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53章 宫中府中当有别

第853章 宫中府中当有别

    魏霸抬起手,打断了诸葛亮的邀请:“诸葛将军,坐就不必了。我到这里来,不是想赴你的约,我不知道你邀我到这里来是为了什么,也不想知道。我到这里来,只是想提醒将军一件事。”

    诸葛亮很意外,这完全不在他的计划之中。

    “子玉,你想提醒我什么?”

    “将军,宫中毕竟不是府中,陛下垂怜老臣,请你入宫养病,是陛下的仁慈,可是做臣子的却不能因此恃恩而骄,赖在宫里不走。我看你气色好像不错,如果能起身理事,就回丞相府理事去吧,如果还要再养养,也大可以回家去养。总在赖在宫里不走,这算怎么回事?”

    诸葛亮愕然。他没想到魏霸会这么强硬,一点客套也不讲,直接指责他恃恩而骄。这哪里还是那个温润如玉的魏霸,这简直比魏延还要嚣张,还要张狂啊。他是没像魏延一样拔刀,可是他的这些话比刀还要厉害,直接砍得他颜面无存。

    “将军,说起来,你也是个老臣了,这些道理你应该懂,本不应该由我来告诉你。”魏霸一甩袖子,转身就走,声音从门外传来:“将军,私事在宅,公事在府,再有什么大事,就到朝会上说。这里不公不私,不伦不类,我无话可说,告辞了。”

    他出殿的时候,董允刚刚追到门口中,见魏霸出门,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么快就谈完了?他看了一眼端坐在殿中的诸葛亮,诸葛亮脸色苍白。根本没看他一眼。董允不知道如何是好,是拦住魏霸,还是让他走。看这架势,他们应该已经谈过了,再拦魏霸就不太合适。可是,他们真的谈完了?

    董允在门口发愣的功夫,魏霸已经出了宫门。他来去如风。根本没给诸葛亮说话的机会,啪哩啪啦的指责了一通,彻底打乱了诸葛亮的计划,扔下诸葛亮等人,扬长而去。

    偏殿里一片寂静。

    坐在屏风前的诸葛亮脸色苍白。一声不吭,坐在屏风后的人同样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猜想过结果,却没有一个人会猜到这个结果。他们都愣在那里,大眼瞪小眼,茫然无措。

    李严最先反应过来。他含笑起身,绕过屏风。走到诸葛亮的面前,躬身施了一礼:“将军,看样子今天是谈不成了。魏霸刚刚送来一份作战计划。我还没有审阅完,稍后便呈与陛下与将军过目。将军,好好将养身体,别听魏霸胡说八道。宫中府中,俱为一体,将军大可安心的住着,只要陛下不说,谁敢说将军半个不字。”

    不等诸葛亮说话,李严哈哈大笑,大摇大摆的走了。笑声中充满了快意。充满了轻松。就像是被人欺负了很多年之后,终于报复回来了,心里那份得意无法宣诸于口,只能用这种大笑来表达。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是诸葛亮第一次北伐前上的《出师表》中的话,刚才魏霸指责诸葛亮把皇宫当丞相府,赖在这里不走,有悖于臣子的本份,现在李严又用这句话来讽刺诸葛亮,用意是一样的歹毒。屏风后面坐着的那些人哪个不知道这句话可以引申出什么样的含义?

    当年诸葛亮大权独揽,没人敢拿这句话做文章,可是现在他不再是大权独揽了,这句话就很容易成为罪状。之所以没人这么做,只是他们明哲保身,没人愿意做第一个,现在魏霸捅破了这层纸,李严当然不甘示弱,也要在诸葛亮的胸口再捅一刀。

    这件事一过,魏霸和诸葛亮还有缓和的余地么?没有。既然如此,李严还要担心什么,有了魏霸的支持,他根本不需要再对诸葛亮假以颜色。趁着这个机会撕破脸皮,光明正大的与诸葛亮争锋,对李严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

    李严走了,其他人却没有动,一个个坐在那里苦熬。这时,对面的屏风后一声轻叹,皇太后吴氏的声音传了过来:“诸君都散了吧。国事繁重,还有劳诸君,总在这里坐着可不行。”

    赵云等人如释重负,齐声答应,却没有走开,一直听到对门脚步声渐渐远去,他们才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围着诸葛亮,用无限怜悯的目光看着他。谁会想到纵横无敌的诸葛亮会有今天,被一个年轻人当面指责不臣,旁边还有这么多重臣听着。

    赵云叹了一口气,躬身施了一礼,转身离开。

    接着,杜琼也走了。他一边走一边摇头叹息,直到此时此刻,他还不能确信自己刚才经历的一切是真的,而不是幻觉。

    魏延在原本给魏霸准备的那张席上跪了下来,双手扶膝,下巴抵在胸前,脖子就像折断了似的。他一声不吭,就那么跪着。

    良久,诸葛亮的眼珠转动了一下,咳了一声:“文长,出宫后……直接回家么?”

    魏延点了点头。他现在是右车骑将军,听起来很威风,其实没什么实权,不在家里呆着还能干什么。

    “顺道把我带回家吧,这里的确不太合适养病。”

    魏延一愣,抬起头,惊讶的看着诸葛亮。听诸葛亮这意思,他还觉得魏霸说得对?

    “丞相,犬子他……”

    “文长,别说了。”诸葛亮落寞的一笑:“是我行事荒悖,考虑不周,不怪子玉。他经历过太多的危险,谨慎一点也是可以理解的。”

    魏延尴尬的搓着手,起身赶到诸葛亮面前。“那……丞相,我扶你。”

    “多谢文长。”诸葛亮搭着魏延的肩膀,站了起来。他实在太虚弱了,站都站不稳,几乎是挂在魏延的手臂上,轻飘飘的,一点份量也没有。魏延鼻子一酸,不禁落泪。他扶着诸葛亮,缓缓的走出偏殿。

    天子刘禅在黄皓等人的陪同下,一边整理着衣带,一边跑了过来,看到诸葛亮靠魏延身上走出偏殿 ,不由得愣了一下,喃喃的说道:“相父,你这是……”

    “陛下,老臣要回家休息。”诸葛亮推开魏延,摇摇晃晃,如风中飘絮。他几乎耗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勉强站直了身子,脸上冷汗涔涔。他对着刘禅深施一礼:“多谢陛下连日来的恩宠,老臣感激不尽。不过,老臣住在宫里,于礼有悖,这就回家休养。待身体稍好,再来见驾。”

    刘禅眨着眼睛,一时有些不太适应。多少年了,诸葛亮都没这么客气的跟他说过话,今天这是怎么了。不是说要试探一下魏霸的忠心嘛,朕换了个衣服就赶来了,怎么……散了?

    ……

    魏霸离开了皇宫,却没有回家,他来到了赵府。

    赵统今天休沐,正在堂上陪潘翥、孙登聊天。潘翥随魏霸回成都,来看妹妹,把家里的情况通报一下。大舅子上门,赵统自然要热情接待。他们刚坐下不久,孙登就来了,也是看妹妹的,不过他看孙鲁班是次要的,真实目的是来打听宫里的事。诸葛亮要对付魏霸这样的事,当然瞒不过孙登的耳目,魏霸一进宫,孙登就收到了消息,赶到赵府来候着了。

    他们正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有人来报,说魏霸来了。三个人都吃了一惊,互相看看,觉得这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快就结束了?

    赵统起身,赶到门口,见魏霸正背着手,悠闲自得的看风景,连忙迎上前去,笑道:“子玉,你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魏霸嘎嘎一笑,举步向门里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赶紧准备一下,如果我猜得不错,过一会儿师父就得回来了。”

    “你见过……丞相了?”

    魏霸瞟了赵统一眼,嘴角一撇:“见了。”

    “这么快?”

    “不就是一两句的事儿嘛,还能用多长时间。”魏霸云淡风轻的说道,“怎么,你们都知道了?消息很灵通嘛。”

    “子玉,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赵统苦笑道:“你现在是整个成都城的敏感人物,别说你进宫这么大的事,就是你在路边上停下来,和谁说过话,用不了半天时间,相关的人都能收到消息。”

    “我这么有名啊。”魏霸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上下打量着赵统:“这么说,丞相要见我,为什么要见我,你早就知道?”

    赵统哑口无言,知道自己说漏嘴了。

    “师兄,这就是你不对啦。”魏霸伸出手指,指指赵统,嘿嘿冷笑道:“别的我不敢说,你那一妻一妾,可都是我帮你抢回来的。这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透个风,看着我往坑里跳,是不是有点不够意思?”

    “这天底下有什么样的坑能拦住你魏大将军。”潘子瑜从东侧院走了出来,正好接上魏霸的话。

    “哟,师嫂这是干嘛呢?亲自下厨,到底是自家兄长来了,很给面子啊。”

    “他那点面子哪够,我下厨,是因为你魏大将军要来。”

    “师嫂知道我要来?”

    “当然,这么大的事,你能不来找你师父探个底?”潘子瑜笑吟吟的的说道:“上堂坐吧,阿舅大概也快到了。趁着他还没回来,你们师兄弟先交个底。”

    “还是师嫂好。”魏霸哈哈大笑,四周看了看:“唉,你们家那头母老虎呢。”

    “母老虎在这儿。恶贼,看刀!”随着一声怒喝,孙鲁班提着一口雪亮的战刀,大步流星的从西侧院冲了出来,横眉怒目,冲着魏霸就是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