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54章 任人宰割

第854章 任人宰割

    魏霸负手而立,纹丝不动,赵统却吓出一身冷汗,二话不说,一掌拍在孙鲁班的手腕上,顺手搂住她的腰,将她拖出安全距离。

    战刀“当”的一声落地。

    “放开我,放开我!”孙鲁班奋力挣扎着,大喊大叫:“我要杀了他!”

    魏霸连看都不看她一眼,转过头打量着孙登,嘴角带笑:“孙太子,你们这是玩哪一出啊,战场上打不过,就玩刺杀,还让女人来刺杀?”

    孙登的脸顿时煞白,他连连摇手,向后退了两步,脸sè惶急。

    一直站在一旁的诸葛恪向前跨了一步,挡在孙登面门,咳嗽一声:“将军,你误会了,这和太子没有一点关系。”

    “那和你有关系?”魏霸的目光转到了诸葛恪的脸上,恍然大悟:“我明白了。在这儿杀我,既可以为吴国除一劲敌,又可以为丞相去一对手,还能嫁祸给我师父一家,一举三得,一举三得啊。”

    诸葛恪一愣,随即苦笑道:“将军,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玩笑?”魏霸转了一个身,看着犹自怒不可遏的孙鲁班:“公主,你是和我开玩笑吗?”

    “谁跟你开玩笑,我就是要杀你。”孙鲁班用力掰着赵统的手指,咬牙切齿的大骂道:“你这个背信弃义的东西,需要我们大吴的时候好话说尽,用完了立刻翻脸,你……你不要脸!”

    “没错,我是不要脸。”魏霸心有同感的点点头:“国与国之间,要脸干什么?你父王不也是一会儿向曹魏称臣,一会儿和我大汉盟好?他要脸么?”

    孙鲁班哑口无言,俏脸憋得通红,她正在再骂,潘子瑜喝了一声:“闹够了没有?子玉登门,师兄弟还没说两句话,你倒先闹上了,就算不顾公主的身份,也给赵家留点面子行不行?”

    孙鲁班一愣,随即勃然大怒,瞪着潘子瑜刚要发飚,潘子瑜冲她使了一个眼神,两步跨到孙鲁班面前,背对魏霸,低声喝道:“你希望他一怒之下先杀了夫君和你兄长,再灭了吴国么?”

    孙鲁班愕然,这才感觉到害怕,她转过脸看着魏霸,魏霸依旧笑眯眯的,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多了几分yīn险。诸葛恪站在他对面,一脸的无奈,而兄长孙登则躲在诸葛恪的背后,脸sè苍白,惊惶不安。

    “废物!”孙鲁班沮丧的一跺脚,推开赵统,飞也似的跑了。

    “好了好了,别傻站着了,还不陪子玉到堂上坐?”潘子瑜推了推赵统,笑靥如花,神态从容,仿佛刚才什么事也没发生似的。

    赵统走上前来,神sè尴尬的伸手相邀。魏霸耸了耸肩,跟着他上堂,一边走一边笑道:“师兄,现在你明白我当初的苦心了吧?看看,潘家嫂嫂这才叫大家气度,那头母老虎只会拆台,不会当家的。”

    赵统尴尬的点点头。潘子瑜瞥了魏霸一眼,嗔道:“你明知道她是什么人,还拿她逗趣,有意思么?”

    魏霸哈哈一笑,在堂上坐定,冲着还在庭中站着的孙登、诸葛恪招了招手:“孙太子,元逊兄,上来坐吧,难道还要我去请?”

    孙登进退两难,诸葛恪却笑了一声,神态自如的躬身行礼:“太子,难得有机会和镇南将军共话,上去坐吧。”

    孙登窘迫的点了点头,走到堂上。不过最尊贵的客席现在轮不到他了,魏霸占了,他只能坐在下首。

    赵统搓着手,不知道从何打破眼前的尴尬。诸葛恪抢先说道:“听说将军这次回来,带了一个远征辽东的计划,不知可否透露一二?”

    魏霸斜睨着诸葛恪:“你的消息倒是灵通啊。”

    诸葛恪泰然自若:“汉强吴弱,如果再不jǐng惕一点,还怎么生存。”

    “这话说得也有道理。”魏霸的目光中多了几分赞许:“诸葛一氏,多有才俊,着实让人羡慕。原本散落四方,各侍其主,已经难于匹敌,如今共聚我大汉,真是让人担忧啊。”

    诸葛恪面sè一滞,随即又笑道:“将军雄才,诸葛氏就算全力以赴,也不是将军的对手。恪父辈之中,以叔父之才最高,他不也是在将军面前节节败退?至于我那公休叔父,现在更是将军麾下的一员战将,唯将军之命是从,将军又何忧之有。”

    “说的也是。诸葛公休弃魏投汉,你们父子兄弟又随吴入汉,以后都是为大汉效力,可见人心思汉,汉室可兴啊。”

    孙登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了诸葛恪一眼。他和魏霸的几句试探看起来不过是客气话,可其中却暗含着陷阱和杀机,一句话说得不妥,就有可能被对方抓住把柄。换一个人,还真未必有这胆气,能和魏霸正面交锋而不落下风。

    难怪父王要将他从战场上抽调出来,赶到成都来帮自己。

    “的确有一个远征辽东的计划。”魏霸回归正题:“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计划也是为吴国着想。”

    听说和吴国国运有关,孙登立刻提起了jīng神,拱手道:“愿闻其详。”

    “太子想必也知道,目前朝堂上有一种意见,说异姓称王于大汉旧制不符,要对吴王进行削藩降爵。说实在的,我觉得此议不妥。没错,大汉是有旧制,异姓不得称王。可是吴王刚刚弃暗投明,尚无过错,贸然削藩,恐怕是亲者痛,仇者快,非智者所当为。”

    孙登连连点头,诸葛恪却不动声sè。

    “我提出远征辽东,也是想给吴王一个证明自己忠心的机会。辽东万里,不管是从交州出发,还是从荆州出发,都很不方便。如果吴王出师协助,我大军以吴郡、广陵为基地,行程可缩短近一半,大军的辎重补给难度可以大大缓解。吴王做出如此贡献,如果还有人再怀疑吴王的忠诚,那可是天理难容了。太子,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孙登半晌没说出话来。他也许不够狠辣,但是他并不笨。他听出了魏霸这几句话中的险恶用心。要远征辽东,就要以吴郡、广陵为基地,大军的辎重、补给很可能也要从吴郡、广陵等地征集,至少那里的百姓负担也重得多。这是变相的汲取吴国的财力物力,把吴国变得更加虚弱。如果吴王不同意这个决定,那更麻烦,这就坐实了吴王不甘雌伏,有叛逆之心,给那些削藩的意见予以事实支持。

    能不能攻克辽东且两说,吴国肯定是跑不掉的。

    而这么做的背后,其实还有更深的意义。魏霸是不赞成削藩的,但是那不是为吴国着想,而是为自己着想。他支持吴国继续存在,是反驳异姓不得称王的旧制,为自己称王做铺垫。

    换句话说,吴国不过是个刍狗,是魏霸为实现自己的野心而扔出的牺牲。

    可是吴国偏偏又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只能任人摆布。

    孙登觉得孙鲁班那句话骂得一点也不错,自己就是个废物,面对魏霸这种蛮横的对手,他根本没有反抗的勇气。不仅没有实力,更没有勇气。大概是早就看透了这一点,孙夫人才不肯支持他,希望他听天由命,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以免惹来杀身亡国之祸。

    即使孙登的涵养再好,此时此刻,他也觉得非常郁闷。

    诸葛恪张了张嘴,yù言又止。他倒不是没话可说,可是他现在也清楚,说话要有实力的,没有实力,不如不说,否则只是自取其辱。

    堂上正是尴尬的时候,赵云回来了。他只是往堂上看了一眼,堂上的气氛就立刻变了。赵统和魏霸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快步下了堂,走到他的面前,躬身施礼。

    “父亲。”

    “师父。”

    孙登、诸葛恪及潘翥也连忙起身,下堂拜见:“将军。”

    赵云对孙登还了礼,寒喧了两句,然后看了魏霸一眼:“子玉,你跟我来,我有几句话想问你。”

    “喏。”魏霸躬身答应,对孙登等人致意后,跟着赵云向后院走去。此时此刻,他就是一个乖巧听话的后辈,和刚才那个骄横不讲理的镇南将军判若两人,变化之大,足以让孙登和诸葛恪惊骇莫名。

    “这……”孙登瞪着眼睛,指着魏霸离去的方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太子不要奇怪,镇南将军一向如此。”赵统终于恢复了从容,淡淡一笑:“只有在敌人面前,他才是凶狠的猛兽,在亲人和朋友面前,他绝对是一个可以依赖的人。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和他为敌。”

    孙登苦笑一声,心道谁愿意与他为敌,是他把吴国当成了敌人。看看他这一路升迁的历程,哪一次不是踏在吴国的屈辱之上前进的。吴国也真是倒了血霉,莫名其妙就成这么一个不世出枭雄的敌人。看来只能说是天意如此,要不然真没办法解释。

    孙登忽然想到了传国玉玺,那个代表着天下的玉玺曾短暂的在孙家手中停留,旋而又被人抢了去,莫非就暗示着君临天下对吴国来说只是一个短暂的*梦,虽然美好,终究不是事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