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41章 斗智

    严格说来,魏霸虽然离关中最远,却不是最后一个得知诸葛亮离开长安的人。

    最后一个知道的是皇帝陛下,刘禅同志。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刘禅正把一把弹弓藏在袖子里,准备溜出宫,和刘理一块儿去打鸟,迎面被董允拦住了。董允说,现在应该是读书的时候,陛下哪里去?

    董允说得没错,按照之前诸葛亮在成都主事时的安排,这个时候的确应该是读书的时候,不过诸葛亮离开成都这几年,这个制度早就破坏了。李严根本不管刘禅读书,刘禅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开始的时候刘禅还有些顾忌,后来就撒开了,董允等人被李严逼得步步后退,也失去了对刘禅的威慑力。实事求是的说,刘禅已经有好久没摸过书了。

    面对董允的质问,刘禅一时有些恍然,仿佛回到了诸葛亮还在成都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要往回走。黄皓一把拉住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读书有的是时间,休息一下也是有必要的。

    面对黄皓的挑衅,董允同样皮笑肉不笑。时间是有,我只是担心丞相回来的时候,陛下的功课没完成,会让丞相失望。黄皓说,丞相在关中呢,等他回来再说。董允嘿嘿一笑,丞相离成都还有半天的路程,臣这是来提醒陛下的。陛下,丞相远征辛苦,你是不是出迎一下?

    直到这个时候,刘禅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看着董允那张压抑了很久的笑脸。知道自己的欢乐时光结束了。

    接下来的半天,刘禅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渡过的,在恍恍惚惚中,他被人披挂整齐,来到了成都北郊,迎接远征归来的诸葛丞相。

    恍惚的不仅是刘禅一个,很多人都是临时得到消息,匆匆忙忙出来迎接的。不少人出城的时候还有些犹豫,可是一看到那乌泱泱的人群,顿时有一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不管愿意不愿意。都跟着来了。至于心里是不是忐忑,只有他本人知道,谁不也会傻到去问别人的地步。

    从表面上看起来,那就是万人空巷。上自皇帝陛下。下至普通百姓。几乎都出来迎接丞相了。

    看到这一幕,李严的脸色也有些生硬。诸葛亮虽然离开成都几年,可是他的人气还是自己无法抵挡的。看看来迎接他的人就知道了,自己回成都的时候可没这么威风,他简直是偷偷摸摸的进城的。事实上,他的确就是偷偷摸摸,趁着诸葛亮在关中准备北伐的时候回来了。

    诸葛亮不在成都的时候,他威风八面,还以为自己已经掌控了整个成都,整个蜀汉,现在诸葛亮回来了,他有一种被人扒光了衣服,扔在冰天雪地里的感觉。

    一阵风由关中而来,吹得他彻骨生寒。

    看到李严脸色不自然,马谡从远处走了过来,站在李严的身边,轻声咳嗽了一声。“大将军,丞相之所以保密行程,就是想以奇制胜,那些百官不过是从众而已,并不见得是真心拥戴丞相。大将军也站在这里,难道就代表大将军愿意拱手相让?”

    李严瞟了一眼马谡,稍微放松了一些。不得不说,在这种时候,还是马谡能够沉得住气。

    “幼常,丞相上书,要求魏霸回成都商议出兵辽东的事,你怎么看?”

    马谡微微一笑:“大将军,都这个时候了,你又何必考我。”

    李严咧了咧嘴,没有说话,脸上保持着不自然的笑。

    两天前,诸葛亮提前送来了一份奏疏,算是对他之前问题的答复。诸葛亮说,魏霸出兵辽东的计划有其可取性,也有其不可行性,不能仓促下结论。为了能把事办得妥贴周全,最好是让魏霸回来参与朝议,大家一起讨论,搞清楚他的具体安排,然后再决定是否可行。

    再说了,魏霸担任镇南将军多年,按例也该回来向陛下述职了,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商量,不仅是出兵辽东的事,还有以后该怎么合作的问题。就最近这两年的战事来看,大汉的实力在增加,却也没强到天下无敌的地步,要想尽快实现先帝的遗愿,恢复中原,还是需要精诚合作的。

    诸葛亮的话说得合情合理,让李严无法拒绝。他觉得,诸葛亮主动要求魏霸回成都,就是想一次性解决问题,不仅解决他李严,还要解决魏霸。诸葛亮肯定做好了计划,否则他不会这么自信,主动要让魏霸回朝。可是他不知道诸葛亮的计划,越想心里越是不安。他压着诸葛亮的奏疏,还没有给出答复,但是他很清楚,他压不了太久,诸葛亮一到成都,肯定会问这件事。

    趁着这个时候,他向马谡问计。可是看马谡的样子,似乎他早就有所预料。这一方面让李严轻松了一些,另一方面又有些疑神疑鬼,不知道马谡是从什么渠道知道这个消息的。

    他只是看着马谡,等待着马谡的答案。

    “大将军,丞相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他要是真想和魏霸做个了断,何必等到快到成都的时候才提出要求?他如果离开长安的时候就行文给魏霸,魏霸就算现在赶不到成都,也该到永安了吧?”

    李严心中一动:“幼常的意思是……”

    “不能示之以能,能示之以不能,虚虚实实,故作疑兵而已。”马谡不以为然的挥挥手:“大将军,丞相连施妙招,看似老谋深算,其实不过是底气不足,只能在人心上做些表面文章罢了。大将军沉住气,不要被其所调动,待云开日现,自然一切都明白了。”

    李严默默的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又道:“那让魏霸回来吗?”

    马谡淡淡的说道:“就是丞相不愿意,恐怕魏霸也会回来的,避而不战,不是他的作风。”

    李严长出了一口气。

    ……

    孙登站在人群中,身后站着诸葛恪和顾谭。诸葛恪在战场上历练多时,脸上多了几分英武之气,也有些不以为然的随意。顾谭却是一个标准的书生,他中等身材,面皮白晳,文质彬彬,正客气的和身边相貌丑陋的中年人谯周谈论学术。

    谯周是顾谭到成都之后相识的第一个蜀汉大臣,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谯周是个书呆子,对顾家拥有的蔡邕遗著垂诞已久,一听说顾谭到了成都,第二天一大早就跑来求见,缠着顾谭谈经论古。他自己自得其乐,根本不顾顾谭是什么感受。

    此刻,谯周正拉着顾谭说蔡邕著述的《独断》。

    顾谭很厌烦这家伙,可是碍于礼节,又不好伸手推他走,只好保持着客套的笑容,眼睛不时的瞟着周围的蜀汉群臣。诸葛亮突然回到成都,群臣出迎,连皇帝刘禅都出来了,大将军李严站在人群中,却没有展示出应有的领袖风范,和普通大臣没什么区别,很显然是被诸葛亮的这一招打懵了。

    仅此一项,就让顾谭看轻了李严。不过,顾谭并不因此放松了警惕。事实证明,诸葛亮在李严和魏霸的联手攻击面前一直处于被动局面,既然李严能力有限,根本不是诸葛亮的对手,那还没有出现的魏霸必然是一个非常难缠的对手,否则他们两人联手不可能击败诸葛亮。

    在顾谭看来,诸葛亮这么做,看起来很威风,一下子取得了主动权,可是反过来一想,其实这正说明了诸葛亮没有什么胜算。他只能抢在魏霸回成都之前先制服李严,争取先发的优势。战术上当然没问题,可是从心理上,他已经输了。

    这让顾谭更加紧张,因为现在对吴国压力最大的既不是李严,也不是诸葛亮,而是魏霸。如果李严和诸葛亮斗得两败俱伤,最后让魏霸独大,对吴国来说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谯君,失陪片刻。”顾谭打断了喋喋不休的谯周,报以歉意的一笑,走到孙登身边,耳语了几句。孙登踮起脚尖,四处看了看,摇了摇头。

    顾谭看着诸葛恪:“元逊兄,你代表太子在此迎接丞相吧,我侍奉太子先回王邸,稍候再去请见诸葛丞相。”

    诸葛恪嘴角一撇:“子默,皇帝陛下都来了,太子何必在意这些?”

    “不然。”顾谭看了一眼远处青盖车下的天子刘禅,嘴角微微挑起:“那是一个傀儡,太子怎么能和他相比。诸葛丞相虽然是群臣之首,还没有比吴国王储高贵,太子不能自降身份,趁着还没有形成事实,改正还来得及。”

    诸葛恪耸了耸肩,没有反对。顾谭迅速陪着孙登离开人群,悄悄的上了车,返回成都城。他们刚刚离开,侍郎郭攸之快步走来,赶到天子车驾面前,躬身施礼。

    “启禀陛下,丞相车驾已到观前!”

    刘禅腾的一下站了起来,脸上的肥肉晃了两晃,他有些慌乱的挥了两下袖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快,快,快去迎接丞相。”

    李严眉头一皱,觉得有些不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马谡三步并作两步,赶到刘禅面前,拜倒在地,拦住他的去路。

    “陛下不可。君尊臣卑,纵陛下对丞相有千般感激,万般敬重,这君臣之礼却万万不可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