?”

    “那你希望他篡位吗?”

    “夫人,你说什么呢?”魏延诧异的看着张夫人:“且不说我受先帝大恩,不可能容忍此事发生。退一步讲,你以为篡位真是那么容易的事?李严且不说,他从来没有把子玉当成心腹,不过是拿子玉当刀使。其他人,就说赵老将军,你以他会同意子玉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陈至陈叔至能同意?关家、张家都可以支持子玉,可是子玉如果要篡位,他们恐怕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魏延掰着指头数了一遍,最后说道:“如果子玉真想篡位,我想能支持他的大概只有魏国的那些人,就连那些蛮子都未必会支持他。别看他现在威风八面,一旦想要篡位,立刻众叛亲离。别的不说,我第一个就不能答应。”

    “你今天已经五十多了,还能活几年?”张夫人淡淡的说道:“二十年还是三十年?三十年后,子玉才到你这般年纪,可是你也好,赵老将军也罢,都已经入土了,关家、张家,都是我魏家的姻亲,富贵不亚于今曰,谁还记得先帝?你别忘了,关凤可是子玉的正妻,果真子玉篡位自立,化家为国,她的儿子将来是要继位的。”

    魏延愕然,怔怔的看着张夫人。

    张夫人冷笑一声:“说你蠢,你还不认。你想到的那些问题,子玉能想不到?可是你只看到眼前,却看不到以后。曹**当年起兵的时候,也是跟着袁绍征战,可是三十年后,袁家烟消云散,他的儿子却代了汉。他年近四十才独揽大权,可以依我看,子玉最多三十岁就能做到这一步。”

    魏延目瞪口呆,过了半晌,他才喃喃的说道:“夫人,莫非你……”

    “他篡不篡位,我其实并不关心。”张夫人轻叹一声:“我只知道,魏家到了这一步,只能前进,不能后退。如果子玉真像你希望的那样什么都听丞相的,魏家灭门的灾难就不远了。”

    “怎么……会?”魏延结结巴巴的说道。

    “怎么不会?”张夫人瞪了魏延一眼,提高了声音。“你真以为丞相信任你?要不是他制不住子玉,不得不借重你的身份,他会把你放在眼里?你想想看,这几年你先是从汉中到关中,再从关中到凉州,再从凉州回关中,现在又赋闲在家,连一万精骑都被人夺了去。若不是子玉在荆州、交州打出一片天地,魏家还有什么?你连吴懿都不如,吴懿可以缩起脖子忍辱负重,你呢,你做得到么?”

    张夫人一发怒,魏延顿时蔫了。

    “你以为你被子玉牵连了,依我看,子玉是被你牵连了才是真的。”见魏延怂了,张夫人这才重新缓和了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还记得当初北伐之前,你进子午谷计划,丞相不纳,我为此专程去了一趟沔阳大营么?”

    魏延思索片刻,点了点头。

    “我为什么会去沔阳大营?是因为子玉告诉我,你因为这件事和丞相几乎要翻脸,闹得满城风雨。”张夫人想起当年的事,仍然后怕不已:“子玉为什么后来会行间长安?为什么丞相接受了你的计划,却又兵出陇右?他分明是要你们父子和赵老将军做替死鬼。他这么做,不是因为子玉,而是因为你桀骜不驯,丞相要机削弱你的实力,接收你的兵权。若不是子玉发动天师道众守住了长安,你能有今天?”

    张夫人喘了一口气,憋了这么多年的话,今天终于说了出来,她有些不忍,却也有些无奈。说出来,伤魏延的自尊,可是不说出来,看着魏延被丞相骗得团团转,她心里又憋得难受。

    魏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不要跟着丞相折腾了,你闭上嘴巴,看子玉怎么处理吧。”张夫人支着额头,脸上露出些许痛苦之色。“没有你,子玉也许更得心应手些。要说破绽,你才是子玉最大的破绽。如果不是你那驴脾气,子玉至于和丞相生份至此?论政绩,论武略,论为人处事,他哪样不比姜维强?要说隐患,你才是丞相心里最担心的隐患,而不是子玉。”

    ……

    魏霸和赵云一番长谈之后,很晚才回到家。一进家门,陈管事就转达了魏延的命令。魏霸也没多问,转身就去了后院。

    后院东侧的小楼上亮着灯,魏霸略作思索,上了楼,推开了门。

    魏延背着手,站在那口万人敌前,不知道在哪些什么,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阿爹,你找我?”

    “啊。”魏延一惊,回过神来,看了魏霸一眼:“去你师父那儿了?”

    魏霸点点头。

    “都跟你师父说了些什么?”魏延转过身来,慢慢走到魏霸面前。魏霸已经和他一般高了,两人站在一起,连身形都有几分相似,只是魏延更粗壮些,魏霸显得更**挺拔些。

    魏霸想了想,把对赵云说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其实也没什么新鲜的,回家的那天,他已经和老爹把这个意思说过一次。

    魏延沉默了很久,问道:“你师父怎么说?”

    “他说眼不见为净。”

    “那你能同样答应我么?”魏延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脚尖,又抬起头,看着魏霸的眼睛。

    “答应你什么?”

    “不要让我亲眼看到我的儿子成为了篡逆之臣。”魏延道:“让我去见先帝的时候问心无愧。””

    魏霸上下打量了魏延两眼,扑哧一声乐了:“阿爹,你胆子真够大的。这件事哪有这么容易的,我想篡就篡?现在想称个王都费了老劲,还不知道能不能成,更何况篡位。你别逗了,早点洗洗睡吧。”

    魏霸说完,转身就要走。魏延一伸手,抽出那口万人敌宝刀,转身拦在魏霸面前。魏霸吓了一跳,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惊叫道:“阿爹,你冷静点,有话好好说。”

    魏延也不理他,缓缓抬起刀,横在自己的脖子上:“如果你怕我挡你的路,那我现在就可以死。我决定不了你的心思,可是我能决定我自己的生死。”

    魏霸很无语,他打量着老爹,发现老爹的眼神中少了几分平时的蛮横,多了几分落寞,还有一丝哀求。他心一软,叹了一口气:“老爹,今天是不是谁跟你说什么了,你有点不对劲啊。”

    魏延根本不理魏霸那一套,逼问道:“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说着,将宝刀紧紧的压在脖颈旁的动脉上,锋利的刀刃随时都可能划破血管。

    魏霸长叹一声,缓缓撩起衣摆,跪在魏延面前,拜伏在地。

    “我的亲爹唉,儿子答应你便是了。你赶紧把刀给我,儿子可以不要天下,不能不要你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