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44章 远征计划

第844章 远征计划

    诸葛亮回到成都,其实只办了两件事:第一件事,住在宫里,每天和陛下刘禅谈心;第二件事,以皇帝的名义招魏延入宫,长谈了一番。他们谈了些什么,没人知道,但是魏延出宫之后就派人到大将军府退婚,旗帜鲜明的站在了丞相府一边。

    这两件事彻底打乱了李严和马谡的计划。第一件事还在预料之中,毕竟诸葛亮回来的目的就是要控制皇帝,把代言的权利从李严的手中夺回来,李严对此早有准备,只是没想到诸葛亮会直接住在了宫里,根本不给他再和陛下单独见面的权利。

    第二件事却实实在在的是个意外。诸葛亮把魏延从关中赶了回来,不动声色的剥夺了他的兵权,魏延本来是非常恼火的,都以为他再也不会和诸葛亮站在一起,谁曾想诸葛亮只和他见了一面,就把他又争取过去了。

    魏延本人并不重要,可他是魏霸的父亲。如果他态度鲜明的站在诸葛亮一边,那李严就有可能面临着失去魏霸支持的危险。魏霸本人再有想法,他也不和魏延正面为敌,孝道是儒家文化的精髓和根基,没有人敢轻易的做出不孝的事情。

    更何况诸葛亮还占着道义的高地,魏霸如果反对他,不仅不孝,而且不忠。

    这个罪名重得让人难以想象,就算是魏霸也承受不起。李丰如果要逼着魏霸做出这样的事来,他就成了万恶不赦的小人。

    面临这个情况。李严束手无策,只好写信给李丰,让他尽快摸清魏霸的心理,督促他坚定立场,不要被诸葛亮左右。

    如果刚才魏霸稍有动摇,那李丰就不是劝他入成都,而是劝他不要去成都了。既然魏霸决定要去成都和诸葛亮战斗,那他要求和荆襄水师将领见一面的要求也就可以接受了。

    商量出征辽东的战事,名义上说是要与李丰商量,实际上是和荆襄水师的将领们商量。而荆襄水师现在是李丰的部下。李丰不点头。魏霸就不能擅自行动。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急需魏霸的帮助,李丰不会轻易让魏霸和那些人接触的。这也是有求于人,不得不做出让步。

    ……

    冯进、傅兴并肩站在几乎延伸到大江中央的码头上,仰起头。打量着那艘如山一般雄伟的战船。不由得心生敬畏之意。

    诸葛诞站在舷边。笑盈盈的看着冯进和傅兴,伸手相邀。十月份的战事结束之后,他和夏侯玄一起滞留在豫章。直到孙权答应了魏霸的要求,将豫章船厂“租借”给魏霸,又让张温担任了豫章船厂的船监,这件事才算结束,他率领一部分水师由鄱阳湖转移到洞庭湖。这次魏霸要西行,他率领水师护送,他的座舰暂时充任魏霸的旗舰。

    他非常享受冯进等人羡慕的目光。他也清楚,冯进、傅兴本来都比他更有资格担任这个职务,只不过是因为机缘凑巧,他才能站在这里,作为主人欢迎冯进等人。

    “诸位将军,上来吧,将军在舱里等着呢。”

    冯进和傅兴交换了一个无奈的眼神,正准备谦让一下,头顶传来了一声愤怒的大骂:“冯文举,傅仲简,你们磨蹭个屁啊,非要老子亲自来接一下才满意?”

    话音未落,魏霸的脸出现在舷边,他瞪了冯进二人一眼,刚要再骂两句,忽然看到一个生面孔站在傅兴身边,连忙把话收了回去,收起了笑容,拱手道:“这位将军是……”

    傅兴连忙介绍道:“这是我兄长傅佥,现在官居虎威将军,也驻在江陵。”

    魏霸恍然大悟。他以前听傅兴说过,傅佥一直跟着李严驻在江州,算是李严的部下之一。现在李丰驻南郡,把他派到江陵来辅佐李丰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原来是伯同兄,久闻大名,今日才是见面,幸会幸会。”魏霸打开护栏,向外跨了一步,半只脚悬空,向傅佥抱拳施礼。“刚才不知伯同兄光临,有失礼之处,还请海涵。”

    傅佥不敢怠慢,连忙还礼。论军职,他比魏霸差了好几级,论身份,他也不比魏霸高,他可没资格和魏霸分庭抗礼。

    “将军客气了,舍弟能和将军如此亲近,佥非常感激。当年若非将军父子救助,舍弟也不可能有今日。一直未能当面致谢,实在惭愧。”

    “哈哈哈……”魏霸大笑着,邀请他们上船,在傅佥走到面前时,他抓住傅佥的手臂,将他拽上船,然后并肩向舱里走去。“要说当年的事,仲简才是我的恩人,若非他出手帮忙,天知道最后会闹成什么样子。”

    傅佥有些不太习惯魏霸的亲热,却又不好推开魏霸,只好跟着魏霸进了舱。冯进和傅兴跟在后面,自有诸葛诞接待。诸葛诞能说会道,妙语连珠,说得冯傅二人应接不暇。

    寒喧了一阵,李丰也带着人赶来了,见魏霸坐在席中,和傅佥等人说得眉飞色舞,前仰后合,不由得一愣。他原本以为,以魏霸的身份当然要最后出场,以示庄重,所以他才故意拖后一会儿,不想在魏霸面前落了身份,没想到魏霸早就出场了,还和一帮官职不如自己的将领说得这么开心。这哪里是堂堂的镇南将军,眼看着还要封王的人应该有的样子。

    “少将军,你来迟了。”魏霸一把拽住李丰,亲热的把他摁在席上,笑道:“当罚酒三杯。”

    “我认罚。”李丰一边带着矜持的笑容入席,一边说道:“不过你得告诉我,你们都说了些什么,说得这么开心。”

    “还能说什么。”魏霸一边让人给李丰倒酒,一边笑道:“刚刚说到辽东的战事,大伙儿高兴,正在商量由谁来统兵。”

    李丰心中一惊,心跳都快了几分:“那你们商量定了没有?”

    “商量定了。”

    “谁?”

    “你猜。”

    李丰看着魏霸哭笑不得,心道这么重要的事,你当是儿戏么,还你猜。他犹豫了片刻:“将军自行?”

    魏霸耸耸肩:“我习惯了交州的阳光,对辽东没兴趣。”

    “那……夏侯太初?”

    “他去肯定要去,不过他担不起那么重的任务,只能作一名偏将。”

    李丰彻底糊涂了。“那……还有谁?”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李丰莫名其妙,眼前就这么几个人,除了他才说过的,还有谁,难道是冯进?魏霸这是要挖墙角么?

    “少将军,你自己啊。”魏霸大笑道:“要征辽东,不仅要征用交州水师,还要襄阳水师,也许还要征用吴国水师,再加上步卒,大军不下十万,除了少将军,还有谁能担得起这样的重任?你莫非要让大将军亲自出马?”

    李丰的脑子嗡的一声,顿时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击得晕乎乎的。魏霸要把这么好的事让给他?

    李丰愣愣的看着魏霸,魏霸干笑了两声,凑在李丰耳边说道:“少将军,不是我想啊,实在是……出头的椽子先烂,与其让我一个人先烂,不如拖着少将军一起烂。”

    李丰“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心中的疑虑却因为魏霸这句粗俗之极的话而烟消云散。魏霸不是不想自己立功,他是怕功高震主,所以要拖着李丰一起,这种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现在也的确在一条船上,必须同舟共济。

    李丰的心宽了,一副很随和的样子,瞪了魏霸一眼:“那也不能拖我下水啊,这么大的战事,我哪里担当得起。”

    “怕什么?”魏霸眼睛一翻:“你问问他们,有谁不愿意和少将军一起出征?”

    冯进等人唰的一声站了起来,拱拳施礼,齐声喝道:“我等愿意追随少将军,讨平辽东,恢复中原。”

    李丰吓了一跳,随即心花怒放。他满意的看着魏霸,递了一个你懂的眼神。

    “那你们说说,计划是怎么样的,如果可行,我上报与大将军,请他核准。”

    魏霸点点头,让人铺开地图,又指了指诸葛诞:“公休,你把我们的计划对少将军说一下,请他先审核一番。诸位将军,有什么意见,随时可能提出来讨论。”

    “喏。”冯进等人大声应喏。

    诸葛诞站了起来,指着地图,讲了一番筹备的情况。

    魏霸的这个计划很宏伟。交州水师不过是要调用大军的一部分,除此之外,他还要征用吴国水师,襄阳水师,还要征用一部分吴国的步卒,大军总数将达到十万人以上,大小战船近千艘。

    看着那一个个数字,李丰就觉得心跳过速,仿佛自己已经登上了雄伟的战舰,辽东在他的脚下颤抖,公孙渊穿着白衣,脖子上系着绳子,匍匐在他的面前,连话都说不出来。而在大海的那一侧,曹睿正面色苍白的看着他高大的背影。

    “这么大的规模,得要准备多久?”

    “少了不能少,也得两年。”魏霸说道:“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战船,要跨海作战,又是少将军亲征,我打算给少将军再打造一艘更大的战舰。除此以外,还要为十万大军准备充足的粮草,军械,这可是万里远征,不能有任何大意。”

    李丰也从激动中醒过神来,为巨量的筹备工作感到头皮发麻。这得聚集多大的人才、财力、物力啊,打仗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动一动就得要钱。

    “人、船和军械,我都有办法解决,可是有一件事,非少将军不能解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