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霸蜀 > 第806章 邓艾出击

第806章 邓艾出击

    上乡.

    周鲂坐在一块巨石上,看着还笼罩在夜幕中的原野,眉头蹙得像个疙瘩。

    周胤在他的治下失踪,一个侥幸逃脱的周家部曲赶到武昌,向太子妃周氏报告,说这件事是他指使的。太子妃给太子孙登写了信,孙登则让他尽快处理这件事,以免引起江淮系的猜疑。周鲂深知这件事的敏感姓,不敢怠慢,连夜赶回庐陵彻查此事,经过一个多月的查访,整件事却依然扑朔迷离。

    那个周家部曲说领头的人叫费杨,周鲂回来之后,第一时间召见费杨,可是奇怪的是,费杨却迟迟没有来见他,斥候回来说,费杨不在他经常出没的地区,根本联系不上。这条线索一段,周鲂顿时吃了一惊,费杨和他之间有着密切的联系,而这些联系都是见不得光的,一旦暴露出来,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就连孙权也无法替他遮掩。费杨突然失踪,而且事先没有一点征兆,绝不是巧合那么简单,只怕是有人故意设了局在对付他。

    周鲂怀疑,自己去合浦的事情可能已经泄露了,要不然无法解释时间的巧合。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周鲂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他去合浦是非常机密的事,连太守府里都没几个人知道,而对方居然嗅到了味道,并因此布了一个局,给他安上了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罪名,不可谓不高明。回想起在合浦的前前后后,周鲂心里有一种不祥的感觉,对于在合浦的收获,他现在没有一点成功的喜悦,只有一种中计上当的苦涩。

    想必当年的曹休也是这种心情。

    他们在合浦逗留了几个月,了解到了不少信息,最根本的技术秘密还是没有得到,却意外了解到了魏霸正在打造巨型战舰的事。这个消息当然很重要,可是这个消息无助于吴国战船技术的提升,只会增加吴国的恐惧,从双方的心理较量来说,这个消息显然是一个很伤士气的消息,只会削弱吴国君臣的心理,不会有任何有益的帮助。

    费杨这根线索断了之后,周鲂又费了不少心思,终于找到了那伙人撤离的蛛丝马迹,最后,他翻过大山,来到了上乡。

    上乡已经是桂阳郡的境内,前面那条发光的带子就是沐水,沿着沐水,可以一直走到衡阳。

    周鲂心中已有定论,周胤十有八九是被魏霸掳了去。他想起那个武陵潘氏商人,似曾相识的背影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里。周鲂已经想了很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在哪儿见过这个人。他现在还没来得及去见潘濬,也不知道潘家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但是他还是觉得此人非常可疑。

    遇到那个人的时候,好象就在衡阳附近。

    “大人,还要追吗?”一个亲卫走了过来,递给周鲂一块饼。

    周鲂摇了摇头,接过饼咬了一口,慢慢的嚼着。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追也没有意义了。魏霸是不会承认的,今天就是十月初一,如果没有达成协议的话,大战也许已经在临湘、益阳一带开始,周胤是死是活,大局已定。

    “附近有什么异样吗?”周鲂随口问了一句,他追踪到此,不仅仅是为了找到周胤失踪的去向,还肩负着探查蜀汉军的军事动向。

    “暂时没有。”亲卫摇了摇头,看着前面黑黝黝的山谷:“附近的几条道,我们都派人查看了,没有发现大队人马行动的踪迹。”

    周鲂点了点头,没有再问。在他看来,魏霸派兵翻越罗霄山,进入庐陵郡的可能姓也不大。

    ……

    庐陵郡治高昌,晨曦照亮了城墙,也照亮了邓艾充满血丝的眼睛。

    三天三夜的跋涉,他终于在黎明时分到达了目的地。这条路他已经走过。不久前,隐蕃、彭珩等人深入庐陵劫持周胤的时候,他就带着三百精锐隐藏在高昌城南的石山中接应。从那个时候起,他就留心附近的地理形势,知道哪里可以潜行,哪里适合驻营而不易为人察觉。

    这些经验来自于刚征召的那些山越蛮兵,还有彭珩手下的那些细作,正是这些细作发现了周胤,也察觉了周鲂不在庐陵郡的可能,这才促成了劫人的成功,当然也领着邓艾先走了一回这条路。

    看着远处刚刚打开的城门,邓艾笑了。他挥了挥手,五十个山越蛮子脱下了制式甲胄,解下了腰间的制式战刀,穿上一件破絮衣,腰间挂上破旧的柴刀,再背上一捆柴,敛去眼神中的精明,转眼之间,他们就成了地地道道的本地柴夫。

    “将军,我们去了。”

    “小心些。”邓艾仔细检查了一下,又叮嘱了几句,这才看着这五十个蛮子陆陆续续的走出山谷,走向高昌城。

    这些人原本就是本地人,只不过是逃役逃赋,这才躲入深山为寇,最后又迁到了桂阳,成了邓艾的部下。他们不论是相貌还是口音都天衣无缝,打柴这种事也是以前常干的,谁也无法想从外貌上发现破绽。天气渐冷,城里的富户需要大量的木柴、木炭,进城卖柴、送炭的人天天都有,城门口当值的士卒连看都懒得看,只是依照惯例,从每捆柴上抽了两根,便放他们进去了。

    用了大约一个时辰,五十个蛮子分成几批,轻松的混进了城。这时,早上第一个忙碌的高峰也过去了,守城门的士卒松了一口气,有的去吃早餐,有的聚在一起吹大牛,谁也没意识到危险已然逼近。

    这个特点,也早被邓艾摸得一清二楚。他看了看城头,看到了那柱青烟,挥了挥手,下达了攻击的命令。

    五百先锋营从藏身处走了出来,从不同的方向向城门走去。他们越走越快,到达城门前的时候,已经汇成了一个矢形冲锋阵型,咆哮着杀向城门。

    城墙上的吴军士卒发觉不对劲,立刻报告了队率。正在城楼里吃早餐的队率出来一看,顿时吓傻了眼。这些突然涌出来的敌人是哪儿来的?他顾不得多想,立刻下令关闭城门,拉起吊桥,向太守府报告。

    城门轰隆隆的关闭,眼看着就要闭合,城门洞里的士卒却发现了问题,城门被几根木柴卡住了,怎么也关不上。而这些木柴显然正是他们早上强收来的利市。正当他们手忙脚乱的去拔那些木柴时,突然从城里杀出二十多个百姓,他们挥舞着柴刀,乱砍乱杀,顷刻间就砍死了几个吴军士卒。

    城门大乱。

    城墙上的队率听到城门洞里的喊杀声,大惊失色,转过身,刚要下令拉起吊桥,二三十个百姓模样的人冲了上来,一部分冲到吊桥前,挥刀就砍,几刀就砍断了吊桥的拉索,另外的人冲到悬门轱辘前,七手八脚的将手中拿的木柴塞进了轱辘中,然后背对背的列阵,死死的护住了轱辘。

    吴军士卒顿时傻了眼。

    城门有敌人突袭,城门关不上,吊桥被砍断了,悬门轱辘又被塞死了,三道防线同时失守,而看守城门的不过五十个士卒,根本不可能挡得住正在急速靠近的敌人。城里还有三千多守军,可是城门已破,这三千多人大概也无济于事。

    没等吴军士卒回过神来,五百先锋营已经冲进了城,控制了城门,紧接着,邓艾带着三千主力入城,那三千吴军主力刚刚集结起来,还没来得及走上城墙,邓艾已经控制了几个城门,包围了军营。

    看到阵势严整、杀气腾腾的三千多敌军,再看看城楼上高高飘扬的蜀汉军战旗,吴军将士斗志全消,举手投降。双方兵力相近,可是对方有备而来,这些人一看就是训练有素的精锐,几乎全是剽悍善战的蛮子,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郡兵可比,而且蜀汉军是出了名的能打,辅国将军陆逊都不是对手,他们的太守周鲂又不在城里,群龙无首,谁愿意跳出来和这些强悍的敌人作对。

    邓艾接管了庐陵太守府,利用太守府各曹的印信,召集附近诸的县令县长到高昌来。秋收刚过,各县上计的账簿刚到高昌,谁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账目一点错误也没有,那些县令县长随时准备着到太守府应对质询,对邓艾发出的命令谁也没有怀疑,带着相关的人员赶到高昌。

    ……

    罗霄山深处,周鲂在崎岖的山路上跋涉,虽然已经走惯了山路,他还是有些力不从心,几次险些扭了腰。周胤下落不明,他没办法向太子妃交待,更无法洗脱孙权的嫌疑,这对他的仕途是一个莫大的阴影。不过,现在他更关心的是临湘和益阳。今天是十月初一,长沙很可能已经开战,临湘的诸葛恪面对的是魏霸本人,而驻守在益阳的则是太子孙登,不论哪个地方发生战事,都是不容有失。特别是益阳,如果太子孙登受了伤或者是有什么闪失,那吴国的损失可就大了。

    周鲂对长沙的战事忧心冲冲,却不知道在他的前方,邓艾已经给他布置了一个陷阱:两千精锐正在山谷中静静的等待,等待他自投罗网……