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47章 信手拈来

第847章 信手拈来

    有些事情,哪怕再重要,只要没人提,或者说没人敢提,那这件事就可以当没发生过。比如洛阳之战已经结束了大半年,谁都知道,按惯例,诸葛亮应该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是有功还是有过,什么人该赏,什么人该罚,早就应该有结论。

    可是,这件事就是一直拖到现在也没有结论,大有一直拖下去的可能。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所谓王法,只是王制定的法,针对的从来就是那些普通百姓,而不是掌握权柄的人。天子不想提,诸葛亮不愿提,李严不肯提,就没人敢提这件事。再说了,他们也没必要提这件事。这明显是几个权臣之间的争斗,只有观众资格的人谁会主动跳出来抢戏?

    很多事,就是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但是,魏霸显然不打算让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他要以这件事这突破口,向丞相府发起挑战。

    这层窗户纸被捅破了,诸葛亮就不能再不表态,否则,他就会陷入被动。除非他自己能支付那四万多金的债务。即使如此,魏霸大概也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穷追猛打,纠缠到底。开弓没有回头箭,魏霸不是那种半途而废的人。

    官场上最怕遇到这种愣头青,诸葛亮也不例外。

    不过,他早有准备。

    “威公,你觉得如何应付才好?”

    “丞相……”

    “不要犹豫了,迟早要来的。”诸葛亮无力而坦然的笑笑:“与其被人指责,不如自责。这个责任,也只有我担得起。”他从枕头下面拿出一份奏疏,“帮我转呈陛下吧。”

    杨仪低头看了一眼。有些茫然,他不知道诸葛亮这份奏疏里说了些什么,这明显是准备好的,诸葛亮早就写好了,只是等一个机会而已。

    “威公。我将向陛下请罪,承担洛阳之战的主要责任,这丞相之位大概是保不住了。不过,丞相府还会存在,也许廖公渊会做丞相。我想来想去,只有你堪与他对敌。威公。辛苦你了。”

    杨仪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诸葛亮为了保住姜维,宁愿自贬,他不做丞相了,要把丞相之位让给廖立,那这个丞相长史又有什么意义?他要的不是丞相长史,而是丞相之位。只有诸葛亮继续做丞相。继续掌握大权,击败李严、魏霸,他才有可能接任丞相,否则这个丞相长史什么价值也没有。诸葛亮让他代替蒋琬做丞相长史,不是对他的器重,而是让他做替死鬼,和廖立作对。

    他有一种被诸葛亮欺骗的感觉。

    ……

    丞相诸葛亮上书天子。主动承担洛阳之战的主要责任,请求辞去丞相之位,并推荐廖立接任丞相。

    这个消息在短短的半天时间内就传遍了整个成都。

    很多人都非常惊讶,为什么诸葛亮在这个时候突然要求自免。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很久,大将军李严都没提,诸葛亮又重新回到了成都,一直住在宫里,口含天宪,皇帝不过是他的傀儡。在这种情况下,他自己不提。就没人敢主动提,他为什么要主动放弃丞相之位?而且推荐曾经和他不和的廖立接任丞相,这实在让人太惊讶了。

    这是何等的高风亮节,真正的丞相胸怀。除了诸葛亮,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大概也只有历史上那位内举不避亲,外举不避仇的祁黄羊能和他相提并论。

    天子刘禅很为难,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以前这样的事都有诸葛亮替他做主,现在要处理的人就是诸葛亮,那该怎么办?是听诸葛亮的要求,免去他的丞相之位,还是宽言安慰,让他留任?

    刘禅无奈,求见诸葛亮,诸葛亮要求公事公办,并高度评价了廖立的政绩,认为廖立虽然性格有点偏激,才能却当之无愧,足以担负起丞相之重任。

    刘禅却不敢当真,只好把这个难题又推给了大将军李严。

    接到诸葛亮要求自贬的奏疏,李严欲哭无泪。他天天盼着把权利从诸葛亮手上夺过来,可是当诸葛亮主动放弃了权利的时候,他却感觉不到一点高兴的成份,反而有一种中计的感觉。

    让廖立接任丞相?开什么玩笑。他不反对廖立留在成都做官,但是他却不能让廖立做丞相,特别是在这个时候做丞相。现在廖立接任丞相,只会感激魏霸,是魏霸一手把他捧上了相位,以后他会和魏霸走得更近。击败了诸葛亮,却便宜了魏霸,并不是李严愿意看到的。

    廖立可以做丞相,但是必须由他李严推上去,否则就不能让他做。

    可是他偏偏又不能拒绝。

    诸葛亮主动承担了洛阳之战的责任,引咎辞职,并推荐廖立这个曾经的敌人接任丞相,不管是真是假,这种气度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如今成都大小官员哪个不赞叹丞相的胸怀,哪从此不佩服丞相知人善用?他要是反对廖立,不仅会得罪魏霸、廖立等人,而且会和整个舆论做对。和丞相一比,他简直就是天生的反面形象。

    李严进退两难,冥思苦想了三天之后,上书天子,请求驳回诸葛亮的自免请求。他说,诸葛亮虽然洛阳之战有过,但也不能说有过无功,毕竟大军曾经包围洛阳,给曹魏不小的震动,宣扬了国威。就目前的实际情况来说,霍弋驻在新安,将整个函谷、大半个河东控制在手中,洛阳之战还是有战果的。所以,就算诸葛亮要承担责任,也无须免职,暂时免去丞相之职,稍贬其官,仍代行丞相事为宜。

    与此同时,原车骑将军吴懿因功升任骠骑将军。

    至于廖立,也的确是个人才,宜位列九卿,以示嘉奖。将来再立功勋,再升任三公不迟。

    李严奏疏一上,顿时博得了群臣的一致同意。刘禅也松了一口气,立刻下诏,按李严的建议施行。经过朝议,贬诸葛亮为左车骑将军,原车骑将军吴懿则因功升任骠骑将军,镇西大将军魏延因功升任右车骑将军,姜维升任镇北将军,领关中督。

    悬而未决的洛阳之战终于尘埃落定,诸葛亮安然无恙,依然把丞相府牢牢的抓在手里,还获得了无以伦比的声望,李严却是打碎了牙往肚里咽,气得捶胸顿足,咬牙切齿。

    ……

    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到魏霸的手中。魏霸感慨不已。

    “丞相的手段依旧犀利啊,这一进一退,李严彻底乱了阵脚,多时的准备全扑了空,估计半夜醒了都要哭一场。”

    法邈忍俊不禁:“算来算去,还是算漏了丞相会自免。他算准了李严不会甘心让将军独大,所以这才冒险一试。这也叫出奇不意,李严一点准备也没有,当然会乱了阵脚。”

    “嗯,这次丞相的确高明,战术虽然没什么新奇之处,却是戳中了李严的软肋,所以大见奇效。不过,我就有些奇怪了,他怎么对姜维这么好?”魏霸歪着头,一脸的不解:“当然他为了自保,险些杀了马谡,今天为了保姜维,他却宁愿自免,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此一时,彼一时。”法邈却一点也不意见:“大概是他知道自己没多少时日了,所以宁愿把机会留给姜维。”法邈沉吟片刻,又道:“恐怕,他的用意还不在李严,仍然落在将军的身上。”

    魏霸无奈的点了点。法邈说得有道理,诸葛亮利用李严的弱点,玩了一招以退为进,不仅把洛阳之战的后患解决了,还占了不少便宜,吴懿升到骠骑将军,姜维升到镇北将军,正式接管了关中,最要命的是他和老爹魏延并列为车骑将军,老爹不知道要多开心,一定把丞相引为知己,然后又不知道该准备了哪些手段来对付自己呢。

    与其说诸葛亮是对付李严,不如说他是在对付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李严不过是跟着他的指挥棒在走罢了。

    棋差一着,别手别脚,说的应该就是李严这种情况。和一般人比,他的水平不差,可是要和诸葛亮较量,他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当然了,李严面对的不仅仅是诸葛亮,他还要防着自己,三方混战,情况也的确太复杂了一些,束手束脚,也就在所难免,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诸葛亮那样决绝。

    “公休,你们诸葛氏在各国为官的这么多,要论聪明,还得数丞相为第一。”

    诸葛诞笑了起来:“聪明又能如何。”

    “哦,难道你认为你能胜过他?”

    “我胜不过他。”诸葛诞摇摇头,看着滚滚东流的江水,负手而立:“若论一个人的能力,放眼天下,的确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可是他无法战胜自己,他自己就是最大的敌人,根本不需要别人动手,他自己就会毁掉自己。”

    “你这话,可有些玄了啊。”魏霸笑道:“我最烦你们这些名士的地方,就是动不动就说些不着边际的玄论,云里雾里,听着实在费劲啊。”

    诸葛诞意味深长的看了魏霸一眼,有些无奈。

    法邈嘴角带着,含笑不语……

    ps:周一,求推荐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