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07章 开门红

    张承靠在案几上,揉了揉酸涩的眉心,抵抗着一阵又一阵的倦意。午后的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本来就容易让人产生困意,而张承为了防备魏霸在子时发起突袭,一夜都没敢解甲,一直熬到现在,眼皮早就重得像山一样,被这温暖的阳光一晒,睡意更是一阵阵的袭来,如东海的海浪。

    不知不觉中,张承仿佛听到了海浪声,哗哗哗,轻柔而富有节奏的海浪声中,张承紧张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下来,仿佛回到了儿时,跟着兄长,瞒着父亲,跑到东海边游泳玩耍,出没于大海之中,享受着自由自在的乐趣。

    “仲嗣……”兄长的面孔从海浪中浮现,露出微笑。张承挥舞着双臂,拍打着浪花,奋力游了过去,突然间,兄长的面容像一阵烟似的化了,当烟散去,露出另一张笑脸,却不是亡兄,而是……魏霸。

    张承一愣,忽然发现海上已经起了异变,海风呼啸,海浪翻浪,卷起了一个又一个浪头,扑天盖地的涌来。原来轻柔的海浪声也变得震耳欲聋,仿佛是万马奔腾,千军怒吼。

    “啊——”张承翻身坐起,冷汗涔涔。这时,亲卫将掀开帐门闯了进来,急声道:“将军,敌袭!”

    张承侧耳一听,耳边不是海浪声,而是喊杀声,虽然还有些隐约,却真实无比。他不敢怠慢,冲出大帐,冲上了中军的指挥台,极目远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大营的东西北三个方向烟尘大起,显然正有大军正迅速接近,在烟尘前,几匹快马正在狂奔,马背上的骑士几乎是伏在马背上,战马已经四蹄腾空,全力奔跑,骑士还是不停的挥舞着马鞭,希望战马跑得更快一点。虽然看不见他们的面孔,从他们的运作也能看出他们的惊惶。

    张承知道,那是他安排在外面的斥候,和他一样一夜没睡,大概在野外打探消息时,抵挡不住困意,躲在一个角落里打了个瞌睡,等敌军快要到眼前才被惊醒。

    魏霸好心计,连这个机会都不肯放过,利用我军最困乏的时候发起突袭。

    张承暗自叫苦,连忙下达了作战命令。战鼓声隆隆炸响,打破了大营的平静。片刻之后,无数的吴军将士冲出了帐篷,到大营四周列阵,有的冲上了营楼,有的冲到营栅边,握紧了手中的长戟,拉开了手中的弓弩。

    这些都是吴军的精锐,动作非常迅速,可是张承却依然不满意,这些将士太疲惫了,从昨天晚上开始一直到现在,人不解甲,马不卸鞍,再加上精神的紧张,已经让他们没有了往曰的迅捷反应,他们人虽然已经进入战斗位置,精神却没有调整到最佳的状态,整齐的阵势中透出一股散乱。

    敌人来得太急,连出营列阵都来不及,现在只能依靠大营周边的营栅了。张承一边打量着周边的形势,一边让亲卫骑马出营,向五里外的益阳报警。

    魏霸骑在一匹雪白的西凉战马上,盔缨和大氅随着战马的起伏而微微抖动,随风飘拂。他的神态很从容,看着远处的吴军大营,他的嘴角微微挑起,带着一丝得意。

    他知道张承和他部下的七千吴军现在很困,一夜加上半天没有好好休息,再被这午后的阳光一晒,正常人都会昏昏欲睡,就算他们训练有素,战斗力也会大减。更何况他还拥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六万对七千,这个仗不用打也知道结果。

    魏霸不急不忙,有条不紊的指挥着大军布阵。他身边的四万大军中,只有一万是战斗力最强的常备兵,其他的都是预备役。这次战斗的目的不仅是要吃掉张承这支设在益阳城外的人马,还有让预备役将士熟悉战场的作用。

    没有上过战场的兵,训练再好也是新丁。

    黑沙和飞狐已经各领万余人马扑向张承和益阳之间,他们的任务是断张承的后路,同时阻击益阳来的援军——如果有援军来的话,任务比较艰巨,所以安排给他们的都是真正的精锐。六万大军包围张承,要的就是保持绝对优势的兵力,可以从容部署。如果能把孙登从益阳城里诱出来,那就再好不过了。

    双方相距五百步,蜀汉军的阵形开始变化,一辆辆盾车推到了阵前,竖起了两人高的厚重巨盾,一排刀盾手,两排长戟手,两排弓弩手在盾车后严阵以待,这样的阵势依次排出三排,组成三道宽达两里的盾城,然后慢慢的向前挤压过去。

    双方越靠越近,距离两百步左右,吴军开始射击,射程两百步以上的强弓射出一枝枝利箭,扑向正在行进中的蜀汉军。蜀汉军不为所动,小心的藏在巨盾后面,继续前进,甚至没有人抬头看了眼天空飞来的箭矢。

    吴军的箭射在巨盾上,呯呯有声,却没能射穿。

    双方相距离一百五十步,蜀汉军停止了前进的脚步,列好了防守阵型,一辆辆连弩车推了上来,固定好位置,调整方向,弩手们开始射击。

    一片乌云跃出了蜀汉军的阵地,扑向远处的吴军阵地。比起吴军之前的射击,他们的射击来得更猛,来得更急,如狂风暴雨,如闪电雷霆,相比之下,吴军之前的射击不过是毛毛雨罢了。

    吴军的弓弩射程大多在百步左右,在这样的距离,绝大部分的弓弩手都无法发挥作用,只有那些射程两百步左右的强弓才有意义。面对蜀汉军疯狂的射击,他们非常无奈,只能尽可能的躲在盾牌下面,免得被密集的箭雨射伤。

    吴军的气势一下子被压制住了,无数的箭矢射在营栅上,咚咚作响,更多的箭矢越过了营栅,射向纵深,将在营栅后列阵的吴军将士射得抬不起头来。箭矢射在他们的盾牌上,像炒豆一般爆响,汇成了一片,让人心惊胆战。

    都知道镇南将军魏霸财大气粗,军械优势明显,现在总算亲身体会到了,仅凭这超乎寻常的密集箭雨,就可以想象他的实力有多厚实。

    压制住吴军的反击之后,蜀汉军又开始变阵,后面的连弩车穿过前面连弩车之间的间隙,向前三十步列阵。固定之后,开始射击掩护,紧接着又有一批连弩车越过阵势,再逼近三十步,几次一轮转,蜀汉军的阵地就逼到了吴军的营栅前,进入了吴军的射程。

    吴军开始反击,可是他们的反击却非常无力,在蜀汉军连续发射的连弩车面前,他们发射的箭矢太稀疏,根本无法反制,一不小心,反而有被射杀的危险。在弓弩对射这个环节上,他们完全被压制住了。

    张承惊骇不已。他早就听说魏霸的箭阵厉害,为此也做了充分的准备,配备了比常规数量多一半的弓弩手,希望能在这方面有和魏霸抗衡的机会。可是现在双方一交手,他知道自己想错了,别说增加一半,就算增加一倍,他也别想在弓弩对射上和魏霸打平。连弩车连续射击,几乎没有停止的时候,仿佛那一头藏着无数箭枝的怪兽,一辆连弩车至少能抵得上十名弓弩手,更别说有些连弩车射出来的箭是那么的强劲,比腰引弩还要强悍三分,根本不是人力所能达成的。

    张承回头看了看,在他的身后,蜀汉军正从东北两个方向杀来,他们并不急于进攻,而是列出了防守的阵势,很显然是准备切断自己的后路,同时阻击益阳来的援军。张承觉得情况有些不妙,魏霸排出这样的阵势,明摆着是要全歼这支吴军,打一个开门红啊。

    在他的左侧就是资水,魏霸没有在那里安排人马,但是,张承相信魏霸不会给他涉水逃跑的机会。如此悬殊的兵力,魏霸根本无须理会围三阙一的古训,大可以将他全部歼灭。

    一想到这一点,张承有些紧张起来,是不是该趁着后方阵势还没有完全合拢的时候突围?等他们完成了合围,再想突围可就难了。可是,这是汉吴的第一战,如果未战先败,对吴军的士气又是一个莫大的伤害,接下来能不能守住益阳,可就难说了。

    就在张承犹豫的时候,全面占据了箭阵优势的蜀汉军又发动了新的进攻,大量的步卒从连弩车之间冲了出来,扑向吴军的营门。冲在最前面的是一排身穿重甲的武士,他们根本无惧吴军的弓弩阻击,闲庭信步,一步步的向吴军大营逼近,到了营门前,挥起手中的利斧,几下就砸开了营门。

    营门外的吴军将士看着这群怪兽,一下子想到了一个流传很久的说法:魏霸手下有一支精锐步卒,人人身着重甲,手舞长刀,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箭射不入,刀砍不破。眼前的这群重甲士分明就是如此。

    “杀!”王双举起手中的长刀,轻喝一声。对吴军眼神中露出的恐惧,他已经习惯了,一点也没有骄傲的感觉,只是淡淡的寂寞。

    “杀!”重甲士们齐声怒吼,舞着长刀,向前扑去。

    长刀飞舞起来,两名吴军举起手中的盾牌和长矛,想要拦住他们。长刀电然而下,一刀劈碎了盾牌,再一刀斩断了长矛,长刀去势不停,飞旋回舞,将两名吓傻的吴军将士一劈两半。

    鲜血飚射,两名吴军的尸体轰然倒地,重甲士看也不看一眼,踏着他们的尸体,如墙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