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18章 节外生枝(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

第818章 节外生枝(第三更,求月票,求推荐!)

    孙登和张承站在益阳城楼上,看着城外正在做最后准备的蜀汉军,神情黯然。

    城楼塌了一角,烟尘尚未散尽,四处乱飞的微尘被夕阳照得染上了一层血色,在孙登面前跳着死亡之舞。这是刚刚蜀汉军试射的结果,一发石弹从五百步外飞至,擦着城楼的檐角飞过城墙,砸在城下的一辆柴车上,轰隆一声巨响,如平地惊雷。虽然没有伤着人,却让目击的吴军心惊胆战。

    即使是事后赶来的孙登、张承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大吃一惊。

    五百步外试射,就能达到这样的准头,一旦正式开战,城外摆开的那千余架霹雳车会爆发出怎么样的能量?这就是传说中的集射攻城战术?

    两人谁也不说话,心里沉甸甸的。魏霸包围益阳之后,一直没有发动攻击,他甚至没有全面包围益阳,只是在益阳城外扎营,在湘水以西和资水以南安排了骑兵警戒,就把益阳城封锁了。除了来往的信使之外,吴军根本无法穿过这道封锁线,一旦有人越过湘水或者资水,就会被游弋的骑兵发现,杀死。

    魏霸现在有三千亲卫骑,可以轻松的压制吴军。

    益阳已经与世隔绝了半个月,中间只得到过一次消息,是张温送来的,说孙权正在与魏霸谈判,请太子稍安勿躁,守好城池,不要轻举妄动。

    其实张温不说,孙登也不敢轻举妄动。他没有打过仗。全凭张承拿主意,而张承在城外一战败北。七千大军全军覆没,见识过了魏霸的手段,哪里还敢出城野战。他们能倚仗的只有城墙,希望借着城墙的保护,挡住魏霸的进攻。

    可是,当魏霸在城外树起了越来越多的霹雳车时,就连城墙似乎也无法保护他们的安全了。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霹雳车,看着那一道道严整的防线。看着那些紧张有序的蜀汉军战士,他们的信心越来越弱。

    他们亲眼看到了魏霸的阵地渐渐成形,并将有可能亲身体验一下千余架霹雳车攻城的威力,可是他们却感受不到一点荣幸,只有面对死亡的悲哀。

    他们非常清楚,一旦攻城开始,益阳城撑不过半天。

    “将军。如果城破,请杀死我。”孙登哑着嗓子说道。他没有回头,手扶着城墙,眼睛看着城外,仿佛是对空气说,又像是对对面大营中的魏霸说。“我不能成为一个被俘的太子。使父王蒙羞。”

    张承干笑了一声:“太子,这件重任,我完成不了。如果城破,我会死在太子之前。”他顿了顿,又道:“太子。自裁不若战死,太子虽然文弱。可是掌中有剑。”

    孙登微微颌首:“将军教育得是,我虽然文弱,可是掌中有剑,纵使杀不了几个敌人,挽救不了大吴,多少也能鼓舞一下士气。我大吴立国十余年,不能就这么亡了。”

    “若人人如太子,我大吴当然不会亡。”张承拍拍城垛:“孙家父子三代,苦心经营四十年,想来老天不会一点也不眷顾。”

    孙登无声的笑了笑,笑容非常惨淡。老天眷顾?似乎老天在几年前就抛弃吴国了。自从蜀汉第一次北伐成功,吴国就陷入了灭亡的阴影。连年战争,损失折将,连陆逊都败在了魏霸的手里,国土日蹙,民生维艰,朝堂上的争斗更是一日也没有停止过,君臣之间,父子之间,什么时候真正和睦过?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什么时候消停过?

    孙登越想越难受,鼻子酸酸的,他低下头,两滴泪滑落,滴在城垛上,片刻间渗入夯土,只剩下两朵黑色的花,如梅。

    就在孙登、张承准备以身殉国的时候,费祎和胡综冲进了魏霸的大营。

    听完费祎的叙说,魏霸并没有露出什么喜悦的脸色,相反有些不高兴。他沉默了片刻,起身拉着费祎出了大帐,一路来到前线,登上高高的指挥台,指着准备就绪的阵地,没好气的说道:“你们觉得我还要他贡献吗?你们晚来一天,明天上午,我就能一鼓作气的拿下益阳,生擒孙登。”

    胡综看了一眼阵地,原本因为两天两夜的奔驰有些苍白的脸色更是一点血色也没有。他曾经亲眼见证过魏霸攻取宛城的情景,当时千余架霹雳车齐射,一举攻克宛城,为攻城战开启了一个新时代,那壮观的场面已经深深的铭刻在他的胸海里。不过那时候他们和魏霸还是盟友,不是敌人,所以感到的更多是震撼,恐惧的成份有限,现在魏霸要攻打的却是益阳城,城里的是吴国太子孙登,处境不一样,感觉也完全不同。

    他现在感到的是深深的恐惧。

    他丝毫不怀疑魏霸说的话,半天时间,足够他拿下益阳城,生擒孙登。

    同时他又感到几分庆幸。亏得诸葛瑾壮着胆子进谏,让孙权及时签署了协议,如果再拖一天,就算孙权肯低头,魏霸也不会同意。现在嘛,情况还没到那么糟,魏霸虽然不高兴,有耍蛮的可能,但是他既然把他们带到这里来看,而不是一口拒绝,大方向就不会变。

    胡综下意识的向费祎靠了靠。

    费祎疲惫的笑了笑:“将军,当初是李丰和张温商量好的,你也同意的,只要在十五之前达成协议,就罢兵修好,现在我们费尽心机,总算劝服了吴王,又千辛万苦的赶到这里,你看看我们,我们两天两夜没能好好睡一觉,眼皮上像是挂了一个最重的石弹,你能不能不要再节外生枝了?”

    魏霸大怒,拂袖而去,把费祎和胡综两个人扔在指挥台上不管了。

    胡综忐忑不安,连忙向费祎问计:“文伟。如何是好?”

    “不妨。”费祎有气无力的挥了挥手:“他又不是使者,我们去找李丰。这里李丰说了算。”

    胡综狐疑的眨眨眼睛。不太相信费祎说的话。这里魏霸说了不算,李丰说了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好办多了。他实在不愿意和魏霸这种实力强横,还有点不讲理的人打交道。李丰自以为聪明,实际上蠢得可怜,和他打交道容易多了。

    胡综不敢怠慢,跟着费祎来见李丰。听说孙权同意了协议,接受了所有的条件。李丰立刻兴奋起来,抚掌笑道:“这么说,大功告成了?费君,你们辛苦了,哈哈哈……”

    费祎苦笑一声:“少将军,协议是签了,条件吴王也答应了。可是还有些小麻烦。”

    “什么小麻烦?”李丰眉飞色舞:“你说,看看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这件事,还只有少将军能够处理。”费祎把刚才和魏霸接触的经过说了一遍。听说魏霸不满意这个结果,李丰顿时后悔刚才的话说得太满了。别的事他都可以解决,唯独和魏霸打交道,他没有必胜的把握。毕竟大军是掌握在魏霸手里,魏霸如果不同意撤兵,他还真没办法。

    “少将军是大将军的使者,可代大将军发言,想来镇南将军不会违抗大将军的军令吧?”胡综连忙挑拨道。最后一道关隘就是魏霸。攻克这道关隘的唯一希望就是李丰,如果李丰不敢出面。那这件事就不能算结束。

    费祎也跟着后面奉承了几句,把李丰捧得高高的,简直除他之外,没有人能摆平魏霸,只要李丰一出,魏霸就是有再多的意见也只能罢休。两国休兵,其他人都是配角,李丰才是真正的主角,他一言可战,一言可和,既可以造成无数的杀孽,又可以恩泽两国百姓。

    李丰被他们捧得有些飘飘然,大义凛然的拍拍胸脯,主动请缨,要去说服魏霸。

    费祎、胡综趁热打铁,拥着李丰来到魏霸的大帐。

    魏霸的大帐里人声鼎沸,数十名将领正围着沙盘讨论战术,争抢首发的机会。魏霸被围在中间,看到李丰进来,魏霸摆了摆手,将领们立刻闭上嘴巴,让开一条道路,好奇的看着李丰和费祎等人。他们的脸上洋溢着临战前的兴奋,有的咧着嘴直乐,不知道是不是在盘算能立什么战功,有的转着眼珠,不知道在想什么主意,有的互相之间横眉怒目,似乎刚刚因为争功而发生了冲突。

    李丰有些不安,脸色也有些僵,魏霸聚将议事,准备攻城,根本没有休兵的打算。他这是故意做给我看吧,我如果现在让他罢手,他会不会让这些蛮子把我给砍了?

    李丰硬着头皮走到魏霸面前,强笑道:“将军,大喜啊,吴王同意称臣了。”

    “哦,是么?”魏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李丰,又不满的瞟了一眼他身后的费祎和胡综,双手一摊:“其实他不同意也没事。少将军你看,我军士气正高,人人争先。诸事俱备,只等明日少将军一声令下,我们就可以攻破益阳,生擒孙登。”

    胡综紧张的看着李丰,连大气都不敢出。

    李丰假咳了一声,笑得比哭还难看:“诸位勇气可嘉,实乃国家干城。不过,为天下百姓计,既然吴王称臣,大将军的目的已经达到,又何必再动干戈,让无辜的将士抛头颅,洒热血呢?就此休兵,各自回家安居乐业,共享天伦之乐,岂不更好?”

    魏霸声音大了起来,掩饰不住的怒意。“难道我们这么多天的准备就此放弃?少将军,你要三思啊。气可鼓不可泄,大军集结在此,不战而撤,岂不是劳师动众,枉费民财?少将军,以末将之见,不如一战。”……(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ps:第三更到了,求月票,求推荐!大伙儿给个鼓励,老庄被土豪挤下来了,伤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