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32章 辽东王

    辽东这些年有内忧,无外患.

    自从公孙度割据辽东,迄今四十余年,除了开始的时候公孙度出兵讨代高句骊、乌丸之外,辽东没有过大的战事,是乱世之中难得的安乐之地。公孙度虽然好杀,却主要是针对那些有实力,看不起他的本地豪强,对那些逃难来的中原百姓,他一般不会去主动搔扰,总体来说,名声不好,劣迹不多,在他的治理下,辽东还算不错。

    从公孙度到公孙康,再到公孙恭、公孙渊,公孙氏在辽东传了三代四主,前后四十三年。在这四十多年里,中原一直在混战,户口剧减,一部分死于战乱,一部分外出逃难。逃难有两个方向,向南去吴郡直至交州,向北主要就是来辽东。

    大量的外来人口充实了辽东的实力,让公孙氏说话更有底气。在中原没有平定的情况下,从曹**开始就对辽东实行羁縻政策,对公孙氏割据辽东的事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算是曹**那次远征乌丸,也只是打到了柳城而已,根本没有攻击辽东。

    四十多年的平静生活,让公孙氏早就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地盘,他们虽然没有明着称王,可他们早就是辽东之王,郊祀天地之类的事一件不落,有模有样。

    应该说,除了兄弟叔侄争位之外,辽东是名符其实的乐土。物资谈不上丰富,却也没什么大的战乱,生命安全还是有保障的。

    公孙渊是公孙度的孙子,公孙康的次子,他的权利是从叔叔公孙恭手中夺来的。不过,他没有一点内疚,别说公孙恭就是个废物,根本不足以继承这份家业,就连父亲公孙康,他也不放在眼里。他一直觉得,公孙氏这么多子弟中,只有他有资格继承祖父公孙度的伟业,也只有他能够将祖父开创的基业发扬光大。

    所以公孙渊不像他的父亲和叔叔那么知足常乐,他对中原的形势非常关注。原本他并不看好蜀汉。蜀汉困守益州,关羽、刘备等人先后战死,元气大伤,在他看来最多就是个割据一时的命,条件还不如辽东呢,至少辽东有战马。他也不喜欢曹魏,因为他明白,一旦曹魏收拾了蜀汉和孙吴,肯定不会让他继续逍遥下去。当然了,他也不看好孙吴,孙吴的水师虽然很强,可是同样没有战马,根本不足以和曹魏争锋。

    然而这不妨碍公孙渊想联合孙权的心。只有和孙权联合,才能取长补短,让曹魏疲于奔命,才能让辽东有更多的发展机会。

    五年前,公孙渊刚刚杀掉叔叔公孙恭,就曾经想和孙权联络,可是随后发生的事让他改变了主意。

    就在那一年,诸葛亮北伐成功,夺取了关中,一举改变了天下局势。曾经在公孙渊看来根本没什么希望的蜀汉一举成为三国之中最有希望的一个,对于公孙渊来说,也是最有威胁的一个。

    因为蜀汉有了关中,就有可能攻占凉州;有了凉州,就有了养马之地;有了战马,就有了争衡天下的这机会。

    其后的发展基本上没出公孙渊的预料,蜀汉越战越强,北拒曹魏,南击孙吴,数年之间,蜀汉拥有了半壁江山,而且是占据了战略优势的半壁江山。相比之下,曹魏、孙吴则屡战屡败,曹魏失去了河西,孙吴失去了荆州。

    这其中最让人吃惊的是就是魏霸。短短数年之间,魏霸以弱冠之年南征北战,立下了赫赫战功,官拜镇南将军,坐拥荆州、交州十郡,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势力。

    公孙渊很喜欢这种强悍的年轻人,甚至有些惺惺相惜之意。不过,对于魏霸的迅速崛起,在欣赏同时,他也有些不安。特别是魏霸派水师绕行东海,突入吴郡的战术成功实施,让他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孙吴的水师称雄天下,也没能做出如此规模的远征,而魏霸的水师组建伊始就成功实现了这种难度的战术,只能说明一点,交州水师的实力远超孙吴水师,他们既然能横跨东海,到达吴郡,就有可能到达辽东。技术上的难题解决之后,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公孙渊压力剧增,不得不对魏霸投注了更多的注意力。也正因为如此,一旦心有不安,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魏霸。

    不过,想来想去,他觉得就目前而言,魏霸尚不具备远征辽东的实力。别看魏霸刚刚把孙权打服了,可真正起作用的还是步卒,仅凭万余水师是无法完成这个目标的。要远征辽东,他的步卒就必须远征万里,由海路而来的可能姓非常小。在没有攻占冀州、青州之前,他无法完成这种规模的战事。

    所以,公孙渊还是把目光转向了辽东内部。

    公孙恭死了,不代表公孙氏内部就没有蠢蠢欲动的人,比如公孙恭的儿子,比如他的兄长公孙晃。

    外敌很强大,可是同样很远,有足够的预警时间。内忧比较弱小,但是更隐蔽,防不胜防。任何时候,内部的敌人总比外部的敌人更可怕。

    所以他要请管辂来给他卜一卦。

    管辂是青州平原人,渡海来到辽东还没多长时间,却因为神奇的卜筮、相术声名鹊起。公孙渊原本不太信,亲自试过一次之后,这才把管辂奉为神明。不过管辂这个人不好仕宦,拒绝了公孙渊的官职,所以有什么事,公孙渊只好派人去请。能不能请到,还要看管辂是不是在家。

    这人像一只野鹤,行踪不定,也不知道这两天在不在襄平。

    在等待的时候,公孙渊心神不宁,手差点被火烤伤。管辂进门的时候,他正手忙脚乱的踩着烧着的绶带。

    管辂站在门口,看着狼狈不堪的公孙渊,看着他那条被火烧黑的绶带,忽然叹了一口气。

    公孙渊心里一惊,顾不得仪态,连忙上前施礼,忐忑不安的问道:“先生?”

    “你为什么要踩掉火呢?”管辂又叹了一口气,那张丑脸上全是怜悯,看得公孙渊心里一阵阵的发毛。不踩,不踩难道被烧死?

    公孙渊一边客气的请管辂入座,一边态度谦恭的说道:“请先生指教。”

    管辂再次叹了一口气,身子却没有动,反而转过了身,随时准备离开。他看着外面庭院中厚厚的积雪和屋顶的冰凌,淡淡的说道:“汉为火德,绶为官爵,新年将至,火烧绶带,乃主去逆从汉,弃暗投明之意。辽东为冰雪之地,为阴,火为阳,火下水上,为即济之卦。火为南,主南方有佳音至,奈何被君侯所拒,佳音转为恶兆,非人力所难为。辽东不复太平矣,辂就此别过。”

    说着,管辂举步就走,没等公孙渊反应过来,他已经消失在门外。公孙渊大惊,提起被烧得漆黑的绶带看了一下,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激零,一下子惊醒过来,一边高喊着,一边向外追去。

    “先生留步,先生留步。”

    他走得太急,一不留神,脚被绊了一下,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滑出去足有五步远,一头扎进墙角的雪堆里。

    卫士们大惊,连忙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公孙渊顶着一头雪,顾不上多说,飞奔到门外,哪里还有管辂的人影。

    “快去,把管先生给我请回来!”公孙渊暴跳如雷,指着呆立在一旁的公孙修破口大骂。

    公孙修不敢怠慢,带了几个人,匆匆的追了出去。

    公孙渊站在门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头上的雪被他的体温融化,顺着帽子淌了下来,滴在他的脖子上,一阵彻骨的寒意瞬间让他颤抖起来。

    就像管辂说的那些话。

    公孙渊呆了半晌,直到公孙修一无所获的回来,告诉他管辂像鬼似的不知去向,他才这渐渐的回过神来。

    “立刻派人去找,把辽东挖地三尺,也要将他找出来。”公孙渊寒着脸,咬牙切齿的说道:“今天他说的这些话,不准外传一个字,否则格杀勿论。”

    公孙修也打了个寒颤,连声答应。

    ……

    当阳,一座刚刚修缉一新的坟前,关凤和关兴姊弟哭倒在地。

    关羽败走麦城之后,孙权斩下了他的首级,送往洛阳,然后把他的身体埋在当阳。曹**接到了关羽的首级,用黄金给关羽做了一个身体,以侯礼将其下葬于洛阳。刘备在成都为关羽建了一个衣冠冢。所以关羽有三个墓,但成都那个其实是个空坟,关家后人每年祭祀,念及此事都为之切齿。

    现在蜀汉重新夺回了南郡,当阳这个坟也纳入蜀汉的范围,除了首级,关羽遗体的一部分终于找回来了,关家姊弟第一次拜祭亡父的尸身,而不是对着几件衣服,自然是且喜且悲,心情激动。

    李丰站在不远处,看着号啕大哭的关凤和关兴,神情肃穆,心里却美滋滋的。

    关凤从江南而来,关兴从关中赶来,第一次拜祭关羽的遗体坟自然要郑重其事。按理说,魏霸这个女婿也应该亲临,可是魏霸没有来,原因很简单,他不能擅离驻地,其实是想告诉李丰,他不会以任何借口进入李丰的驻地,插手李丰的权利。

    李丰对此非常满意。他的实力不如魏霸,而魏霸如此克制,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魏霸不敢轻视他,不管是因为他李丰本人还是因为他身后的大将军父亲,不管是魏霸敬重他还是怕他,有这个效果,他就非常满意。

    投桃报李,李丰也为关凤姊弟大开方便之门,甚至带着太守府的掾属来献祭。面子是互相给的,魏霸给他面子,他当然也要给魏霸面子。不过魏霸敬重他是守礼知进退,而他给魏霸面子却是礼贤下士,这是有根本区别的。

    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