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25章 软刀子割肉

第825章 软刀子割肉

    魏霸说得轻松,李丰却不肯相信,他起身走到魏霸身边,双手撑在案上,身体前倾,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逼视着魏霸的眼睛,一声不吭的看着魏霸,试图给魏霸施加压力.

    魏霸干笑了两声,叹了一口气:“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少将军。”

    李丰得意的笑了,却仍然不说话,既保持着上位者的威压,又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的咄咄逼人,极力营造一种不怒自威的姿态。

    魏霸心中暗笑,脸上却非常严肃,甚至有隐隐的愤怒。“少将军,我们在豫章船厂发现了一些刚打造完成的战船,使用不是桨,而是非常类似于我军战船的推进技术,战船的速度大大提升。”

    李丰大吃一惊,头皮一阵阵发麻,脸色煞白。上一次有人泄露石弹制作技术,这一次又有人泄露战船技术,某些人越来越猖狂了啊。李丰想了片刻,心里又有一种异样的兴奋感,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

    “是谁?”

    魏霸摇了摇头:“目前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泄密的,我不太清楚。不过少将军放心,我已经将豫章船厂的匠师全部关押起来,只要对方露出蛛丝马迹,我就能抓住把柄。”

    李丰刚刚松了一口气,魏霸话锋一转,又有些担心的说道:“不过,这件事是如此重要,我想泄密之人也不会不小心,能不能找到切实的证据,现在还真不好说。”

    李丰的心被魏霸几句话说得一上一下,且喜且忧。在他看来,泄密的人只可能是诸葛亮,最好就是诸葛亮,这样一来,大将军府全面压制丞相府就轻而易举了。不管当时是不是盟友,把这么重要的技术泄露出去就形同叛国。

    如果现在有证据,李丰很担心自己会心跳过快,直接晕厥。

    “子玉,这件事要加紧查,千万不能放过任何可疑之处。”李丰盯着魏霸,嘴角露出狞笑:“子玉,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啊。”

    “喏。”魏霸连忙起身领命,随即又停了一下,抬起头看着李丰:“少将军,虽说可能姓极小,可是为防万一,是不是应该通知一下孟将军,让他先自查一番?”

    兴奋之中,李丰的脑子转得非常快。他眼珠一转,立即明白了魏霸的意思。

    诸葛亮固然有最大的嫌疑,可是襄阳水师却也要事先排除,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襄阳水师的无辜,就无法坐实诸葛亮的罪名。更何况襄阳水师也的确有泄密的可能,为了个人的私利出卖秘密的人到处都可能有。即使是孟达本人也不能完全排除嫌疑。

    因此,先查襄阳水师就成了当务之急。

    李丰握了握拳头,无声的笑了笑,恢复了从容。“既然要查,那就不能由孟达自己来查,我会上报大将军,请他派人去彻查此事。”

    魏霸没有再说,保持沉默。他估计李严肯定会在孟达身边安排人,孟达如果真和孙权有来往的话,李严不可能一点风声也收不到。这件事交给李严去办,是最妥当不过。更重要的是,借着李丰的嘴,把这个消息送到李严的耳中,比他自己说更有效。

    李丰又回到了最先的问题:“那你打算什么时候撤兵?”

    “少将军准备什么时候伐吴?”

    李丰有些不解:“这有关系吗?”

    “有。”魏霸肯定的点了点头。“少将军,据我猜想,这次大将军逼孙权称臣大概不会是最终目的,而是一个开始。让孙权称臣,是避免擅启战端的指责,为将来大举伐吴做准备。”

    李丰的眼神犹豫不定。李严在给他的信中,对他阻止战事的进一步发展非常恼火,可以说是劈头盖脸的臭骂了一通。不过这些都是父子之间的私信,别人是看不到的,只知道他受到了大将军的嘉奖,却不知道李严对此非常不满意。他现在忙着接收南郡,也是想积攒实力,在不久的将来进攻武昌,甚至收复整个江东,让老子看看他的本事,挽回一些面子。

    现在魏霸提出了这个猜想,正中他的下怀,可是他却不能轻易的表露自己的态度,只能先不动声色的听魏霸说。

    “要想将来打得顺利,就要持续不断的压榨孙权,抽空他的实力。割据南郡、长沙还远远不够,要他赔偿的那两万金,也不足让他瘫痪,我们需要更多的手段。”

    李丰恍惚有些明白了,顿时来了精神:“子玉,你详细说说。”

    魏霸重新拿起筷子,蘸着酒水,在桌上指点江山起来。他说,控制了豫章船厂,就是扼杀了吴军的水师,不让他们有死灰复燃的可能。吴军没有了水师,大江南北隔绝,再想向北进攻,必然会遇到很多麻烦。他有两个选择,一是放弃北伐,把这个机会留给我们,二是向我们求助。要向我们求助,就要给好处,这个好处就是让出对长江的控制权。

    长沙是贯通益州、荆州和扬州之间的黄金水道,益州的很多商品都是通过这条商道来往,现在少将军坐镇江陵,左揽南阳,右揽交州,背靠益州,前望扬州,四通八达,你就是控制了天下之中,要想积累实力还不是一句的事?

    假以数年,孙权必然衰落,到时候大将军军令一下,举国伐吴,少将军顺江而下,岂不是水到渠成?

    经过魏霸一解说,李丰恍然大悟。对啊,怎么能从豫章撤出呢,就应该驻扎在那里不走,在孙权的心窝子里扎一把刀,让他流血而死。至于长江,更应该控制在自己的手里,这可是一条粗大的血管啊,通过这条血管,可以慢慢的把孙权吸干。

    没了钱,孙权还能干什么?这是一场不流血的战争,用得好,可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正如魏霸所说,与这个战争相比,之前的那十几天恶战不过是在孙权的身上开了一个伤口而已,接下来正是收获的时候,岂能就此罢休。

    “那该怎么对杜琼说?”李丰眉开眼笑的看着魏霸,心里的防备已经不翼而飞。魏霸不仅是他最得力的拳头,还是他最明亮的眼睛。要不是魏霸指点,他哪能想到这么远。

    “孙权的两万金什么时候还清,我们什么时候撤兵。”魏霸得意的笑了笑:“等孙权急眼了,我们再让一步,由少将军出面,给孙权一个选择,这两万金我们可以暂时不要,但是要他把豫章船厂租借给我们,同时允许我们在长江上自由航行。现在吴国也是大汉的属国,总不能不让我们大汉的水师通行吧?”

    “那是。”李丰一拍手,兴奋莫名。“如果这个都谈不下来,那杜琼这个大鸿胪也别做了。”

    魏霸哈哈大笑。

    ……

    消息传回武昌,杜琼哭笑不得,却也无可奈何。现在李丰和费祎都不在武昌,只能由他这个主使出面。好在魏兴还在武昌没走,杜琼也老实不客气,降尊纡贵,去和魏兴商量怎么和孙权说。

    魏兴已经接到了魏霸的密令,见杜琼来问,立刻按照指示,面授机宜。

    得到了魏兴的支持,杜琼有信心多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找孙权,理直气壮的说,战事是结束了,称臣的事也敲定了,太子也上路了,可是还有一件事没结束呢。那两万金的赔偿金呢?你不把这笔钱付清了,镇南将军不肯撤兵啊。

    孙权气得快吐血了。这次亏吃大了,魏霸三路大军入侵江东,先后击败了吴国六七万大军,还把整个豫章船厂给端了,吴国损失惨重,不得不俯首称臣,名利都遭到了巨大的损失。明明是被欺负和凌辱了,还要支付巨额赔偿金,这是什么世道?

    两万金啊,孙权现在穷得丁当响,急切之间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

    孙权真急了,又是恐吓又是求情,软硬兼施,杜琼这次却不为所动,咬定青山不放松。到孙权快要崩溃的时候,杜琼提醒了一句。这件事,镇南将军说了不算,你还是去求李丰。只要李丰松了口,这件事就有希望了。

    孙权将信将疑,只好派人赶往江陵求见李丰。李丰在摆了一番姿态之后,提出了魏霸给他设计好的方案。钱可以暂时不用给,不过,我们要租借豫章船厂,并要求得到在长江上的自由通航权,税收嘛,大家商量着来,肯定不能让你吃亏就是了。

    孙权接到回复,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却没办法拒绝。很明显,魏霸是不打算撤出去了,能省掉两万金也算是个安慰。再说了,开放长江上的通航权,也能给他带来一些商税,倒不是一件坏事。如今长江实际上已经控制在魏霸的手中,他就是不想给也只能给,就凭他现在的力量,他根本无法驱逐夏侯玄等人出境。

    不过,孙权也没有束手就缚,通过多方设法,又贿赂了李丰一笔,最后总算达成一致,夏侯玄等人可以暂留鄱阳湖,可是邓艾却必须退出豫章。魏霸答应了,很快,邓艾带着四五万户拖家带口的山越离开了豫章,回到长沙,就任长沙尉。

    在此之前,张表担任了长沙太守,靳东流升任江南督,全面负责江南四郡的军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