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52章 陷阱

    成都城地方有限,大将军府、丞相府比邻而居,大司农等九卿的官廨都在附近,有点什么动静,很快就被各部门知晓。

    大将军李严还没出这条大街,大司农马谡和新任少府廖立都得到了消息。马谡走出大门,看着李严离去的背影,抬起头,正好看到对面的廖立,不禁笑了笑,转身进门,换了一身衣服,挟着一个盒子,又走了出来,径直进了少府的官廨。

    “公渊先生,坐下来喝杯茶?”

    廖立点点头:“正有此意。不知道你最近又得了什么好茶?”

    “山野粗茶,味道倒还新鲜,一起尝尝。”

    两人并肩上了堂,廖立斥退随从,让人煮上水,不一会儿,水便咕嘟咕嘟的响了起来。廖立坐着,看马谡手法熟练的煮茶,一言不发。当茶香四溢时,他浅浅的呷了一口,闭上眼睛,慢慢的品了品,笑容从眼角绽放开来。

    “的确有点意思。”

    “哈哈,公渊先生果然是同道中人。”马谡笑道:“能和公渊先生同朝,真是幸事啊。”

    “的确是幸事。”廖立叹了一声:“当初我们可是对手来着。”

    马谡有些尴尬,廖立被贬,他也有一份功劳。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廖立还是没忘掉这件事。难怪两人对门而居,廖立却一直没有和他说话。

    “当年轻狂,公渊先生就不要放在心上啦,谡在这里向公渊先生陪个罪。”马谡举起茶杯,与眉相齐:“以茶代酒,请公渊先生海涵。”

    廖立轻哼了一声,呷了一口茶,算是接受了马谡的道歉。不接受也没办法,他们现在一明一暗,都是魏霸一党,如果再纠缠于当年的往事,的确不太方便。

    “镇南将军刚刚离开,大将军又匆匆而去,这两件事,怕是有所关联。”廖立淡淡的说道:“幼常可知其中内情?”

    马谡微微一笑:“他们应该都是去了宫里。镇南将军且不说,能让大将军随叫随到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陛下,另一个嘛,当然是丞相。”

    “这么说,他是去见丞相?”

    “应该是吧。”马谡品着茶,若有所思。“大将军也不是什么事都告诉我,我也只是猜测而已,作不得数。”

    “那镇南将军呢?这些天他不是一直在和大将军讨论征辽方略吗?”

    “是的,大将军对他的方略非常感兴趣。半个时辰前,他亲口说要将此方略上报陛下,请陛下圣裁。”马谡瞟了廖立一眼:“这份计划里面,也有公渊先生的心血吧?”

    廖立没有回答。那份计划书上没有他的名字,但的确有他的心血。马谡这些天一直参与讨论,他既然不敢肯定,那自然是魏霸没说。既然魏霸没说,他也没有必要说。

    廖立沉吟片刻,自言自语的说道:“也不知道丞相准备了些什么。”

    “不管丞相准备了些什么,镇南将军都足以自傲。”马谡淡淡的说道:“丞相还从来没有对谁如此慎重过,即使是大将军也没有受到如此礼遇。”

    廖立心领神会的笑了笑。正如马谡所说,诸葛亮的敌人多了,从来没有一个值得他如此重视,如此大费周章。在此之前,他都是不动声sè,一旦出手,就让对手毫无还手之力。李严在成都经营了这么久,他也是一到成都就把局势扭转了过来,让李严无计可施。唯有魏霸让他非常慎重,从突然离开长安,直到快进成都时才要求让魏霸回京述职,再到现在魏霸一进宫,他的信使就四处奔走,都已经暴露了他对魏霸的密切关注。

    对魏霸来说,这是一个荣耀,同时也是一个考验。

    他不知道魏霸有几分胜算,他相信马谡嘴上说得轻松,其实心里也未必有多少把握。

    毕竟魏霸现在要面对的是诸葛亮。

    ……

    魏霸停住了脚步,一脸茫然的看着董允:“丞相,哪个丞相?”

    “当然是诸葛……”董允话说到一半,这才发觉自己说错了。诸葛亮现在不是丞相,只是左车骑将军。他按照多年的习惯称诸葛亮为丞相,没人计较便罢了,如果有人计较,那可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

    魏霸就很计较这件事,所以他脸sè很平静,眼神却很yīn险。

    董允额头的汗一下子涌了出来,原本的得意化作冷汗,泉涌而出。他有些手足无措,脸憋得通红,半晌才道:“是允失言,是诸葛左车骑将军有请将军。”

    话出了口,他却觉得非常别扭,听起来很不舒服。

    “诸葛左车骑将军要见我?有事么?”

    “将军一去便知。”

    “我知道了。”魏霸一边很随意的应着,一边继续往外走。董允一愣神的功夫,他已经走出十来步远,到了宫门口,马上就要出宫了。

    董允连忙跟了上来,挡在魏霸面前,伸手示意。“将军,诸葛……左车骑将军在侧殿?”

    “在侧殿?”魏霸眉头微皱,神sè中多了几分不悦。他眼神微紧,打量着董允,脚步却没停,依然向宫门走去。

    董允急了。诸葛亮准备妥当,只等魏霸前去,怎么能让魏霸就这么走了?

    “没错。诸葛左车骑将军在侧殿,正在等候将军。”

    “让他别等了,我还有事,现在去不了。”魏霸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自己的门籍,示意旁边的执戟郎中取下来。执戟郎中不知内情,连忙取了下来,恭恭敬敬的送到魏霸面前。魏霸接过来,塞到袖笼里,见董允挡在面前不让他走,不由得沉下了脸:“你听不懂人话?”

    董允气得脸sè通红,却不肯退让,依然拦在门口。“将军,诸葛左车骑将军正在偏殿等候将军。”

    魏霸盯着他,一言不发。董允只觉得头皮发麻,脖颈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肩上仿佛压了一座大山。宫门口的执戟郎中们也感受到了魏霸的不快带来的寒意,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就在董允两腿发颤,快要倒下去的时候。魏霸忽然冷笑一声,将已经收好的门籍重新拿了出来,扔给郎中,转身向偏殿走去。他走得很快,大步流星,一眨眼睛的功夫就走了老远。董允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他已经快要消失要拐角处。董允无奈,只得一溜小跑的跟了上去。他可不敢像魏霸那么放肆,在宫里走路,就得小碎步,哪能像魏霸这么走,这是要被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弹劾失礼的。

    魏霸快步如飞,来到偏殿前。偏殿前一片平静,除了当值的郎官,看不到有其人。魏霸径直登堂入室,来到端坐如山的诸葛亮面前。

    诸葛亮松了一口气,魏霸这么久还没来,他还以为出意外了呢。

    “子玉……”诸葛亮抬起手,指了指对面的坐席:“坐!”

    ……

    在诸葛亮身后有一架屏风,魏延此刻就坐在屏风后面。和他坐在一起的还有三个人:李严、赵云、杜琼赫然在列。在他们的左侧还有一架大屏风,后面隐约能听到声音,却不知道是谁。

    此时此刻,魏延也没心情关注那屏风后面是谁,看到李严、赵云等人,他已经知道了诸葛亮想做什么,他也知道即将面对什么。听到魏霸进门的脚步声,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两只大手不由自主的握成了拳头。

    他非常后悔,后悔自己的犹豫,没有及时把丞相的计划告诉魏霸。现在,他隔着一道屏风,看着魏霸走向危险的陷阱,却无能为力。

    诸葛亮回到成都之后,跟他长谈了一次。诸葛亮对他说,他不在乎魏霸的轻狂,也不在乎魏霸的无礼,但是他担心魏霸有不臣的野心。魏霸和李严勾结在一起,有可能成为倾覆汉室的逆臣。

    魏延当时就惊呆了,对天发誓,担保魏霸必无此心。可是,他的担保非常无力,诸葛亮轻而易举的就挫败了他的自信。

    就在魏延惊骇莫名的时候,诸葛亮又说,我只是担心有这种可能,并不是肯定魏霸就一定会成为篡国的逆臣。我们试探他一下,如果他肯发誓不会背叛大汉,我就把我的权力和没有完成的愿望一起托付给他,让他代替姜维,成为大汉的中流砥柱。

    反之,如果魏霸不肯发誓,那你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当时魏延没有任何犹豫就一口答应了。他不相信魏霸会有篡立之心,他一直觉得魏霸最多只是顽劣,只是少年轻狂。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嚣张跋扈是有的,但是要说对先帝的忠诚,却是无可置疑的。魏霸怎么可能有不臣之心呢,如果真有,就算诸葛亮答应,他也不会答应。不需要诸葛亮说话,他也会亲手砍下魏霸的首级。

    正因为如此,才有了魏霸回家那天的事。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事,魏霸很坦然的承认了想称王的想法,并且说得理直气壮,义正辞严。

    魏延不知道如何反驳,他接受了张夫人的建议,由魏霸自己来解决这件事。可是他却没有把诸葛亮的计划告诉魏霸,现在,他只能看着魏霸一步步的走向陷阱。

    他身边的这些人跟他一样,都不可能接受魏霸有篡立之心。如果魏霸不肯起誓忠于大汉,忠于陛下,相信在座的人没有一个会反对将魏霸处死,不留后患。

    魏延的背上全是冷汗,手心湿漉漉的。从记事以来,他就没有这么紧张过。

    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是个懦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