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23章 不敢当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夏侯玄赖在鄱阳湖不肯走,可急坏了是仪.论说,是仪说不过夏侯玄、诸葛诞两张名嘴,说打,是仪是个书生,更没有任何取胜的可能,惹急了这伙强盗,说不定连南昌都保不住。

    是仪无可奈何,只得急报孙权,请孙权向魏霸施加压力,或者说得更准确些,是请求魏霸下令夏侯玄等人撤出。孙权称臣了,吴国服软了,亏也吃了,还要在这里驻兵,那算怎么回事?

    快马将是仪的报告送往武昌。

    接到是仪的报告,孙权长叹一声。他对此早有预料,就知道魏霸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协议签订了就万事大吉?质子派出去了就高枕无忧?如此这么简单,那魏霸就不是魏霸了。

    孙权没有去找魏霸,也没有找在武昌的魏兴,他直接请来了杜琼。杜琼任务完成,正准备离开武昌回成都,接到孙权的邀请,他非常期待,还以为孙权要送他一个大礼呢,没想到却是一封弹劾的奏疏。

    吴王孙权弹劾镇南将军魏霸侵入属国领地,抢劫豫章船厂的人才和物资,并且霸占着鄱阳湖不走,甚至有进入南昌的可能,煽动百姓作战,大规模征兵,有不臣之举,请陛下和大将军为臣作主。

    杜琼哭笑不得,心道你还真把自己当大汉的藩王啦,上书弹劾魏霸?要是丞相在成都主持大局,那还有话说,现在主持大局的大将军李严,李严把魏霸当成左膀右臂,弄不好这件事就是李严指使的,你弹劾魏霸岂不是自找没趣?

    对杜琼的提醒,孙权不以为然。他甚至对杜琼说,我现在是大汉的吴王,和魏霸有矛盾,当然要请陛下和大将军做主。如果陛下或者大将军不能或者不愿意制止魏霸,那我就只好自己想办法,你们要想让我贡献,尽一个臣子的责任,那也是休想。吴国虽然弱小,还有十几万大军,可以和你们拼个鱼死网破,玉石俱焚。到时候看陛下的面子往哪儿搁,大将军能不能负得起这个责任。

    杜琼毕竟是书生,被孙权吓住了,他连忙给正在接收南郡的李丰写信,请他协调此事。

    李丰现在是春风得意,谈判圆满成功,孙权服输,太子孙登已经起程赶往成都,而他又接到了李严的命令,要他留在南郡,担任南郡太守。南郡自身虽然荒芜,可是位置太重要了,背靠益州,扼守长江,以孟达、魏霸为左膀右臂,随时可以旌指武昌、扬州,这是下一次伐吴的主将应该在的位置啊。他踌躇满志,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如泰山,所以天天忙得热火朝天,干劲十足。

    就在这时,杜琼的信到了,同时到的还要步骘的公文。步骘说,鉴于魏霸的部下不肯从豫章撤兵,战事有重新再起的可能,他也决定推迟撤出南郡,所以暂时还不能把南郡完全交给李丰。

    李丰一听就急了。他已经把南郡看成了自己的地盘,怎么能让步骘还呆在这里呢。他一面向步骘发出严重警告,让他尽快离开南郡,以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一面亲自赶往巴丘山。

    魏霸正在巴丘山休整。

    巴丘山在洞庭湖东岸,曹艹征吴时曾经在这里驻兵。周瑜夺取南郡以后,准备趁胜取益州,奈何行经此地时,旧伤复发,最后就死在这里。鲁肃镇益阳时,也曾经在这里驻营,练习水军,他所用的阅军楼后来不断加以修复,因为范仲淹的那一篇文章而名传天下,成为位列全国四大名楼之一的岳阳楼。

    此刻,阅军楼还是阅军楼,没有后世的风光,甚至连个名字都没有。魏霸站在楼上,西眺洞庭,也有了几分“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的感觉。

    “文然,当此美景,无有文思乎?”魏霸笑盈盈的对杨戏说道。

    杨戏抚着胡须,连声赞叹:“将军,戏为眼前美景所惑,物我两忘,哪里还有什么文思,只欲与天地同体,与山水共欢而已。”

    魏霸大笑,对一旁的靳东流、法邈等人说道:“你们看,这就是天人合一,宠辱皆忘的感觉。我观青山多妩媚,料青山亦应如是。不过,能亲临此景者毕竟是少数,成都亲友如有相问,将如何答之?夫子说,言之无文,行之不远,你们还是各作文一篇,以记今曰吧。”

    “喏。”众人应喏,就连靳东流都笑眯眯的答应了。

    大战已经结束,魏霸取得了不小的胜利,实力得到了进一步的扩张,跟着他的人都觉得很兴奋。前后不到十一天的战事,在以前看来不过是一场小冲突而已,可是魏霸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硬生生的打服了孙权,夺取了长沙、南郡,把荆州江南江北联在了一起,基本上完成了对荆州的全面控制,只让孙权保留了一个江夏算是最后的遮羞布。这种速战速决的作战方式又一次震撼了世人,比起用集射战术攻城还让人赏心悦目,叹为观止。

    跟着这样的人征战天下,还担心什么荣华富贵?如果说法邈、张表等人刚从成都来到荆州的时候还有些犹豫,现在他们已经死心塌地的跟着魏霸,不再有其他想法。至于李丰,在座的都是聪明人,知道李丰那种蠢货是走不远的,迟早还是魏霸刀下的一块肉,只是不知道会成为谁的功劳。

    对魏霸的命题作文,他们都有些蠢蠢欲动,谁知道知道,魏霸现在正在考虑长沙太守的人选,太守是治民的,不需要武功,也许这就是考试,谁的文章做得好,魏霸就让他做长沙太守。

    长沙是江南四郡中实力最强的一个,地理位置也最好,能做长沙太守,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所以一个个开始四处散开,培养文思去了,只有费祎一个人站在一旁,泰然自若的欣赏着风景。

    魏霸走到费祎身边,轻笑一声:“费君不想一展才思吗?”

    费祎侧身,摇了摇头:“我不是舞文弄墨的人。”

    “那你是什么样的人?”

    费祎不答反问:“将军以为呢?”

    魏霸嘴角一挑,没有回答费祎。费祎这句话看起来简单,其实很有深意。这次能够达成协议,费祎功不可没,如果不是他将孙权对他的惯姓思维加以利用,不动声色的威胁了孙权,让孙权以为诸葛亮、李丰也有可能趁机而动,孙权恐怕不会这么快就范。虽说后来事实证明,诸葛亮、李丰的确有意出兵伐吴,但只要拖到那时候,魏霸的计划就有失败的可能。

    费祎在关键时刻的一两句话,成了压垮孙权的最后一根稻草,迫使他不得不做出了仓促的决定,最终成就了魏霸的赫赫威名,圆满的达成了战前设定的目标。

    费祎用这个做投名状向他示好,此刻问他这句话,其实就是试探他的意思。你觉得我能做什么,你又打算让我做什么?

    “费君,一国一家,其实都像一个人。国君、家长就是阳首,文臣武将就是左臂右臂,地方的太守、县令长就是双腿双脚,是腿脚,就是粗壮结实,是膀臂,就要足智多谋,长袖善舞。这不能反了,也不能用错了,否则,轻则闹出笑话,重则耽误国事。”

    费祎静静的听着,脸上带着礼貌的浅笑,既看不出紧张,也看不出兴奋。

    “作为授官者来说,要知人善用。作为为官者来说,更要明白自己的优劣。天下没有几个人是全才,大部分都有所长,有所短,怎么认清自己,这一点非常重要。自视过高,难免眼高手低,妄自菲薄,又难免错失机会,这大概就是丞相教导陛下的用意所在。”

    费祎微微颌首:“不错,丞相当初的确是这么说过,不过可惜,陛下似乎并没有完全领悟丞相的一片苦心。”

    “那不是陛下的错,而是因为丞相太聪明了。”魏霸毫不客气的说道:“以丞相的聪明都难以做到十全十美,更何况陛下还只是一个涉世不深的年青人。陛下不管做什么,在丞相的眼里都是错,至少不够完美,受到的只有批评,长此已往,他还有什么信心,还敢做什么?”

    费祎目光一闪,不动声色的问道:“你说丞相……有什么事做得不妥当?”

    “多了。”魏霸嘿嘿一笑:“比如用姜维而不用马谡,用张裔而不用杨洪,再比如用蒋琬而不用你留守成都。我不是说蒋琬人不好,可是他不如你长袖善舞,这是事实吧?如果让你留镇丞相府,大将军恐怕不会这么顺利的得手。蒋琬是个厚德君子,可是应变能力多少差了些。”

    费祎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他已经听到他魏霸对他的评价。魏霸说他长袖善舞,实际上只是说他与人相处比蒋琬灵活,却不代表赞赏他的理政能力,这么说来,他要想执掌丞相府是基本没有可能了。

    魏霸将费祎的眼神看在眼里,低声笑道:“是不是有些失落?”

    费祎瞟了他一眼,随即笑了起来:“不错,的确是有些失落,不过,我不得不说,你虽然不像许文休那样喜欢评鉴人伦,看人的眼光却一点也不差。能得你长袖善舞四字评价,我也算是荣幸之至。”

    魏霸摇了摇头:“长袖善舞四个字怎么能评价你,应该是另外四个字才对。”

    费祎好奇起来:“哪四个字?”

    “纵横挥阖。”魏霸伸出一只手,翻了翻,又笑道:“再加四个字,翻云覆雨。”

    费祎盯着魏霸的眼睛看了看,轻轻的摇了摇头:“不敢当,不敢当。这四个字,还是将军自用更合适。哈哈哈,哈哈哈……”

    两人相视大笑。

    旁边的人看了,露出羡慕的眼神。能和魏霸发出如此会心的笑容,就足以证明费祎已经成为魏霸的心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