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48章 父与子

    正月末,魏霸到达了成都。

    新年的气氛早就过去,丞相回京的余波尚未散尽。诸葛亮还住在宫里,牢牢的控制着朝堂上的发言权,任何人要见天子,都绕不过他这道关。大将军李严使出了浑身解数,也没能得逞,全面落了下风。

    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魏霸身上,得知魏霸到了成都,他立刻派督军成藩来请。

    见到成藩,魏霸就明白了李严的心情,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很客气的对成藩说,请大将军稍安勿躁,不出数日,定让大将军扬眉吐气。

    成藩将信将疑,只得回报李严。李严听了,且喜且忧。喜的是魏霸并没有记恨他,而且有了对策,忧的是他不知道魏霸的对策能否奏效。接下来的这几天,他是不可能睡得安稳了。

    魏霸上了岸,让丁奉、潘翥二人看守战船,自己带着诸葛诞来到城南的魏家庄园。自从建兴七年他奉命到东吴迎亲,就再也没有回过成都,没有回过魏家庄园。如今再看到魏家庄园,他颇有些感慨。

    不过感慨不是时光,而是老爹魏延的顽固。

    儿子衣锦还乡,载誉归来,老爹不派人到江边来迎接便也罢了,到了自家门前,居然还要摆出这般阵仗。一百甲士面无表情的杵在大门两侧算怎么回事?右车骑将军的战旗树在门前的棨戟架上算怎么回事?大门关得铁桶也似,只开了一个侧门又算怎么回事?

    唉,我知道你是爹,可是也没必要这么撅我面子吧?

    魏霸一边感慨着,一边下了车。提着衣摆,夹着尾巴,灰不溜丢的进了侧门。

    前庭里一片安静,奴婢仆从们正在做自己的事,气氛有些压抑。魏霸走了进来,居然没人敢抬头看他一眼,更谈不上打招呼,仿佛背后有一头大怪兽看着他们,谁敢轻举妄动就一口吃掉。

    魏霸苦笑着,穿过走廊。径直来到中庭。脚刚刚跨进中庭的门,就听到了一声威严的咳嗽。

    “你总算回来了。”

    这几个字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又仿佛是用刀在石头上划出来的,听着那么碜人。

    魏霸抬起头,看到全副武装的魏延。魏延大马金刀的坐在堂上,身上穿着那套诸葛亮送的甲胄。甲叶擦得一尘不染,光可鉴人。在他的身后,两个高大魁梧的武卒扶刀而立,一个手捧关家的那口万人敌,一个手捧一根缠着藤丝的木棒。

    魏霸认得,那是魏家家法,以前曾经多次亲密接触。

    两侧的走廊上。每隔五步就有一个全副武装,手持长戟,腰间挎刀的武卒。一个个目不斜视,仿佛眼前只有一团空气,根本没有什么战功赫赫的镇南将军。

    魏霸很无语,这是家门还是鸿门啊?老爹你这是要唱哪一出,要为丞相站台,也没必要搞出这么大的阵势啊。莫非你真想一言不合,就大义灭亲不成?

    魏霸暗自叹了一口气,提起衣摆。一路小跑的上了台阶,恭恭敬敬的跪了下去,磕头行礼。

    “阿爹,儿子回来了。”

    魏延哼了一声,刚要喝斥。忽然看到原本应该站在阶下等候的诸葛诞居然也走上堂来,不由得勃然大怒,厉声喝道:“你是何人,无令怎敢登堂?”

    诸葛诞微微一笑,欠身施礼:“末将交州水师假督,琅琊诸葛诞,特随镇南将军回京,向陛下、丞相及镇西大将军呈报征辽计划,并备垂询。”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厚厚的作战计划书送了上去。魏延看了一眼计划书的封面,心里咯噔一下,剑眉顿时挑了起来,已经抬起在半空,准备将计划书一掌拍落尘埃的手也停住了,半天没有动弹。

    原因很简单,封面上除了有李丰、魏霸的名字,还有一长串的荆襄系武人的名字。他这一巴掌拍下去,那可是打了几乎一半荆襄系武人的脸。

    拍还是不拍,这是个问题。

    为了给魏霸一个下马威,魏延可是做了不少准备。几乎整个正月,他都没过好,就是等着要给那个最给他长脸,也是最不省心的儿子一个教训,让他不要痴心妄想,做出对不起先帝,对不起丞相的事。收到魏霸即将回府的消息,他可是憋足了一口气,要抖一抖老子的威风。

    按照他本来的设想,此时此刻,不管魏霸说什么,先唾他一脸的唾沫,不管魏霸送上的是什么,一拍掌拍出去,然后让人把他拖下去,打上二十军棍再说。不管怎么说,归根到底一句话,先让这小兔崽子知道谁是家主,谁是这家里的当家人。你是一条龙,回家得盘着,你是一头虎,回家得卧着。这里是老子我作主,我说向东,你就不能向西,否则就要你好看。

    可是,面对这份厚厚的计划书,魏延的手怎么也拍不下去。

    这不是魏霸一个人的心血,这是一半荆襄武人的心血,他要是一巴掌拍下去,以后还怎么面对那些后生?这些后生的长辈都是和先帝一起出征,战死在夷陵的勇士,他们如果不是战死,现在的地位不会比自己差到哪儿去。他们为国战死,自己难道还要欺负他们的后人?

    这手下不去啊。

    魏延恼羞成怒,他觉得自己这么窘,全是魏霸搞的鬼。他想骂魏霸几句,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他转过头,瞪着诸葛诞,正打算迁怒于人,杀鸡儆猴,忽然又想起了什么。

    “你刚才说什么,你叫什么?哪儿人?”

    “琅琊诸葛诞。”诸葛诞微微一笑:“与丞相是同族。”

    “哦,我想起来了。”魏延一拍脑袋,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你曾经去过关中,唉,你怎么又……成了……”魏延指指诸葛诞。又指指魏霸,一时搞不清这是怎么回事。魏霸不是和诸葛亮不对劲么,诸葛诞不去投诸葛亮,怎么成了魏霸的手下。

    诸葛诞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把自己去关中。诸葛亮不待见他,后来他就离开关中,去了交州的事粗略的说了一遍。魏延听了,更加不解。不过这次是为诸葛亮不解,这么好的人才,又是自己的族人。他怎么不用呢。诸葛诞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比姜维那个西凉儿好啊。

    趁着这个机会,魏霸从地上爬了起来。老爹这是一时被他搞得懵了,等他回过味来,说不定还得收拾他,必须抓住机会。继续分散他的注意力。

    “阿爹,这份计划是我准备多时的心血,这次带回来,先要向阿爹请教,要不然的话,我真没底气能让丞相过目。”魏霸讨好的说道:“而且在这份计划中,阿爹你可是关键人物。没有你的帮助,这个计划根本没有实施的可能。”

    “我?”魏延的巴掌虽然狠,可是脑子显然没有魏霸转得快,一听说这份计划里还有他的事,而且他还是个关键人物,立刻把原本计划好的剧本扔到一边去了。三个人坐了下来,由诸葛诞主讲,把这份征辽东的计划说了一遍。

    魏延可以不把儿子当回事,却对诸葛诞非常客气,听得非常认真。等他听完这个宏大的计划。特别是明白了自己的重要意义时,他心动不已。在关中打仗打得不爽,是他最介意的事,如是不是诸葛丞相,换了另外一个人。他早就发飚了。丞相回到成都,短时间内可能不会再回关中,他又成了右车骑将军,不管是留在成都做闲职,还是回关中带兵,听姜维指挥,都不是他乐意的结果。这时候魏霸提出让他率领万余精骑远征辽东,可谓是挠着了他的痒痒肉,正中下怀。

    魏延有些犹豫起来。这个计划是他乐见其成的,可是他的任务却是要阻止魏霸,不让他和丞相做对,究竟如何处置,他一时无法决定。

    “小子,你觉得……丞相能同意这个计划?”

    “阿爹,丞相的愿望是什么?”

    魏延眨眨眼睛,沉吟不语。

    魏霸也不等他回答,接着说道:“丞相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北伐中原,兴复汉室。我这个计划就是要东西夹击,三面包围,尽快完成丞相的心愿。如果实施得当,快则三年,慢则五年,就可以实现一统天下的大业。丞相难道不希望在去见先帝的时候,带着这个好消息吗?”

    魏延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魏霸趁热打铁,接着说道:“阿爹,你想想看,从黄巾起事,天下大乱开始,至今已经五十年。先帝起兵涿郡,征战一生,为的是什么?不就是兴复汉室嘛。他壮志未酬,中道崩殂,跟随他的关侯、张侯也都先后辞世,师父已经七十有余,就算身体好,不能活几年?就是阿爹现在也年过半百了,再耽搁下去,等你们这些久经沙场的宿将老臣一一辞世,还有谁能完成如此宏大的伟业?阿爹,你愿意一事无成的去见先帝吗?”

    “我宁愿战死在辽东。”魏延打断了魏霸,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就知道阿爹会支持我。”魏霸适时的送上了马屁。

    魏延眉毛一挑,盯着魏霸看了半天:“这是你的真实想法?”

    魏霸反问道:“那阿爹以为我还能有什么想法?”他拿过那份计划,顺手扔到火盆里,大义凛然的说道:“既然阿爹怀疑我居心叵测,我现在就将这份计划烧掉,就当它从来没有出现过便是了。”

    魏延大惊,一跃而起,不顾火焰灼手,眼疾手快的抢过计划书,看着被火烧黑的封面,心疼得破口大骂:“小竖子,这么大人了,怎么还这么毛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