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17章 根基(第二更)

第817章 根基(第二更)

    濡须口,宽阔的江面上一片狼藉,到处漂浮着破碎的船板、盾牌、战旗和尸体。

    战鼓声渐歇,一场恶战刚刚结束,两万余吴军水师精锐在溯江而上的三万交州水师面前一败涂地,他们虽然从两面包围了交州水师,在交州水师蛮横的冲撞面前,却没能抵挡太久,特别是当江面上起了风,一艘楼船被风浪掀翻,而交州水师却安然无恙,纵横驰骋的时候,战局急转直下,交州水师反击成功,一举击溃吴军主力。

    驻守在这里的水师是吴军东部防线的精锐,曾经多次击败企图渡江的曹操,没想到在一群刚刚召集起来的海盗、面前吃了大亏,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们的战船不如对手强大,对手虽然只有两艘巨舰,却纵横无敌,当者披靡,牢牢的控制了整个战场的节奏。

    吴军士气一落千丈,不少将士落水,等待救援,更多的将士还在船上,手中还有武器,却没有战斗的,面对这样的敌人,他们找不到破解的办法,失去了斗志。

    风渐起,浪渐高,巨舰轻轻摇摆,仿佛得意的晃着肩膀。

    周胤坐在飞庐里,隐在黑暗之中,看着外面正凭栏扶风,意气风发的诸葛诞,心里不免生起一股羡慕。仗是他打的,可是露脸的时候却是诸葛诞和夏侯玄,倒不是他们要抢他的功,而是因为他见不得光。他不希望孙权知道自己成了魏霸的部下,正带着交州水师屡破吴军,现在更是把濡须的精锐水师打得几乎全军覆没。

    可是他也清楚。魏霸不会忘记他的这些战功,他随时会宣布他的战功,不过却不是他希望的。

    他不希望母亲和妹妹受到任何伤害。

    吴军的一再战败,让他对孙权不再抱任何希望。他用的战术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甚至可以说只是蛮干。只是利用巨舰强大的冲击力,不断的撕破吴军的防守,摧毁他们的斗志,然后由那些海盗蜂拥而上,像一群贪婪的饿狼,将吴军撕成碎片。

    强大的战舰是胜利的根本,这里面没有任何阴谋诡计,凭借的只是实力。如果说有诡计,也不过是夏侯玄、诸葛诞利用这些海盗在沿岸打家劫舍,收集粮草。实际上。这么做更多的是造成恐慌,而不是为了解决粮草问题。连战连胜的交州水师仅凭那些战利品就可以解决大部分物资供应问题,在此之外,似乎魏霸还安排了其他的粮食储备。

    就在吴国内部。

    这一点是让周胤最感到惊讶的,要供应几万人的口粮问题。那可不是一件小事。魏霸能把这件事做得如此隐秘,可见他在吴国内部安排了多少内应。周胤甚至怀疑,那些沿着长江往来的蜀汉商人可能有一半是魏霸安排的,正是通过他们的手,魏霸在长沙两岸囤积了足够的粮草。

    他曾经看过一个熟悉的身影多次出现在夏侯玄的战舰上。

    诸葛诞走了进来,笑眯眯的看着周胤:“仲英,别愁眉苦脸的啦,令堂那里已经安排好了,必要的时候,随时可以把她接出来。那点产业丢了就丢了。你还担心将军会亏待你?你看我们几个,单身到交州,转眼之间就安家立业,哪个不比原来过得好?就凭你的战功,我相信就算你要一个风景优美的海岛做岛主,将军都不会拒绝。”

    周胤强笑了一声:“多谢将军。”

    “嗯,宽心些,大丈夫当放眼天下,建功立业,何愁家业不兴。将军看好你,费了那么多心思才把你从庐陵接出来,我也看好你,还指望你帮我再立新功呢。”诸葛诞坐了下来,倒了一杯水推给周胤,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接下来,我们该如何?”

    周胤坐直了身子,眯了眯眼睛:“击溃濡须水师之后,长江上已经没有什么威胁,将军只要愿意,可以一直上行至柴桑。柴桑有一个吴军大营,孙权的最后力量应该就在那里,控制柴桑之后,将军可以继续上行至武昌,也可以南行入鄱阳,鄱阳湖里有豫章船厂,占领豫章船厂,吴军水师的命脉就在将军的手中了。”

    诸葛诞点了点头,笑道:“不愧是大都督的后人,招招直奔要害啊。孙权不用你,是天要亡他,怨不得别人。”

    周胤忍不住反唇相讥。“曹睿不用你,恐怕也是天要亡魏,怨不得别人。”

    “那是。”诸葛诞哈哈大笑:“连夏侯太初都成了蜀汉的将军,更何况我。你没看到我那个族兄诸葛直,我一劝降,他就爽爽快快的答应了。这就是人心所向,天意所归啊。”

    周胤无言以对。诸葛直被俘之后,没费诸葛诞多少口舌就投降了,现在是冲锋陷阵的急先锋,每战必冲杀在前。

    看来吴国真的要亡了。赖以称雄的水师接连崩溃,千里奔袭的交州水师却越战越强,滚雪球似的暴增至三万余人,破坏力越来越大,又是在吴国腹地,对吴国人心士气的打击恐怕比魏霸的主力还要严重。

    看着窗户翻滚的乌云,听着耳风呼呼的风声,周胤仿佛看到了孙氏大旗的轰然倒地。

    ……

    孙权面如死灰,眼神呆滞。

    他向步骘、陆逊问计,步骘语焉不详,说了一通,无非是些空话。陆逊倒没有说空话,而是实实在在,可是也等于没说。大王欲战,臣愿为先锋,死不旋踵,大王欲和,臣惟命是从。听起来慷慨激昂,却不是孙权想要的结果。

    他们都不肯做出决定,甚至建议都不肯。可是他们的态度实际上已经很明白,别打了,接受蜀汉的条件吧,根本打不过,打也是自取其辱。

    孙权其实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步骘自从那年被赵统击败。千里追杀之后,元气一直未复,现在手下只有不到万人,驻扎在西陵,面临蜀汉军的三方威逼。他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陆逊现在倒是有三四万人,可是他北面要防曹魏,南面要防孟达,根本不敢离开,更不可能远赴长沙作战。面对这种情况,他们除了建议投降还能有什么办法?

    之所以不说出来,是因为这个责任他们谁也不愿意承担,只好把责任推给他自己。

    谁让他是吴王呢。

    步步进取的时候,文臣武将都意气风发。个个争先,至少在心态上是积极的,也敢于承担责任,愿做有功之臣。连连败退的时候,谁都会有退缩的情绪。不肯担任丧权辱国的责任。趋利避害。人之常情。

    孙权此刻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大吴的死亡气息,就像人老了,虽然还没有死,可是尸体的味道却已经隐约可闻。

    更何况这时候还收到了濡须水师惨败的消息。

    濡须一败,交州水师只需要三五日就可以到达柴桑,柴桑还有三万人,可是这三万人能不能挡得住交州水师还是个问题。庐陵的邓艾裹胁着数万山越正在北上,江夏蛮蠢蠢欲动,他们如果和交州水师会师一处。柴桑的那三万人也未必能取胜。一旦柴桑失守,蜀汉军控制了豫章船厂,那吴国水师的根基就算是被抽空了,从此休想在水战中称雄。

    诸葛瑾匆匆的走了进来,看了孙权一眼,拜服在孙权面前。

    “子瑜,何事?”孙权的眼珠动了一下,多了几分生气。

    “大王……”诸葛瑾满头大汗,气息急促,不知是紧张的,还是刚才跑得太急。“今天是最后的期限了,如果还不能签定协议……”

    孙权眼珠一转,露出几分戾气:“又能如何?魏霸还能灭了我的国?子瑜若是怕了,可以先行离开。”

    诸葛瑾连连叩首:“大王,臣虽不武,愿随大王赴汤蹈火。敌寇虽强,大吴鼎足江东三十余年,也不至于因此而亡,只是太子在益阳,大王不得不留意一二。若魏霸愤而攻城,太子有所损伤,大王悔之晚矣。大王,且忍一时之辱,以待他日之报。”

    孙权嘴角一撇:“你不是担心太子,你是担心你的儿子元逊吧?”

    诸葛瑾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他觉得孙权怒急攻心,有失心疯的征兆。

    孙权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他沉默了良久,长叹一声:“既然如此,那就听子瑜一言。请杜琼入宫,孤认输便是。”

    诸葛瑾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连忙爬起来。孙权让人赶往驿馆,请杜琼、费祎入宫,签定协议,接受魏霸、李丰提出的一系列条件,割长沙、南郡,将步骘的人马撤回江夏,赔偿魏霸军费两万金,请魏霸即刻下令停止攻击。

    签完字后,孙权拉着费祎的手,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泪水泉涌。他拍拍费祎的手,泣不成声。费祎也有些伤感,郑重的说道:“大王放心,从此刻起,大王就是我大汉的吴王,我们同殿为臣,一定互相扶持,同舟共济。”

    孙权感激的点点头。

    费祎当着孙权的面,要求魏兴立刻传令给夏侯玄、邓艾,让他们即刻停止前进,就地休整,等待交接。魏兴应了,随即派人传令。鉴于张温两次奔波,劳累过度,已经卧床不起,李丰又留在益阳没回来,费祎决定亲自陪同孙权派出的使者胡综赶往长沙,向魏霸传达签议达成的消息,结束这场已经持续了十一天的战事。

    十一天,那么的短暂,又那么的漫长……

    ps:

    第二更到了,老庄准备第三更去,诸位看看荷包,还有没有忘了投的保底月票,不要浪费7,投过来吧。还有,推荐票也是老庄急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